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薪水高需求大 更多年轻人开始愿意从事家政行业

2018-09-17 09:46:56
责任编辑:光影

原标题:深读|家政行业里的那些年轻人

“你这么年轻就开始干这行了?”刘芳婷初涉家政行业时不到30岁,不被身边人理解。但是在过去几年里,她观察到,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在进入家政行业。

如今,家政服务逐渐成为不少家庭的刚需,从业者薪水伴随着需求的增长一路水涨船高。赶集网近日发布的《家政行业就业现状报告》显示,目前家政行业全国平均薪资达到6900元,20岁出头的年轻人开始愿意从事家政行业。

高薪吸引入行

阿妍在28岁那年成为一名家政服务人员,那时候身边同行没有比她年纪更小的。从事家政行业,是她在当时处境之下的一个无奈选择。

大专毕业后,阿妍去西班牙马德里待了两年,一边学习西班牙语,一边在美甲店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阿妍原本计划等语言学得差不多了,去找一份像样的工作,留在西班牙,可是母亲突然病重,她不得不提前结束学业,仓促回到青岛。

母亲这场大病加剧了全家人的压力,阿妍既要工作赚钱,又要多拿出时间来照顾母亲,所以尽量选择灵活度高的工作。她先后在美甲店、酒店工作过一段时间,听说家政行业的薪水不错,便到青岛爱心大姐服务社注册、培训,成为一名家务员。

\

从2016年初到2017年夏天,阿妍做家务员不到两年时间。“那时候我没有什么专业技术,又不能朝九晚五地上班,没有太多工作机会可以选择。”阿妍认为,做家务员每天只需要工作四个小时,每月可以拿到将近3000元工资,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工作。“首先考虑的是家务员工资比较高,按照同样工时来算的话,之前两份工作都拿不到这些钱。而且时间比较灵活,方便照顾妈妈。”

刘芳婷进入家政行业时29岁,是青岛品诺高端家政公司旗下一名育婴师。这家主打高端家政的公司总部在上海,客户遍及全国,三个月前公司入驻青岛。刘芳婷的客户主要在一二线城市,2015年到2016年曾服务于一个青岛家庭,把一个18个月大的小男孩带到接近3岁。

和阿妍一样,较高的薪水是吸引刘芳婷踏足家政行业的首要理由。“当时家里遇到困难,我和家人从四川刚到上海,比较缺钱,想找一个挣钱快的工作。”刘芳婷本科毕业,学的是纺织专业,在服装厂做过几年的订单管理工作,初到上海无门无路,打听到做家政工资很高,决定试试看。

相比家务员、月嫂等工种,育婴师是家政行业各类工种里专业性较高的,针对0至3岁幼儿,涉及生活照料、保健护理以及早期教育,更受年轻从业者的青睐。经过学习和培训,刘芳婷拿到中级育婴师资格证和蒙氏早教证,取得了育婴师从业资格。

2014年,刘芳婷在上海签下第一单,住家服务,月薪6000元。“对这个薪水还是满意的,能比较快地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从业四年,刘芳婷如今的月薪已经涨到一万多元。

“看中的是这个市场”

“你这么年轻就开始干这行了?”刘芳婷从业之初,不断遭遇这样的质疑。但是在过去几年里,她观察到,越来越多年轻人正在进入家政行业,并且从业者越来越低龄。“我也是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发现,我不算年轻的,有些90后也在做了。”

一米是青岛品诺高端家政公司的业务督导,有八年家政从业经验。30岁出头刚开始做育婴、月嫂住家服务时,她也被质疑过“太年轻”。时至今日,30多岁的家政人员已经成为主力,更年轻的从业者接连冒出来。一米最近在为公司招聘,收到的简历里,年龄下限不断被刷新。“应聘者有1994年、1995年出生的,不少是学医学护理专业的,想来做育婴师。”据一米介绍,从总公司这几年情况来看,保守估计,育婴师里30岁以下从业者占三成左右。

\

在一米看来,对年轻人充满吸引力的行业高薪背后,是社会对家政服务人员的需求越来越大了,客户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家政人员的年轻化是适应客户的要求,考虑到体力、健康问题,30岁到40岁的家政人员最受欢迎。30岁以下人员被认可的程度也在提高,他们擅于接受新事物、学习新技能,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颜色都可以往上画,能更快适应客户。”

青岛天虹职业培训学校是青岛市人社局促进就业定点培训基地,2003年率先在岛城开展育婴师的培训,15年来陆续培训育婴师3万多名。校长孙希玲回忆,“我记得很清楚,最开始那两年,所有批次加起来总共才招了168人。过了好几年,学员才慢慢多了,每年七八百人,包括自己报名的、也包括其他机构送来培训的。”早期学员以中年女性为主,2014年前后,年轻学员的身影开始频繁闪现,如今30岁以下的学生几乎占了一半。

孙希玲察觉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些专科院校里开设了家政班,招不起人来,都停办了。上学报专业是家长拿主意,没人愿意让孩子学这个专业。但是孩子们要踏入社会、选择职业了,自己反而愿意学,就业是很现实的问题。”孙希玲认为,年轻人愿意从事家政行业,“看中的是这个市场”。

不缺技术含量

90后姑娘邱明近期结束了育婴师课程,也考出了中级育婴师资格证,对即将展开的育婴师职业生涯充满期待。“我是真的很想做这一行,想长期做。”

邱明对家政行业的认识是受到姐姐的启发。“我姐姐马上生二胎了,请月嫂的事早早就开始打算,我从她身上看到了对这类工作的需求,而且身边人都说这类工作前景很好。”邱明原本打算在青岛天虹职业培训学校报名月嫂培训,孙希玲看她年纪还小,建议她改学育婴师。

中专时期,邱明学的是服装设计,毕业后进入城阳区一家服装厂,工作五六年才拿到4000元月薪。“听说育婴师入行就5000元左右,随着经验的增长,工资也涨得很快。”更重要的是,在邱明看来,育婴师是一个可以持续学习、成长的“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就算不靠这个挣钱,学到技能照顾自己的小孩也挺好的。”

\

在八年从业经历中,一米不断被问到,“你们做的高端家政和普通家政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收费高吗?”一米认为,这种质疑的存在是因为人们没有认识到家政工作的专业性。做家政无非是保洁、烧饭、看孩子,谁不会干?对于这样的认知,每个从业者都会予以否定。“什么样的器物用什么工具和清洁剂、清理到什么程度才算干净,是有标准的。如果客人有奢侈品需要整理,讲究就更多了。育婴师要求更高,有的为了提升自己还去学了教育学、心理学。”

多一项技能就多一个筹码,就可能在家政市场上拥有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待遇。专业化、职业化的发展趋势,让年轻从业者愿意去想象和规划一个相对长久的未来。

“我是学纺织的,做过服装行业,对小孩穿搭比较在行,在青岛服务的那个家庭,女主人也是学服装的,我们能有一些共同语言。”刘芳婷说,这让她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更融洽和平等,在工作中也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她也一直在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英语,以应对跟随客户出国的需要。

“这只是个普通职业”

刘芳婷并非没有困惑和挣扎。父母不理解她的决定,“意见老大了,觉得你一个堂堂大学毕业生怎么能做家政呢?在他们的观念里,我是在给别人家当保姆,这是伺候人的工作。”

几年时间过去了,刘芳婷认为自己在育婴师工作中受益良多。“如果换成其他工作,我可能很难用两三年时间就实现月薪过万。其次,因为面对的都是高端客户,跟着他们接触到的社会层面多了,视野拓宽了。”在刘芳婷看来,以前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琐碎的服装订单只是机械和重复的工作,而育婴师的工作使她拥有了可以持续更新的技能,“不比白领的工作差”。

看到刘芳婷的变化,父母的态度虽然有所缓和,但是仍然没有完全改观。“其实能感觉到社会上对家政服务人员的尊重度已经提高了很多,但是偏见还是存在的。”刘芳婷认为,面对偏见要试着保持良好的心态,不被影响,但是她更希望人们能正确认识家政行业及其从业者,“这只是个普通职业,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职业。”

undefined

阿妍在做家务员期间,从未向客人提及她大专毕业、又去西班牙求学的经历。青岛爱心大姐服务社为阿妍推荐工作的时候,有些家庭一听到她才20多岁,起初不敢用,试用几天才放下心来。“没想到小姑娘还挺能干的”,阿妍常常从客户那里收到这样的评价。阿妍说,“不告诉他们我的经历是不想让他们怀疑,你能放下身段、能干得久吗?也是不想再回答‘怎么干这行’之类的问题。”

经历过几次工作上的波折,阿妍下定决心学一门技术,“在西班牙时就想学烘焙,那时候没有多余的钱。”她一边做家务员一边攒钱,攒够了学费就去报了烘焙班。“别人都是学三个月,我既要上班又要照顾妈妈,每天只有半天时间,就和学校商量,每次上半天的课,学了半年。”学成之后,阿妍辞掉了家务员的工作,如愿入职一家食品公司,成为一名糕点裱花师。

从一开始,阿妍就把家务员作为一份过渡性工作。有人曾建议她去学育婴师,她拒绝了。“我知道育婴师赚得多,也有专业性,但我不觉得家政行业适合一直做下去。我感兴趣的是烘焙,年纪轻轻的,我还是想投入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文中刘芳婷系化名)

半岛记者 付晓晓

[来源:半岛客户端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