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80后90后分享追星心得:不花钱就不配叫粉丝

2017-05-31 08:01:07
来源:青岛早报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80后90后粉丝分享追星经历和心得

“粉丝”是英文Fans的音译,意思就是发烧友、追星族。尽管它是个舶来品,但早在它来到中国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代表这个意义的词汇,只不过我们用的是“迷”字,比如戏迷、歌迷、影迷、相声迷、球迷……后来,年轻人觉得“粉丝”更加新潮和时尚,更能体现群体特征,便大加使用,于是便有了名称各异的“粉丝”群体。在追星的过程中,粉丝们的力量势不可挡,奇葩的人和事也层出不穷,有的甚至形成社会现象,于是“粉丝经济”也应运而生。粉丝们追星为何会如此狂热?怎样看待现在的“粉丝”集团运作?如何引导人们理性追星?

不花钱就不配叫粉丝

标志偶像:TFboys、二次元人物、综艺明星……

年前,电影《长城》在北京举行发布会,那天有人出价3万块钱想要买一张工作证进现场,只因王俊凯和鹿晗将要出席发布会……这是一个最疯狂的年代,这是一个最多姿多彩的时代,偶像的作用不再像昔日那样一呼百应,全民崇拜。从这一时期开始,偶像已经走向多元化。而且追星模式也告别以往的传统模式,出现了明显的转变,粉丝成立明星后援会,在网上成立贴吧,每天关注明星的微博、朋友圈,为超男超女短信投票,为SNH48这样的偶像团体现场支援,与明星更加近距离地互动……那些只顾着在网上看视频、刷微博、发花痴的人,会被其他粉丝鄙夷——不花钱,你也配叫粉丝?!

看电影、看唱演会、买专辑早已经成为传统项目,现在的粉丝的追星方式是“集资应援”。所谓的集资应援就是说粉丝们通过集资的方式来追星,例如在黄子韬的生日那天,粉丝们会包下数个公交车候车厅的广告牌打广告为偶像庆生——这样的广告位,每个高达7000元到8000元。

而粉丝们为宣传李易峰今年初的演唱会,则买下了公交车车身广告——这一项的花费,每辆车需要8000元到1万元不等;TFboys王源的粉丝更直接,在Youtube的亚太地区板块进行广告投放,花费超过百万元;今年的2月16日,是张继科的29岁生日,他收到的生日礼物令人咂舌:粉丝们除了买下《新京报》的整版广告、在12个城市的地铁报纸投放广告以外,2月16日晚,粉丝团还为张继科点亮北京水立方,灯光持续29分钟……

【讲述者】

80后的小杜

偶像成了“合伙人”

80后的小杜说:“我是比较专一的人,我一直就喜欢杨钰莹。上高二的时候,因为妈妈买的很多磁带里面有杨钰莹的歌,有一次在家听,然后就被她的声音迷住了,感觉太好听了。 ”

对小杜来说,自己的长达20多年的追星生涯里,最值得纪念的事情就是收到过杨钰莹的回信,他说:“作为杨钰莹的粉丝,我觉得一直受到的都是积极的影响。高考之前我曾给她写过一封信,那时候我还在学校学画,当时是画了一张肖像给她作为生日礼物寄到她的公司,后来意外地收到了她的回信,她在信上写了很多鼓励我高考的话。当时觉得特别开心,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后来如愿地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

小杜说,以前上学的时候,信息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作为学生,其实那时候最多的支持就是买正版磁带和CD了。后来2012年杨钰莹复出重新回到舞台,这时候小杜早已经工作了,却没想到自己因为工作的原因竟然跟偶像成了“合伙人”,“平时因为工作内容的原因,我其实画写实类的居多,很少会画卡通的东西。因为这么多年又见她复出,心里挺激动的,觉得要送她更好的惊喜,所以开始给她画系列的卡通形象,这个无形之中也拓宽了我的画路,开辟了新的绘画风格。这些卡通形象基本都是杨钰莹很多的活动形象,我把它们发到微博上。后来,和杨钰莹合作一起出版了一套经典怀旧CD,封面和插图都是用的我画的这些卡通形象。 ”

“如今的我还享受着追星的过程,我觉得我自己是很幸运的,能被喜爱的明星认识、记住,甚至一起合作。 ”小杜认为,粉丝为偶像做广告、做公益、买礼物的行为,没有什么不妥,不过还是那句话,要在理性范围内:第一,不影响自己的生活;第二,不影响别人的生活。

80后的佳佳:

辣妈是明星后援会核心

佳佳是有个三岁女儿的辣妈了,但她是TFboys后援会的骨干。因为懂设计,就加入了后援会美工组,给明星做一系列的设计。 “喜欢TFboys,特别是易烊千玺,觉得他聪明懂事、成绩也好,小小年纪就不畏艰苦。 ”

佳佳说,除了设计,她还帮忙为明星做应援,每次活动都会去应援,还要组织粉丝一起去。在家的时候,就帮明星做数据统计,帮明星在各个排行榜拉名次。“追星当然是要有许多花销的,花销最多的地方应该是买相机设备、追行程的路费+住宿+‘做狗’(知道明星行程后,到目的地漫长地等待,粉丝们经常开玩笑说‘做狗’的日子都不知道饿和累)、给明星送礼物 (现在后援会给明星的礼物都是很好的),再就是买黄牛票看现场节目吧。 ”

在她看来,追星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比如参加偶像的节目录制,晚上的活动上午就要去排队,“因为要抢到最好的位置给明星拍照。在节目过程中,我们也要积极地呐喊鼓掌,只为明星可以看到我们,哪怕就是跟我们挥手,也会尖叫好久,有时候不想错过精彩部分,甚至会憋着尿不去上。 ”追星挺开心但也很疯狂,“有个妹子为了追星,她会请假坐飞机,坐来回就是为了多看明星两眼。还有一个妈妈,为了参加《快乐大本营》,跟家里说出差,丢下老公孩子来看节目。”不过,追星还是件有意义的事,“我们后援会商量为明星去那些偏远贫苦的地方,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替明星做公益。所以,追星,我乐在其中。 ”

90后的小梦

为梦想不断努力

90后的小梦,性格比较开朗,2011年的时候,因为看歌唱选秀节目,有选手唱五月天的歌,觉得很好听,就开始听他们的歌,慢慢地喜欢上了他们。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梦对他们越来越关注,还加入了粉丝群,很多人追星是因为觉得长得帅、唱歌好、跳舞好,但是小梦觉得自己追星不是。小梦说:“很多人都说,五月天是一个平均年龄40多岁的大叔团体,嗓音也一般,怎么会喜欢他们?但是我觉得他们的歌都充满正能量,能够激励我成长。五月天是创作型歌手,他们的每首歌都很用心,他们的演唱会全部是真唱。 ”

小梦回忆说:“在生活中,五月天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有一次,我失恋了,是一群外地的歌迷陪伴我度过那段伤心的时间。不管是生活不顺、工作不开心,都是五月天的歌给我力量,陪伴着我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激励我坚强和努力。我因为五月天留下了一些回忆,以后回想起来也是美好的,正如五月天所说的,他们不会一直陪伴我们,但是希望他们的歌可以一直陪伴我们。 ”

为了五月天,小梦曾经一早排队参加签售,也曾买机票到上海去看他们的演唱会,但相比其他一些粉丝,小梦还算理智。 “我追五月天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梦想,为了梦想在不断努力,告诉我咸鱼也可以翻身。可是现在有些疯狂的追星族,就因为明星长得好。我真的没有办法理解。 ”

【揭秘应援】

组织严密 粉丝追星集团化

当粉丝们凭借一己之力,上演越来越疯狂的瞠目之举时,追星早已不再是“为爱痴狂”的个体行为,有组织、有目标,并有一定行为规范的集体行动,已然将原本简单的追星之举上升到了应援文化。“应援”从字面上解释就是接应援助,这个词被用来指称粉丝支持偶像的行为,应该是起源于日本体育界,后来扩展到娱乐圈,表示一切支持、声援偶像的行为,组织形式也从自发的散兵作战,演变为有准备的集团作战。

应援之一:出钱出力助推明星经济

从2005年超女开始,粉丝以强势之姿现身中国内地娱乐江湖,他们有了组织,更有了一股全世界都无法忽视的力量,“玉米”用352万条短信将李宇春送上了超女冠军的位置。 2009年,李宇春首次出演电影作品《十月围城》,粉丝“小鱼春”在贴吧上发帖称,“李宇春的歌迷有270万,即使一半人来看估计她的票房就要超过一个亿! ”不到一天时间,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超过30个城市的“玉米”做出响应,全国有18个城市的“玉米”去影院包场。 《十月围城》的总票房超过3亿,“玉米”的力量功不可没。

现如今的明星应援再也不是只限于买他的CD、看他的电影、听他的演唱会这类背后支持的沉默行为。相反,那种仅限于关注动态,并不会真的为了这个明星去花钱出力的粉丝,会被冠以“小白”的名号,在资深铁粉圈极不受待见。真正的铁粉,对明星的行踪了如指掌,会为了偶像与其他粉丝或者明星掐架,还能为明星及明星身边的人提供“应援物品”,粉丝的内核仍是对明星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欢之情,而它的外延则最大限度地参与到了明星的成长发展的各个环节中。

应援之二:深入参与明星演艺产业链

粉丝支持明星已经不单纯是把钱花在购买他们的作品上,而是全方位多角度地深入参与到明星演艺产业链当中。坐着飞机满世界追星的粉丝大有人在,粉丝在铁路、民航交通产业上的贡献自然不必说,粉丝在追星过程中也带动了旅游业的收入,而现在还有很多旅行社专门推出了跟演唱会相关联的专线旅游团,足见这个市场的潜力之大。

此外,粉丝经济对于明星产业链的影响巨大,并直接催生了“粉丝电影”的诞生。通常说来,这一类型电影,主打粉丝群体,一般制作成本较低,简言之,即迎合某偶像粉丝而拍的电影,只对特定人群有着非看不可的意义。作为院线大片中的怪咖产物,却在票房上有着不俗的成绩,比如鹿晗的《重返20岁》上映期间,他的粉丝除了卖力宣传,还自费买票包场请养老院的老人到电影院观看。如此一举三赢的应援行为,比公关公司的手段更高明,经纪公司和电影投资人也要偷笑了。

应援之三:“贿赂”逼宫经纪团队

明星的活动现场一般少不了粉丝的身影,他们通常身着整齐划一的服装、手举标有明星名字的灯牌、喊着响亮整齐的口号,把鲜花和礼物送上舞台,这是应援文化最为醒目的标签。除了这些,粉丝还有很多心思细腻之举,并不为人所知。比如准备“应援物品”,面向的对象则是工作人员和媒体记者等这些和明星有关的人。近些年来,应援物品之风尤盛,并且内容也与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记者曾有亲身经历,十年前,当李宇春出道闯荡娱乐圈时,玉米们通常会送上有关李宇春的音乐大碟、自己制作的行程大事记,意在传递艺人的努力与追求;而现如今,但凡参加一个与明星有关的发布会,通常都会收到粉丝们特别准备的小礼包,里面贴心装上了矿泉水、糖果小食品等,当然了,附赠的便条一定会写上“请多多关注×××”之类的话语,更有意思的是,哪怕是同一明星的不同应援阵容,经常会出现 “撞车”事故,为了争宠表功,通常会出现多份小礼包,彼此较劲,好不热闹。

如上所说,是添彩之举,但是当粉丝势力日渐强大之时,“逼宫”明星身边经纪团队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当红“小鲜肉”李易峰的前经纪人董可妍就曾因粉丝不满她“数次拖延、搞黄杂志拍摄,恶意得罪媒体,粗暴推掉艺人的高端商演,数次无端拖延艺人广告、活动、电影邀约”等种种“劣行”,被粉丝反映到公司高层而遭到罢免。

【个例分析】

追星也要有点专业范儿

连续几年,青岛籍明星黄子韬的宣传广告都会出现在公交车站各大候车亭中,曾引起不小的关注,而制造这一“轰动事件”的幕后粉丝,正是郎雪与她的小伙伴们,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号,叫“海浪”(黄子韬的粉丝)。

组织,各司其职分工明确

每一位 “海浪”都是黄子韬的真爱粉,郎雪也不例外,她与几位志同道合者成为了黄子韬后援会的主力军,他们所要做的事情,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宣传黄子韬的正能量,让更多的人去了解黄子韬并不是黑粉口中的那个他。

据透露,后援会最一开始由十几个粉丝自发管理,现如今分工越来越明确,除了常规的管理外,还有活动宣传组、策划组、道具组、管理组等,负责线上组织管理参加活动的粉丝,并发放活动应援物,配合主办方安排大家进场等各个环节。比如记者在联系采访时,就由宣传组“审查”了采访提纲,告知哪些问题不能回答等,此等阵势堪比大牌艺人的约访。

费用,粉丝集资有点小敏感

追星,是一件需要花费时间、精力和金钱的事情。90后的郎雪,现如今在北京做网络运营,平日里将大把的时间花费在了后援会的常规维护上,“工作繁忙的时候,只能尽力协调时间来多做一些事情,平日里,一方面要获取黄子韬的歌友会、代言活动、颁奖典礼、电视录影、商演的各种信息,另一方面还要将其发布到论坛、贴吧,并进行一些常规管理,实在没时间,也会和其他“海浪”小伙伴们商量好应援事宜。 ”

对于每年5月出现在青岛街头的站牌宣传,郎雪说,这是后援会每年在黄子韬生日时都会做的事情,“因为青岛是他引以为傲的家乡,而他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偶像,我们希望他的优秀、荣耀可以让家乡更多的人知道。 ”至于具体的费用,郎雪并没有回答,但她坦言,这些费用都是由粉丝们集资而来。据了解,候车亭广告位一个月的价格在8000元左右,而黄子韬粉丝们为他投放的庆生广告在岛城的大街小巷几乎随处可见。

互动,那是我们的秘密花园

作为资深“海浪”,他们与黄子韬形成了良好的互动,而这也是长久以来支持他们一直“应援”的动力。郎雪告诉记者,黄子韬经常会在演出或是活动现场见到他们,时间久了,彼此也就很熟悉了,经常会打招呼,会表达对粉丝们付出的感谢。黄子韬的父亲,也就是那位亲自做起儿子演艺经纪人的老爸,也对这几位“海浪”印象深刻,“子韬爸爸是一位非常和蔼的长辈,他们都是很真诚的人,也很关心我们。 ”

此外,采访中,郎雪特意强调了黄子韬的个人APP,是一个直系粉丝管理体系,打开页面,里面会呈现有关黄子韬的一举一动,包括动态、行程、新闻、科普、照片等。郎雪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在这个专属APP里,能看到关于他本人的所有消息、图片和视频,甚至很多内容是只针对APP公开的独家,“黄子韬还会在APP里和大家聊天,用韬的话说,这就是他和‘海浪’之间的一个秘密花园,是只有粉丝才能享有的福利。 ”

【专家观点】

别让利益集团绑架粉丝

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柴焰说:“过去,粉丝们追星往往只是单向地喜欢某个明星,明星并不知晓,这只能是粉丝独自的心灵盛宴。而现在,很多人因为有共同的偶像而聚集成群,一些粉丝集团就利用庞大的粉丝群进行有组织、有策划、有目标的追星活动,于是追星个体行为便演变成了一种群体的狂欢。比如说有一群人,尽管他们的职业、身份、收入等等都不相同,但他们都喜欢歌手王菲,那么他们也会走到一起,这些人便有了一种群体的归属感,在现实中身份上的差异也被抹平了。在追星的过程中,粉丝们与明星经常互动,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娱乐新闻,粉丝们获得的是心理上的认同感、参与感和满足感,而粉丝集团和明星们获得的就是高额的经济回报了。在利益的趋使下,粉丝集团会组织更多的活动,而粉丝们也会更加狂热地参与。 ”

“现在很多年轻人的追星行为还存在着一种盲目的攀比心理和虚荣心理,比方说你给偶像花了50元钱,我就要给偶像花100元钱,那就代表我对偶像的贡献更大,我在粉丝团体里的地位就更高,而很多利益团体恰恰就是利用了很多年轻粉丝的这种心理,从中获取利益。 ”青岛丁源玉健康信息咨询所主任丁源玉认为,因为青少年的心理还处于成长和完善阶段,其天然地就容易受到偶像的吸引和影响,现在很多娱乐公司为了追逐更大的经济利益恰恰抓住了这一点,在宣传明星的时候塑造完美无缺的形象,对青少年产生强大的吸引力,让青少年对明星产生无限的向往,这种过激的做法必然会导致一些年轻人狂热追星行为,通过损害自己和家庭的利益的方式来获得心理满足。 “对缺乏判断力的未成年人,他们的追星行为应该受到社会和家庭的更多关注,政府也应该有相关的限制手段。 ”

丁源玉认为,人的心态毕竟是不断的变化的,随着阅历的不断提升,只要不陷入得太深,付出的代价太大,只要不浪费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最充沛的精力,那么适当的追星也无伤大雅。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