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12/24 05:42
· 来源 ·
· 作者 ·
田野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北洋总理靳云鹏曾在青岛办公司 晚年皈依佛门

北洋总理靳云鹏曾在青岛办公司还专程来拜见德国总督

说起中国距今最近的一个乱世,那就非北洋军阀时期莫属了。正所谓“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北洋时期军阀割据,尔虞我诈,说起来绝对是一出精彩绝伦的政治大戏 。

在之前的《发现青岛》中,我们介绍过不少跟青岛相关的北洋武夫,什么袁世凯、徐世昌、段祺瑞、吴佩孚等等。今天,笔者再来讲一位传奇人物。这个人说来有些特殊,袁世凯、段祺瑞算是他的老师、张作霖算是他的亲家、吴佩孚算是他的政敌。他曾两度出任北洋政府的国务总理,却还跳脚骂道“我再干这国务总理,就是王八蛋!”他就是混迹于政商两界的传奇人物靳云鹏。

学习用功,受段祺瑞赏识

靳云鹏,字翼青,1877年出生于山东邹县,后迁到济宁。靳云鹏兄弟姐妹七人,自己在三兄弟中居长。他两个弟弟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分别叫靳云鹗、靳云鹤。鹏、鹗、鹤都是中国古代的神鸟,代表着力量和福气,从靳云鹏兄弟的名字可以看出,父亲对他们改变家族命运给予厚望。

然而好名字并没有让靳家摆脱贫穷。和不少后来的北洋大员一样,靳云鹏早年的生活很是凄惨。他父亲早丧,母亲邱莹莹虽然贤淑,但拖家带口,只能靠卖煎饼维持生计。靳氏兄弟幼年就帮家里干活,经常走街串巷卖煎饼、卖水,有时替人搬运货物,以贴补家用。这种生活压力极大,需要人安分守己,委曲求全。据文史学者郦千明《北洋总理靳云鹏的黑白人生》一文记载,有一年,靳云鹏和弟弟一起外出卖水,不小心水车溅了当地士绅孙尚书的儿子,当场被孙家仆役暴揍了一顿,临走时还警告要再到靳家问罪,兄弟俩十分害怕,连夜用水车载着母亲和妹妹逃往济南,以经营染布为生。后来,靳家又转赴烟台谋生,过着四处飘泊的生活。

在那个年代,贫家子弟想改变命运要么读书,要么当兵。靳云鹏自然没书可读,又要支撑家业,只得应募加入袁世凯的新建陆军。据说靳云鹏身患眼斜之疾,我们现在看他的戎装照也能发现,其右眼有些问题。这样的兵只能列为备补士兵,干些清扫厕所、马厩的工作。按理说,靳云鹏既然做这样的杂活,是不可能有出头之日的,但命运之神眷顾了他。

关于靳云鹏的发迹有两说,一说他的知遇恩人是袁世凯,一说是段祺瑞。

袁世凯一说比较简单。袁带兵很有一套,经常喜欢视察军营。因为靳云鹏办事认真,有次袁就留意到了他,随后给以提升。

段祺瑞一说就比较详细了。据说靳云鹏参军后,因手头拮据,常常躲在宿舍里看书习字,从不走出营门 。有一天,段祺瑞巡视营房,发现一名士兵正在练字,便询问原因。这名士兵报告说,自己每月的饷银都寄回家赡养母亲,还不够用,所以争取多识字,考上随营学校,以便能养家糊口。段祺瑞听后,大为感动,询问姓名、籍贯,答称“山东靳云鹏”。从此,段祺瑞记住了这个名字。不久,靳云鹏果然被补入随营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段祺瑞部服役,颇受重用。

考诸靳云鹏后来的事迹,他之北上见袁世凯是在1912年前后,那时候才为袁所熟识。且靳云鹏后来是段祺瑞的嫡系。因此笔者认为,靳云鹏发迹是段祺瑞栽培一说比较可信。不管怎么说,靳云鹏凭借自身努力,终于改变了命运,从此渐渐步入北洋政坛。

他这样导演“张勋复辟”

靳云鹏虽然受袁世凯、段祺瑞的重视,但真正步入核心层还是源于其在云南起义中的表现。1909年,云贵总督李经羲请段祺瑞推荐军事人才,段即举荐靳云鹏。很快,靳云鹏走马上任,担任云南新军督练公所总参议。

李经羲是李鸿章的侄子,晚年曾在青岛寓居。李经羲是清朝最后一任云贵总督,主政期间,尤其欣赏蔡锷。他的思想也比较矛盾,一方面想要为清廷守土保国,另一方面也颇为同情革命党。因此,李经羲对蔡锷的革命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靳云鹏是北洋系出身,受袁世凯和段祺瑞的栽培,是反对革命的。靳云鹏看到云南时局动荡,建议李经羲不要重用思想激进的蔡锷、李根源等人,遭到拒绝,就不断将云南情况密报袁世凯和段祺瑞。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蔡锷等人准备在昆明起义响应。据文史学者郦千明介绍,靳云鹏闻讯后立即向李经羲告密,并献计将李根源等人外调,以分散革命力量,使蔡锷孤掌难鸣。此计尚未实施,蔡锷、李根源已率领新军七十三标和七十四标起义。靳云鹏同第十九镇统制钟麟同抵抗,不敌而败。他化装成轿夫,在混乱中逃出昆明城,借道越南,然后兼程北上,投奔正在河南的署理湖广总督段祺瑞。见爱将归来,段祺瑞非常高兴,当即密电袁世凯,让靳赴京汇报云南局势。靳云鹏此番举动,让袁世凯和段祺瑞大为赞赏,从此,他开始步入北洋系的核心层。

此后,靳云鹏和段祺瑞的关系不断加深,靳的不少谋略都被段采纳,成为其亲信。您或许有所不知,历史上著名的“张勋复辟”,实际上就是靳云鹏帮段祺瑞下的一局好棋。当时已经是1917年,段祺瑞身为国务总理,和总统黎元洪因为“对德宣战”等问题闹得不可开交,史称“府院之争”。黎元洪下令免去段祺瑞的职务,段带着亲信退隐天津。靳云鹏等人献计于段祺瑞,劝其怂恿张勋复辟倒黎,然后再去张勋以自重。段祺瑞采纳此计,派人向张勋游说。6月,一心复辟的张勋率辫子兵进京,赶走了黎元洪。7月1日,把12岁的溥仪再次推上皇帝的宝座,宣布取消民国,恢复大清,立即遭到全国人民的一致反对。段祺瑞以靳云鹏为总参议,在天津组织讨逆军西进。困守北京的张勋孤立无援,很快便一败涂地。黎元洪被迫辞职,段祺瑞反倒成了“再造共和”的功臣,再任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

因为靳云鹏在段祺瑞手下的出色表现,他被时人冠以皖系“四大金刚”(另三人为徐树铮、曲同丰 、傅良佐)之首的名号。当然,这并不是说靳云鹏和段祺瑞之间就没有矛盾。因靳云鹏不是久居人下之人,他后来打算“自立门派”,肯定为段祺瑞所不容,我们后面将会提到。

来青岛拜会德国总督

因为在昆明起义中的表现,靳云鹏为段祺瑞所信赖。1913年9月,经段祺瑞力保,靳云鹏被袁世凯任命为山东都督,成为地方大员。

靳云鹏主政山东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日本趁机出兵青岛。据实而论,中国当时的国力差日本太多,靳云鹏只能抗议几句,敷衍了事。既然打不过,又不能对日本人的要求听之任之,靳云鹏只能用“一推二拖”的策略,小问题答应,大问题装不懂,总算没有发生大的纠纷。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期靳云鹏对袁世凯的态度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起初,袁世凯要当皇帝,靳云鹏立即在山东召集“国民代表大会”,积极“劝进”。袁世凯真登基了,举国皆骂,靳云鹏的态度也随之转变,和冯国璋一起策动5省将军联名通电,劝袁世凯取消帝制。甚至于1916年4月29日致电袁世凯,公开劝其退位。都说政治人物是“变脸”高手 ,观靳云鹏主政山东时的表现,可见他此时早已成熟,不再是当初那个初入军营的懵懂青年了。

靳云鹏主政山东期间,自然少不了跟青岛产生联系。日本没占青岛之前,青岛是德国的租借地,很多革命党活动于此。靳云鹏恐日久生患,为了对抗民军革命,便屈身前往拜会德国总督。据青岛市十大藏书家、青岛市博物馆原副馆长王桂云介绍,靳云鹏曾亲自到青岛,以视察为名,请求德国当局驱逐革命党人。德国当局遂下令驱逐革命党,吴大洲等革命党人不得不离青赴大连。靳云鹏此次来还顺便游览过崂山,并留有《吊田横》诗三首:

幼年读史慕高风,壮烈何人可继踪。沧海清风明月夜,只鹞斗酒吊先生。

沥肝披胆信誓盟,韩生竟自卖郦生。可怜卅里尸乡驿,成就先生千载名。

昨夜征书下未央,海滨人自气昂藏。英雄壮志空千古,宁愿分身不愿王。

在青岛成立鲁大公司

靳云鹏在发展个人产业上的商业眼光非常出色,1922年2月4日,中日签订了《解决山东悬案条约》。最先得知信息的靳云鹏捷足先登,以中日合办名义于1923年8月成立了鲁大矿业公司,总部设在青岛,靳云鹏出任董事长兼总理(实权掌握在日方董事田中末雄手中),直接操控坊子炭矿、淄川炭矿和金岭镇铁矿的生产、销售、经营等诸事项。有靳云鹏这棵大树罩着,鲁大公司营业兴旺,赚了不少钱。

1935年5月13日,鲁大公司淄博煤矿遭到了一次毁灭性的水灾袭击,有700余名工人淹死。1945年后,鲁大公司的资产,一并被国民政府接收。后来,鲁大公司青岛总部办公大楼成为青岛市总工会的办公场所,现已拆除建了青岛日报报业集团大楼。

直到晚年,靳云鹏还跟青岛难舍情缘。他晚年崇信佛教,来青岛时,曾到民众教育馆听倓虚大师讲经。倓虚大师是中国佛教界盛传的“三虚”(虚云和尚、太虚大师、倓虚大师)之一,正是他主持修建的湛山寺。

据青岛文史专家鲁勇先生介绍,靳云鹏跟段祺瑞都是佛教信徒,“段祺瑞信佛后师从宝一和尚,当时倓虚大师主持修建湛山寺,除了叶恭绰、周叔迦等人捐款外,青岛市市长沈鸿烈也无偿拨给了土地,倓虚大师向靳云鹏和段祺瑞募化。靳云鹏一心向佛,立即捐款,段祺瑞也捐了款。”为修湛山寺,倓虚大师还到北京,买妥一批三万余元的木料。这么一大批木料 ,光运费就不是小数目,但经靳云鹏交涉,装载了七个火车箱,免费运到青岛。现在我们游览湛山寺,也当念及其中靳云鹏的一份功劳。特约撰稿 田野[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