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4 10/14 12:49
· 来源 ·
· 责编 ·
铿锵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张士珩是李鸿章的外甥 清亡后来青岛痴迷道教

\

张士珩  荒尾精

  今年是2014年,在农历干支纪年之中,岁当甲午。120年之前,一场重大战争曾降临在中华近海,是为中日甲午战争。在这场战争中,大清帝国被日本击败。关于这场战争,后人记述颇多 ,但是与这场战争有关的间谍案,少有文章提及。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讲讲甲午战争中的一场间谍大案 。说来也巧,和本案相关的两个主人公都跟青岛有着密切的关系,中方人物名叫张士珩,日方人物名叫神尾光臣。他们之间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又在青岛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张士珩是李鸿章的外甥

  张士珩(1857年~1917年),字楚宝,晚年自号因觉生,安徽合肥人。说起这位人物,恐怕知道的人不多,但要是说起他的亲戚,绝大多数人都会知道,他就是李鸿章。

  张士珩和李鸿章是亲戚,而且是亲上加亲。张士珩父亲张绍棠的祖母是李鸿章的姑祖母,张绍棠即是李鸿章的表弟,又是李鸿章的妹夫。而张士珩的母亲则是李鸿章的长妹,因贤惠,受到张李两家的一致好评。张士珩就是李鸿章的外甥。

  早年,张家富足,李鸿章兄弟经常依靠张家接济度日,因此,李家兄弟对张家非常感激。后来李鸿章一跃而成为晚清重臣,张士珩也因此发迹。张士珩10岁时母亲病故,20岁左右到南京,拜汪士铎为师,曾考中举人。1888年前往北京考进士不第,遂留在李鸿章幕下。当时刘含芳主持北洋军械局,刘含芳赴旅顺负责旅顺基地建设后,原职由张士珩的长兄张席珍接任。数月后,张席珍病死,便始由张士珩接替。从此,他就和军械打上了交道。

  张士珩本人在文学方面造诣很深,但具体到军火器械,后人评价不一。誉之者称张“每得一新式军械,必考辨其形制、度数、研求写放,穷幽洞微”等等。毁之者则以为这些话出自李鸿章向朝廷保奏张士珩的溢美之词,矫饰虚夸不一而足。

  不管怎样,清朝官场本就是一个关系组织,张士珩不管在专业上成就如何,还是凭借李鸿章这层关系扶摇直上,后来因功保为花翎二品衔分省补用道,总办北洋军械局,兼办武备学堂。

  日本人从张士珩处获得情报

  张士珩凭借李鸿章的关系当到了北洋军械局的总办,殊不知一场大危机也就从此生根了。早在甲午战争之前,日本就对战争进行了周密的策划,向中国派出了大批间谍,张士珩身为“军火大总管“,无疑成了日本人关注的对象,而且很顺利地,张士珩就被日本人拖入谍报网。

  关于张士珩是如何被日本人利用的,坊间说法很多。归结起来,大致两类,一类是受军械局书办刘棻(又称刘树棻)利用,另一个说法颇为奇特——被和珅孙女迎和春所利用。

  关于第一种说法,是主流说法。黄加佳在《甲午谍战》一文中说,甲午战争爆发第四天,日本间谍石川伍一就被抓获,在他的供词中人们知道了获取情报的途径。石川伍一招认,自己是上一年九月随日本海军武官井上敏夫到天津的。他得知刘棻是军械局书办,便由护卫营汪开甲引荐结交刘棻 。后来,刘棻利用职务之便给他开过一张炮械数目的清单,还把自己的亲戚王大推荐给他当差。石川伍一则向刘棻行贿80银元。刘棻供称,他曾向石川提供过三次情报。这件间谍案让李鸿章提心吊胆,险些丢了官帽。原来,刘棻的上司军械局总办就是张士珩,他可是李中堂的外甥,当时坊间传言,张士珩和许多北洋大员都与石川伍一案有瓜葛。后来刘棻依律被绑赴市曹处决;石川伍一押赴教场,照公法用洋枪击毙,可案子并没有就此终结。

  另一种说法则见于《北方法制报》第91期载《和珅后代瓦解北洋水师》里,文中称和珅的孙女、云月楼妓女迎和春欲报家仇,破坏北洋水师,曾利用过张士珩:“在云月楼接待来客中,迎和春结识了北洋水师总办张士珩。为了更便于窃取与出卖军事情报,迎和春纠缠张士珩先把她带到天津,后又带到威海卫。在威海,迎和春勾搭上日本间谍上川操五,她将从张士珩和水师其他官兵那里窃取的军事情报,都出卖给了他。一次,迎和春在与张士珩厮混时,得知水师即将运陆军渡海赴朝鲜作战,弹药尚无着落,就唆使张士珩从日本购进弹药,然后又将这个动向转告上川操五。上川操五立即将此消息报告日本国内,日本方面趁机向北洋水师出售伪劣弹药,埋下了坑害中国军人的伏笔……1894年9月17日,震惊中外的中日甲午海战开战。北洋水师虽然给日舰以沉重打击,但由于炮弹质量低劣,致使北洋水师战斗力处于劣势,五艘军舰被日舰击沉,邓世昌、林永开等许多官兵壮烈殉国。迎和春为报私仇写下了可耻的一页。但最终她也被水师士兵处决,可谓恶有恶报。”

  尽管以上两种说法多有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张士珩被日本人利用并且泄露情报是实有其事的。

  清亡后来到青岛

  因为李鸿章的周旋,张士珩泄露情报一案草草收场,他本人也因此案被革职。好在李鸿章这棵大树枝茂根深,1902年李鸿章的门下周馥任山东巡抚,在他的保奏下,张士珩主持山东学务处兼参谋处,办理武备学堂;后来周馥擢迁代理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张士珩也随之主办大名鼎鼎的江南制造总局。

  张士珩误泄情报是真,忠于清朝也是真。1911年辛亥革命,陈其美在上海率众响应,张士珩利用江南制造局驻厂炮队营和巡警固守顽抗,成为上海最后一个清军据点。民军屡攻不下,陈其美只身进入制造局劝降,反被张士珩用铁索捆绑在椅子上,押在阳台上示众。民军军警和商团戮力进攻,翌日张士珩逃往法租界,上海始告光复。

  张士珩随后来到青岛,并见到了故友德国传教士卫礼贤。青岛作家李明在《一个清廷二品官的亡命生涯》中写道,他刚来青岛时的狼狈和愤怒情形,被传教士卫礼贤描述为是“永远忘记不了”的一幕。卫礼贤当时正在工作,张士珩突然“怒气冲冲”地出现了,情绪显得很激动。“看到他脸色苍白、不知所措的样子”,卫礼贤“非常惊异”。张士珩告诉卫礼贤说,在制造局被攻破后,他和他的秘书,历经千辛万苦才从起事的士兵手中逃出来,赶到了青岛。

  从卫礼贤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张士珩的为人特点,他形容张士珩话语很少,经常一夜说不了三四句话,他“在中国文学方面学识渊博,罕有人能与之匹敌”。卫礼贤相信,为了在生活中有更好的行为,张士珩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了道家式的冥想。

  此后,张士珩不再参与政治,而是潜心佛道,在青岛开始了文人生活。

  和徐世昌比邻而居

  资料显示,遁居青岛的张士珩在今曲阜路拥宅问道,院内竹林繁茂,由南京故居迁入的“竹居读书处”碑刻,曾长时间放置在园中。青岛市十大藏书家、原博物馆副馆长王桂云先生曾研究过张士珩在青岛的生活,据介绍,张士珩居青时,曾同徐世昌为邻,并于1912年同游崂山,在崂山太平宫风景区,有徐世昌撰写的游记刻石,记述他们当年游山玩水的情景。《徐世昌游记》云:“癸丑(1913年)四月辛丑,约苏州吴郁生、广州李家驹游崂山,同游者贺县于式枚、合肥李经迈、张士珩宿于华严寺……”此记不仅说明张士珩与居青的一些清廷同僚的交往,同时记有“张君独留”的载述,当是留在崂山访道。

  张士珩在青岛确实特别痴迷道教,鲁勇先生在《逊清遗老的青岛时光》一文中,也曾描述过张士珩在青研究道教的情形,“在张士珩的讲解下,卫礼贤写了《老子与道教》一书。……往往是卫礼贤早早来到张士珩的宅中,张士珩在书斋里焚上一炉香,在芳香袅袅中,张士珩讲,卫礼贤以德文记,他通记之后,再与张士珩逐句探讨,修正。”

  除了研究学问,张士珩很少参加社交活动,但有一次京剧名伶林树森来青岛在三江会馆演出《华容道》《古城会》时,张士珩邀请卫礼贤一同观剧,“观剧中,张士珩告诉卫礼贤,关羽在道教中被奉为关帝圣君,中国人奉孔子为文圣,奉关羽为武圣,结合《华容道》讲关羽的‘义’,讲来十分动容……”

  1917年,张士珩终于青岛,享年60岁,他的故居后改为“瀛州旅社”,地近青岛大舞台(永安大戏院),来这里演出的名伶如程砚秋、马连良等均下榻于此。上世纪80年代,旅社被拆除建为青岛饭店旅馆部。

[编辑:铿锵]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