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一个在青外卖骑手的生活:每天骑行100多公里

2017-05-29 09:04:39
责任编辑:云彩

原标题:一个在青外卖骑手的生活:每天骑行100多公里

最近,青岛气温逐渐升高,市区最高温已达到30℃左右。烈日暴晒,很多人都不爱出门,27岁的外卖骑手刘雪鹏眼中的旺季又到来了。每天早上五点多一睁开眼,刘雪鹏就立马打开手机软件点“开工”,一旦接到外卖平台上的派单,他就要赶紧简单洗把脸,饭也不吃就骑上电动车去取餐了。刘雪鹏每天都要在车流中穿梭,越是风吹日晒、下雪下雨的恶劣天气,越是他最忙碌的时候。他每天能派送五六十单外卖,骑行一百多公里,从早上五点多送到晚上12点,365天很少休息。

\

刘雪鹏骑行在送餐路上,每天骑行100多公里。

不管远近一单能挣7元

“哥,我马上就到了,您别着急。”27日中午,烈日当头,很多行人都撑着伞,刘雪鹏骑着电动车走在送外卖的路上,接到一个客户的催单电话。他晒得黝黑,头盔下脸上的汗不停往下滴。刘雪鹏最怕催单电话,怕送餐超时。送一单不管距离远近都是7元,如果超时,只能得到3.5元;如果客户给差评了,不仅影响整个团队的信誉积分,自己也会被扣10元。所以,一接到客户的电话,刘雪鹏都十分礼貌地回复。“除了美女就叫哥,一天天的不知道叫多少人,这行不好干。”刘雪鹏抹一把脸上的汗摇摇头。

刘雪鹏老家在德州乐陵市的一个农村,来青岛前在乐陵一家旅行社干销售,收入三千多元。去年5月,在青岛干外卖骑手的堂哥回家说,只要能吃苦,城里送外卖赚钱多,一个月能挣八九千。听了之后,刘雪鹏二话没说,就跟着来了青岛。在一个陌生环境里,他不得不适应青岛复杂的路况,熟悉送外卖的区域路线,以及在人情冷暖中控制自己的情感。

每天骑行一百多公里

27日下午3点,刘雪鹏送完了一单外卖后,约摸着这个点很少有订单了,赶紧到公司位于南京路的站点更换电动车电瓶。他一天能骑行一百多公里,要换三四次电瓶。“你跑了多少?”“30多单,你呢?”回来换电瓶的同事碰面互相打着招呼。

刘雪鹏是他们这个站点的五星骑手,“都是客户给的五星,没有差评。”他扯着衣服给记者看别在上面的五星徽章。他也是站点上七八十个同事里比较能“跑”的,旺季一天能跑五六十单,淡季一天能跑30多单。在他们眼里,冬天、夏天就是旺季,因为经常刮风下雨,或者烈日暴晒,只要大家都不爱出门,自然订外卖的客户就多了起来。青岛这几天逐渐热了起来,外卖的旺季又来了。每天最忙的时候就是早中晚三餐时间,早上5:30~8:00,上午10:00~下午1:00,下午5:00~晚上7:00。刘雪鹏非常能吃苦,他能从早上5点多,一直送到晚上12点。

因为饭点需要给别人送餐,刘雪鹏每天吃饭时间都很不规律,只能在不忙的时候匆匆吃口。有时候去取餐时闻到饭菜的香味肚子饿得咕咕叫,刘雪鹏就使劲大口大口喝水充饥。他每天早饭不吃,午饭下午三四点吃,晚饭十一二点才吃。27日的午饭,刘雪鹏买了一张大饼,就着咸菜吃的。他经常这么吃,“在青岛吃顿饭太贵了,十五六块钱下不来,两单就白跑了。”刘雪鹏不好意思地笑笑。

一个月最多能送1200多单

刘雪鹏从去年5月下旬来青岛送外卖,除了过年放了七天假,这个月的五一回家几天外,其余时间都在上班,没有休息过一天。“只要有单就跑呗,闲着做什么,光浪费钱。”刘雪鹏所说的浪费钱,是因为他算了一笔账:每天公司住宿费10元,外卖电动车租赁费10元,再加上两顿饭钱,至少就得50元。“如果一天不干活,就得亏至少50块。”

刘雪鹏干了一年外卖骑手,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送1200多单,当时挣了近万元。上个月他送了800多单,这个月因为五一回家了,他目前送了600多单。

回家的时候,他会跟父母讲在青岛送外卖的事情,但父母听不明白。但是父母知道儿子送餐的不易,知道大城市里汽车多,担心儿子的安全。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嘱咐刘雪鹏骑车慢点,“多挣点少挣点没什么,安全最重要”。刘雪鹏也听说过外卖送餐员在送餐时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有时候他也会觉得挺后怕,“想想送一单才7块钱,不值得赔上命去送。超时就超时呗,少挣三块五就少挣三块五。”

记者全程体验取餐送餐

刘雪鹏负责派送的区域北到佳木斯路附近,南到海边,东到动漫产业园,西到台东。27日下午4时许,他接到了后台派单,是从大润发旁的农贸市场取餐,送到田家花园小区。刘雪鹏接单后,骑上电动车立马从南京路与宁夏路路口附近出发去取餐。记者乘坐在电动车后座,全程跟着体验了一把。

在过南京路路口时,对面是红灯,等了一会儿见没车经过,刘雪鹏用脚撑着电动车慢慢经过路口。“你闯红灯了。”记者提醒他。“对面不来车,这个时候没事儿。”他有些不好意思,“后台现在开始计时了,如果路上耽误太多时间,肯定派送就得超时。”

拐到宁夏路上出现拥堵,刘雪鹏骑着电动车在汽车中间左转右拐“突围”出去。很快,到达大润发旁边的农贸市场门口,刘雪鹏停下电动车一路小跑来到市场里一家披萨店。等了一两分钟,披萨打包完成后,刘雪鹏又一路小跑来到电动车旁,将披萨放进后面的送餐箱里。

客户住在田家花园,距离取餐地点很近。后台显示的地址是高田路,刘雪鹏找到路标,很快确定了客户所在小区位置。停下车,然后拿着快餐一路小跑来到小区,跑上3楼把披萨送到客户手中。“很难遇上这么顺利的单,有时候找客户的家要找上半天,还有的客户地址不详细,得打电话问,还不敢老问,怕对方烦了给差评。”

■辛酸 在大暴雨中送餐自己哭了

刘雪鹏最喜欢送的单是不准进的高档小区或者写字楼,“到了小区门口或者一楼大厅里,保安不让你进,一般都是放在保安或者前台那里,客户自己去取。你只要给客户打个电话说声,他们都会同意,这样一点不耽误时间。”刘雪鹏笑笑说。

而那种允许进入的写字楼,是刘雪鹏最打怵送的。特别是到了吃饭时间,电梯使用高峰,等半天都来不了,而后台的派送时间在一分一秒减少,没办法刘雪鹏就只好爬楼梯。“昨天还爬了29层楼送上去,又走下来的,因为还有一单也要送。”

“遇到爆单的时候,就经常是刚接了这一单,下一单就又指派到你这里了。”刘雪鹏说,后台调度人员会根据骑手距离远近是否顺路指派订单。有时候,他正在送着第一单,第二单的客户就打来电话催了,限他多长时间必须送到,否则就退单。刘雪鹏就一口一个哥地赔礼道歉,生怕对方投诉。有一次,下着大雨,他给一个客户送餐超时了,对方是个小伙子,接过餐什么也没说,结果回头给商家点了退单,原因是送餐超时未送到。商家又给刘雪鹏打电话告知对方退单,要求将餐送回。刘雪鹏去取餐,发现对方已经吃完了,而且态度强硬。无奈,刘雪鹏只好赔了商家的餐钱。

不过,刘雪鹏也经常被别人感动着。他去商家取餐时,商家见他汗流浃背,赶紧递给他瓶水,有的甚至给他准备一盒快餐。有时候送餐快超时了,他会接到客户的电话,让他点了“送达”,别着急,慢慢送,安全第一。

每天5点“开工”,到晚上12点“收工”,刘雪鹏不是在取餐,就是在送餐的路上,平均工作时间在8~10个小时,其余时间是在等单。只有等单的时候,他会在商家门口找个台阶坐着歇歇,玩玩手机。刘雪鹏说他不怕风吹日晒,就怕下大雨。而越是这种恶劣天气,订单越多。去年夏天,有一次青岛下起大暴雨,刘雪鹏穿着雨衣也根本无济于事,浑身全部湿透,手机都湿了无法触摸,刘雪鹏骑着电动车在大暴雨中哭了。“觉得这钱挣得太不容易了。”

刘雪鹏说,有时候真的累得不想干了,但晚上睡前看看自己一天跑的单数,心情会好很多。

刘雪鹏现在还没有谈女朋友,“总觉得现在各方面条件都达不到,想再攒点钱。”刘雪鹏的母亲打电话的时候,每次都催他赶紧找个对象,催得多了,他就撒谎说正谈着一个。“我想现在多攒点钱,以后也能在青岛开个快餐店送个外卖啥的,最起码不用风里来雨里去了,能安稳些。”刘雪鹏说这是他的目标,现在咬牙坚持送的每一单,都让他离这个目标更近一些。

[编辑:云彩]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