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6 05/26 09:19
· 来源 ·
· 作者 ·
宫岩
· 责编 ·
夜楼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市长打党部主任? 鸳鸯楼曾发生“火并”

\

右边这张照片里的人是青岛文史学者刘锦。但她并不是照片的重点,重点是她身旁那个陈旧的梳妆台。梳妆台的主人叫刘巨全 ,刘锦的姑姑,葛覃的妻子,莱阳路3号鸳鸯楼的女主人。

葛覃,这位曾经的国民党青岛市党部主任委员兼青岛市副市长,这个占据青岛历史四年时间的重要人物,虽然短暂却留给青岛诸多疑惑。就如他当时所住的鸳鸯楼一样,曾经发生过使朝野上下为之一惊的“青岛市长打党部主任(副市长)”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葛覃。

莱西人葛覃曾指挥反攻南通

先来认识一下葛覃。葛覃,原名葛绮春,字锦堂,莱西西南阁村人,1899年出生。关于他在40岁之前的生平,据莱西市史志办公室的史料显示:1913年,葛覃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在校时加入国民党 。1919年考入北京大学,因参加“五四”运动被捕,羁押80天后获释。北大毕业后,任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委员兼组织部部长。1930年,葛覃去英国爱丁堡大学攻读经济专业。1935年被陈果夫召回,任江苏省南通区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1938年春,因南通区长江天生港被日军攻陷,被撤职查办。不久,他组织收复天生港,处分被撤销,任国民政府江苏省政府主席。1939年调重庆任沦陷区党务处处长,并当选国民党中央委员。

从简历来看,这40年中葛覃的表现一直不错,档案中唯一的“污点”出现在1938年,南通被日军攻陷,葛覃被撤职查办。但此后他也做了一件大事,收拢部队开始反击!关于南通保卫战,还是看张树峰、钱小雷、瞿曙琨所写的《1938年的南通保卫战与反攻南通》吧:

1938年3月,由日本四个步兵大队5000人组成的佐藤支队向南通发起攻击。南通守军虽然实力很弱,但仍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在付出了较大伤亡后才被迫撤离。3月17日上午,日军进入南通城。下午,日军向天生港发起攻击,占领天生港。南通地区专员葛覃因此被撤职查办。

但葛覃马上做了个大决定:反击!4月28日,葛覃及保安司令部参谋长张星炳组织南通军警、抗日武装共3000余人乘日军向东台阜宁进犯、南通兵力空虚之机向南通城发起反攻,试图收复南通。当时日军总兵力约一个中队,200余人。整个“战役”共计持续11天,敌军迫于兵力限制,一直死守未敢出击。但日军强大的战斗力也使通城一时难以攻克。南通反击战虽未能取得预想的胜利,但在抗战初期,敢于集中军队反攻日军所占城市的,也是少之又少。不久,葛覃组织收复天生港,处分被撤销,任国民政府江苏省政府主席。

陈立夫支持葛覃争青岛市长

葛覃与青岛的缘分开始于1945年。提到这个时间、这个名字,想必有人会想到一件事:青岛历史上那次著名的“市长之争”。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对沦陷区进行了大规模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接收。蒋介石清楚地认识到接收成功与否关乎今后中国政治走向,故而原则上派嫡系部队与官员接收。国民党内部各派系则将接收视为利益与权力的重组,围绕接收长官人选问题展开激烈角逐。而青岛作为中央直辖市,国民党无论哪个派系对其接收,都意味着在北方政局中能占有一席之地。因此,国民党内部对青岛市长一职竞争异常激烈,原青岛市长沈鸿烈力荐其旧部、代理市长李先良;陈立夫以李先良不是蒋介石嫡系为由推出自己的属下、国民党中央党部战地服务站长葛覃,葛覃对这一职位早已垂涎三尺,为保胜算还请国民党元老丁惟汾推荐。

两股势力互不相让,争到了蒋介石那里。蒋介石考虑到李先良一直带领青岛保安总队在崂山打游击战,掌握武装力量可与八路军争夺青岛,故让李先良当了市长。为了挽回陈立夫、丁惟汾的面子及牵制李先良,任命葛覃为国民党青岛市党部主任委员兼副市长,这为日后李先良和葛覃的明争暗斗埋下了伏笔。

葛覃住在莱阳路3号鸳鸯楼

位子分好了,接下来就该给两位重要人物分房子了。李先良住进了江苏路27号原日军驻青岛领事住宅,而葛覃则住到了莱阳路3号的别墅鸳鸯楼。这两个地方都很好,唯一的差别是,李先良的别墅还带着个漂亮的花园。

鸳鸯楼,其实指的是莱阳路3号和5号。据青岛市著名文史专家鲁海老先生介绍:“莱阳路3号,庭院内植有花草树木,院子东南角有一座覆盖着琉璃瓦的亭阁,主楼有两座,一座是黄色的,一座是绿色的带有塔楼,两座楼相连,如鸳鸯交颈,所以叫鸳鸯楼。”这座楼建于1931年,主人是富商殷声桐,设计师为徐缅唐。解放后,鸳鸯楼被划归青岛市政府交际处作接待来宾之用,张云逸、谭启龙、舒同、臧克家、陈荒煤等曾在这里住过。

如今,鸳鸯楼被列为山东省历史优秀建筑吸引着求知者的眼光。不过,奇怪的是,找到莱阳路5号很容易,它就在海底世界正对面,门口的大理石牌子上刻有“海滨公寓”四个字,但黑色的大门紧闭。打听之下才知道,原来入口在莱阳路3号,现在这里是中国外汇交易中心青岛分中心。

鸳鸯楼为什么只开3号门,5号门一直大门紧闭?关于这一点,青岛文史学者刘锦虽然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但她也觉得奇怪:“那时大家一直走3号门,邮寄信件也都是3号门的地址。”

葛覃的妻子叫刘巨全,是全国妇女运动负责人,清朝名相刘墉的第五世子孙,也是刘锦的姑姑。在1948年春天,刘锦随母亲到青岛投靠父亲刘寄萍,暂住进了鸳鸯楼。“我们从诸城过来,当时从解放区过来,还得靠路条才能通过。我们坐着小船从红石崖走,我那时很调皮,非要把脚伸进海里,被母亲责备……”刘锦和家人在这里住了十天,就搬到了别的地方。至于鸳鸯楼里的秘密 ,是她长大后听家人讲的:

“东楼的二楼是个密室,经常有国民党官员在里面开会;我还有个姑姑当时也住在这里,但她丈夫牺牲、女儿病故造成精神失常,天天在楼梯上上下下,口中还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当然,除了这些事,鸳鸯楼里还发生了件大事,这件事在青岛被传得沸沸扬扬,主题是“青岛市长打党部主任”。

“青岛市长打党部主任”是怎么回事

当时的青岛市长是李先良,党部主任兼副市长就是葛覃。关于这件事,刘锦从坊间了解到是这样的:“青岛市市长李先良派手下深夜翻墙潜入莱阳路3号鸳鸯楼意有所图,不料被葛覃的司机兼保镖发现,双方短兵相接各有伤亡,李先良的部下拖着同伙的尸体仓惶逃跑。第二天各媒体铺天盖地爆料 ,都说是官场倾轧不择手段,市长李先良居然明目张胆地派人行刺党部主任葛覃,成为轰动一时的政治丑闻。”

但这件事也确实奇怪,除了葛覃第二天大发脾气外,其他人都三缄其口,到底有什么内幕?因为一个人:刘寄萍!我们还是听听他的女儿刘锦是怎么说的吧。

刘寄萍,刘巨全的弟弟,和大姐的政治选择不同,他1931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掩护工作顺利进行,他办了所学校,上面是日本人强制用的教科书,下面则是他自己给学生编的教材。刘寄萍家也是个重要的地下交通站。

出色的工作引起了国民党特务学生的注意,刘寄萍在一次大搜捕中被逮捕。他被押解到济南,敌人威逼利诱用尽各种酷刑,受刑时肺部受伤吐血不止生命垂危。大姐刘巨全当时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任职,她想尽办法打通关节,终于把刘寄萍救了出来。1936年大病初愈的刘寄萍不顾家人劝阻,又投入到地下工作中。1941年秋,刘寄萍回诸城工作。1945年诸城解放,他被选为滨海区(含诸城、胶南、赣榆、郯城等15个县)参议员。抗战胜利后,刘寄萍的大姐刘巨全和丈夫葛覃来到青岛,刘巨全任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常务委员,后当选山东省监察委员。因这层关系,中共华东局派刘寄萍来青岛了解有关第三次国共合谈内幕情报,才住到了鸳鸯楼。

刘寄萍住到鸳鸯楼的消息很快被李先良获知,为了握着这张打倒葛覃的王牌,李先良才派人夜闯鸳鸯楼,上演了一场“火并”的大戏。但李先良不知道的是,他要抓的刘寄萍,早就被葛覃送到朋友家软禁起来了,他的部下即便得手也找不到要抓的人。

“青岛市长打党部主任”,只是李先良和葛覃争斗的其中一件事,其实在市长之争后,两个人就结下了梁子。据说,李先良和葛覃在任命各局局长时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达成共识,把全市局机关平分,一半是李先良的人,一半则是葛覃的人。

这些闹剧在1949年6月份,随着青岛解放结束。解放前夕,葛覃去了上海。因发表反蒋宣言被国民党列为抓捕目标,最后他不得不去了日本,1958年去世。葛覃去日本之后,便与刘巨全分开了,她去台湾参加完儿子婚礼后也不得不留在了那里。葛覃死后,她将灵柩运回台湾,葬于台北。文/图 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宫岩(照片由刘锦提供)

[编辑:夜楼]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