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七旬大爷临终拒绝就医 坚持等保健品店开门拿"药"

2017-12-08 10:19:16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乒乓

原标题:七旬大爷临终拒就医 坚等保健品店开门拿“药”

             \

郭绍清老人的遗像放在一堆他生前买的保健品中间

\

郭绍清身前拥有多张保健品会员卡

\

保健品讲座老师曾告诉郭绍清,这瓶酒20年后回收价20万元

在73岁生日前一天,郭绍清老人的生命戛然而止。近3年来,他开始痴迷形形色色的保健品(器械),不仅花光13万余元拆迁赔偿款,还花掉了老伴捡垃圾多年积攒的4万余元。老人突然辞世,没给女儿留下存款和遗言,却留下了堆满大半间屋子的保健品。即使在发病时,他也拒绝去医院治疗,而是盼着天亮后卖保健品的店铺开门“拿药吃”。

郭绍清原本相信,按照“老师们”的要求吃保健品,他可以活到120岁……

拒绝送医

“等京香华寿开门,去拿药吃就会好”

12月4日凌晨3:30,郭伍英接到电话说父亲病危,赶紧来到父亲家。当时,父亲坐在沙发上,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还等啥,赶紧送医院。”她说,但父亲郭绍清一口拒绝了她的要求,称头天上午在“京香华寿”居家生活馆试吃了一瓶商家宣传的药水效果好。“等早上‘京香华寿’开门,再去拿药吃就会好起来。”没想到,这句话成了老人最后的遗言。

12月3日上午,郭绍清和老伴文继杰一起到住所附近的温馨园小区,在一个房间内参加了一场保健讲座。讲课老师“苗某”展示了一款“苗灵蜂枸杞天然蜂王浆口服液”产品。为验证效果,其还打开一小瓶,将瓶中液体喂到包括郭绍清在内的多名老人嘴里。

4日凌晨2点过,文继杰听到郭绍清房间有声响,起身发现老伴呼吸困难,喊心口痛。“我说通知女婿,他不准我通知。”她说,她将丈夫扶到客厅沙发上,以为病情会缓解。但郭绍清的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无奈之下,她躲进房间,悄悄通知了女儿和女婿。

“我是3:45左右赶到的,他还是不去医院,坚持要等到京香华寿开门,去拿老师推广的药水来吃。”三女儿郭伍英回忆,老人当时虽然难受,但意识清醒,不仅能说话,还拿烟给女婿们。后来,几个女儿经过商量,决定马上将父亲送到医院。郭绍清被大女婿王兵强行背到了宜宾市第四人民医院,此时是4日凌晨4点左右。“医生说病情重,必须马上转二医院。”郭伍英说,随后在救护车接送下,老人凌晨5点被送到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室。凌晨5:35,医生告诉家属“人已经死亡”。在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载明的死亡原因为:“高血压危象伴急性心力衰竭。”

最后遗产

堆成山的保健品,很多仍包装完好

郭绍清去世后,女儿们清理老人遗物,发现存款已被取光,老人身上仅有1600元现金。郭绍清所在的宜宾龙湾路正祥小区,是一个安置小区。2002年,58岁的郭绍清和老伴文继杰获得13万余元安置补偿款。这笔钱,四个女儿没过问,一直由郭绍清保管。

“父亲从2004年开始领退休金,当初只有295元,今年刚刚涨到1700余元。”郭伍英说,“他的钱全部花在保健品上了。”3年前,老人开始接触保健品,此后就像着了魔一样,隔三差五带保健品回家,无论家人怎么劝说,他都不听。郭伍英说,父亲买来的保健品,很多根本就没开封,堆得满屋都是。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老人家中,亲属们正在清理郭绍清留下的保健品,老人的遗像摆在保健品中间。记者看到偌大的客厅里,密密麻麻堆满了保健品,几乎无处下脚。从“长白山野山参”到“豹子胆药酒”,从羊初乳到维生素,内服的、外用的,应有尽有。除了保健品,还有大量保健器械,包括净水器、按摩器、磁疗器、理疗器、理疗床垫等。

郭绍清的卧室里,还有大量棉被、枕头等物品。“他曾说这些被子、枕头都有治病强身的效果,睡了不生病。”文继杰回忆,丈夫曾告诉她“能活到120岁”。外孙小刘还在老人衣柜角落里,找出一瓶包装精美的“黔坤”酒。文继杰说,这瓶酒也是郭绍清从保健品公司拿回来的。“讲课老师让他保管20年,20年后要回收,回收价格是20万元。”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堆成山的保健品中,很多包装完好原封未动,仅是所谓的“铁皮枫斗胶囊”就有数十盒。整个家里就像一个保健品商店,产品价格从几百元到1.9万元不等,一根“智能拐杖”价格达2300元。

痴迷保健品

3年花光十几万,老伴在捡垃圾贴补家用

郭绍清及其四个女儿,都没有正式单位,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文继杰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虽然进城十多年,但她一直在捡垃圾,贴补家用。“早上四五点出门,晚上捡到八九点回家。”文继杰说,自己不识字,家里的存款都由老伴郭绍清保管,自己的退休金也由老头管理。

“大约3年前开始,外公开始跟着别人去听讲座,也有小区附近的老人来找他。”外孙小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在宜宾某医药公司上班,对保健品的功效非常清楚,所以一直劝说外公不要信,但郭绍清“好像被人洗脑了,根本听不进去”。慢慢地,家属发现老人往家里带的东西一天天多起来。成都商报记者在家属提供的一张收据上看到,仅仅是盖有宜宾孝道园商贸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睡絮”,价格就是19980元。

郭伍英回忆,父亲郭绍清2015年买保健品花了3万多元;2016年花了七八万元;2017年花了近4万元。文继杰则称,郭绍清将赔偿款花光后,还让她取出捡垃圾存下的4万元,全部买成了保健品。“不给他,他就要骂人。”

郭伍英介绍,老父亲非常热衷参加各类保健讲座,足迹遍布宜宾南岸、旧城甚至江北,推销保健品的业务员也经常打电话找他,甚至跑到他家里来。在郭绍清留下的一部手机里,12月的前三天里,有5个陌生号码打了18次电话;在老人仅有的27条手机短信中,有个自称“小谢”的陌生号码,发来四条嘘寒问暖的短信。

有药不吃

留下的皮夹子里, 有大量保健品会员卡

小刘得知外公患病后,经常从医药公司买来治疗高血压、冠心病和心脏病的药品,但郭绍清吃不了两天就停药,换成保健品。甚至连从医院拿回的药,也会被老人悄悄扔掉。“他不相信医生,不相信药,只相信保健品,相信办讲座的‘老师’。”郭伍英说。

女儿们称,一向身体硬朗的郭绍清,在大量食用保健食品后,身体反而每况愈下。“以前感冒都不会得,近年来多次住院。”郭伍英说,经正规医院诊断,老人患上了高血压、冠心病及心脏病。随着身体变差,文继杰在郭绍清要求下,开始陪着他去参加讲座。“经常有老师说,吃(用)了他们的保健品,不但可以治病,还可以活到120岁。”

在郭绍清留下来的一个皮夹子里,有大量会员卡,其中有京香华寿社区居家生活馆、神蜂品质生活馆、康加益健康管理中心(阳光惠民福利卡)、成都豹子胆酒业有限公司等机构的VIP卡,还有其他多个保健产品的会员卡、关爱卡等。

郭绍清去世后,家人找到“京香华寿”社区居家生活馆,退了部分保健品,清单中有八件套、石药、血某通力等四类商品,退款金额为6600元。外包装标注为石药集团“石药牌灵芝绿茶富硒酵母胶囊”的说明书载明:“本品是以灵芝提取物、绿茶提取物、富硒酵母、微晶纤维素、硬脂酸镁为主要原料制成的保健食品,经动物功能试验证明,具有增强免疫力的保健功能。”

他听讲座的地方,

老人们依然人来人往……

郭绍清和文继杰经常去听讲座的“京香华寿”社区生活馆,法定名称叫“宜宾市翠屏区小刘食品经营部”,位于正祥小区附近的温馨园小区。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是由一个居民楼改成的经营场所,在类似会场的经营空间,只有靠窗的半间小屋摆了货架,上面陈列着油盐酱醋、米面等商品。小刘食品经营部的法定代表人刘德芳说,这里只经营货架上陈列的日用品,不卖保健品。

但成都商报记者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在空旷的大厅里,不仅摆放着血压仪、足部按摩仪等,还有将中成药雾化后用于保健眼睛的仪器。至少有四名老人在使用足部按摩仪,一名老人在熏眼睛,另一名老人在做血压测试。还陆续有老人赶来现场,让工作人员在一张纸片上盖章。而工作人员则会和老人耳语几句,催促老人赶快离开。

在成都商报记者到来时,大厅里的老人们都在谈论郭绍清死亡一事。一名老人指着大厅一角的横幅说:“人家写得清清楚楚,‘保健品不是药品,不能治疗疾病’,也没人强行要他买。”另一名老人则说,现在的保健品确实很多,也有骗人的,搞得大家分不清真假。“有关部门应该监管,上市前先测试,有用的才准上市。”但老人们均认为郭绍清是自己病死的,跟“京香华寿”和保健品没有关系。

文继杰说,在当日的保健讲座中,“苗某”打开一瓶“苗灵蜂枸杞天然蜂王浆口服液”,喂到老人嘴里后把玻璃瓶收回去。虽然文继杰提供不出产品和玻璃瓶,但仍在此做保健的老人张伯伯(化名)听完讲座后,花2300元买了五盒,每盒60支,一年的量。“他说这个可以防癌、抗癌,降血压、降血脂,可以附管心脑血管疾病。”“苗某”告诉老人们:没病可以三天吃两支,有病一天一支,甚至加大剂量。这个“苗某”到底是谁,现场的老人们根本不知道;这个口服液由什么厂家生产,老人们也说不清楚……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袁伟

[编辑:乒乓]
信网小程序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