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破除科研繁文缛节:潜心钻研多了 杂事束缚少了

2019-01-11 09:03:49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可可

原标题:潜心钻研多了 杂事束缚少了(第一落点·破除科研繁文缛节(上))

\

科技人员在进行实验。许丛军摄(影像中国)

开栏的话

改革重在落实,也难在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投入更多精力、下更大气力抓落实,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实,把改革重点放到解决实际问题上来。

改革落点找得准、政策落地抓得实,才能确保改革任务不落空。这考验着各级领导干部扑下身子狠抓落实、确保改革举措落地生根的工作能力和水平。

本版开设“第一落点”专栏,报道新闻事件的“第一落点”,挖掘数字背后的新闻,及时解疑释惑;密切关注改革实践的“第一落点”,聚焦政策的执行落实,关注问题,推广经验。

■推进自主创新,就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

■在项目审批、经费管理、账目报销、成果转化等科研管理领域,怎样砍掉繁文缛节?如何给科研人员松绑?几位高校院所的老师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科研财务助理刘胜男——

经费处置更科学,不用愁了

在每月的13日、14日,刘胜男就开始在学院微信群里活跃起来了,一一@学院老师,“各位注意哈,15号开始报销,请抓紧哟!”刘胜男是湖北大学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的科研财务助理。别小看这个岗位,给学院老师们省了不少事。

在科研财务助理上岗前,一到年底,学校财务处门前人山人海,早上6点就开始排长队。“过去流程繁琐,很多项目资金下半年才拿到,却规定年底不花完就要被收回,结果师生突击花钱、突击报销,于是出现了财务处前排长队的奇观。”湖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何云斌说。

湖北大学财务处副处长王源智说,为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推出了线上自主报账平台,并在学院设置科研财务助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老师们在线上填写表单并打印,连同票据一起交给科研财务助理进行初审。如果没有问题,后续的审批、签字等工作就由财务助理来统一完成。

“每月15日—20日是集中报销劳务费的时间。过去老师们经常忙得忘记报销,或卡着结束的时间过来排长队。现在我会提前几天通知,让老师们及时准备好。”刘胜男说。

针对“突击花钱”等不合理现象,湖北出台规定明确,科研项目实施期间,年度剩余资金可结转下一年度继续使用。项目完成并通过验收,结余经费由项目承担单位自主安排用于科研支出。

张海鸥研究团队——

成果转化政府帮,心踏实了

华科大机械学院教授张海鸥团队已收到多家航空企业的邀约。他们创新的“智能微铸锻铣复合制造技术”,在世界上首次实现了铸锻一体化3D打印,可打印飞机用钛合金、海洋深潜器、核电用钢等金属材料。

虽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在最初产业化时,张海鸥也急过。一急钱不够,产业化的设备动辄上亿元,仅靠实验室远远不够;二急程序慢,产业园区建设的申请没着落。“技术如果不能快速产业化,金属3D打印这个高地就可能丢失。”张海鸥心疼项目闲置。

科技成果转化难,不只是张海鸥团队一家面临的困难。数据显示,湖北武汉现有89所高校,95家科研院所,但长期以来科技成果本地转化率只有20%。“有机制原因,也和软环境跟不上有关。政府部门看好的科研项目,一个操作层面的办事员就能给‘拖黄了’。”武汉某科研机构负责人说。

正在张海鸥着急之时,武汉科技成果转化局工作人员上门调研来了。科技成果转化局是个新机构,专门承担科技成果转化的统筹协调、服务对接和监督落实工作,针对的就是软环境问题。

有了专门协调机构,办事提速了。很快,科技成果转化局就帮助团队与中钢设备公司签订了成果转化协议,项目实现初步落地,张海鸥的心踏实了。

针对科技成果转化问题,武汉出台政策明确,市属高校、科研院所可自主选择成果转化方式、自主决定转化收益奖励,比例最高可达成果转化所得净收益的90%。2018年10月,《武汉市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容错免责实施细则(试行)》已施行,明确:为科技成果转化工作敢于担当、勇于作为而引发的失误,根据具体情形可免除相关责任,不予追究。

大学教授刘顿——

有了自主权,轻松多了

“很多人觉得挣钱难,可我们觉得花钱更难!”湖北工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刘顿谈起几年前,因“有钱花不出去”导致项目“黄了”的事情,至今仍感到遗憾。

那是2015年,武汉一家企业找到刘顿的科研团队,请他们帮忙研发一个项目。双方洽谈很愉快,一举签了100万元合同,企业先打24万元,约定研发交付时间。不料,在采购设备零部件时遇到了麻烦。

“按当时的科研项目经费管理办法,采购1万元以上的设备须经招投标,还要提前一年报采购计划。”刘顿说,这家企业是委托高校科研团队帮忙研发项目,因此指定了设备的品牌和型号,希望用他们拨付的经费购买。可刘顿跑了好几个经办部门,都不敢批。折腾很久,走完了流程,却耽误了进度,“晚交了7天,企业终止了合作,结果是双输。”

“横向课题是一般法人自然人的委托项目,课题组做什么、如何使用经费,应由项目委托方和课题组协商决定。”湖北工业大学科技处副处长石勇说,但实际中,横向科研项目经费和普通财政专项拨款科研项目经费过去一直实行混同财务管理模式,导致单位过多干预科研人员对外开展科研活动。

针对“横纵不分”的顽疾,湖北出台分类管理办法,明确管理费和国有资源有偿使用费以外的科研项目经费,研发团队自主安排使用。

“有了自主权,现在轻松多了。”刘顿感慨道。改革后,学校科研资金使用率达到了90%,一年的横向科研经费达到6400万元,比前一年翻了一番。

2018年5月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进一步营造诚实守信的良好科研环境

2018年7月

国务院印发《关于优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开展“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问题集中清理

2018年12月

国办印发《关于抓好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充分释放创新创造活力

《 人民日报 》( 2019年01月11日 04 版)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可可]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