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见“木鱼”而思民生 即墨人孙绳武成洪承畴臂膀

2017-12-28 08:43:08
来源:城市信报
责任编辑:光影

\

洪承畴 杨盐

原标题:青岛往事 即墨人孙绳武53岁任陕西周至县丞后成五省督师洪承畴得力助手

孙绳武,山东即墨人,字率先,号福斋。明万历年间贡士,极具干才。初任陕西周至县县丞(县丞是古代地方职官名,在县里地位一般仅次于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继任绥德通判,再任米脂知县、绥德通判、延安府军粮同知。时值灾荒严重,民众纷纷揭竿,孙绳武所到之处,救灾抚民剿匪并举,陕西各地次第得以安定。洪承畴督师西北,调孙绳武任五省军前监纪。孙绳武在军中清廉自守,事必躬亲,并单骑说服“满天星”、“蝎子块”等农军头目,被洪承畴倚为臂膀。因劳累过度孙绳武卒于军旅,祀即墨名宦、入乡贤祠。

现陕西境内还存有孙绳武功德遗迹多处。孙绳武勇于任事、能于做事之才干,勤政为民、清廉自守之品格,至今依然有现实意义。

半生坎坷勤慎笃学

孙绳武祖居即墨孙家官庄,明万历二年(1574年)农历十月十一日出生,后迁居城西楼子疃。孙绳武的父亲孙爚虽史中无名,而母亲杨氏,却是明嘉靖年间有“江北清廉第一”之称的江苏沛县县令、即墨人杨盐之女。

据传,孙绳武出生时杨氏难产。其时,孙氏家道日迫,门户日衰。外靠杨盐荫庇,内凭杨氏苦苦支撑。眼见一家之主心骨难产命系一线,孙家上下却束手无策。杨盐得知爱女难产消息便匆匆来到孙家,万一爱女不支,父女间还要诀别一面。

厅堂之外,大雪纷飞,漫天皆白。苍天似乎也不忍见这个日渐窘迫的家庭再遭横祸,渐渐屏住西北风的呼啸。突然,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划破厅堂内外的寂静,弥留之际的杨氏为之一振猛然睁开双眼。母子平安,顿时,孙家举族上下欢声雷动。

但孙绳武的出生并未使孙家时来运转。虽有杨氏苦心经营,孙家的家业还是愈发贫寒,以致孙绳武18岁才开始读书。

孙绳武先拜庄西刘先生为师,一年后,又入门三夏李先生。每天干完农活,就由城南穿城而过,到城北河北岸李先生设馆的龙王庙读书。

孙绳武大舅母黄氏见绳武无论寒暑,总是风雨无阻去城北求学,怜他奔波不易,就常让他留宿城里杨家,和诸位表兄弟一起食宿。而此时已致仕在家的杨盐,深知自我开悟的少年多有一种坚韧不拔之志,对孙绳武说:“以后你就跟随你三表兄读书吧。”

孙绳武顿时大喜过望。对于三表兄杨兆凤,孙绳武向来敬畏有加。杨兆凤不但读书过目成诵,且涉猎广泛,天文地理诸子百家无所不窥。而杨兆凤也喜欢这个勤奋好学的表弟。于是孙绳武在杨兆凤的影响和指导下,遍习四书五经,穷究三坟五典,学问日渐精进。

不久,孙绳武入庠食廪进县学,孙绳武一家也搬到城内居住,家境也渐渐有了起色。

而此时,孙家却摊上一场旷日弥久的官司。地方官兵在孙家田庄附近,捕获一伙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有一户和孙家积怨已久的邻居,就含沙射影说孙家和匪盗流寇早有勾结,孙家图谋不轨有不臣之心。孙家为澄清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只得卖房卖地,上下打点以求免祸。后由杨盐出面多方周旋,经莱郡太守龙文明亲自审理,证明“江洋大盗”与孙家无关,但10年官司下来,孙家的家业愈发败落。

尽管如此,孙绳武却不曾一日放弃读书求学。无论是在奔波于外的驴背上,还是在他乡异旅的客栈里,孙绳武总是手不释卷。有孙绳武做榜样,儿子孙兆禧自小就爱学习,孙兆禧长大后入庠进县学读书,父子两代食廪,孙绳武的父亲孙爚常常喜悦感叹:“我孙家几代人奔波,家遭多难,一事无成,所幸儿孙相继入学诗书,也算是稍慰吾志了!”

然而 ,还未等儿孙出人头地,孙爚就在满心喜悦盼望祖坟突冒青烟的期望中故去。

几十年发奋,几十年坎坷。当年勤慎笃学的乡间少年孙绳武不觉已年过半百……

上任第一天闹出笑话

孙绳武食廪20余年,曾“七应里选而奇于数,泛七点额而不中”。最后,依照朝廷惯例参加吏部考试,才博得一个周至县丞的职司。

但此时的孙绳武早已淡漠了当年的雄心壮志,他只想与妻儿老母共享天伦,在故乡耕读度余生,再加上忽然病魔缠身,故而 ,对这数十载寒窗所期盼的职位未加理会。

在表兄杨兆凤等人的反复劝说下,孙绳武逐渐恢复雄心,奋然而起道:“麻线尚可补漏,我平生所学岂可废而不用。”于明天启七年(1627年)春,赴任陕西周至县丞。

孙绳武53岁任陕西周至县丞,未曾想上任第一天,就闹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孙绳武到任后,周至知县张襄海对这个年高博学的老县丞极为尊重,召集僚属胥吏设宴为他接风。接风宴上,孙绳武虽说初入公门,因熟悉律例博览群书,再加上久历江湖见多识广,举止谈吐颇令张县令和同僚叹服。孙绳武见席间有一盘煎鱼始终无人下箸,以为彼处礼让,就招呼大家同食。不料竹筷触动之下,煎鱼竟硬如坚木。

原来西北内陆贫瘠之地 ,常年吃不到鱼。而一些隆重场合又觉无鱼不成席,只好雕木为鱼,外糊面皮煎之充数,只能看不能食。

对同僚的窃笑,孙绳武毫不在意 ,却深为周至的贫瘠而震撼 。一县之宰尚且如此,民间贫苦可想而知。

于是孙绳武便修书回乡,让亲友召集鱼贩往西北贩卖干鱼。其时中国西北,盐税极重,百姓常常无盐入食。而孙县丞到任后,便动员家乡山东即墨的鱼贩将各种鱼运至陕西周至周边各县 ,周至百姓不但偶尔能吃到鱼,盐价也因之略降。见“木鱼”而思民生,张县令及同僚对孙绳武愈发敬重。

两个月后,县令张襄海升迁而去,新县令迟迟未到,周至县僚属胥吏及士绅百姓便公推孙绳武署理县务。孙绳武当仁不让,很快进入角色。孙绳武不尚空言,真抓实干,许多案牍往往片言而决。因熟知律例,往来公文更是批答如流。而对原本征收钱粮时依照惯例加收的“羡余”,则断然废除。对于那些横征暴敛作奸犯科之徒,严惩不贷。胥吏差役虽私下不无怨言,但见孙县丞以身作则公正无私一尘不染,倒也拜服。

而真正令同僚佩服让全县百姓传颂的,却是孙绳武处理周至与韩府间的钱粮积欠事。周至贫瘠,当年的钱粮征收都很难,何况不断累计的历年积欠。孙绳武亲自出面,与韩府上司反复陈辩周至境况及积欠对双方之累。最终,韩府上司免除周至陈年积欠钱粮。

一个月后,周至新县令到任。百姓纷纷为孙绳武不能接任县令而不平,关内道陈某更是为没有及时向上举荐孙绳武而抱憾不已。

乱世能吏理事干才

县丞威望卓著,新县令无尺寸之功,百姓士绅议论纷纷,自然与周至县务有碍。布政使陈国事便把孙绳武调离周至,让他到兴平县署理县务。

兴平的局面要比周至复杂得多。其时兴平县城外饥民遍野,绿林思起。城乡富户,为富不仁。庞大的饥民群体,随时可能变为破坏性极强的“土匪流寇”。赈济饥民需要钱粮,而兴平县府库空空如也,向朝廷申请赈灾钱粮又缓不济急。孙绳武思忖再三,觉唯有劝赈一途可渡难关。

于是,孙绳武遍访士绅富户,对他们晓以大义:“饥馑不赈,匪患不除,人心不安,则人人而不得安。值此危难之际,尚需各位乡贤慷慨解囊,共度危难……”接着,孙绳武带头捐出俸银十两,并很快募集到360两银子的赈灾款,在全县各地设立粥篷15处,散米舍粥两个多月,活民2000余人。兴平城乡一触即发的危局得到缓解,人心渐定。

见大乱暂时不会兴起,孙绳武又趁热打铁,召集士绅富户道:“百姓刚解除饥馑,稍加负担,恐前功尽弃。我看,本县今年的‘边饷’(税赋名)、‘辽饷’(税赋名)不必向穷苦百姓征收,就由各位急公好义的乡贤量为输纳,自封自投如何?”

就这样恩威并用,孙绳武不但解除了灾民的饥馑,切断乱源,还使贫民“边饷”“辽饷”免征,极大减轻了贫民百姓的负担。而“量为输纳”征收自宦官富豪之家的“边饷”“辽饷”多出的58两6钱“羡余”银子,孙绳武本可充作公款改善办公条件,最后还是打入赈灾款项。

如此,士绅豪族赞叹孙县丞之清廉,陕西院道两级官员赞叹孙县丞之干练。而其时的陕西粮道、后来的五省督师洪承畴,更是对孙绳武不等不靠的主动赈灾措施大加奖籍,遂引孙绳武为平生知己。

崇祯二年(1629年),孙绳武再署合水邑。此时孙绳武理一县之政已轻车熟路。以治理周至、兴平办法,很快使合水邑有了起色。二十日后,道台衙门设在安化的庆阳道孟道宏,又令他去署理安化附郭。数月后,安化县风貌大为改观。

崇祯三年(1630年),上司又委派孙绳武押运军饷。在押运军饷的一年多时间,孙绳武走宁夏、赴汉中,几乎走遍三秦大地 ,为陕西粮饷转运提出很多合理化建议。

不久,按察使李应期奉旨选拔能吏,为西安周边地区编练乡兵。各级官吏众口一词推荐孙绳武。接下来,孙绳武又成了西安下属各州县的乡兵总教官。西至武功,北至长武,东到富平,三秦大地环泾渭24邑,孙绳武几乎走遍,并为他们编练出能守、能战的团练乡兵。

第二年春,孙绳武多年知己洪承畴巡抚榆阳,将孙绳武提拔为绥德通判,孙绳武这才在仕途上迈进了一小步。(未完待续)撰稿 姜泽华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