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4/09 10:19
· 来源 ·
大众网
· 责编 ·
伏仪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大学争夺地铁站名 40名幼儿被高校所属幼儿园劝退

原标题:陕西两所高校争地铁站名“交恶” 40名幼儿被高校所属幼儿园劝退

关于西安地铁14号线“西安工业大学”站,站名的争议已经持续一年有余,而今又有愈演愈烈之势。4月7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从争议中心的陕西科技大学(简称:陕科大)和西安工业大学(简称:西安工大)的多名学生处证实了上述情况。不过,理应从地铁站命名受益最多的校方,对此却讳莫如深。

西安地铁14号线一站名引争议

2019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西安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2019-2024年)》,同意西安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西安地铁14号线位列其中,该线路由西安北客站至贺韶村,全长13.8公里,共设尚贤路、学府路、辛王路、体育中心、双寨、三义庄、港务大道、贺韶村等8个车站。

2020年2月,西安地铁14号线全面开工建设,与此同时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公布了车站和停车场初步命名方案,并公开征求公众意见。在上述命名方案中,工程名称为“学府路”的车站被初步命名为“西安工业大学”。

一石激起千层浪。“西安工业大学”的命名引发了众多争议。

西安一颇具影响力的自媒体就曾撰文称,“(西安工业大学)地铁车站位于大学城区域内,附近有西安工业大学、陕西科技大学、西安医学院等多所高校。鉴于北郊大学城、未央大学城已是周边群众约定俗成的称呼,同时为了凸显西安高等教育之都的特色,体现大学的聚集效应,建议命名‘未央大学城’站。”

而对于此站名,反对最激烈的还是陕科大或者说这所学校的师生。

不少陕科大的学生在社交媒体上表达对上述命名的不满,而一名自称陕科大教师的在陕西省政府相关板块的留言则颇具代表性,上述教师表示:“西安地铁14号线即将试运营,公开信息显示,离我校最近的一站距我校仅100米,而这一站的站名并未体现陕西科技大学,而是用西安工业大学和路名命名。对此,我校师生表示十分不解,这一站距离我校如此之近,既然可以用西安工业大学来命名,为何不能在站名上体现出我校来?”

而西安工大的学生则认为地铁站的命名“理所应当”,一位西安工大的学生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学校在地铁修建的时候给予了诸多帮助,“听说用地、用电方面都给施工方提供了便利,导致我们隔三岔五停电,我们为地铁修建作出了贡献,叫我们学校的名字我觉得无可厚非。”

冲突升级:陕科大幼儿园拒收西安工大教职工子女入托

如果说上述学生、老师间的唇枪舌剑,还属热爱母校这一朴素情感的表达,那么校方的亲自下场则让事件更加错综复杂。

为了让“西安工业大学”地铁站改名,“陕科大学工部”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如果你支持改名,请这样做》的文章,号召学生写信要求更改站名,该文章不久后删除。

虽然“陕科大学工部”亲自下场将争执摆到台面上,但双方仍属于“言论战”,从地铁命名公开征求意见的角度来说,“陕科大学工部”的做法也并无不妥。

而后,事情的发展就走向“极端”。今年3月25日,陕科大资产经营公司要求下属的西安市未央区学府蒲公英幼儿园园长,必须通知园内40名西安工大的教职工子女即日退园,理由是:陕科大多次与西安工大协商地铁站命名事宜未妥,西安工大校方领导明确表示子女入托自行解决,因此,陕科大要求园方3月24日起不再接受西安工大子女入托。

西安市未央区教育局迅速介入此事,并公开回应。未央区教育局表示,该园无故要求西安工大教职工子女退园,造成严重负面影响,暴露出幼儿园决策机构未按程序履行职责、园所管理不规范、违反幼儿园招生入园政策等问题,根据相关规定下发《责令整顿通知书》。

同时教育局将联系周边3所幼儿园,争取到79个学位,制定幼儿分流方案,协助西安工大做好40名幼儿分流工作,确保平稳入托。

3月29日,学府蒲公英幼儿园正式劝退西安工大教职工子女。

两校均未表态 地铁站命名仍存变数

在校区的地理位置上,陕科大与西安工大是不折不扣的邻居,陕科大东门与西安工大正门仅隔着一条马路。2019年,陕科大与西安工大以及西安医学院三所学校发起成立未央高校联盟,宣布三所学校在图书馆、校医院等资源上实现共享,在陕科大官网的相关新闻稿件中,第一句便是“比邻而居、守望相助”。

为何如此亲密的关系,因为地铁站命名一事,互不相让以至于让40名无辜的幼儿“无学可上”?大众网·海报新闻分别联系了两所高校的宣传部门,陕科大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事需要由学校新闻发言人回复,而西安工大方面亦表示需要学校一名姓任的部长出面回复,不过记者多次联系上述两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虽然两校因为地铁站名一事闹得不可开交,但地铁站命名的最终确定还需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出面。对此,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表示,地铁车站命名要经过初步方案研究、公众意见征集、专家研究论证、拟订方案报审等环节才能完成。西安地铁高度重视公众意见征集工作,在公众意见征集阶段,已收到相关建议,并已提交专家论证会。站名的基本功能是方便乘客快捷出行,名副其实、指位性突出是车站命名的一贯原则,目前,地铁14号线车站命名工作正在按程序推进,命名方案确定后将会向社会公布。

也就是说在线路正式开通前,该站站名仍存变数。

地铁站命名原则相对模糊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连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主体育场馆的一条地铁线路,虽然西安地铁14号线开通时间还未确定,但肯定在今年9月15日“十四运”召开前期,届时名称将会尘埃落定。

即是如此,两校间的争执和心结能否解开,却仍是一个谜,毕竟早有先例。

2015年,河南丁楼村和河南工业大学就曾掀起站名之争,彼时这场“站名之争”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丁楼村民和河南工业大学都向地名办提交意见,最终“河南工业大学站”胜出。但丁楼村的部分村民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2016年底,丁楼村村名将地铁站上的 “河南工业大学站”用写有“丁楼站”的贴纸覆盖。

诚然地铁站名无论是让人“记得住乡愁”,还是作为一种宣传,都是极佳的载体,这也是各个单位对地铁站名趋之若鹜的原因,但此种状况下没有一个可以量化的规则去确定站名,也是数次站名之争的重要原因。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虽然表示方便乘客快捷出行,名副其实、指位性突出是车站命名的一贯原则,而根据公开资料西安地铁车站命名依据的是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陕西省实施<地名管理条例>办法》《西安市地名管理实施细则》等法规、标准按程序开展,也就是说目前西安地铁命名管理方面,并未有相应的细则或实施办法。

这也造成了西安地铁在命名上的数次摇摆,一段时间内,西安地铁的站名中没有出现市民耳熟能详的城中村村名,时任西安市地铁办副总指挥乔征称,之所以不再以城中村命名地铁车站,是因为城中村在西安衰落之后才出现,并非历史中长期存在,而随着西安的繁荣和城中村改造、拆迁,城中村将逐渐消失,所以,不能以这些即将消失的村庄来命名。但在此后西安修建的地铁线路中仍不乏鱼化寨、吉祥村、摆旗寨、马腾空、长乐坡等城中村名。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有些城市针对地铁命名已经出台了相关细则,譬如《广州市地铁车站命名规则》,在相关政策解读中,广州市政府认为《规则》使地铁车站命名工作有了专门的法律规范,能够有效解决长期以来困扰我市地铁车站命名工作的问题,如规划名称(暂定名称)与标准名称(正式名称)不一致误导公众、部分车站征求意见难度大、缺乏更名规范等问题。毕竟广州地铁也曾出现过莲溪村、石溪村、宦溪村三村争名,最终定名“三溪站”的案例。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陈嘉伟 西安报道

[来源:大众网 编辑:伏仪]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