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3/19 09:51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王学义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与民国四公子:袁克文赞青岛夜不闭户

\

民国年间,一些世家子弟的行为做派和风流韵事在社会各界广为流传,其中有四人被称为“民国四公子”。四人当中又有三个曾来过青岛,他们的故事至今仍为青岛人所乐于提及。他们就是张伯驹 、袁克文和张学良(此前的《发现青岛》曾提及)。尤其是张伯驹,他和妻子潘素曾来青岛观海二路3号吟诗作画,潘素所画的《崂山潮音瀑》广受好评。而且,青岛市博物馆文贸部的赵主任告诉城市信报/信网记者,张伯驹还给青岛市博物馆捐赠了一幅潘素仿展子虔的《游春图》。

出身名门,收藏国宝级文物

进青岛市博物馆大门后,便是一道曲线长廊,廊中有一面文物捐赠功德墙。功德墙上赫然可见张伯驹的名字。

张伯驹是谁?他是一位名士,出身名门,而且诗词歌赋,无所不晓,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张伯驹生于1897年,字丛碧,河南项城人,从小过继给了伯父张镇芳。在蔡登山所写的《张伯驹:初见潘素惊为天人》一文中称,张镇芳是光绪三十年进士,袁世凯哥哥的内弟,历任长芦盐运使、直隶按察使等职。张伯驹7岁入私塾,9岁能写诗,享有“神童”之誉,曾与袁世凯的几个儿子同在英国人办的一所书院读书。毕业后,张伯驹进入袁世凯的陆军混成模范团骑兵科受训,其后在军阀曹锟、吴佩孚、张作霖等部任职,曾任过提调参议。但他从内心厌倦军队生活,便不顾双亲和众人的反对,毅然退出军界。此后,他把兴趣转移到读书 ,陶冶性情的文化艺术。张伯驹利用自家的优越条件,在家藏的古典文史书中找到了一方驰骋的天地。

著名作家章诒和在《君子之交》一文中描述了父亲和自己的这样一段对话:“你从小背过‘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吧?”“这是李白的诗。”“张伯驹就藏有李白的真迹,叫《上阳台帖》。”“你的罗伯伯(指罗隆基)不是常爱唠叨‘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么?这诗句是谁写的?”“杜牧。”“对,张伯驹就收有杜牧的字。”“你知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吧?”“它是范仲淹《岳阳楼记》里的,我们中学的课本里有。”“张伯驹藏有范仲淹的手卷。”……这段对话道出了张伯驹的藏品之盛。

张伯驹还非常擅长写词,他从30岁开始写词,写作时间长达55年。“词人”是他最看重的一个身份。学者姚平认为他是当代最重要的词人之一,除沈祖棻等人外 ,罕有其匹。其词作情深意厚,天趣盎然,被誉为词人之词。

连夜“抢”来红颜知己潘素

潘素也是一位传奇的女子,她和张伯驹二人的情缘称得上是一段佳话。

在沈慧瑛所写的《潘素,站在张伯驹身后的女性》一文中称,潘素,原名白琴 ,是前清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他的父亲潘智合从苏州移居上海后,整天游手好闲,家道日渐衰落。母亲沈氏也是位大家闺秀,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在潘素7岁时,母亲就为她请老师,教她学习绘画、音乐和诗文。谁料潘素13岁那年,母亲去世,继母凶暴,潘素从此过上噩梦般的生活。又几年,她出落成婷婷玉立的少女,继母就以她擅长琵琶为借口,逼她到青楼操琴挣钱,浮沉于声色犬马之地。

不过,据蔡登山描述,张伯驹的好友孙曜东曾回忆称:潘素当时被称为“潘妃”,她在上海滩,曾大红大紫过。“潘素身上也存在着一大堆不可理解的‘ 矛盾性’。那时的‘花界’似乎也有‘分工’,像含香老五、吴嫣等人,接的客多为官场上的人,而潘妃的客人多为上海白相的二等流氓。红火的时候天天有人到她家‘摆谱儿’,吃‘花酒’,客人们正在打牌或者吃酒,她照样可以出堂差,且应接不暇。那时有些男人喜欢‘文身’,多为黑社会的人,而潘妃的手臂上也剌有一朵花……最终她的‘内秀’被张伯驹开发了出来。”所谓烟花之地多性情中人,说的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当时,张伯驹任盐业银行任总稽核,一次他到上海查账,在“花界”遇到“潘妃”,惊为天女下凡。二人坠入爱河。不过,这时的潘素已被一个名叫臧卓的国民党中将“收入囊中”,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于是臧卓把她“软禁”起来。张伯驹见对手很硬,六神无主,幸亏孙曜东相助,趁月黑风高,买通臧卓的卫兵,趁臧卓不在屋里时,冲进去抢走潘素,将她安置到事先租好的房子里。又择机返回北方,才大功告成。

张伯驹曾称人生有四大爱好:爱文物、爱女人、爱吃喝、爱读书 。这时的张伯驹已有三房妻室,潘素只能做妾。好在,认识潘素后,张伯驹再无风流韵事,心思只在她一人身上。

张伯驹还着力培养潘素画画。潘素曾三次与张大千联袂作画,画作常常有张伯驹的诗词书法,可谓是珠联璧合。

\

夫妇来青画《崂山潮音瀑》

张伯驹对于收藏的热爱是深入骨髓的,为此他不惜倾家荡产,被视为败家子,只有潘素支持他 。为买隋代大画家展子虔所绘的《游春图》,张伯驹不惜将自己钟爱的豪宅——李莲英旧墅卖给辅仁大学,换得2.1万美元,又兑成220两黄金 ,潘素毅然卖掉自己的陪嫁凑足了20两黄金 ,才买下此图。

抗战时期,为了不让这些国宝级的字画出意外 ,潘素把它们一件一件包好,缝在被褥和棉衣里,随身携带。对这些字画他们研习、欣赏,倾注了毕生心血。其中还有一幅陆机的《平复帖》,是现今传世墨迹中的“开山鼻祖”,被收藏界尊为“中华第一帖”。著名文物研究专家王世襄曾小心翼翼地向张伯驹借阅《平复帖》,问能否在张家看上一两次。没想到张伯驹回答:“你拿回家看去吧。”在王家放了一个多月。由此可见张伯驹的大气。

当然,因为张伯驹一生坐吃山空,生活都是潘素安排。而他还是要花钱买古董、字画,潘素有时也会不理他。于是,张伯驹就会躺倒在地,任潘素怎么拉也不起来,直到她答应卖首饰去买画,才站起来。这些古董、书画,张伯驹曾立下字句要送给潘素,但解放后,他们无偿捐赠给了国家。文化部给他们发奖状,称“化私为公,足资楷式”。

据《百年青岛国画研究》中称,1953年,张伯驹、潘素和惠孝同、启功一起,曾到位于观海二路3号的山大教授黄公渚家中,泼墨交流,诗词酬唱,成为青岛著名的雅聚。据岛城著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介绍,1979年夏天,张伯驹来青岛,曾下榻华侨饭店。在饭店大厅,他看到正在展销中国画,于是停下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一幅“墨色青蛙”上下挂倒了,另一幅“仕女弹琴”则左右挂反了。于是找到饭店经理,让把画摘下来,免得被外国人买去,闹出笑话。

张伯驹和潘素还曾来青岛休养,潘素画有一幅《崂山潮音瀑》,著名学者、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给于其很高的评价,称“此在女流,尤称罕见”。张伯驹也非常喜欢崂山,他写有一联:“迎来海外三千履;望尽齐州九点烟。”形容来此的外国游客之多,而崂山之高,登山可以阅尽齐鲁大地之灵秀雄奇。

张伯驹一生讲究风度,上世纪80年代初吃西餐的一丝不苟,还让著名画家黄永玉目瞪口呆。1982年元宵节,85岁的张伯驹因重感冒被送进北京某大医院,被安置在一间八人大通铺式的病房,潘素几次交涉让院方转入小病房,被告知“级别不够”。老人病情加重,终于与世长辞。后来,有人在医院门前叫骂:“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国宝!他捐的国宝,足够买下你们医院!”

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王学义(青岛市博物馆供图)[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