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4 11/19 10:05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苏青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胶州人张谦宜是雍正的老师 康熙封他山东学究

\

张谦宜墓

很多电视剧都拿清朝来说事儿,《宫》借的是康熙九子夺嫡、雍正承继大统的背景;《甄嬛传》说的是雍正当上皇帝之后,后宫争风吃醋的故事,所有这些电视剧中,雍正都被塑造成一个足智多谋而又疑心重的人物。这样一位传奇的皇帝,教育他的老师又该是怎样的呢?雍正的老师很多,但主要的一位是青岛人,他叫张谦宜。尽管电视剧中根本没有张谦宜的角色,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历史上,张谦宜的教育对雍正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张氏明初迁居胶南

张姓是中国大姓,本源其实不在青岛,据《中国姓氏寻根》记载,早在2002年,海内外的张姓华人代表就基本认同,姓张的根在河南濮阳。据说张姓之源有三,最早乃是黄帝之五子青阳氏挥因制造弓箭所得,他被任命为弓正(也称弓长),故而子孙赐姓张。

张姓此后散布于全国,具体到张谦宜这一支,应该是明朝初年才迁居青岛的。据胶州市政协文史办主任、《胶州百家姓》作者石业华介绍,明朝初年,有潍县人张士宽迁居胶南松山子,这支张姓人丁兴旺,分至众多,名人辈出,影响巨大,人称松山张。据说,松山张传到第三世张嵓(yán),他死后跟妻子合葬松山里之金玉沟,按照家谱说法,此穴为风水宝地,地理形象叫金钩挂玉壶,因为风水好,所以后人也多为显达之人。

作为张嵓的后人,张谦宜并非第一个名人,早在他之前,就有人当过大官,还有人当上了皇帝儿子的老师,此人就是张克敬,他在明朝嘉靖年间担任邵陵王府的教授,也就是王子的老师,可见学问相当广博了。

张谦宜,名张庄,字谦宜,一字稚松,号山农、山民,晚年自称山南老人。张谦宜出生在这样一个书香门第,自然有着很高的学术修养,他天分极高,少年时期就已美名远扬,“以诗名负其雄才推到一世”,后来通过科举步入仕途,开始引起皇帝的重视。

曾让雍正跪砖顶碗

张谦宜中年潜心于程朱理学,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成举人,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中进士,他中进士这年已经56岁了。

科举的成就其实只是张谦宜能力的一个表现,中进士之前,他已经取得了很多成就,如在诗作方面,他著有《斋诗抄》,此书后来被纪晓岚收入《四库存目》,而且给出了很高的评价;在程朱理学方面,他的研究也十分出众,被青岛文史专家鲁勇先生评价为“在当时的青岛人中独领风骚”,除此之外,他还研究经史,擅长书法,简直是一个全才。

张谦宜的能力很快引起了康熙皇帝的重视,尽管张谦宜本人不爱钻营,一心只是著书立说,但皇帝觉得他人才难得,于是将他作为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的老师,喜欢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后来都成为皇帝继承者的热门人选。

据传说,张谦宜为人耿直,执教很严,因此还得罪了康熙父子。因为张谦宜是个读书人,所以一心只尊着孔孟教诲,在他眼中,皇子和平民也没什么区别,一次四阿哥读书不用功,被他毫不客气地以跪砖顶碗处罚,这位四阿哥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事情传到康熙那儿,龙颜大怒,据《胶州百家姓》记述,康熙还跟张谦宜嚷嚷了起来。

康熙帝怒斥:“我儿子学为天子,不学亦为天子!”

谁想这位胶州来的老先生认死理儿,直接跟皇上杠上了,“学为尧舜之君,不学为纣桀之君!”好在康熙皇帝还算明事理,脸上虽然挂不住,心里明白张谦宜说得有道理,只是拂袖而去。

张谦宜不买康熙的账

据传说,因为张谦宜的耿直,加上他教学水平高,两位皇子学业大为长进,胶州的老学究还真引起了皇帝的重视。

据石业华先生介绍,当地一个传说曾提到过康熙帝提拔张谦宜的故事。“康熙发现他很贫穷,就想让他发点外财,便将一位贪官逮捕了,并声称只有四阿哥的师傅去讲情才能释放,那意思明摆着是让张谦宜揩点油水。”贪官家人立即携着千两银票去雍王府拜见张谦宜。一进屋,张谦宜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来人把银票递上去,并说明原委。这样的机会张谦宜是怎么把握的呢?他眼不离书,把银票用袖子拂到地上,说了声“该杀”。

传说康熙知道后,叹了口气道:“唉,这个山东学究真乃书呆子!我原想让他做几年官,看来确实不是做官的料,就让他教一辈子书吧。”于是,康熙召他入殿,鼓励了一番,又送他不少礼品,然后让他回家教书。一心只想做学问的张谦宜听说让他回老家胶州,竟高兴地向康熙连磕三个响头。

张谦宜返乡之后,居住在原胶南市张家楼镇大崮村。相传张谦宜还乡后在这里闭门著书之余,种植了许多樱桃树,后来种樱桃的风俗沿袭至今,因为是张谦宜开始栽的樱桃,加上他做过皇帝的老师,所以此地现在叫做“樱皇谷”。

读书怡情之余,张谦宜还给自己挑选了一处墓地,这处墓地就在山谷之中。

终老故土,享年83岁

风水轮流转,当年被罚跪砖顶碗的四阿哥胤禛 在康熙死后做了皇帝,是为雍正。关于雍正和张谦宜之间的精彩传说终于上演了。

据说雍正登基后,想起了自己的恩师张谦宜,“如果不是他当年严格要求,使自己打下了坚实的学识基础,学到了比别人更多的知识和道理,怎么能胜出众兄弟顺利登上皇帝宝座呢?”因此,他下诏让老师进京做官,或者是直接供奉起来享几年荣华富贵。远在家乡的张谦宜听到雍正要召他入京的消息,不知其意,反而吓得心惊肉跳,以为是自己当年处罚过当今的皇上,现在学生当了皇帝要治老师的罪,便在当天夜里吞金扣子自尽了,享年八十三岁。

这个传说流传很广,但并不为专业学者所认可。因为张谦宜为人坦率耿直,并非怕死之人,如果太在乎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就不会当面顶撞皇帝了。有的人认为,张谦宜之所以吞金,并非出于惧怕,而是他自己本来就无意于功名富贵,不愿意离开故乡再进入朝廷这个是非之地。况且自己已经是迟暮之年,还不如死在自己的家乡更顺心一些。

不管怎样,张谦宜总算是在家乡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他死后,张姓族人对他十分敬重,遵照他的遗愿,将他葬入之前选择的樱皇谷的墓地之中。这个墓地现在已经成为胶南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逢年过节,该地张氏后裔都会来祭祀。

作品被编入大学教材

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张谦宜病逝于家乡,享年八十三岁,谥号“山东学究”。有人说,这个称号是张谦宜在世时康熙御赐的,孰真孰假不得而知。

尽管张谦宜人已不在,但他留下的作品却长久地保存下来,单就数量来说,就已经十分惊人了。据鲁勇先生归结,除了前文提及的《斋诗抄》之外,张谦宜还有《家学堂诗抄》、《蜀道难集》等诗集,《山农文集》八卷,《斋诗说》八卷,《斋论文》六卷等文集。在“经学”研究中,一生研究成果结集为《四书广注》三十六卷,还有《尚书说略》、《春秋五传》、《左传地理指南》,他也研究故乡胶州史志,写了《州志别本》补充了《胶州志》的不足。他还写有《读志附辩》对州志问题提出质疑,新写了《胶镇志》、《山东盐法志》,另外刻印的著作还有《古文从语》、《甲申群盗记》。他还编写了《高氏传家录》、《张氏家训》和自撰年谱《稚松年谱》,著述之多,可说惊人。

因为著述丰厚,文法凝练,张谦宜也得到了时人很高的评价,清代翰林宋弼称张谦宜为“胶州三大文人之一”。学者法坤宏评述张谦宜的著作时说:“吐前人之精髓,发自心之明理,挥霍跌宕,期与传著相应”。

不光是古人给他很高的评价,今人也十分推崇张谦宜。当代中国古文学家,陕西师范大学霍松林先生就把张谦宜的《茧斋诗谈》编入《中国诗论史》。复旦大学教授易蒲和李金苓教授编著出版的《汉语修辞学史纲》一书,第八章第七节专门讲张谦宜论炼字炼句。此书是全国大学中文教材,其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张谦宜在文论名著《茧斋诗谈》中首先论及炼字炼句的重要:对于炼字,他要求做到“字字有来历,字字相照顾。”“浑成不见斧凿痕”,并能“托得我意思出,藏得我意思住。”

对于炼句,张氏要求“必须文从理顺之中,有洗旧翻新之巧。意不尽于句中,景已溢于兴外。刻苦却不扭捏,平易却不肤浅。初仍作意,久存自然。务使五七字内,线穿铁铸,一字摇撼不动,增减不得为度。”

此外,张氏继承了宋代关于炼字炼句的整体观:“盖名手炼句,如掷杖化龙,蜿蜒腾跃,一句之灵,能使全篇俱活。炼字如壁龙点睛,鳞甲飞动,一字之警,能使全句皆奇。苦炼一句只是一句,炼一字只是一字,非诗人也。”特约撰稿 田野

[编辑:苏青]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