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济南七旬老人参加免费游 被"医生"打6万元"干细胞"

2019-06-05 09:20:56
来源:生活日报
责任编辑:格若

原标题:济南七旬老人参加免费游,竟被"医生"打6万元"干细胞"

70岁的赵芳(化名)和老伴此前参加自称共享集团工作人员组织的免费游,游玩途中他们被拉去听有关“干细胞”的讲座。对方还找人给俩人验了血,结果显示赵芳老年病很多,“医生”就推荐她打干细胞,并称打了干细胞白头发能变黑、还能预防各种疾病等。随后,赵芳花5.9万余元打了针。

如今半年过去了,赵芳感觉身体没任何变化,她多次联系对方想退款,但迟迟没能解决。更为蹊跷的是,涉事各方都否认给赵芳注射了干细胞。

听一次讲座花了3000块钱

4日上午,记者来到槐荫区某小区赵芳的家。赵芳家里没有空调,因为停电电扇也没法开,很是闷热。年过古稀的她刚刚买菜回来,说起打“干细胞”的经过,她十分懊悔。

2017年的某一天,独自在家的赵芳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共享集团的员工,他们公司正在开讲座,请我过去听一下。”

于是,赵芳就来到泉城路上某大厦7楼,听了讲座。“到了之后就是听课,讲他们的一些产品,宣传这些产品能治高血压等老年病。”赵芳本身也有一些老年病,在对方的宣传下动心了。“拿回了一个理疗帽子、海狗油以及一张3000元的代金券。”第一次听课,赵芳就花掉了3000块钱。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喊我去泉城路那个公司听课,之后我又购买了一些羊初乳以及去污剂等等,前前后后花了五六千元。”买这些东西时,赵芳本想使用那张3000元的代金券,但被拒绝了。

说是免费玩又被拉去上课

赵芳回忆道,大概在2018年11月中旬,她再次接到自称共享集团员工打来的电话。“说要带我们出去旅游散散心。”赵芳和老伴俩人就坐上了去章丘的大巴车。“车上一共有40来个人,基本都是老年人。”

到了章丘,一行人游玩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后,大巴车就拉着人往回走。“之后又去了一个有关干细胞的基地,当时就有工作人员一直在介绍干细胞怎么怎么好。”赵芳说,参观完,一行人又去了齐河。

到了齐河之后,又开始上课,讲师讲的还是有关干细胞的内容。“说干细胞怎么怎么好,能治疗高血压、心脏病等等。”赵芳说,课后又让大伙儿检查身体。“每个人都分开,去一个小房间里抽血。”

抽血后对方动员打干细胞

到了第二天,抽血化验结果出来了,赵芳和她老伴又被单独叫到了一个屋子,里面有个“医生”开始给两人分析化验结果。对方介绍说,赵芳老伴得了不少老年病,但还在可控范围之内,相比之下赵芳身上的病可就严重了。

“当时对方说我体内干细胞太少了,推荐我打干细胞。说是打了之后,一个细胞变两个,逐渐增多。我身上的血压高、心脏病等都会好转,白头发也能变黑,将来也不会得肿瘤等疾病。”听完介绍后,赵芳就和老伴商量了一下。

“我俩商量着,万一以后我病得厉害了,还要住院打针等等,受罪不说还要花钱,于是我就心动了。”俩人就试探性地询问价钱。

结果,对方给出的数字让老两口犯了嘀咕。“要五六万块钱,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赵芳决定回家考虑一下,让她没想到的是,两名销售人员执意要送他们回家。

老人花近6万打半袋液体

到赵芳家之后,两名销售人员就开始向老两口要钱,多次劝说二人早交钱就可以早打上干细胞。“可是当时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就表示等第二天再说。”到了第二天,那两名销售人员又登门了。

于是,在两名销售人员的陪同下,赵芳的老伴去银行取了钱。“打干细胞的费用是59800元钱,我就提出能否用之前的代金券,没想到俩人同意了。”

两名销售人员收了钱正准备走,赵芳的老伴拦住了她们。“当时我老伴就提出,这么多钱起码要开个收据或者签个合同之类的。”听到赵芳老伴这么说,其中一个销售人员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上了两个名字,一个手机号,一个售后座机号,下面写着:代收56800元、3000元代金券一张。

又过了几天,赵芳和老伴在对方的安排下去了一家美容医疗机构。“到了之后就把我俩带进了一个小屋,过了一会儿一名护士拿着大半袋子液体进来,就给我注射上了,就像平时挂吊瓶一样。”赵芳问护士注射的是什么,护士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半年过去身体没任何变化

赵芳原本以为,这近六万元换来的液体打上之后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有所改观,可是她感觉自己没有任何改变。“过了两三个月,我的血压还是忽高忽低,腿该哆嗦还是哆嗦,我头发本来就不白,也看不出变黑。”

“于是我就联系那俩销售人员其中一个,她就说再等等,细胞一个变俩需要时间。”又过了俩月,情况还是没有改变。“之前什么样,打完干细胞我还是什么样,没有效果。”

赵芳多次找销售人员退款,对方就一直让她等等,而且说没法退钱。赵芳说,她老伴也去公司找过,一名孟姓负责人出示了有关“干细胞”的相关资料,“这些东西我老伴也看不懂,更何况他们给我打的是不是‘干细胞’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只想让他们退款。”

记者调查>>

各方都否认,到底是谁给老人注射了“干细胞”

针对赵芳反映的问题,记者走访了相关涉事方。令人意外的是,无论是赵芳之前听讲座的公司,还是推销“干细胞”的销售人员,甚至赵芳称为其注射“干细胞”的医院,都表示跟这件事没关系。那么,到底是谁收了赵芳的钱?又是谁给她注射了“干细胞”?

尚勇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不生产干细胞,只组织会员出游

根据赵芳提供的信息,4日中午记者来到了泉城路一栋大厦的7楼,就是销售人员之前安排赵芳听课的地方。记者准备敲门询问,被一名男子叫住了。该男子表示,他是公司负责人的朋友。“这里不是共享集团,这里是尚勇圣,他们是做洗化的。”该男子随后提供给记者一个手机号,他表示这是孟姓负责人的电话。

随后,记者敲开了这家公司的门,里面一名员工表示自己刚来,不知道公司是干什么的。于是记者拨打了孟姓负责人的电话,向他说了赵芳反映的问题。

“我们没有资质,不生产研究‘干细胞’,没有这一块。我们和共享集团没有直接关系。”孟先生说,“之前,他们(赵芳老两口)也来过,但不是我们打的,我们也不生产。他们投诉过,相关部门也来查过。”孟先生说:“当时我们只是带老会员去周边玩,像是购买东西都是自愿行为,我们没有强制。他们是打了还是用了,都是他们自愿的事。”

随后记者又拨打了当初收赵芳钱的那名销售人员电话,结果对方表示记者打错电话了。记者又拨打了白纸上的售后电话。“我们是共享集团,现在负责人不在,你刚才不是来过我们公司吗?”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负责人就是此前记者联系的孟姓负责人。

美容整形医院:

没这个项目,她也没来医院消费

记者又联系了赵芳说的那家美容整形医院。“我们没有打‘干细胞’这个项目。”工作人员说,他们查了一下,也没有赵芳在医院的信息。“所有消费者都是有记录的,但我们这没有查到这名消费者。”

下午2点40分,记者再次来到了尚勇圣的办公地点。记者再次询问工作人员这里是不是共享集团,工作人员给了肯定的答复。记者再次联系孟姓负责人,想要见面采访,但对方不接电话。

目前,赵芳已将此事投诉到相关部门。

记者 袁野

[来源:生活日报 编辑:格若]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