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4 10/08 11:09
· 来源 ·
· 责编 ·
铿锵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黄际遇宁死不跪韩复榘 转投青大任理学院院长

\

黄际遇  韩复榘

 

  提起黄际遇,也许很多人没听说过,但说到他曾是闻一多先生在青岛的室友,共同执教于 80年前的国立青岛大学,你的心里定会一震:这位老先生何许人也,怎会与鼎鼎大名的国学大师同住一屋?如果再说到他常常与梁实秋一道,伫立海边,把酒言欢,你肯定更会纳闷: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样一位人物?其实,不知道黄际遇的人不知多少,究其原因,只是他为人低调,又是理科出身。但尽管如此,他却是一位实打实的文理通才,也是名副其实的狂狷名士。

  早年留学日本,主攻数学

  已是九月末,青岛的秋天多少有了些凉意。在傍晚的微风习习中,顺着红岛路走,透过不高的铁栅栏,会看到海大校园里有一处年代久远的两层德式洋楼。这座已有百年历史的建筑,楼体几乎全被茂盛的藤蔓植物覆盖,只露出鲜明的德式红屋顶和别致的红砖烟囱。这座现在名为“闻一多故居”的小洋楼,80年前,曾有过另一个名字——“第八校舍”。

  在“第八校舍”中,曾居住着三位名极一时的才子名流,他们分别是国学大师闻一多、楚辞学专家游国恩和时任理学院院长、数学系主任的文理通才黄际遇。他们三人当时共同任教于国立青岛大学,也在这座位于大学东北角的楼舍相遇相知,密切往来,成为一生的挚友。

  黄际遇,字任初,号畴庵,1885年出生于广东省澄海县澄城镇,是北宋太子中舍黄程的后裔。在澄海县,黄际遇家族是名门望族,家训严格,而且很注重子嗣的教育。因此,黄际遇少从家学,读书过目不忘,即能成诵,被邻里赞为神童。1898年,年仅13岁的黄际遇参加童子试,中试为县学生员,是同科诸生中最年幼的。夏和顺在《黄际遇:博学鸿才真奇士》一文中提到,当时广东学政张百熙对他非常器重喜爱,特意送了他一部《后汉书》,勉励他勤奋好学。黄际遇爱不释手,直至晚年著文,仍喜用《后汉书》里的文词典故。

  1903年,黄际遇18岁,由广东官派到日本留学。时年8月,黄际遇到达日本,入宏文学校普通科学习,毕业后,1906年4月入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理科,专攻数学,是日本著名数学家林鹤一的高足。说到林鹤一,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就是苏步青,他也曾在林鹤一门下学习,算起来还是黄际遇的师弟。黄际遇在日本学习数学,是我国最早以习数学为主科的少数留学生之一。1910年5月7日,黄际遇顺利取得毕业证,证书号数为1394,加编号数432。

  不愿从政却当了厅长

  据《黄际遇传》记载,1910年,黄际遇学成回国,受聘到天津高等工学堂任教。这一年他进京殿试,中了格致科举人。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临时政府教育部将全国划为六大学区,每学区统一设国立高等师范学校一所 ,招收预科一年、本科三年学生,本科分设国文、英语 、史地 、数理等部,专门培养新学师资。黄际遇在1915年任教武昌高等师范学校(现武汉大学前身)后,又于1920年底受教育部委派,到美国考察教育,同时到芝加哥大学进修,并在1922年获科学硕士学位。后又回国到武昌高等师范学校任职教授,直到1925年,前往河南开封。

  1923年,中州大学(现河南大学前身)在河南省开封市成立,张鸿烈任校长。张鸿烈是留美硕士,与黄际遇同为同盟会成员。因为与黄际遇熟悉,在成立中州大学之后,张鸿烈马上邀请黄际遇前来执教,并让他主持数理系,兼校务主任。1925年9月,黄际遇来到中州大学。但当时社会动荡不安,黄际遇到中州大学半年不到 ,奉系军阀就打到了开封,中州大学停课休学。无奈,1926年冬黄际遇只好前往广州(途中触礁沉没,又遭海盗洗劫,随身携带的著作、衣物荡然无存),任国立中山大学理学院数学教授。又过了一年,到了1927年6月,北伐军进驻开封,冯玉祥任河南省主席。为了振兴河南教育,将河南三所高校合并为国立开封中山大学,黄际遇1928年受邀重返开封,任校务主任兼数学系教授。次年,黄际遇被任命为校长,后又任河南省教育厅厅长。但他一直不愿意从政,一再请辞,却最终不得。

  黄际遇宁死不跪韩复榘

  在任河南省教育厅厅长时,有一件事是不得不提的,那就是他不跪韩复榘。韩复榘何许人也?他是河北省霸州人,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在北伐战争中一路猛打猛冲过关斩将,是率军第一个打到北京城下的北伐将领,人称“飞将军”。北伐战争结束后,韩复榘随冯玉祥主政河南,在中原大战前脱离冯玉祥投靠蒋介石,中原大战结束后被国民政府委任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关于他在山东与黄际遇的故事,我们稍后再提,这里先说说他们在河南的事。

  据中国海洋大学校史研究室主任杨洪勋介绍,当时,国立开封中山大学的学生,因为教育经费和办学条件的原因,多有罢课闹学潮的。眼看着有不可控的局势,接替冯玉祥担任河南省主席的韩复榘不高兴了。他本就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有时发起火来杀人不眨眼,有时候一高兴又喜欢做些沽名钓誉的事。有一次,他怒气冲冲地赶到学校,看到校长黄际遇就一阵大骂。后来,韩复榘竟要黄际遇跪下认罪。黄际遇是谁啊?民国时代鼎鼎有名的文化人、大知识分子,何曾受过如此侮辱?!听到韩复榘的无理要求后,黄际遇黄挺直腰板,傲然说道:“士可杀不可辱!要我下跪万万不可能!”

  韩复榘听罢,大怒,他冷笑一声说:“好,我就成全你!来人!”四个凶神恶煞的保镖听到命令后,走上前来,就要把黄际遇押下去正法。一位跟了韩复榘很久的幕僚,知道这位主子的脾气,很担心他在气头上真的把这个名教授杀了,酿成惨祸。

  这时在场的河南省建设厅长忙走到韩复榘眼前,解释说:“他就是个书呆子,说话没有分寸,主席素有爱士惜士之心,不必和他计较!”同时,他又过来按黄际遇的肩膀,要他下跪,但黄际遇依旧不肯 ,直挺挺地站着。

  这建设厅长一看事情不好,心里越来越急,突然他直挺挺地跪下了。原来,看到黄际遇这么倔,这建设厅长爱才心切,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面了,撩起长衫,替黄际遇向韩复榘跪下了。在场的人看到这番场景,也纷纷向韩复榘进言,一边夸“主席宽宏大量,主席爱才”,一边“批评”黄际遇“不识抬举,老顽固”。韩复榘本来就是一时火气上头,看到建设厅长下跪了,其他人也为黄际遇求情,还有人代他下跪,火气就淡下去不少。于是,他的脸色立即阴转多云,又多云转晴,笑着说:“我韩某人如此爱才,怎会杀读书人呢?刚才的话,不过是说句玩笑话罢了。”事情总算过去,却把在场的僚属和教授们吓出了一身冷汗。

  对于这事,还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是多年以后,大家从梁实秋先生的文章中发现的。主角依旧是韩复榘,但是被要求下跪的却不是黄际遇,而是另一位大学校长。黄际遇当时虽然在场,但只是作为和事佬,从中调解紧张气氛,以让大家冷静,息事宁人。

  但据黄际遇的幼子回忆,韩复榘要求黄际遇下跪的事情确实存在,而且是黄际遇亲口跟他说的。黄际遇幼子所说的,应该是实情。

  黄际遇对师生关爱有加,而对军阀韩复榘却是反感异常。不久,他便辞职 ,转到国立青岛大学任理学院院长兼数学系主任。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饶守春

[编辑:铿锵]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