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疟疾治癌” 科学的胜利还是盲目乐观?

2019-02-12 10:49:16
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芃芃

原标题:“疟疾治癌”,科学的胜利还是盲目乐观?

春节里,“疟疾治癌”的消息在网上热传,“癌症被中国科学家攻克”等论断甚至引来一阵激动。据说,临床试验的报名电话已被打爆。“晚期癌症被治愈”这样的字眼确实抓人眼球,一线生机的希望会触动无数家庭的神经。不过,与大众的欢呼相比,科学界对这一新闻的态度相当冷静。

哪里疟疾流行,哪里癌症死亡率就低?

“疟疾”“抗癌”,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居然暗含关联?且不说这脑洞很大,由此牵出的“以毒攻毒”古老思维亦堪称神奇。就这样,这个春节里,《疟疾可以抗癌?是真的!两例“无药可救”晚期患者或已被治愈》等相关报道在网络和朋友圈中刷屏,有人还激动地询问科学家朋友:这是不是真的?

事情缘起于中国科学院SELF格致论道讲坛今年1月的一则演讲视频,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陈小平教授在其中公布了一条重磅消息:疟原虫抗癌,已有30多例病人接受了该团队的治疗,有人或已治愈。

疟原虫是一种微小生物,由它感染引起的疾病即为疟疾。陈小平说,他在1985年读研究生时就曾注意到,“好像哪里多疟疾,哪里的癌症死亡率就低,难道疟疾有抗癌功效?”这条假设促使他走上之后十多年的“疟原虫抗癌”研究道路。

陈小平团队分析了全球多国50多年的疟疾发病率数据后发现,疟疾发病率与癌症总体死亡率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简言之,哪里有疟疾流行,哪里癌症死亡率就低。该团队试图通过动物实验寻找原因:他们把小鼠分为两组,一组只接种癌细胞,一组接种癌细胞后还接种疟原虫。结果发现,疟原虫感染显著抑制恶性实体肿瘤的生长和转移,显著延长肺癌、肝癌、乳腺癌等荷瘤小鼠的寿命。

陈小平分析,癌症小鼠感染疟原虫后,免疫细胞被激活,杀灭了部分癌细胞。2016年,该团队与钟南山院士团队等合作,开展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晚期肿瘤的人体临床试验——给癌症患者打一针,注入1毫升含有疟原虫的红细胞,结果是:“在最初十例患者中,观察到五例有效,其中两例可能已经被治愈。”

“疟疾治癌”,神奇现象背后的原理并不新

“就疟疾发病率与肿瘤发病率的关联,整体而言,两个趋势间的负相关性是非常微弱的。”作为最早撰文分析该事件的科学家之一,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王立铭教授认为,“疟疾抗癌”的现象并不新奇,一种高毒性病原体的入侵理所当然地会激活身体免疫系统,而免疫系统确能杀伤癌细胞。

而这正是近年火热的“癌症免疫疗法”的思路。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开启“癌症免疫疗法”的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莉森、日本科学家本庶佑。在两位科学家的研究指引下,多种抗癌新药(如O药、K药)已陆续上市。“问题是,O药、K药等都是特异性免疫,即通路与机制相对明确,而‘疟疾抗癌’属于非特异性免疫,具体通路、机制均尚不明确。”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肿瘤科主任王理伟教授向记者强调。

“疟疾治癌”,神奇现象背后的原理确实不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王新宇告诉记者,卡介苗治疗膀胱癌遵照了类似原理。1976年,有医生探索将卡介苗用于膀胱癌治疗。卡介苗进入膀胱后,会刺激膀胱产生局部剧烈炎症反应,大量免疫细胞进入膀胱肿瘤,产生强大杀伤力。目前,卡介苗已常规用于表浅的原位膀胱癌和残留肿瘤免疫治疗。

再往前推,就是百年前著名的“科利毒素”试验。美国医生科利曾向晚期癌症患者注射链球菌与黏质沙雷氏菌的培养过滤液,确实延长了部分晚期癌症病人的生存期,这种细菌制剂被称为“科林毒素”。

不过,包括“科林毒素”在内的以毒攻毒之路,历经百年未成主流抗癌方案,究其原因,简言之即“获益不明、风险不小”。“疟疾抗癌”同样面临这一瓶颈,有研究者直言:已有相对更精准的免疫抗癌法,为何还要用这种原始的“地毯式轰炸法”?

探索研究用于人体要谨慎,下结论为时过早

在陈小平公布的临床试验病例中,两个“或已治愈”的晚期癌症病例格外引人关注。

说“可能治愈”,是因为医学上验证疗法效果有一个重要指标,即观察五年里癌症是否复发,而这项研究中,对最早患者的观察差不多才两年,所以说“治愈”为时过早。

据报道,这两则“可能治愈”的病例一例是晚期肺癌患者,经多疗程的靶向治疗后产生耐药(即无药可用了),在接受疟原虫疗法治疗一个多月后,颈部转移肿瘤病灶消失,经微创手术切除原发肿瘤,目前已观察一年多,无复发现象。

另一例是晚期前列腺癌伴多发性骨转移的患者。治疗前,骨转移部位疼痛严重,已不能正常走路,且对常规抗癌疗法耐药,接受疟原虫免疫疗法治疗一个多月后,疼痛消失,恢复正常走路,已观察一年,无复发现象。

两例病例到底属于“稳定”“完全缓解”,还是“可能治愈”甚至“已经治愈”?这是目前科学界争论最多的问题。“从已披露的信息看,两个病例到底算不算是疟原虫疗法的功劳依然存疑,比如,患者在治疗期间有没有接受别的治疗方案等。”王理伟告诉记者,鉴于临床数据尚未公开发表,一切无从谈起,这或许是一个探索性研究新方向,但下结论为时过早,应用于人体更要格外谨慎。

专家的普遍共识是,在没有更充分科学论证的前提下,使用“治愈”一词容易误导大众。参与该研究的钟南山院士在公开采访中也态度谨慎,他谈到,该项实验已进行近四年,仅用于其他治疗方法均无效果的终末期癌症患者,目前临床试验患者有近30例,有10例观察了一年,其中5例有较明显效果。

“该项研究仍有很多未知数,尚没有充分的证据和足够数量的案例证实该方法有效,个别案例不足以说明问题。现在看起来有一些苗头,但是下结论太早了。”钟南山同时也强调了疟疾的传染病防控问题。

确实,为了抗癌,让人主动患上疟疾,实属冒险胆大之举。王新宇说,由疟原虫感染引起的部分烈性传染病,致死率相当高;尽管目前已有青蒿素等治疗手段,但疟疾毕竟属于传染病,由此引发的公众安全问题要慎之又慎地对待。

医学命题是复杂的,纠缠着无数利弊权衡,要想让任何一种疗法获得最大价值和成功,绕不开一个根本问题:能否搞清楚机制。毕竟,医学进步需要扎实的科学依据,不然人体就成了盲目的试验品。■本报首席记者唐闻佳

[来源:文汇报 编辑:芃芃]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