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5/07 09:31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王学义
· 责编 ·
每皮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日本浪人成青岛“黄帮”头子 四次屠杀掖城

日本战犯张宗援曾住齐东路他跟张宗昌拜了把兄弟

\

齐东路39号是一座三层的红砖小楼,人们走过时会因其别致而多看两眼。而在70多年前,平民百姓对这里却充满痛恨。只因这里曾经盘踞着一个日本浪人、特务、刽子手,他的名字叫伊达顺之助,还有个中文名叫张宗援。

这个日本人为什么会专门起个中文名?而且“张宗援”这个名字容易让人想起“狗肉将军”张宗昌,二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伊达顺之助枪杀同学

“伊达顺之助生于日本名门世家,但他从小就暴露出嗜杀、凶残的本性。”鲁青抗战史研究专家张成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

据张成介绍,伊达顺之助1892年生于日本东京的名门望族,其先祖是日本战国时代和江户时代的大名(相当于诸侯)伊达氏,为伊达政宗的后裔。伊达政宗是丰臣秀吉时代的猛将,小时候因罹患疱疮(天花),而右眼失明,人称“独眼龙”。他曾奉丰臣秀吉之命领兵三千入侵朝鲜。伊达顺之助的祖父伊达宗城是明治时代著名政治家,父亲伊达宗敦是仙台藩知事。张宗援在家排行第六,从小性格顽劣,用咱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头上长疮,脚上流脓”,坏透了的那一种。因为品行太过恶劣,先后转学麻布中学、庆应普通部、立教中学等学校。

1909年5月13日,17岁的伊达顺之助在立教中学上学期间,因为很小的事和同学发生了争吵,他直接拔出手枪将同学打死。这一下不得了,当年10月15日,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伊达顺之助惩役12年。其家人急了,于是四处活动。1910年6月,改判惩役6年。减刑一半,按说该知足了吧,可是伊达家族势力太大了,他们又聘请侦探、律师,对受害学生进行调查,最后竟然拿出证明说伊达顺之助完全是自卫行为。于是,伊达顺之助的判决变成了缓刑,从而得以释放。1914年,22岁的伊达顺之助终于从中学毕业了。

然而,杀了人,还被判了缓刑,伊达顺之助已然声名狼藉,留在日本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出息,于是便去了朝鲜。当时朝鲜已沦为日本殖民地,伊达顺之助在那里当了朝鲜平安北道国境警备队队长。后来,他又决定来中国冒险。

在作家施原所写的《审判日伪战犯纪实》一书中称,辛亥革命后,肃亲王善耆与避居青岛的恭亲王溥伟组成“宗社党”,并同蒙独分子一起搞复辟活动。日本黑势力“黑龙会”中的川岛浪速等人与他们结成同盟 ,试图推动满蒙独立运动,分裂中国 。这里需要提一下这个川岛浪速,他的养女非常出名,就是川岛芳子。他们秘密拼凑了一支1500人的“勤王复国军”,筹划武装叛乱。而日本参谋本部、关东都督府等机关全力向他们提供援助。当时,驻东北的日军满铁联队长土井市之进,与黑龙会及宗社党等,认为奉系军阀张作霖是他们制造满蒙独立的绊脚石,于是决定暗杀张作霖。而此时,伊达顺之助正潜藏在张作霖身边,是张的安全顾问(相当于保镖)。于是,张宗援参加了土井、川岛等组织的“日本满蒙决死团”,这帮分裂分子蠢蠢欲动。

他曾参与刺杀张作霖

《审判日伪战犯纪实》一书中称,1916年5月下旬,日军满铁联队长土井接到了上司除掉张作霖的密令,于是马上来到沈阳,召集日军相关人员,制定暗杀张作霖的计划。

当时,张作霖的顾问町野和安全顾问伊达顺之助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由包括伊达顺之助在内的“满蒙决死团”负责刺探消息,以便选找机会,执行暗杀张作霖的计划。机会很快就来了,5月27日,日本天皇的弟弟闲院宫载仁亲王从俄国返回日本,途中经过沈阳,而张作霖要去火车站迎送。当天,张作霖、汤玉麟等乘坐五辆豪华俄式马车,在骑兵卫队的护卫下,大摇大摆地赶往沈阳车站。其中,汤玉麟尤其喜欢摆阔,大有喧宾夺主之势。他哪里会想到,“满蒙决死团”早已决定在张作霖回来的路上下手,暗杀的第一个地点选在了小西边门。执行暗杀任务的日本人名叫三村丰,埋伏在路边一座楼中,但他根本不认识张作霖。当车队路过的时候,三村丰看到汤玉麟派头十足,认为那肯定就是目标,于是把炸弹从窗口扔了出去。霎时间,大街之上黑烟滚滚,乱作一团。只不过,三村丰不光不认识张作霖,心理素质也很差,慌乱之中投弹不准,致使汤玉麟也仅仅受了轻伤,只把卫队士兵炸死数人。

张作霖见此情景,知道遇到了刺客。他立刻把身上的大帅披风扔掉,还抢过一个卫兵的帽子来,戴在自己头上,然后跳下马车,骑马向司令部飞跑。在路过沈阳图书馆时,他又遇到了第二波截杀。只见一人猛然间从图书馆大门跳出,手中炸弹扔向张作霖。但张作霖毕竟是土匪出身,经历过太多风浪,又加骑术精湛,临危不乱,一提缰绳,那马从炸弹之上凌空飞跃过去。那炸弹炸伤了马臀,炸飞了张作霖的帽子,同时飞溅的弹片也击中刺客的要害。于是 ,刺客颓然倒下。

平日里,伊达顺之助总是紧随张作霖,而这一次他偏偏没跟着。当张作霖骑马狼狈逃回司令部时,伊达顺之助正在跟门口传达室的副官聊天。他看到只有几个起兵跑回来,还以为已经得手,但这种兴奋只是一闪而过,他很快发现最前面那人正是张作霖。按说,伊达顺之助本该迎上前去,给张作霖几枪,完成任务,但他这时显然没做好死的准备。而且,张作霖的卫兵早已行动起来,紧急戒备。张作霖进屋之后,汤玉麟也跑了回来。很快有人通报,所日本铁道守备队长陪同日本领事来访,表示慰问。而张作霖的手下则火速前往现场,发现刺客的脚上有明显的日本人特征——穿惯木屐拖鞋留下的痕迹。这表明,刺客正是日本人。

张作霖城府很深,他知道还不能和日本人撕破脸。于是假装不知道,还照样信任町野、伊达顺之助等人。而伊达顺之助心中有鬼,以“引咎辞职”为名,离开了张作霖。张作霖挽留不住,就给了他一笔钱。此后一段日子,伊达顺之助就在东三省流浪。他日本浪人的身份就是这么来的。

他带伪军入关来到胶县

据鲁青抗战史研究专家张成先生说,伊达顺之助与张宗昌其实早就认识了,因为张宗昌就是张作霖的手下。后来,张作霖派张宗昌入关南下作战,伊达顺之助就又到张宗昌那里当上了顾问,俩人关系也不错。那么,这个日本人是怎么有了“张宗援”这个中文名的呢?

其实,为了套近乎,伊达顺之助一开始是要认张宗昌当干爹的。张宗昌生于1881年,只比伊达顺之助大11岁,但后者并不觉得难堪。后来,伊达顺之助拜见了张宗昌的母亲,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张的母亲张侯氏就说:“你跟我儿子年龄相差不多,不行拜个把兄弟吧。”就这样,伊达顺之助成了张宗昌的把兄弟,摇身一变成了张宗援,人们也开始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他。

1925年4月,张作霖任命张宗昌为山东军务督办,7月,张宗昌兼任山东省省长。有了这样一个义兄,谁不得高看张宗援一眼?于是 ,他顺利地和张宗昌手下的褚玉璞、程国瑞、毕庶澄,甚至连毕庶澄手下的团长李寿山等人,都成了朋友。张宗援一步一步,在实现自己的计划 ,但中国历史发展的步伐,将他的如意算盘击得粉碎。

北伐战争发生后,张宗昌屡战屡败,5万人马被白崇禧团团围住。走投无路的张宗昌化装后,乘一叶小舟逃走。张宗援在这时候拉了义兄一把,帮他东渡日本。而张宗援却留在了中国。1931年,张宗援甚至加入了中国国籍。

施原在《审判日伪战犯纪实》一书中称,“九一八”事变后,张宗援响应日本政府的号令去了东三省。他遇到了原本熟识的营口马匪王殿忠,并一起到沈阳去招募伪军,这时又碰上了张宗昌的旧部李寿山。在《丹东日报》所刊发的《万里追凶 李寿山羊城被擒》一文中称,1925年,毕庶澄奉张宗昌之命,率兵到上海与蒋介石作战。蒋介石不择手段把毕庶澄争取过去,并秘密委任毕为国民党第四十四军军长。张宗昌知悉后,将毕调回青岛枪决,毕的队伍或逃散或改编。李寿山(在毕手下任团长)见势不妙,逃到金州西北坊隐居起来。1929年,他窜到沈阳,在南站开设旅馆。在这里他遇到了张宗援和王殿忠,李寿山又萌生做官的念头。他跟张宗援套近乎,参与招募,不到两个月,招收两千余人,成立了奉天警备军第一旅,王殿忠为旅长,李寿山当上了副旅长。1932年,李寿山拉出一千多人,与王殿忠分道扬镳,一下子变成安奉地区少将警备司令,张宗援为副司令。下辖3个步兵营及骑兵连、机枪连、击炮连、山炮连、大刀队,驻扎在营口外的大石桥到安东一带,并开始屠杀抗日民众。

张成先生说,这里还应该提到一个人,就是日本人佐佐木到一。此人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八期学生,做过日本驻北平的武官,当过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军事顾问。1934年12月,佐佐木到一任伪满军政部最高顾问,负责整编伪满军。他把不服贴的大批伪军统统赶上战场,只留下了张宗援等以日本人为领导核心的伪军。他将伪满划分五个军管区,任命于琛澄为伪第一军管区司令官。张宗援划归于琛澄指挥,其番号改为“第三混成旅”,正副旅长为李寿山、张宗援。1938年1月,佐佐木按日本关东军指令,派伪满军入关,其中伪第三混成旅长李寿山、张宗援编成“满洲国派遣军李支队”,由山海关转车直抵山东胶县,并在胶县王台(今属黄岛区)一带驻防。

就这样,张宗援荼毒山东半岛的日子又开始了。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王学义[来源:信网 编辑:每皮]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