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吃鸡"游戏爆红 对电脑要求高网吧生意又火了

2018-01-04 08:26:06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吃鸡"爆红背后:成年轻人的新型社交方式

\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到网吧玩“吃鸡”游戏。

“第一批被‘吃鸡’毁掉的留学生,有你吗?”2017年末,这一热点话题引起了网友的站队争论。有人认为,一旦沉迷于游戏,会在虚拟的圈子里走不出来,对现实世界产生厌恶,最终自毁前程。有人认为无须将此当作“洪水猛兽”,玩游戏只是一种社交需求。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如果不玩《绝地求生》,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在游戏中获得胜利的意思,而只是听人说过或在朋友圈看过这句话。数据显示,2017年“吃鸡”类游戏总用户量已经破亿,成为《王者荣耀》后的又一款现象级游戏。

现在,游戏的社交属性越来越强。有人通过游戏与朋友恢复联系,有人因为游戏成为朋友,还有人称不玩游戏有孤立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游戏已然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社交方式。有观察人士表示,人的虚拟连接越来越重要,在某些人群中甚至高于现实连接,“网瘾”的概念正在更新。

日前,中宣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意见》,部署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低俗暴力等不良内容进行集中整治。

有人连续5天去网吧通宵

2017年12月28日晚,山东路一家公司的白领李敬星想和朋友“开黑”打《王者荣耀》时发现,好几个以前经常组队的朋友头像始终暗着,已经超过7天没上线,而且这些人也不再发朋友圈晒《阴阳师》SSR卡、《王者荣耀》段位截图,取而代之的是“吃鸡”的电脑截屏,还配上一句“大吉大利,晚上吃鸡。”他觉着自己“过时”了。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源于《绝地求生》这款游戏,每局最终获胜者的屏幕上除了玩家用户名、队伍排名、淘汰玩家数量、金币奖励等数据,还会显示这句话。而“吃鸡”指代与《绝地求生》模式相同的游戏或在游戏中取得第一。

《绝地求生》2017年3月由韩国蓝洞工作室出品,是一款发行于Steam游戏平台的逃生类射击游戏,每局游戏100名玩家被投放在岛上,所有人都一无所有,他们需要寻找武器和其他装备,然后开始进行生存竞赛,活到最后的人即可获得胜利。为加速游戏进程,游戏还设置“毒圈机制”:每隔一段时间,地图上就会出现一个不断缩小的圈状安全区,圈外玩家必须在血掉光之前跑进圈,否则会被直接淘汰。

小胡是一名95后,在青岛的一所高校读大四,从2017年9月份开始“吃鸡”,已经玩了300多小时,“吃鸡”6次。2017年国考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网吧“吃鸡”。“我宿舍10个人中有7个‘吃鸡’,最疯狂的室友曾经连续5天去网吧通宵‘吃鸡’,白天回宿舍睡觉。偶尔去上课时也会坐在最后一排,用手机看‘吃鸡’视频。”小胡说。

“这段时间,学校对面的网吧下午6点后经常爆满,超过七成人都在‘吃鸡’,很多人原来玩的都是《DOTA2》和《英雄联盟》。”小胡告诉半岛记者,由于“吃鸡”对电脑配置要求比较高,至少七八千元以上的电脑才能让游戏流畅运行,大多数同学的电脑不超过五千元,所以网吧的生意又因为这款游戏重新火起来了。

除了在Steam平台上售价98元,“吃鸡”还有月供30元的说法。由于游戏服务器不稳定,玩家每月要再花30元购买网游加速器,但这并没有阻挡他们的脚步。Steam Spy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绝地求生》销量超过2500万,中国玩家占42%,活跃用户数中国玩家更是超过一半,同时在线人数超过300万。《绝地求生》走红后,国内厂商纷纷入局“吃鸡”游戏,免费模式加之手游产品的推出,让玩家数量迅速增长,2017年,各种版本“吃鸡”游戏的总用户量已经破亿。

不“吃鸡”成同学中的异类

在“吃鸡”这款游戏中,除了一个人进行排位赛的单排模式外,还有双排和四排模式,玩家通过明确的分工和紧密的配合,努力在游戏中取胜。很多人都告诉记者,相较于自己玩,更爱和好友一起“吃鸡”。

泽哲是一名公务员,在大学同学推荐下刚入“吃鸡”的坑不久,玩三种模式的时间都不到20个小时。“我单排两次第2,双排一次第3,四排‘吃鸡’5次。我认为四排最简单,分工明确,目标‘吃鸡’,不犯傻就ok。我负责指挥和开车,玩的这段时间枪法没啥长进,就学会卡地形和保存实力了。”他告诉记者,在游戏中,单排模式时,玩家中枪直接被淘汰,运气的成分大。而双排或者四排时,中枪后只显示被击倒,队友可以救活,容错率高,偶然性小,更考验的是配合和技术。

在城阳一家研究所工作的小谢是个“游戏达人”,他最近被拉进一个“吃鸡”微信群,群里的人都是他以前玩《地下城与勇士》时结识的,“吃鸡”让断了很长时间联系的游戏好友又重新建立联系。2017年12月29日晚7点,刚忙完一天工作的他,在好友的召唤下一起去网吧开启“吃鸡”之旅。“我们就是通过游戏认识的,别的也没啥好聊的,就讨论游戏技巧和配合战术呗。”小谢说,自己有时候一天工作下来只想躺在床上歇着,但群里好友“轮番轰炸”似的邀请让他难以拒绝。

“玩过300小时,kad2.0,三等一。”“萌新求带,有人没?”“你的SteamID是多少,我加你。”……在青岛绝地求生QQ群内,每天早上7点开始到第二天凌晨3点,都有人在群里发出组队的邀请。半岛记者看到,这个上限为1000人的群现在已经有966人,除了求带的信息以外,群内的玩家还讨论不同装备的优劣以及不同地图下的战术运用。

“我‘吃鸡’5次,都是群里的“大神”带我四排时候赢的。现在已经通过这个游戏交了好几个朋友,晚上经常约着四排。”1996年出生的刘黎是群里为数不多的女玩家,2017年11月开始玩《绝地求生》,由于水平一般,很难“吃鸡”,但她在群内发过一条“妹子,求带吃鸡”的消息后,群内好几个男玩家申请加她好友,并主动表示可以带她“吃鸡”。刘黎告诉记者,自己在现实中不太爱说话,但在游戏中为了能“吃鸡”,她和队友频繁语音交流,而且这种交流会让她有兴奋感。

在小胡的宿舍里,“吃鸡”是最近每晚熄灯后的卧谈会主要话题,有时会聊到凌晨1点多,少数几个不玩的同学成了异类,在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时根本插不上嘴,只能落寞地来上一句“别吹了,快睡吧。”

被吐槽太残酷太暴力

“吃鸡”走红后,国内游戏巨头也纷纷入局,2017年11月初,网易的“吃鸡”类游戏——《荒野行动》启动内测,2017年11月22日,腾讯宣布正式代理《绝地求生》。此外,这些公司还推出“吃鸡”的手游产品,2017年10月18日小米公司的《小米枪战》内测,2017年11月,网易出品的《终结者2》内测以及腾讯的《光荣使命:使命行动》开启预约。虽然火爆,但“吃鸡”的游戏模式也遭到质疑和吐槽。

对小胡来说,每次“吃鸡”的极限是3个小时,时间再长他就不玩了。他告诉记者,“吃鸡”最大的特点是代入感很强,游戏的3D画面、枪械、急救包、汽车等装备都非常逼真,但看的时间太长会有眩晕感。而且每局只剩不到10个人的时候,他感觉心跳都会加速,呼吸急促。此外,虽然用枪击中敌人时血液虽然从原来的红色变成绿色,但板砖拍人、手雷炸人等场景的出现,还是让自己身体有很强不适感。

小谢接触过多个版本的“吃鸡”游戏,他说,“如果是小学或刚上初中的学生,我不建议玩。首先是规则上太残酷了:要想自己活命,只能消灭别人。其次,用板砖砸人、用车撞人这些场景太过暴力血腥,对上小学或初中的孩子负面影响会比较大。他们现在还不能很好地区别开游戏和真实世界。对于我们来说还好,至少能区分游戏和现实之间的区别。”

2017年10月底,国家广电总局业务主管部门曾表示,《绝地求生》这类游戏不仅普遍存在大量血腥、暴力内容,不利于青少年消费者的身心健康。像这类以鼓励杀戮、尤其单纯以杀死其他游戏玩家扮演的角色为手段实现最终目的的游戏,持有否定的态度。随后,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也建议国内游戏企业不宜安排研发、引进此类游戏。

对此,网易、小米等几家开发国产“吃鸡”游戏公司都表示,将严格按照国家管理部门的指导意见进行调整和修改,以确保游戏符合出版要求。记者看到,目前,《荒野行动》、《小米枪战》、《光荣使命:使命行动》几款游戏都已经在整改后拿到游戏出版运营批文号,均处于正常运营状态。

不过,小谢却对这些游戏公司的整改不以为然。他告诉半岛记者,上线的“吃鸡”游戏,有的将原来的杀人模式换成了实战训练,玩家死亡时出现的是负伤并非击杀;有的将毒圈范围改成信号接收范围;有的在场景中增加大量“正能量”标语,比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刻苦训练,磨砺成才。还有的将战斗设定为外星人与人类的对抗,整个游戏看不见鲜血,角色死亡后直接就变成一个箱子。现在很多的“吃鸡”游戏虽然做出一定调整和修改,但还是“你死我活”的模式。

80后游戏设计师成飞向记者解释说,“整改只是为过审采取的迂回手段,‘吃鸡’游戏的本质仍是杀人取胜。”

打招呼从“你好”变成“开黑吗”

据极光大数据统计,在渗透率及用户规模方面,目前《荒野行动》渗透率最高,为1.53%,用户规模1526万,《终结者2:审判日》渗透率为0.50%,用户规模497万,《小米枪战》渗透率为0.22%,用户规模为221万。11月8日,《荒野行动》的日活跃用户数量为1013.8万,《终结者2:审判日》为369.9万,《小米枪战》为175.5万。而在2017年12月,网易CEO丁磊透露,《荒野行动》上线一个月,在全球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

“Steam的还是封闭平台,社交性差点,国内公司引入‘吃鸡’游戏模式并改造成手游产品就是为了强化其社交属性,通过社交来‘抓’住用户,就像之前的《王者荣耀》一样。”成飞说。

国民级游戏《王者荣耀》目前已有2亿注册用户,最高日活超5000万。而其迅速蹿红,则源于2016年底加入LBS匹配游戏功能,加入“荣耀战区”玩法,打破熟人圈层基于地域进行陌生社交,成功掀起游戏型社交浪潮。“开黑吗?”“来一把排位。”成为不少人从尬聊秒变亲密沟通最有效的方式。

就连“王者荣耀之父”姚晓光也公开承认,《王者荣耀》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

去年上半年流行的“狼人杀”类游戏亦是社交型游戏的典型代表。该游戏通过“添加游戏好友+语音交友”双功能并行,降低游戏的社交成本,获得玩家粘性,一经推出便受到众多用户的青睐,《狼人杀》、《欢乐狼人杀》、《狼人杀Online》等版本纷纷推出。艾瑞指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狼人杀”类App独立设备数超过1500万,很多“狼人杀”用户认为,找到新的朋友是游戏最大的吸引力。还有用户表示,好不容易戒了《王者荣耀》,又陷入“狼人杀”的坑!

反观此前流行的《阴阳师》,因传统工会制、不同区无法互通等社交局限,加之游戏“养成设定”过于漫长,逐渐被玩家抛弃。

半岛记者发现,游戏社交并非漫无目的陌生社交,而是具备角色感,一群陌生人扮演不同“角色使命”共同完成一个任务,在此过程中形成社交关系,这一现象在95后人群中更为明显。

2017年8月,企鹅智酷联合QQ空间发布《“95后”新生代社交&娱乐喜好数据报告》显示,95后游戏玩家偏好协作类游戏的比例为56.3%,明显高于95前玩家45.6%。报告称,游戏中的社交与协作元素可能会成为吸引年轻群体的特质。由于协作游戏需要玩家之间更深度的配合,玩家之间更强的社交关系链也会成为游戏在群体中渗透的重要助推。

“游戏即使不能完全取代熟人社交网络,但是取代陌生人社交却是分分钟的事情,毕竟《王者荣耀》已经有取代陌陌的趋势。”互联网观察人严肃说。

游戏分级制再次被提及

对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游戏社交的现象,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王玉香教授分析称,一方面游戏天然带有社交属性,而现在游戏公司发力的游戏+社交的模式进一步放大其社交性;另一方面人们渴望认同和融入,在游戏团战过程中既能缓解孤独,也能够得到自我价值的实现,有被别人容纳和认同的感觉。此外,现实中缺乏创新性的社交活动,也是网络游戏成为年轻人的社交平台的原因之一。

然而,“吃鸡”、《王者荣耀》等游戏在成为年轻人社交方式的同时,也带来历史观扭曲、游戏成瘾、信息泄露等问题。

近日,“共青团中央”公众号发布一篇名为《第一批被“吃鸡”毁掉的留学生》文章。文中写道,“我的兄弟拉我去‘吃鸡’,我的女神求我带她上分。当游戏变成了一种社交方式的时候,我就会像是沉迷于聊天一样地沉迷于它。”文章称,不少身在北美地区的留学生,每年花着数十万的学费,却因沉迷“吃鸡”荒废学业。

对此,有观察人士评论:人的虚拟连接越来越重要,在某些人群中甚至高于现实连接,换句话说,如果虚拟连接不调整,任何的空间调整都变得没有意义。

半岛记者看到,此前有媒体曾报道“15岁孩子和母亲因王者荣耀相继跳楼坠亡”、“有人为《王者荣耀》上分被欺骗感情”等案例,而玩家被游戏好友诈骗等新闻屡见报端,如何防止游戏继续“毒害”年轻人,已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政府和游戏制作方在监管方面也做出过一定的努力,早在2007年,新闻出版总署等八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实施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的通知》,2010年,文化部又发布《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不过监管的力度和效果与人们的期待存在较大距离。

近日,中宣部等八部委又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指出,我国网络游戏文化内涵缺失问题较为突出,部分游戏格调不高,存在低俗暴力倾向,个别作品歪曲历史、恶搞英雄,价值观念出现偏差,触碰道德底线。网络游戏沉迷问题较为突出,对一些青少年身心健康造成危害,产生负面社会影响。此外,网络游戏系统安全、用户信息安全问题较为突出,个人信息泄露、账号非法交易现象较为普遍。八部委将针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集中开展专项行动,同时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都要认真进行自查自纠,自觉抵制和清除不良内容。

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重庵建议,实行游戏网络产品的分级制度;2011年,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呼吁政府尽快出台游戏分级制度;2017年,全国人大代表郑杰建议,推行网络信息分类分级制度等有效的保护措施……最近11年的全国两会上,委员们曾多次呼吁政府尽快出台游戏分级制度。而今,“吃鸡”的爆红,引发了不少人的担忧,游戏分级制度又一次被提起。

除此之外,游戏社交对现实社交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包括游戏在内的网络社交并不能真正扩大人们的交际圈,相反,越多地使用网络社交,可能会越感到孤独。长期沉浸在虚拟世界,缺乏与人的正常沟通、缺乏现实的交往,导致对真实世界的感知能力下降,基本的社交技能受到抑制。”王玉香说,游戏社交虽然是一种趋势,但并不能代替现实社交,它应是现实社交的一种补充,年轻人还是要更多地走出游戏,与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云明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