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吸一口就无法自拔 吸毒人员讲述不堪回首往事

2019-06-26 08:17:46
来源:青岛晚报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吸一口 就让你无法自拔

今天是“6·26”国际禁毒日,这一天对于青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们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对于失足落入深渊的经历后悔不已……记者从青岛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了解到,近五年来,戒毒所已经帮1200多人戒断了毒瘾。近日,三名戒毒人员向记者敞开心扉,讲述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希望给人以警示。

本想自行戒毒 不料再次“下水”

今年27岁的陈潇身高接近1.85米,曾就读于体育运动学校的他曾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很多人想不到,他早在18岁那年就沾染上了毒品。“我们练体育的喜欢玩,那时候年轻,交了很多朋友。 ”陈潇回忆,2010年的一个晚上,他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约他去宾馆“玩玩”。 “其实我和他没那么熟,也是通过别人认识的。”陈潇感叹,往往是这样的朋友,他不好意思拒绝。陈潇来到宾馆房间里看见,朋友和几个同伴在一起,桌上摆着几个插着吸管的塑料瓶。陈潇意识到这很可能是冰毒,但朋友一再强调,简单“玩一玩”不会上瘾。

虽然涉世未深,但陈潇听说过很多“社会人”喜欢这个东西,他就充满期待。就这样,陈潇有了第一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陈潇在KTV、酒吧里频频吸食冰毒,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要来一次。“我的父母很疼我,每个月给我很多零花钱。 ”陈潇称,父母很早就离婚了,都在外面忙工作。他们觉得对不起陈潇,想在物质上给他补偿。 2016年,陈潇在吸食冰毒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处以行政拘留,签了社区戒毒协议。“其实我早想到有这么一天,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进去了,我什么时候开始戒毒。 ”陈潇感叹,走出拘留所后,他主动切断了之前的朋友圈,办了健身卡,试图用规律的生活自行戒毒。陈潇没想到,一年以后,他还是被拉下了水。身为篮球健将的陈潇从小就羡慕NBA明星的文身,2017年,陈潇想学门手艺自食其力,专门拜师学习文身。2018年5月底,一名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来到店里文身,双方偶然间聊起冰毒。 “主播”得知陈潇吸食过冰毒后,一个月后再次来文身时,主动邀请陈潇和他一起“玩”。

“我一开始有些犹豫,但我内心很挣扎。 ”陈潇称,经不住昔日快感带来的巨大诱惑,他再次沦为冰毒的奴隶,直至再次被公安机关抓获,接受强制隔离戒毒。 “很多人都知道,毒品是绝对不能碰的,但往往经不住诱惑,被‘朋友’拉下水。 ”陈潇感叹,他希望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学会拒绝,应该是人生的一堂必修课,而沾染上毒品的“朋友”,不交也罢。

吸毒砸进百万 骗家人骗警察

和陈潇一样年纪轻轻就染上毒品的,还有今年37岁的吴琛。他性格豪爽、生性活泼,早在10多年前,吴琛就成了城区各大酒吧的常客。 2006年,吴琛在酒吧和朋友喝第二场时,很快就烂醉如泥。迷迷糊糊的吴琛被朋友带到宾馆房间里,朋友拿出一个插着吸管的塑料瓶,让吴琛“玩一玩”。已经被酒精冲昏头脑的吴琛经不住诱惑,来了第一口。 “当时我一下就清醒过来了。 ”吴琛回忆,虽然他知道吸食毒品是绝路,但冰毒带来的快感深深地印在他脑子里,以至于半年后他第二次在KTV包间里接触到冰毒时,再也没有犹豫。 “刚开始的时候跟着别人‘玩’,但这事(吸毒)不能老想着沾光。 ”吴琛感叹,他很快认识了一名毒贩,对方为了留住他,一开始又卖又送,但后来不但不附送了,还不断提高价格。很快,吴琛的健康状况和经济状况亮起了红灯。

冰毒让吴琛整宿不睡觉,黑白颠倒的状态让吴琛没法在原单位继续干,只得辞职做起了买卖。 “我开过网吧,做过建材生意,只要挣到点钱,就全花进去了。 ”吴琛感叹,他的毒瘾越来越大,一开始只是和朋友们开房吸食,后来干脆经常随身带着,或者就在车上放着,想的时候就吸一口。为了筹措毒资,他已经砸进去一百多万。为瞒着家人,吴琛学会了圆谎,每次都说出去谈生意,家人不知道,他每次都是去宾馆和毒友们吞云吐雾。 2014年,吴琛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处以行政拘留。家人得知吴琛涉毒时都慌了:全心全意扑在生意上的他怎么会是个“瘾君子”?妻子联想到吴琛经常接起电话就出去,原本答应陪她逛街却开车溜了,理由都是“谈生意”,瞬间明白了吴琛几年来一直在撒谎。

吴琛走出拘留所后开始接受社区戒毒,可他一直没当回事。 2017年,吴琛找毒友时,刚想进电梯,就和上门抓捕的警察打了个照面。 “他们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找人没找着。 ”吴琛苦笑着回忆,他编的谎话根本瞒不过警察。因为社区戒毒时再次吸食毒品,吴琛开始接受强制隔离戒毒。吴琛感叹,冰毒给人带来的是心理上的强烈依赖,必须让每个年轻人、特别是那些游走在社会边缘、涉世未深的年轻人都知道,真正的朋友,绝不会沾染冰毒,更不会拉自己下水。如果在某个场合遇见毒品,一定要“该走就走”,不要和对方来往。

妻子住院生子 他竟溜去吸毒

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毒品能把人变成鬼。对于沾染毒品后的巨大落差,38岁的姚杰深有体会。姚杰自小就是个好学的孩子,2003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了一家“中”字头单位驻山东省办事处工作,让很多同学们羡慕不已。自己的努力很快让他在圈内小有名气,他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很快,他有了和毒品的第一次接触。

2004年的某天晚上,姚杰和一名“成功人士”在办公室里喝茶,对方突然掏出一个插着吸管的塑料瓶。 “我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他有股骨头坏死,吸这个东西能缓解疼痛,还能提神。 ”姚杰感叹,这名“成功人士”笑嘻嘻地劝他也试一试,他架不住对方的劝说,有了第一口。第一次接触冰毒带来的快感,和整宿不睡觉的劲头,让姚杰无法自拔。他隔三差五就要去会一会这名“成功人士”,和他一起吞云吐雾。

2007年,姚杰在一家宾馆里吸食毒品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处以行政拘留。“当时单位还不知道,后来有一次和同事出差,我们住在宾馆里,警察专门上门来查我。 ”姚杰说,染毒的经历很快被同事得知,考虑到自己的前途,也为了更快地筹措毒资,姚杰辞职,回家做起了生意。投身商海意味着压力,每当心中苦闷时,姚杰总会想起冰毒。渐渐的,姚杰的朋友圈里除了生意伙伴,只剩下了“毒友圈”。姚杰感叹,吸毒时的他会想各种说辞去欺骗朋友,还会六亲不认。2015年,一名亲人去世,姚杰对冰毒的依赖,甚至超过了他的悲伤,他偷偷溜进娱乐场所的包房;2018年,妻子生孩子,姚杰陪护时再次接到毒友电话,他一下没坚持住,悄悄溜出病房…… “要想戒毒,必须把以前的朋友圈全部切断,而且生活更加自律。 ”姚杰感叹。

[来源:青岛晚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