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青岛火车站回家路上剪影:守护奔向团圆的路

2018-02-12 10:26:53
责任编辑:光影
\

正在青岛火车站等候上车的返乡人。

原标题:记者走进青岛火车站 记录回家路上的剪影(图)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怀揣着期待、急切与欣喜,在外奔波了一年的游子陆续踏上返乡之旅。回家、团圆,这是中国人赋予过年的头等意义。哪怕假期再短,路途再难,也要回家。家是信仰,也是心灵的方向,而每一条奔向团圆的路,都被温柔守护。春运已进入节前最忙时,半岛记者走进青岛火车站,记录下他们回家路上的几段剪影。

■郭建祥(青岛—西宁)

10天前妈妈就开始嘱咐

从青岛到青海西宁的普速列车全程32小时,郭建祥买的是硬座,又要再经历一次“把位子坐穿”的体验。郭建祥23岁,来青岛两年了,在一家汽车制造厂工作。“其实上学实习时就来过,毕业了先在老家干了两年,觉得不如在青岛挣钱多,就来这里了。”

因为离家远,郭建祥一年到头只在春节回家。“平时没什么假期,回趟家光来回路上就三四天,太麻烦了。”他也喜欢在青岛待着,觉得这里风景好、气候好,没事喜欢去海边走走。过去一年中,郭建祥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除了社会经验的增加、攒了些钱,就是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这让他身在异乡没有感到孤独。“身边还有很多同学,平常的节日我们就聚在一起,也有家的氛围。”

买好车票之后,郭建祥立刻给妈妈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兴奋而期待。虽然不是第一次独自乘坐火车,妈妈对他还是放心不下。“10天前我妈就开始嘱咐,让我多穿件衣服,上车前多买些吃的,车上注意看好东西,还问我身上钱够不够,让我别买东西回去,怕不好带。不是都说嘛,长得再大,在妈妈眼里还是小孩。”

同样热切盼望郭建祥赶快回家的还有他正上高二的弟弟。“和弟弟感情一直特别好,小时候整天打打闹闹的,天天在一起,有时候他闹我也烦,现在见不到就很想他,经常电话里讲讲各自的生活。”进入腊月以后,弟弟连续问过他几次,“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每次他都被问得心里暖暖的,“我在外面这两年成熟了一些,他也长大了,懂事了很多,我们关系比以前更铁了。”

■国先生(青岛—周口)

每年过年都有大事要办

下午1点多的火车,国先生早上4点多就在候车厅里等着了。“主要是为了搭工友的车,他们车次早,我也跟着早过来了。”47岁的国先生在青岛西海岸新区一个建筑工地打混凝土,工地上腊月二十停工,不巧的是,停工第二天他就生病了,连发了好几天烧,无奈又在青岛多滞留了几天。“发烧很难受,不能早回家心里更着急。”病情一好转,国先生赶紧买了回家的票。

国先生家在河南周口鹿邑县,他要搭乘火车从青岛站到亳州站,再换乘汽车回县里。他长年在外打工,除了青岛,上海、苏州、杭州都待过。没有特殊事情,一年也就回去两趟,秋后收庄稼的时候和过年的时候。他闲不住,家里的事忙完立刻就出去干活,“在家玩没钱赚,哪里玩得起,出去干一天就有一天的钱。”

国先生的儿子也在外省打工,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过年成了家里最重要的仪式。“每年过年都有大事要办。”国先生说,去年腊月,儿子说要领女朋友回家,工地还没停工,他请了假回去,敲定婚事之后又立刻返程。“老在家里待着也不是事,想着年前再干几天活。”正月里,儿子成婚,国先生最大的心事落地。

今年春节,还有一件大事等着国先生回去办。家里老房子太小,儿子和儿媳妇每次回来住得有些挤,国先生便拿出积蓄给他们盖了新房子。“新房子盖好了,家具也都买得差不多了,这次回去再添置添置小物件,帮着他们搬家。儿媳妇怀孕了,他们打算回老家找活干,让他们安安稳稳过日子吧。”

■韩女士(青岛—张家口)

父母最希望是能见孩子

在青岛上完大学以后,韩女士留青工作,嫁给一个本地人,在此定居。“结婚后难得回老家过年。”韩女士说,在她的印象里,婚后十几年时间里,回老家过年的次数一只手绝对数得过来。“现在一年也就回去一次,一般是趁着孩子放暑假的时候带着他一起回去,去年暑假有事没回,所以我们一家三口打算回去过春节。”

最初几年,韩女士返乡时会带些海鲜回去,发现父母都吃不惯就不带了。“大包小包也不方便,下车再买也行。其实把孩子带回去就行,父母最希望的是能看见孩子。”在韩女士眼中,过年的习俗方面,张家口和青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最明显的是吃饺子时间不一样。“青岛这边一般是大年三十晚上吃饺子,我们老家是初一早上吃。”听到这句话,韩女士的儿子羞涩地说,“那会不习惯,不过能吃到就好。”

对这个10岁的小男孩来说,妈妈的老家很陌生。虽然每年去一次,但是他并不能描述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甚至说不清它具体在哪里。“就是觉得挺新鲜的,和青岛不一样,而且我喜欢坐火车,10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小男孩没有在春节回过张家口,对这趟前所未有的春节回乡之旅,他充满了期待。

■宋兆坤(青岛—潍坊)

女儿回不去我们就过来

因为女儿今年要去湖南的婆家过春节,宋兆坤赶着从潍坊来青岛见了女儿和外孙一面,待了两天,再回潍坊继续张罗忙年的一大堆琐事。他今年70岁了,身体非常硬朗,每年都和老伴来青岛看女儿几次。

宋兆坤带了一大堆女儿和外孙喜欢吃的东西,炸肉、酥鱼、饸饹面、辣菜、香肠,全是他和老伴亲手做的。“外面也能买得到,但是他们就爱吃我们做的,这才是地道的家的味道。”宋兆坤说,女儿、女婿都是家中的独生子女,过年的惯例是一家一年、轮流过。“今年这不该到婆家去了吗,女儿腊月廿九下午才放假,工作又特别忙,也没空提前回家待几天,女儿回不去我们就过来。”

“可惜两家离得远,不然聚在一起过年也挺好。”宋兆坤认为,对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来说,这是最好的过年方式。“只有老两口在家肯定不热闹啊,幸好还有伴,要是哪天走了一个,可能就很凄凉了。人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孤独。”他还畅想过两家一起过年的具体场景,“孩子不用两头跑,你们年轻人玩你们的,我们老年人玩我们的,打打牌、跳跳舞、拉个家常,互相多沟通,还能化解家庭矛盾,多好。”

■饶怡梦(青岛—南昌)

回家最大好处是吃得好

19岁的饶怡梦去年刚上大一,在青岛待了近半年头一次回家。“我一点儿都不想家,在哪儿都过得特别开心,回家最大的好处是吃得好,这边的菜不够辣。”饶怡梦性格大大咧咧,说话时满眼笑意,言语间透露出爽直与潇洒。

虽然要坐20小时的火车,饶怡梦心里一点儿也不怵。因为爸妈在广州工作,她中学时的寒暑假经常独自一人坐火车从南昌去广州。“又不是第一次出远门,没什么可担心的,也没什么可兴奋的。”不过想到这是第一次她回家时爸妈就已经在等她,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期待。“以前都是我放假了先去广州找他们,这次倒是我回去得最晚,放假之后又按照学校要求做了一段时间的社会实践。”

一个学期结束,饶怡梦学到了很多知识,心里感到踏实。“我的专业是电子商务,这个专业还是挺实用的,毕竟现在电商经济这么火,所以学习还算认真,对自己、对爸妈都可以有个交代。”除此之外,饶怡梦还交到一些新朋友,这被她视作过去一年里的意外之喜。“刚到一个新的城市,能结实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特别值得开心。”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付晓晓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