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天价球鞋爆炒谁在背后收割:黄牛有各种奇招

2019-07-02 08:26:17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一双球鞋动辄炒至几千上万的天价,甚至还催生了“炒鞋产业链”

文/图 半岛记者 刘丹阳

《笑傲江湖》中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放在鞋市中,也同样适用。对于众多的炒鞋客来说,球鞋这个圈子,又何尝不是个江湖。在许多Sneaker(球鞋爱好者、收藏者)眼里,球鞋已经脱离了球场的实战属性,甚至也超出了潮流穿搭的范畴,开始有了期货和股票特质。

6月29日,青岛万象城耐克旗舰店外排起了长队,排队的人有个共同的目的:抽签抢鞋。记者了解到,此次发售的是AIR JORDAN I RETRO HIGH OG GS,又叫黑脚趾/红钩,门店限号450个,排队的却有上千人。早上10点开始发号,6点不到,已经有人带着板凳来排队了。如今,一双球鞋动辄炒至几千上万的天价已经不是稀罕事,火爆的球鞋不仅俘获了许多年轻消费者,也形成了独特的营销方式以及完整的产业链。

>>>>情结

表象之下,情怀为王

1985年,迈克尔·乔丹穿着耐克为其量身打造的Air Jordan I制霸赛场,虏获全世界无数球迷的心。而他的这双战靴,也成为了AJ球鞋传奇系列的神话开端,耐克更是凭借它在美国站稳了脚跟。除了AJ,阿迪达斯的yeezy,俗称“椰子鞋”,也是人们为之狂热的对象。

在中国,球鞋文化起源于千禧年前后的NBA热潮。篮球一度成为了国民运动,球鞋也逐渐进入国人的视野。据了解,目前全球运动鞋收藏市场规模或已达60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占12亿美元,中国等亚洲国家是新增长点。

圈外的人,可能很难理解圈内人之间的热情与默契。其实,就像姑娘们会用口红色号交朋友一样,“球鞋玩家”们也会用鞋的型号去分辨人。小闪电、北卡蓝、芝加哥、黑脚趾,各种款式和配色都有它们专属的型号和名称,像一串暗号,只有同道中人才能懂。

6月29日青岛万象城的这场发售,排队的几乎全是年轻人,也有一些叔叔阿姨,记者上前一问,原来是陪着孩子来的,“要抽签嘛,多一个人,几率就大一点。”

这是个年轻人的圈子,80后的青岛球鞋玩家可乐笑称,像他这个年纪的玩家,算得上是“老炮”了。

“老炮”可乐收藏了200多双球鞋,AJ1正是他的心头好。十年前,可乐曾在四方路开过一家小有名气的潮服店,如今是一家西餐厅的老板,这个餐厅也成为了他与鞋圈朋友们交流聚会的根据地。他的店里摆放了许多双不同配色的AJ1,已成餐厅一景。对于他来说,球鞋是一种寄托,寄托着那个二十岁的自己和他热爱的街头潮流文化。

>>>>疯狂

鞋市飓风,人人皆贩

几年前,球鞋爱好者虽然爱鞋,却很少有人会加价买鞋。但随着近两年中国球鞋市场升温,这种“疯狂”变成了常态。有明星歌手站台带货,球鞋玩家的队伍壮大了,但随之而来的是,球鞋也开始脱离了文化与情怀本身,与资本市场挂上了钩,这让整个圈子变得不再纯粹。

AJ系列每年出一代,至今已经有33代,大有长盛不衰之势。据虎扑识货数据显示,仅AJ1一个系列,就有907个配色。而且,一双正代AJ离开货架之后,不仅不贬值还会变得抢手,流入二级市场之后,价格甚至会涨几倍。

线上登记摇号、实体店排队抽签、二级市场加价代购……对很多人来说,想买到一双热门的鞋子并非易事。

一般情况下,品牌商会以限量发售为噱头,推出一系列限定款、限量款或联名款,正式开售前先摇号,“中签”后才有资格购买。获得购买资格的消费者,甚至还会被要求穿着指定款球鞋到实体店购买。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不过是商家惯用的“饥饿营销”手段,一些热门鞋款往往“一号难求”,仅仅一个中签码,转手一卖就是好几百元。

除此之外,明星潮人也在助力这股球鞋飓风。巨大的利润让许多人嗅到了“金钱的味道”,走上了贩鞋之路,成为了令人又爱又恨的鞋贩子。

“卖一双脱贫、卖两双致富、卖三双奔小康”。球鞋圈里调侃鞋贩子的段子不少,但这并不能阻挡鞋贩子的热情,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呢?就拿6月29日发售的这款鞋来说,门店发售价是1299元,但通过虎扑识货可以发现,这款“黑脚趾/红钩”在二级市场,价格最贵已经炒到了2829元,是发售价的2倍多。这样的价格并不算贵,更热门抢手的型号甚至可以卖到几万块。

为了多拿货,鞋贩子们也想出各种奇招,比如,雇人排队买鞋。“发售日一大早,他们就拉来一面包车大爷大妈,每人发一双AJ穿在脚上,排几个小时的队抢鞋。”济南一位鞋友说。大爷大妈们并不关心,他们排队抢的鞋子为什么这么值钱,但他们知道,花点时间排队就能拿几十块一百块,这买卖很划算。

炒鞋者的介入,让大家以发售价买鞋,几乎成了一种奢望。许多真正的消费者,不是买不到心仪的鞋子,就是被掏空了钱包。因此,一些普通的消费者,偶尔也会利用闲暇时间,通过线上抽签卖鞋,卖掉的钱再去买喜欢的款式。球鞋爱好者小陈就经常这么做,虽然痛恨鞋贩子,但无奈的是,小陈自己也会“兼职”做黄牛,这几乎已经成了当下鞋圈年轻人的日常,人人皆贩。

>>>>江湖

假鞋泛滥,平台兴起

除了黄牛抬价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假鞋泛滥。一些国际运动品牌外迁后,在福建莆田等地留下了一批代工厂,代工厂没有自己的品牌,只能靠“山寨”造假谋生。莆田在仿制球鞋上已经做到了极致,非专业人士根本难以鉴别,有的假鞋甚至质量要比真的还好。

这促使球鞋鉴定成为了国内Sneaker的刚需,也间接使得二手球鞋交易平台兴起。虎扑识货、毒、get、斗牛、nice以及有货UFO,众多球鞋交易平台应运而生,大家都在加速抢占赛道,想在球鞋市场分一杯羹。

这些平台的运营模式为C2B2C。首先,卖家把闲置球鞋挂在平台上,买家拍下后,卖方将球鞋寄到平台鉴定真假,如没问题发给买方,完成交易。平台靠收取交易抽成盈利。据此前的报道,以毒APP为例,平台抽取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外加一部分鉴定费。

除了鉴定真假,平台还会提供一些运动潮牌市场行情资讯,也有自己的用户社区,除了消费者自发的测评外,还有专业的写手和分析员,分析各款产品的价格走势。这让球鞋交易平台几乎像个“证券交易所”,不同的鞋款就好比不同的股票,炒鞋者聚集其中,时刻关注球鞋价格涨跌,不少人都在做着借此发家致富的美梦。

不过,若说球鞋交易平台一味助长了炒天价球鞋的不良气焰,也有些偏颇。因为,某种程度上,它们也起到了良性的作用。篮球爱好者小林也是个球鞋控,不过,他更像个理论家——对球鞋门儿清,随便一款都能从背景、配色、性能、科技讲得头头是道,却很少买。“我是个理性爱好者,我喜欢研究球鞋,关注它们本身的实战功能。”

小林认为,球鞋交易平台出现后,整个市场变得更透明了。他说,在没有平台之前,通过鞋贩子买鞋是个一对一的单一渠道,鞋贩子与买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等,真假和价格都很难保证,风险很大。但交易平台出现后,信息变多了,价格也变透明了。“比如经典的AJ1黑红禁穿这款,当初没有平台的时候,能炒到六千以上,现在就回落到了三四千。”

>>>>理性

所有的狂热终将趋于冷静

在资本的眼中,万物皆可炒,鞋也不例外。炒鞋的人让鞋子不再只是用来穿。而市场的手,常常也会让这些逐利者一哄而上,一哄而散。

鞋贩子们和那些单枪匹马的炒鞋客自然是逐利的,事实上,他们与那些炒房、炒普洱茶的人并无二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市,风险也伴随其中。狂热的市场之中,总有人成为接盘者,“判断失误,操作失误,降价了,货不就砸手里了吗?鞋贩子的风险真的很大。”可乐说。

更何况,无论人们如何鼓吹情怀与文化,不可否认的是,盲目跟风者大有人在。很多年轻的购买者,一边嘲讽着鞋子贵得离谱,一边却又不停地加价购入,沉浸在昂贵球鞋给自己带来的虚荣幻梦里,无法自拔。

面对这个狂热的市场,在鞋圈“混迹”多年的可乐表现出了充分的理解:“必然会回归理性状态。现在,美国、欧洲等海外市场已经不再狂热,他们非常理性。而中国是个新兴市场,会经历一个狂热的阶段,太正常了。但是,随着发售量增大,新款增多,穿得久了,看得多了,自然也就没那么多热情了。就像我,看了十年了,现在真的冷静了。”可乐还提到,现在这样的时代,信息流速如此之快,过个三五年,年轻人估计就没热情了。等到那些拿球鞋当赚钱工具的人渐渐退去,市场就会回归理性了。“但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真正喜欢的。”可乐说。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