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未婚女子收到法院传票才知自己“被结婚”

2019-01-20 09:34:17
来源:央广网
责任编辑:格若

原标题:女子收到法院离婚诉讼传票才知自己“被结婚” 辗转多部门仍未解决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婚姻是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算不上人生的头等大事,但它确实人生当中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法律上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也成为了许多幸福和烦恼的开端。所以老话常说,婚姻大事儿,马虎不得。但是,24岁的广西姑娘梁钰娟却被“结婚”这件大事扎扎实实地愚弄了一次。

去年10月底,梁钰娟收到了一张来自河南安阳的法院传票:有人竟跟她“离婚”。而让她哭笑不得的是,她从来都没去过河南且至今还没有结婚。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她头疼不已:在辗转了广西与河南多个部门之后,竟然谁也不知道,梁钰娟真实的婚姻状况是什么样的。那么究竟她是怎么“被结婚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了呢?

去年10月31日,在南宁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的梁钰娟,接到邮政快递员打来的电话,对方说,有一份河南安阳龙安区法院的传票,寄到了她广西合浦县老家,她得签收一下。虽然有疑虑,但第二天,梁钰娟还是让家人签收了快递。“家人当场就拍了照片发给我,我一看是起诉我离婚的。当时脑子里第一反应是:这是个骗局。为什么?上面说2016年6月26日经人介绍(与男方)认识,四天以后就登记结婚了。但是我没有去过河南,而且2016年我还在上大学。这个也太荒唐了。我当时我还笑了一下,说现在骗子的手段都那么新鲜了,已经能拿离婚这种东西来骗人了。”梁钰娟说。

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梁钰娟在网上查询到龙安区法院的电话,拨通后说明来意,电话那头的法院也很惊讶:“被起诉离婚的那个人不是你吗?”看来,惹上官司是真的。梁钰娟不放心,又回老家民政局查询了自己的婚姻状况。在内部系统里输入她的身份证号后显示,她于2016年6月30日跟河南安阳市龙安区马头涧村的男子靳某登记结婚了。

但是,2016年6月30日,正好是梁钰娟回母校领取毕业证的日子。这一点,她的母校和辅导员都作了证明。同一天里,她怎么可能去千里之外的河南安阳,跟一个陌生人登记结婚呢?

“天上掉下来个丈夫”。按起诉状上留下的电话,梁钰娟联系原告靳某。靳某说,他是在2016年6月26日经人介绍,跟一个自称“梁钰娟”的女子认识的,四天后扯了证,还给了女方7万元彩礼金。但一起过了20天,女方失联,至今都找不到人。他就将“梁钰娟”告上法庭,要求判令离婚,并归还7万元彩礼。

梁钰娟告诉记者:“我问他有没有发现身份证上面的那个人跟与他登记的那个人有什么不一样?他说,是有一点不一样,但是十几岁的时候领了身份证,时隔几年以后人的容貌可能会有改变。我说除了身份证不是得拿户口本才可以去登记吗?他告诉我,那个女的是拿着我们家的户口本,原告还把我们家的信息给我列举了出来。”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梁钰娟思前想后,觉得唯一有问题的,就是自己之前曾丢过身份证。2016年2月15日晚上,梁钰娟的手提包被偷,一起丢失的还有包内存放的身份证、学生证和银行卡等等。当晚10点左右,梁钰娟到附近的南宁市公安局南湖派出所报案。

按照补办身份证流程,2月17日,她还在报纸上对遗失情况进行了登报声明。但这根本无法取得靳某和他家人的认可,男方认为,欺骗他们的女子即使不是梁钰娟本人,梁钰娟也难脱干系,要不女方怎么拿得出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原件?而这,也是梁钰娟想搞清楚的。她说:“针对户口本的这个事情,我问了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工作人员说如果要补办户口本,必须是户主本人拿着本人的身份证,到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才可以打印户口本。但是派出所那边肯定是没有打印过的,至于是从什么其他渠道获得的这个户口本,派出所也不太清楚。”

从收到法院寄来的传票到现在,梁钰娟辗转于广西、河南之间,频繁联系两地的公安、民政、法院等部门,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这事儿到底该怎么解决。

梁钰娟说,她最先找到的是当时在南宁丢失身份证的辖区派出所,但派出所给的答复是,这事,要么回到梁钰娟的原籍合浦县报警,要么去案发地河南安阳龙安区报警。梁钰娟回老家,找到合浦县警方。“但是当地的派出所工作人员是这么说的:‘你只能到案发地去报案’。所以报警一直没有被受理过。”她告诉记者。

梁钰娟不敢去安阳。她说,她很能理解男方一家的心情,好不容易挣的钱,一下子被骗了好几万,搁谁头上都睡不着觉。男方现在把她当作骗子,她一个年轻姑娘去安阳了,万一男方把气撒到她身上怎么办?

梁钰娟将派出所出具的《报警回执》《报案证明》、登报声明身份证遗失的专用票据、《毕业证书》复印件、学校开具的证明及情况说明寄给了法院,以证明这起离婚纠纷的适格被告并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目前,法院那边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梁钰娟还多次致电安阳市龙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进行沟通,却并没有得到她期待的结果。她说:“我跟民政局那边联系过的。他说‘你要起诉民政局,该起诉的还是得起诉,我们不能私自给你撤销这个结婚证’。”

昨晚,龙安区民政局副局长刘弘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也是这么说的。刘弘说,办理结婚登记时,要拿身份证跟本人核实,他们看着挺像的,而且双方都提供了户口本,还有本人的签字、指纹,手续是完全合乎办证流程的,不可能不给人家办理。出现这样的状况以后,昨天下午,民政局负责人找到男方靳某做工作,动员他撤诉,因为,离婚的前提是存在合法的婚姻,现在,这个婚姻关系不合法的可能性很大。

刘弘说:“叫他改打行政诉讼官司,就是叫他要民政局撤销这个婚姻登记的行政行为。因为我们要撤销,必须得有法院的那个判决,我们才能撤销。”

刘弘认为,这样做,对梁钰娟和靳某都有好处:“一是女方当事人不用来回跑,来应诉打这个官司。二是双方当事人他们实际上没有结婚,男方和女方他们实际上没有婚姻,这样也能还给他们一个清白。”

但梁钰娟的担心依然还在:就算这起离婚案最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了,那个拿着她丢失的身份证的女人,会不会又去别的地方故伎重演,给她带来其它不可知的、甚至比这次还大的麻烦?没有人知道答案。

[来源:央广网 编辑:格若]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