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青岛月子中心8年开了20家 五大原因致发展缓慢

2017-12-18 09:07:09
来源:城市信报
责任编辑:光影

\

原标题:28天最低收费6万,月子中心为啥还喊饿

2017年的关键词中,二孩无疑是最疯狂的一个。前不久,青岛市卫计委发布最新官方数字:2016年全市户籍人口共出生二孩6.44万人,今年1~10月,全市户籍人口中二孩出生 5.9万人,22个月全市生二孩 12.34万 ,远超全国水平。二孩数字背后是巨大的衍生经济利益,逐利者人趋之若鹜,月子中心就是其中一个。

2010年,岛城有了第一家月子会所,在这之后的四年内一直都是唯一。2015年前后,外来资本疯狂注入,各种打着高端品牌的月子中心(会所)陆续出现,截至目前,全市月子会所近20家。月子中心的价格更是让人惊讶:最低6万元,最高二十几万,平均价格都在八九万 ,大家给这个行业戴上了“暴利”的标签。

但事实并非如此,今年岛城最大规模的金月汇月子会所宣布破产、市南区一家月子会所开业半年只接收了一名产妇……叫着几十万的“月子天价”却齐喊“饿”。记者连日调查发现,意识不够,只有不到1% 的产妇会走进月子中心;行业内水平良莠不齐,月嫂催乳师得自己培养;盲目追求高端,导致同质化严重;为了竞争暗访偷学、互相猜忌等让月子中心难以全面发展。中国月子行业联盟山东分盟秘书长张业晶坦言,这个行业不能只靠自律,需要有相关部门指导和监管才能促进良性发展。

故事一:在月子中心大出血住进医院

32岁的张林(化名)刚确定怀孕就决定住月子中心,而在挑选之后,“感觉每家都差不多,我就按照自己的感觉选择了一个。”张林的月子套餐服务是,28天6.8万。

生产后顺利住进月子中心,第一感觉还不错,妇产专家 、儿科专家 、月嫂等不定时地进来询问关心。但第四天晚上,她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就像来月经一样”,张林敏感地跑到卫生间一看,出血了,赶紧找专家来看,“对方只简单看了一眼说没事,就走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血依然往外流,而且越来越多,直到血把卫生巾都给湿透了,月子中心的人一看慌了神,赶紧将她送到公立医院。诊断结果——大出血,剖腹产的伤痛还在,她又遭遇了二次手术。这次经历给她留下了非常差的印象,让她再也不会选择第二次。

故事二:头胎二胎都来月子中心

不同于张林,产妇杜欣(化名)却用一句话回答了记者的问题:“女人坐月子一定得来月子中心。”这是她第二次坐月子,第一次是四年前她在深圳的一家月子中心,那时一个月嫂服务两个产妇,让她很接受不了。而这次,她在青岛迎来了老二,选在了华禧广合月子中心,短短28天的经历却让她很感动:

“生产当天月子中心就派人过去照料,叮嘱我产后的一些事情,比如不要乱吃东西尤其是喝汤,在医院帮我开奶,所以在头胎的时候多次发生过的乳腺炎,这回一次都没有,我觉得多亏了护理人员各方面到位的服务。”到月子中心后,护理员一对一的服务更让杜欣感动,“护理员大姐一看就特别有经验,不仅孩子照料得好,对我也非常上心,手术后我有点咳嗽,每次刚要咳嗽水就送过来了,只要孩子稳定,一有时间她就给我捏捏腿放松放松。说得夸张点,家长都不一定能做到这样。”

两次都选择月子中心,杜欣的理由都是一样的:“坐月子需要安静,在这里可以避开很多亲戚朋友,还有避免因为理念不同跟老人起冲突。女人坐月子安静很重要,在家太容易分心了,在这完全不会,可以度过一个完完整整的月子。”

\

现状:8年开了近20家,收费高吃不饱

月子中心的概念引自中国台湾,70%到80%的台湾女性都会选择在生产之后入住专业的月子中心,但目前青岛对于月子中心的认知度还处于起步阶段。2010年,岛城有了第一家月子会所,在这之后的四年间一直都是唯一,但从2015年前后,外来资本疯狂注入母婴市场,各种月子中心陆续出现。中国月子行业联盟山东分盟秘书长张业晶就是这个时候进入市场的,为什么选择月子中心,她说是无心选择,却也有种情怀。

“月子里的妈妈是最需要被好好照顾的。”带着这种情怀入市,张业晶发现真正的月子中心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也没有想象中发展那么顺利。

近8年时间青岛市的月子中心开了20家。但这个数字让她很无奈,因为与之几乎同时起步、GDP和消费能力没有太大差别的西安已经达到了近300家,“青岛的月子中心发展实在太缓慢了。”

高价,是青岛月子中心立于市场的根本。据了解,目前,青岛的月子中心的服务周期有26天、28天、30天以及56天之分,其中以28天最为普遍。价格方面每家也不同。比如华禧广合月子中心,28天的最高价位是16.8万,单独的别墅、一对一的服务以及月子餐等。蜜玥宫月子会所的最低价位在6万多元。香港贝宁国际母婴会所的价位从59000元到十几万元不等,最高的14.5万元(28天)。还有巍阁月子会所甚至推出了56天206800元的黄金价格。

56天,206800元,平均每天3.69万。这些高额价格下到底能享受到哪些服务?每家情况大同小异:宝宝护理、妈妈护理、月子餐等。

但就算这样,在采访中几位月子中心负责人却向记者传达出一种声音:月子中心一直在亏钱!蜜玥宫月子会所的负责人给记者算了笔账:“都说月子中心简单,其实想要做好了非常复杂,里面的成本太高了。我们采取的是和五星级酒店合作的形式,每个月的房租费不菲;各种专家 、月嫂、护理员等人员费用;最重要的还是产品费,比如我们做的是中国台湾的紫金堂独家代理,费用非常高;另外还有月子餐等,哪一样都不能忽视。”

“确实亏钱!”岛城第一家月子中心华禧广合月子中心院长傅杰也深有感触地点头,虽然这里每个月的产妇近20位,已服务了上千名产妇,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欣喜,曾经有人也问过她,降低费用是不是可以吸引更多产妇?但她无奈表示:“成本在那儿,再降就亏太大了,别墅房租+护理师费用+月子餐这是必须要保证的支出,而我们的月子餐每个月的成本最低就1.5万。”

发展缓慢、数量少、价格高,却避免不了市场激烈的竞争。“目前岛城月子中心主要以四种业态存在。”张业晶介绍:第一种是在五星级酒店内,例如蜜玥宫目前的李沧二店,租酒店的一整层作为单独的区域,有相对密闭和单独的环境。依托酒店的套房和厨师来完善月子中心的服务配套;第二种也是依托五星级酒店模式,比如蜜玥宫月子会所一店,依托万达艾美酒店的套房和厨师;第三种是依靠别墅,有的是在市内租独体,离医院比较近,家人探视也方便,比如市南区军区疗养院别墅区的华禧广合月子中心。有的则是在郊区,虽然离得远,但环境更好一些,比如黄岛区的怡嘉宁月子中心;第四种是医院开设月子会所,比如青岛和睦家医院、青岛莲池妇产医院等。

究竟哪种形式最容易被接受,市场其实已经给出了结论:2017年,位于崂山脚下的金月汇精致月子会所关门。这个在2015年5月10日正式落地岛城,建筑面积达8000平方米的岛城最大的月子会所仅坚持了一年半时间,成为岛城目前为止唯一一所关门的月子中心。而其他仍然存在的月子的日子也不好过,位于市南区的一家月子中心开业半年却只接收了一位产妇,其他月子中心一个月能有五六位产妇已经算是不错了。

尽管如此,张业晶坦言:目前岛城存在的这近20家月子中心都在亏钱,但亏钱并不意味着就要倒闭。

调查:五大原因阻碍月子中心发展

曾经有报道提到,我国母婴市场每年约有800亿元的规模,这其中,月嫂服务市场容量约为23亿元,月子会所市场容量或可超过30亿元。毫无疑问,这是个具有发展潜力的行业,但究竟是什么导致青岛月子中心发展如此缓慢,甚至高价收费却还亏本?除了意识不够外,月子中心本身人员水平良莠不齐 、产品乱等乱象才是主因。

不到1% 选择月子中心

“你会不会选择住月子中心”,在正式进入调查之前,记者曾经问过身边多位适龄女性这个问题。她们中有一半以上是生过孩子的,甚至生过两个,还有少数几个单身或还没有计划受孕的。结果如意料中:除了一个表示,“如果有钱肯定会去住”之外,剩下的全部回答:不会,理由一致:太贵了,没必要,在家都能照顾得了,不就是坐月子嘛。

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张业晶感到吃惊:“很正常,目前岛城产妇对月子中心的意识确实还不够。其实这需要一个过程,从之前大家在家坐月子到现在的月嫂再到最后走进月子中心,中国台湾已经走过了这几个阶段并日渐成熟,而我们目前正处于发展的必经之路”。

现在大家都怎么坐月子?她此前也做过调查:“70%的人会选择月嫂、29%的人选择在家自己坐月子、而剩下不足1%的人才会走进月子会所。”

盲目追求高端,同质化严重

除了外在因素,提及目前岛城月子中心的问题,张业晶首先提到了同质化。月子会所究竟能提供哪些服务?很多人最关心的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非常满意的答案,因为几乎每家都差不多,“没有形成各自的特色。”

这一点,傅杰也深有同感:“这些年青岛的月子中心走入了一个误区——高端,高档的环境、高档的用品、高档的各种人员等 ,大家全都在打造高端。但产妇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曾经也陷入这个误区,但最终发现,高档绝不能成为主要力量,人员和服务才是最重要的。”比如在引进月嫂方面,傅杰非常严苛:“现在月嫂很多,但有证只是她们的基本条件,关键还得看实际操作。我在面试时会给她们进行各种现场考核,‘宝宝如果发生呛奶时你首先会怎么做’‘产妇积奶后你要怎么处理’,这些常识问题却拦不住了不少经验月嫂。”

催乳师和月嫂水平良莠不齐

妇科专家、儿科专家、催乳师、护理师(月嫂)、产后修复师,这是目前月子中心的核心力量。这些人员从哪来?催乳师和护理师有的是从外面直接招入 ,有的是靠月子中心自己培养,这也导致人员水平良莠不齐。 王芳(化名),岛城金牌月嫂,从业时间8年。一次偶然机会,她进入某月子中心两天却发现了诸多问题。而她到月子中心的身份很特殊,假扮产妇表姐实则是去做月嫂帮忙照料。月子中心不是有月嫂吗,怎么还会单独再请一个?

“客户跟我说,当时她入住月子中心后发现,平时是一老一少两个月嫂照顾她,但到了晚上一般年轻的月嫂值班,但不知是白天太累还是别的原因,到了晚上有事摁铃时,却总是叫不过来。她不放心,但已经进了月子中心也不可能再退出来,而且月子中心也不可能让自己带月嫂去,就只能想了这么个办法。”

王芳去的第一天就见到了这一老一少两位月嫂,但这可不是产妇所说的对她特殊照顾,而是现场带徒,因为这个过程她太熟悉了。年轻一点的月嫂在旁边做,年纪大一点的就在旁边看着,偶尔会进行指正。这位年轻月嫂喂孩子的时候也有问题,孩子边吃奶瓶边来回晃,“这是大忌,孩子万一呛奶怎么办。”。而到了晚上,确实如产妇所说,她只是按照时间来给宝宝冲上奶粉,其他时间就不再出现了。短短两天让王芳对这里的专业水平质疑:“这种一对多或多对一的形式特别容易出问题,万一孩子出现任何意外,到底是谁的责任,每个人都会推脱。”

据了解,目前岛城多家月子中心采取的仍然是一对二的模式,也就是一位月嫂照顾两位产妇。但这一点同样遭到了傅杰的否认:“受人力成本限制,我们最初也采取了这种形式,但确实特别容易出问题,各种纠纷也多。后来我们就选择了一对一,一个月嫂照顾一个产妇,负责到底,出现任何问题都是这个月嫂的责任。责任明确了,就相当于让月嫂绷紧了弦。”

都打公立医院专家招牌

高端环境和服务已经不能成为吸引产妇的最大招牌,这几年,月子中心直接的竞争力集中到了专家身上。

香港贝宁国际母婴会所的咨询人员在电话里告知:“我们有岛城公立医院的专家一周来进行查房。”“是哪家医院的专家?”“目前我们这是龙田金秋的专家。”同样,记者在电话咨询巍阁月子会所的服务时他们也提到了这点:“产科、儿科、中医专家每周会过来查房,目前我们的专家有齐鲁医院的,还有别的医院的。”

针对这一点,张业晶说:“为了确保产妇在月子中心安全,专家力量肯定得需要。月子中心只能采取两种形式,一种是在职专家定期来查房,还有一种是退休返聘。其实,月子中心应该和医院之间建立一种紧密联系,给产妇提供更便利的医疗保障。”

暗访偷学,各自为政 8年不到20家月子中心,有的已经倒闭全部都处在亏损状态,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月子中心负责人直指矛头:“月子中心本身的问题才是根本。现在岛城月子中心陷入一种不健康的发展形式,甚至采取暗访的形式到别家偷学。其实,大家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又处在同样的市场,完全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发展 。比如这个阶段的产妇入住率很低,原因是什么?该怎样应对?比如某月子中心最近出现了什么问题,应该怎样解决?先来者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后来者,后来者就可以即使避免。但现在一盘散沙,各自为政。”

◎期盼

希望有行业指导和监管

不管是目前做得好的佼佼者,还是处在盲目阶段的后来者,采访中这些月子中心的负责人都提到一点:期盼能有相关部门对我们进行指导和监管。这也是张业晶反复跟记者强调的:“虽然目前这个行业仍然存在各种问题,但作为一种发展趋势 ,不久的将来势必迎来大发展 ,但对月子中心的监管目前确实空白。”

她定期去中国台湾各种学习,除了学习产品、理念,还有基础:“中国台湾对月子中心的要求非常严苛,如果在月子期间出现宝宝红臀,这家月子中心要直接关门整顿,如果出现乳腺炎更要接受严格惩罚。我们要做就要从这种基础做起,基础打牢了发展才能顺利。”

虽然目前国内还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监管月子中心,但这个行业已经被关注,2015年11月份,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发布《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与服务指南》,这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月子会所的行业标准;2017年6月份,全国月子中心行业联盟山东分盟又在青岛成立,可以更好地增加行业自律、引导整个行业良性发展 ;2017年9月1日,《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正式实施,对母婴护理机构从业人员再次明确要求,技能人员需通过专业培训、考核后才能上岗,华禧广合月子中心成为山东省首家达标单位……这个行业不能只靠自律,希望能有相关部门能指导和监管促进良性发展。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编辑:光影]
信网小程序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