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男子杀人后10多年不敢和老婆同床 怕说梦话泄密

2018-10-11 10:14:10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芃芃

原标题:不敢和老婆睡一张床!宁波男子每到过年就泪流满面!15年前的那晚,让他痛悔一生

2018年9月14日傍晚,广西省北海市某小区内,41岁的蒙荣广在家和妻儿吃晚饭,一阵敲门声响起。

蒙荣广从猫眼往外瞧,是小区物业的人,闪身刚打开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拉到了门外。

“我们是从宁波来的。”

听到有人用余姚口音说出这句话,蒙荣广未多言语,对身边这几个穿着便服的男人轻声说了句,“小孩在,有事我跟着你们下楼去说。”

半个月后,在余姚市看守所里,蒙荣广,不对,我们应该叫他陈茂辉(化名),隔着铁窗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只知道,这一天,在时隔了十五年、历经了无数个梦魇后,终于来了……

15年前的那个凌晨,陈茂辉杀了人。

\

宾馆血案

受害人躺在床上胸部插着一把匕首

时间回到2003年7月30日的那个凌晨,在当时的华园宾馆511房间里,陈茂辉和乾启龙(化名)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

陈茂辉因为打麻将欠了乾启龙七千来块钱,当晚乾启龙把陈茂辉叫过来,算是下了最后通牒,必须把钱还了。

到了凌晨2点半,陈茂辉意识到,今天晚上是没办法糊弄过去了。终于,矛盾爆发了。

当时,乾启龙的女友陈静(化名)正在房间里看电视,据其事后向警方描述,陈茂辉突然冲到乾启龙躺着的床上,开始厮打,陈静跑到大厅向保安求助,等再上楼时,发现乾启龙已倒在血泊中。

接到陈静的报警后,时任余姚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副中队长的陈光初,和同事一起赶到现场。

“房间是个标间,死者仰面躺在靠近房门的床上,胸部插着一把匕首,刀伤一共有13处,床单已经被血染红,走廊上有带血的毛巾。”15年后,已是余姚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陈光初,对于当年这起案件的细节,依然记忆犹新。

事发后的房间里,只剩下浑身是血的乾启龙,已不见陈茂辉的踪影……

人去楼空

女友说“他浑身是血,拿了钱就走了”

案发地华园宾馆并不算高档宾馆,15年前这家宾馆及周边并未安装监控。

根据宾馆当晚值班保安和大厅服务人员回忆,一名1米75左右、中等身材的短发男子,在511房间门口拿白毛巾擦拭身上血迹后,冲向楼道逃离宾馆。

再结合陈静提供的线索,警方有了初步的排查方向:男性,20至30岁之间,身高1米75左右,寸头,中等身材,与死者有债务关系。

受害人乾启龙,余姚本地人,无正当职业,以摆麻将场子抽头放贷为生,社会关系极为复杂。

民警从麻将场子入手,摸排常来搓麻将并向乾启龙借过钱的人员,并逐一实地走访调查。

有了线索。

等民警赶到余姚市丈亭镇陈茂辉的家中时,陈茂辉早已没了踪影。

2003年8月6日,民警辗转找到了陈茂辉的女友汪娟(化名)。汪娟承认,事发当天凌晨2点多,陈茂辉给她打了电话,“让我赶紧回出租房,看到他的时候,浑身是血,说和人打架出了事情,换了衣服我又给了他钱之后,他就走了,也没联系过我。”

民警加大排查力度,走访了陈茂辉的亲属、朋友,在杭州找到陈茂辉的高中同学,了解到陈茂辉从同学处借了一千块钱,同学在当年8月中旬接到过陈茂辉的电话,称其已在西安找到一份刻模具的工作,可民警奔赴西安找寻一个多月,仍然无果。

逃亡广东

什么辛苦活都干过,遇到事情都选择隐忍

陈茂辉事发后到底去了哪里?

15年后的今天被警察抓到,陈茂辉逃亡的轨迹也逐渐清晰。

“先到了河南,呆了一个月,连200块钱都没有赚到,之后又到了江西、湖南,在工地上听人说广东那边赚钱机会多一些,就在当年下半年到了广东。”陈茂辉说,每到一个地方,都只敢去找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黑工,餐厅、酒吧、建筑工地,“各种辛苦活我都干遍了。”

因为害怕身份暴露,打工时遇到客人闹事、老板克扣工资,陈茂辉都选择了隐忍。

“到了广东的工地干苦力,说是包住宿,其实只有一张木板,我连被子都买不起,一套衣服过了一个冬天,晚上冻得睡不着,就起来活动活动。”

在广东打工期间,陈茂辉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罗婷(化名)。2006年,俩人回到罗婷老家广西,第二年陈茂辉用假身份蒙荣广与罗婷登记结婚,并在当年有了第一个孩子。

如履薄冰

结婚10多年不敢和老婆同床,怕说梦话泄露秘密

结婚后,陈茂辉并没有钱,靠着丈母娘家给的一小笔资金,加上自己继续在广西打零工攒的钱,慢慢开始做起了工地上的小工程,也买了房买了车,直到被民警抓获前,陈茂辉还有一个刚接的工程刚要启动。

妻儿双全,事业上升,陈茂辉的生活看似美满。

“我常常做噩梦,梦里总是两个场景,一个是我被乾启龙的人追杀,另一个就是被民警抓住。”四十出头的陈茂辉,头发已经秃了,“压力太大,记性也越来越差,大部分时候我和老婆是分床睡的。”

\

分床睡,是因为陈茂辉担心自己晚上说梦话,会把当年的事情不慎说出来。

同样,陈茂辉也不愿意回丈母娘家,因为身份是假的,他担心被罗婷家里人发现破绽。

每到吃年夜饭的时候,陈茂辉常常会走神,回过神来已泪流满面。

“孩子问我,爸爸,你怎么哭了,我嘴上说没事没事,其实心里一直在纠结。”说这话时,陈茂辉情绪有些不稳定,“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爸妈,好几次想偷偷跑回余姚看看爸妈,但是又怕被抓住了,我的孩子怎么办,人家过年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对我来说那是种煎熬。”

靴子落地

错不了,嫌疑人脖子上有颗痣

在陈茂辉逃亡的15年里,余姚警方一直没有忘记过这个案子。

“每年我们都会去嫌疑人家里、朋友处了解情况,但嫌疑人这15年间,从来没有和家里联系过,家人都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对于我们民警来说,命案只要没有侦破,就像欠着一笔债,心里老不踏实。”陈光初说。

随着高科技侦破手段的推广应用,余姚警方通过多方联系寻找,终于找到可供使用的样本档案,并与宁波市局刑侦支队一道对该样本档案进行分析,成功发现广西都安籍人员蒙荣广有重大嫌疑。

抓捕开始!

今年9月5日,余姚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吴学慧带领抓捕小组,来到陈茂辉的居住地广西北海,前后方建了一个微信群,实时保持联系。

“嫌疑人脖子上有颗痣,抓捕时确认一下。”陈光初发了一条消息。

9月14日傍晚,抓捕时机成熟,于是便有了开头这一幕。

“你叫什么名字?”

面对民警的询问,陈茂辉在时隔整整十五年后,终于再次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都是假的,我拥有的那一切都是假的,我的孩子连他爸爸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铁窗那头,陈茂辉痛哭流涕……

靴子终于落了地。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华炜 通讯员 管倩倩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芃芃]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