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1/13 10:50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苏青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韩练成救蒋介石变共谍 一句话葬送张灵甫74师

\

韩练成早年冒名顶替参军因救了蒋介石补入黄埔军校

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痛定思痛之下,他说了一句话:“我们不是被共产党打败的,而是被自己打败的。”关于这句话,可以从多方面解读,国民党的贪污腐化、军事将领的作战素养低劣、组织涣散等都是原因,但大批高层将领倒戈,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点。

在这些国民党高层将领中 ,有一位将军,对解放军的胜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是一位被冯玉祥誉为“在北伐时与我共过患难”的青年军官,一个在中原大战的危机中救出蒋介石的勇将 ,一个统御桂系主力在正面战场奋战的抗日将领,一个在蒋介石身边参与最高机密的智囊。但同时,他又与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李克农上将称他为“隐形人”,蒋介石次子蒋纬国称他为“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他就是韩练成。

家境贫寒,冒名顶替步入军旅

1909年3月18日,韩练成出生在甘肃省固原县(今宁夏固原市)城关一个贫民家庭。李军海在《韩练成将军的传奇人生》一文中说,这种贫困首先体现在家庭上,韩父早年习武,后到清朝军队当兵,曾是当地巡防营的一名哨兵。中年以后,他流落到固原一带当苦工,不久又替人代卖衣物,做小贩谋生。韩母是陕西乾县人,幼年丧父,16岁那年,陕甘大旱,其母活活饿死,她被族人卖到固原给韩父为妻。婚后生下子女4个,3个没能养活,剩下韩练成一根独苗。

15岁那年,韩练成因家境贫寒而辍学,给地主家放羊,后又到县城一杂货店里当学徒。一年后,韩练成的人生迎来转机。“1925年,我父亲16岁那年,来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韩练成之子韩兢曾回忆说,当时黄埔军校到固原城招收学生,但报考条件必须要中学毕业,当兵是摆脱贫困的最佳选择。

韩练成的母亲一心希望儿子当上军官,便从做零工的东家借来甘肃省立第二中学韩圭璋的毕业文凭,让韩练成冒名报考黄埔军校。然而招生老师却把名为“韩圭璋”的韩练成带到银川,进入了西北陆军第七师马鸿逵部的军官教导队 ,当了一名学兵。从此,“韩圭璋”成了他的名字,并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教导队结业后,他被分配到第七师警卫营当排长,并参加北伐。

在军队中,“韩圭璋”表现出色,这一点在西北军将领冯玉祥的回忆中有所体现,冯玉祥在《我所认识的蒋介石》一书中曾提到:“韩练成北伐时,曾与我共过患难的……”这种评价对一个在北伐时还不足20岁的青年军官来说是极少见的。

临危救蒋,特许黄埔三期毕业

韩练成一生最关键的转折就是临危救蒋,正是因为这件事,他在蒋介石心目中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在仕途上一路高升,也基于此,他得以参与到很多重大军事行动中,为我军提供绝密情报。

时间退回到1930年4月,当时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之间爆发中原大战 。双方交战后,蒋介石专车亲临前线指挥。开战不到一个星期,冯的部下韩复榘、石友三、杨虎城、马鸿逵等部倒戈投蒋。韩练成所在的马鸿逵部改编为讨逆军第11军,韩练成任所属的64师独立团团长。5月31日的豫东鏖战,蒋介石在归德(今河南商丘)朱集车站的“总司令列车行营”上指挥作战 。冯玉祥部“五虎上将”之一的郑大章率骑兵部队千余人,夜间疾驰80余里,袭击归德飞机场,烧毁飞机12架,俘虏机械师和地勤人员50余名。机场火光冲天,枪声划破夜空,蒋军乱成一团。当时,郑大章不知道蒋介石就在机场附近的朱集车站“总司令列车行营”指挥作战 ,蒋介石的指挥部就设在列车上;更不知道蒋介石的总司令部只有200余人的护卫,不然岂会善罢甘休。随蒋的高级参谋陈调元,下令全部护卫分布车站全力反击,形势极为严峻,蒋介石更是惊恐不安,非常紧张。万分紧急时参谋总长杨杰打通了归德城守备指挥韩练成的电话,说敌军包围“总司令列车行营”。韩练成知道出兵地方后,部署了归德守城兵力,立即率主力急奔车站“救驾”。

韩练成部介入后,与郑大章部混战在一起。郑大章误以为车站上还有兵力布防,又因夜间不熟悉地形不敢贸然进攻,未敢恋战 ,立即组织突围。拂晓,韩练成攻入站台,蒋介石化险为夷。惊魂未定的蒋介石,请韩练成登上“总司令列车行营”,趁战火平静间隙召见了韩练成。

薛正昌著有《韩练成救蒋》一文,详细描述了蒋、韩会面的情况:“韩练成由卫队军官带领进入行营车厢。他左手反握驳壳枪,右手向蒋介石敬礼,立正并报告:‘报告总司令,驻归德64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前来报到,车站外围乱兵已经平息,请总司令训示。’见到韩练成这位英武的年轻军官后,蒋介石真是有绝处逢生之感。他紧紧地握着韩练成的手说:‘ 好!你很好!’对于这样一位年轻忠勇的团长,蒋介石凭第一感觉就认为他应该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开口便问韩:‘你是黄埔几期的学生?’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使韩练成瞬间无以回答。参谋长杨杰急中生智,提醒韩练成:‘总司令问你是黄埔军校几期?’‘我就近投考西北陆军第七师教导队,无缘于黄埔。’韩练成作了简略回答,回答恰到好处,把握住了火候。蒋介石说:‘也好,可以补入黄埔军校学籍嘛!’”

这次“救驾”的经历对于韩练成来说,其重要性并不在于补入黄埔校籍,重要的是蒋介石从此不忘救险之恩。蒋介石不仅对这位青年军官紧要关头勇于“救驾”的行为非常满意,而且对他的勇敢与智慧留下了深刻印象,夸他为“白袍将军”。商丘“救驾”后,蒋介石给黄埔军校毕业生调查处下了一道亲笔手谕——

—“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第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

归德“勤王”事件后,当时任蒋介石秘书的周佛海事后回忆说:“谁知我们车上只二百多卫兵,车站上又没有其他军队,如果骑兵到达车站,元帅以下都要被俘,那么,那个时候以后的历史又是一个写法。”从这个意义上说,韩练成的“救驾”之功就大了。上世纪80年代,韩练成的老朋友、民革甘肃省主委卢忠良在给韩练成之子韩兢的信里说:韩练成“冒死突入商丘车站,确保了蒋介石的安全。为此,蒋对令尊非常赏识,此为令尊以后去蒋军任职,并不断受到重用的起因,世人多所不解也!”从此,这位“御批”的黄埔军校“毕业生”,成为了倍受蒋介石器重的“嫡系学生”。此后的岁月里,蒋介石不断赐韩以新的官衔,扶植其屡屡升迁。但蒋介石怎么也想不到,韩练成后来却走向了他的对立面。

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

其实在救蒋之前,韩练成已经和共产党有所接触。

这要退回到韩练成刚参军时的1925年,彼时,正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大量的共产党员参与到国民党事务中 ,韩练成正是在这个时候接触了共产党。据李军海介绍,1926年9月,韩圭璋(当时还未更正自己名字)所属的马鸿逵部被改编为国民军联军第四路军,而第四路军政治处处长就是日后开辟陕北革命根据地的刘志丹。同年冬天,韩练成随部攻打围困西安的刘镇华部。行军途中 ,他认识了刘志丹,见其为人刚直豪爽,待人热情诚恳,又懂得很多革命道理,便倾心谈出了自己的身世和一些想法。刘志丹耐心地给他讲革命道理,并启发他纠正赚钱开杂货铺的错误思想。韩练成眼界大开,精神振奋,思想有所触动。后来韩练成曾想加入共产党,因战事爆发,未能成功。

救蒋之后,韩练成虽然官阶不断上升,但早期的思想早就在他脑海中深深扎根。1937年8月,韩练成第一次见到了深具人格魅力的周恩来。当时,韩练成陪同白崇禧会见到南京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的周恩来、叶剑英及冯玉祥等人。会谈中 ,周、叶二人思路清晰、言简意赅,绝无一字一句多余,令韩练成十分钦佩。“虽然是简短的一次见面,周恩来等共产党人身上表现出的民族大义和爱国热情给我父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韩兢说。

1942年6月,经过缜密考虑,韩练成委托无党派人士周士观通过他的女婿、中共地下党员于伶,安排了与周恩来在重庆一个普通居民区的第一次单独会见。“由于与周恩来已不是初次见面,又有‘黄埔师生’关系,所以他们的谈话直入主题。”韩练成向周恩来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经历,谈了自己对当前军事、政治形势的看法,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要求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则谨慎地表示,目前国共合作,共产党不在国民党内部、国军上层发展党员,希望韩在国统区,在蒋、桂高层好好工作,为国家、为抗日统一战线作贡献。

李宣良 、王经国的《“隐形将军”韩练成》一文,记载了这次会面中的一件趣事:在谈话就要结束、准备分手时,周恩来突然问:“韩参谋长,你是桂系将领,刚才你说在西北军为焕公(冯玉祥)解围,是怎么回事?”韩介绍了他与冯的渊源,周恩来又问:“那么,‘四一二政变’前后,你也在西北军了?有一位,也姓韩,叫韩圭璋的人,你认识吗?”韩练成惊呆了!半晌才说:“我就是韩圭璋。”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你就是?”周恩来告诉韩,他是从刘志丹处知道韩圭璋的。

从此,韩练成确定了与党的同志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

特约撰稿 田野[来源:信网 编辑:苏青]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