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儿子被逼相亲几十次离家8年不归 父亲癌症晚期

2018-04-13 09:30:48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芃芃

原标题:儿子被逼相亲几十次离家8年未归 父亲癌症晚期想再见他一面

\

留给彭烈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在被确诊为肠癌晚期之后,他只有一个愿望:再见儿子一面。

8年前的春节,因不满父母安排的相亲,时年31岁的彭小虎离家出走,与整个家庭断了联系。8年来,彭烈金和家人费尽心力,希望能找到儿子。最近的一次,彭烈金找到了儿子上班的地方,但后者迅速辞职,避而不见。

几经周折,派出所民警找到了彭小虎的电话。12日下午,彭烈金躺在病床上,颤抖着拨通了儿子的电话,电话通了,却始终无人接听……

一个病危父亲的愿望

他回来看看,再回去就是了,不干涉他的生活

“小虎儿子,父亲现在生病在床,我想您回家看一看,我对你没有怨言。父亲彭烈金。”邛崃市人民医院,63岁的彭烈金从病榻上卧起,红色的血液在腰部的导管回流,家人让他赶紧躺下。彭烈金双手微颤,写下这段话。

彭烈金年轻时曾是一名军人,退伍后,他回到家乡邛崃成家立业,养育独子彭小虎。如今,彭烈金和妻子住在邛崃城郊的小镇上,儿子住在成都主城区,相隔仅几十公里,却8年未见。

两周前,彭烈金被检查出肠癌,晚期。病床前,贴身照顾他的只有妻子一人。“如果小虎在就好了,他看到,至少心情要好些。”前来探望的亲戚们说,缺了儿子,彭烈金的心情一直很“闷”。

去年,一个老乡在成都高新区办事时,曾在街头见过彭小虎一面。“当时没有惊动他,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还有点胖。”12日下午,彭烈金在手机翻出那张照片,随后又翻出自己的自拍,问记者:“你看我们是不是多像?”记者点头,他挤出了一丝笑容。

“他回来看看,再回去就是了,不干涉他的生活。”彭烈金说,他只想见见儿子,未来怎么安排,随儿子的意。

最后一次相亲

反锁房门拒绝见面,第二天离家出走

十几岁时,彭小虎到成都主城区学习电器维修,学成后回家开了一间维修铺。到了20岁,家人、亲戚、熟人开始陆续为他安排相亲。“11年来具体好多次相亲也没有统计,大概安排了五六十次。”彭烈金说:“头两次他都见了,后来就开始躲,都说不合意。”

2010年大年初三,家人又为彭小虎安排相亲,这次成为了最后一次。

下午3点在客厅里,两家人相谈甚欢。卧室里,彭小虎却将房门反锁,拒绝与女方见面,只说“不看了”。彭烈金无法将彭小虎劝出来,这让他感到难堪:“喊第一声他答应了,喊第二声就不回答。”直到女方离开,彭小虎依然没从卧室里出来。

第二天上午10点,彭小虎依然待在卧室里,彭烈金撬开房门,生气地骂:“都31了,你在想些啥子!”彭小虎没有理会,沉默不语,开着一辆摩托离开了家。离开时,只留下一句“我不回来了”。

“他什么行李都没带,只骑了一辆摩托走。”彭烈金以为儿子只是在赌气,过几天就能回来,便在家里等着。这一等,却是8年。家人们猜测,相亲是导致彭小虎离家出走的直接原因。

“他相亲我看到过两次,小虎都不合意。”彭烈金的姐姐告诉记者,一次介绍的是朋友家的姑娘,另一次是当地一个卖面的姑娘,都被他拒绝了。

“彭烈金一家三口都很‘闷’,平时不吵架,有事情都‘闷起’。”彭烈金的姐姐说,“闷”就是内向,不喜欢说话。“小虎也内向得很,话很少,到我家里来有时招呼都不打。”她说。

彭烈金告诉记者,儿子在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很少出门,白天做电器维修,晚上就在铺子里看电视。在家庭里,也几乎没有和儿子关系靠近的同龄人。

彭烈金告诉记者,从小到大,他对儿子不打不骂,他不懂,为何一句指责,就能让儿子如此决绝的离开。

苦苦寻找8年

4年前曾找到他约好见面,结果他辞职拒不相见

除了一辆摩托车和随身的衣物,彭小虎什么都没带走,连手机也没带走,家人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家人开始在邛崃市内打听,但彭小虎几乎没有任何朋友关系。为此,所有人只能等待,期待他能自己回家。“今年初四,就整整八年了。”彭烈金说。

2014年,一位老乡在成都的街头遇见彭小虎,家人得知了他的上班地址。“我们联系到他上班的地方,约好第二天上午9点见面。”这是彭烈金半年来距离儿子最近的一次,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子直接从那家公司辞职,拒不相见。

去年10月,另一位老乡在成都高新区的街头看见彭小虎,偷偷拍下照片,将消息转告给彭烈金。今年3月底,彭烈金癌症病危,亲戚们前往高新区寻找彭小虎,希望父子俩能见最后一面。

彭烈金的姐姐发现了彭小虎的下落。“我在高新区一家厂里面问到了,看到了他的工牌照片,但是他3月21日刚好辞职,我也问不到他的电话。”她很遗憾,说这么多年,小虎人就在成都,但怎么也找不到。

一个父亲的懊悔:

一切随儿子的意,只要他回来愿意再见一面

高新区西园派出所得知该情况后,主动帮助彭烈金一家寻亲,通过与当地工厂沟通,拿到了彭小虎的电话号码。4月12日下午,记者将彭小虎的电话号码交给彭烈金。彭烈金拨通电话,那头却始终沉默,“他不说话”。

记者继续拨打彭小虎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随后记者收到了彭小虎发来的短信“你是谁?有什么事?”记者用短信向彭小虎说明了其父亲的病情,劝说他回家,但直到发稿前依然未收到回信。

电话无法接通,病床上,彭烈金眼皮泛红,无奈与懊悔一时间交加。“如果他回来,我们尊重他的想法,不安排相亲了。”彭烈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未来,一切随儿子的意,只要他回来愿意再见一面。(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芃芃]
信网小程序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