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3/26 09:29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王学义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孔有德兵变屠平度 北京公主坟埋的是他女儿

\

孔有德母亲曾在平度当奶妈他兵变后屠了平度城

在平度市区胜利路东耸立着一座千佛阁,在明崇祯五年著名的“孔有德之乱”中,除基座之外,其主体建筑化为灰烬,直至清顺治四年重新修建。“千佛阁基座是平度目前仅存的能见证那场灾难的实物了,当年孔有德在这里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血腥屠戮,给平度造成了空前的浩劫。”近日,平度文史专家李树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

孔有德是谁?他是明末叛将,其造反致使山东地区生灵涂炭,而后又投靠清军,获重用。他女儿孔四贞被孝庄太后收为养女,一度传说北京城的公主坟就是她的坟墓。

孙元化接纳孔有德,埋下祸根

孔有德可能是在山东长大的。平度文史专家、《平度史话》作者李树先生说,在《清史稿》等史书中,孔有德被笼统地称为“辽东人”。而在平度著名“乡官”贾毓祥写给崇祯皇帝的上疏中称,孔有德“世为平度崔氏家奴”。就此来看,孔有德的身世和平度有着扯不开的关系。

关于孔有德的具体出身,《沈阳日报》所报道过的《浑河边皇太极亲迎明将孔有德》一文中称,孔有德字瑞图,祖籍铁岭,矿工出身。他父亲在铁岭领导过反抗女真建州政权的起义,起义失败后,孔有德流亡到辽东各地,当过海盗,曾在广宁(北镇)军任游击,而后投靠毛文龙,与耿仲明、尚可喜,并称为“山东三矿徒”。这个毛文龙在历史上也颇有名气,金庸在《袁崇焕评传》中说,“毛文龙打仗是不行的,可是连年袭击满清腹地,不失为有牵制作用。那时候明军一见清兵就望风而逃,毛文龙胆敢主动出击,应当说勇气可嘉。”然而毛文龙为人骄横,还曾大量贿赂魏忠贤,为时人所愤恨。袁崇焕镇守辽东之后,毛文龙眼里依旧没有这位顶头上司,于是被袁崇焕用尚方宝剑诛杀。对此,《袁崇焕评传》的评价是:“毛文龙在皮岛(位于鸭绿江口外的海上),俨然是独立为王的模样,不接受朝廷派文官监察核数、滥杀难民冒功、侵吞军粮、军纪不肃,的确有罪。但袁崇焕以尚方剑斩他的方式,却也未免太戏剧化了些。明朝赐尚方剑给主帅,用意是给主帅以绝对权威,部将如不听指挥,立即可以诛杀。然而毛文龙的罪行都非紧急,也不是反叛行为。何况毛文龙也是受赐尚方剑的。”然而,就在收编毛文龙部下的那年十二月,袁崇焕也被崇祯帝关入大牢,第二年八月凌迟处死。那一年是崇祯三年,即公元1630年。

一方面,毛文龙之死,部下心中不服;另一方面明朝对这支散落在辽东半岛南部、山东北部沿海岛屿上的部队并不信任,于是,这支军队渐渐成为隐患。后来,队伍中有人在皮岛发动叛乱,总兵黄龙前往镇压,乱兵一哄而散。孔有德和耿仲明根本就不服黄龙,于是率部来到山东登州。

南京大学教授夏维中在《品明朝》一书中,记述了这一段历史。他说,登州(治所在今蓬莱)是当时山东半岛上的重要军事要塞之一。在明天启年初,为协调对后金(女真人建立的政权,清朝的前身)作战,在山东设登州、莱州巡抚,援助辽东前线。当时任登莱巡抚的是孙元化,嘉定人,举人出身,被任命之前曾任宁前道兵备副使。就是这位孙元化,竟接收了皮岛的叛将孔有德、耿仲明,并委以重任。孔有德被任命为骑兵参将,耿仲明则被派往登州要塞。而且,当时登州要塞有一位名叫特谢拉·科雷亚的葡萄牙人,正率领一些葡籍士兵,帮助明军试铸欧式大炮,并获得了成功。

孙元化看中的是孔有德等辽东军队的战斗力,然而他没想到这会给山东和他自己带来天大的祸患。崇祯四年,也就是1631年,皇太极率后金部队围攻凌河城(今辽宁锦县)。登莱巡抚孙元化归镇守辽东的孙承宗指挥,见前方战事吃紧,急令孔有德率军赶赴前线增援。此时孔有德一个作为骄兵悍将的面目开始暴露了。

孔有德反叛,率军攻破平度城

平度文史专家王琳珺对孔有德之乱颇有研究,他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孙元化派孔有德等从海路赶辽宁大凌河,孔有德却谎称逆风无法行船。而是率领1000多人,改走陆路,行程一个月才到达吴桥(今河北吴桥县)。当时,雨雪纷飞,官兵疲乏,而给养又不足,一时怨气冲天,开始纵兵劫掠。

《清史稿·孔有德传》中记载了一个细节,称一个名叫李九成的人和孔有德同为部将,孙元化曾命李九成去塞外买马,结果他自己把银子都花光了,害怕孙元化问罪。而他的儿子李应元在孔有德军中,于是他便怂恿孔有德造了反。

这支叛军并未北上,而是调转马头往山东杀了回来。一路攻占了陵县、临邑、商河等。“孔有德纵容士兵肆意奸淫烧杀,还屠戮了桓台。”李树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这支叛军如此残暴,可能与他们对明朝的文官有强烈的仇恨有关系。”随后,向山东半岛地区杀来。

当时的山东巡抚余大成和登莱巡抚孙元化得到消息后大惊失色。但是,余、孙二人都不想把事情闹大,而是力主安抚孔有德。不仅如此,他们还传令沿途州县,不得出兵阻击,以免激化矛盾。孔有德将计就计,假装投降,以此迷惑孙元化。暗地里却率军直扑登州城。因为无人挡,叛军轻松杀到登州城下。

据夏维中教授的记述 ,这位孙元化算得上是位“科技达人”,他是当时朝廷中少数几个接受西方先进技术的高级官员之一,但在领兵打仗方面却一窍不通 。他一看叛军慌了神,忙令部将出兵迎敌。两路夹击,叛军已处下风,就在此时孙元化又下令退兵,遭致大败。守军中不少辽东人,和孔有德的手下关系不错,他们见形势不好,纷纷加入叛军行列。孔有德又派他们潜入登州城做内应,孙元化不察敌情,也不听劝告 ,叛军里应外合,一举攻占登州城。这是已是崇祯五年,也就是1632年正月。

登州城破之后,孙元化自杀未成,被孔有德俘获。而孔有德也没有杀孙元化,只是让他写信给山东巡抚余大成 ,要求和谈。余大成看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哪里还敢隐瞒,只好上书朝廷。崇祯闻听大怒,撤掉余、孙二人的职务。这样一来,孙元化便无利用价值,孔有德念其以前的收留之情,放他出城,从海路逃生而去。然而,崇祯帝并没有饶了孙元化,而是将其斩首弃市,将余大成发配充军。

这样一来,孙元化所训练的那支掌握欧式大炮技术的队伍也损失殆尽,而且更大的隐患则是,孔有德、耿仲明等叛军也学会了这种技术。

据《清史稿·孔有德传》记载,至此,孔有德自称都元帅,李九成为副元帅,耿仲明等为总兵官,四处攻城略地。这年二月中旬,孔有德率军南下,攻破了平度城。

孔有德曾发誓,灭平度崔家满门

“孔有德的叛军杀死了知州陈所闻,自明初以来建设了230多年的平度城,官舍民居大半被烧,此前修建的千佛阁等寺庙也被付之一炬。”李树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

叛军攻破平度之后,还分兵四处奸淫掳掠,发泄兽欲。据道光年间的《平度州志》记载,死于叛军蹂躏之下的有姓氏可考的妇女,就达数百名之多。而且,在李树先生看来,这一版本的《平度州志》还“有意讳饰”。根据光绪年间的《平度志要》记载:城东南三十里处有一个村庄,村民被杀伤殆尽,只有两名异性少年男女侥幸存活下来,才得以保证该村“香烟”不绝。叛军杀上了瘾,甚至一直杀到胶莱河畔一个名叫窝铺村的村庄,“由此可见其荼毒范围之广。”李树先生说。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孔有德如此暴虐呢?王琳珺先生说,这是因为孔有德的母亲,曾是平度名门望族崔家的奶妈。当年生下孔有德后,她为了生计抛下儿子来到崔家。“想起母亲有奶不给自己吃,却用来哺育崔家的孩子,孔有德就越想越恨,于是从小就发誓,将来自己发达之时要灭掉崔家。”王琳珺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城破之后,孔有德决意杀掉崔家满门,但幸运的是,崔家事先得到了消息,全家连夜从北城墙下的阴沟里逃出 ,到城外的白果园村躲过了那一劫。

李树先生说,孔有德叛军在平度荼毒了长达半年之久,平度的经济文化遭到严重的破坏,久久不能恢复。一番施暴之后,叛军北上围攻军事重镇莱州城。此时,朝廷已经对这支叛军非常重视,调遣军队前来平叛。双方多次激战就发生在平度的北境。当年七月,两军在西乡门村一带交锋,叛军五大头目之一的陈有时被杀,而明军一名副总兵官也同时阵亡。八月,明军新任统帅朱大典率领精兵,兵分三路,东进平叛。孔有德在掖县的沙河迎战,这一仗叛军大败,解了莱州之围。而后,孔有德退回登州城。明军筑长堤围困登州,孔有德的副手李九成率兵出战,被杀。

困守登州,粮草告急。据说,孔有德军中传出吃人的消息,城中的百姓遭了殃。而孔有德也深感大势已去。眼下陆路已绝,而海路也有被掐断的风险,他到底该怎么办呢?

这时,孔有德想到了一条出路,投降后金。于是,他用海船载着妻子儿女和金银珠宝,率先从海路撤出了登州城。而耿仲明也不傻,《清史稿·孔有德传》中说,他驾着一艘船紧紧跟在孔有德屁股后面逃走了。

主帅一走,剩下守登州的叛军也就没了主心骨,官军很快打进城中。这一场让山东半岛生灵涂炭的“孔有德之乱”至此算是画上了句号。只是,孔有德仍然活着,此后他还会造成更大的破坏。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王学义[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