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0 12/21 08:29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亚麦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七旬市民为情怀考驾照 对新生活方式充满向往

原标题:老司机上线

上个车还需要搀的话,我就不来学车了。”11月24日,国家取消70岁申领驾照年龄限制的第5天,71岁的郝建生走向驾校的专车,工作人员试图搀扶一下,被他“严词”拒绝。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当天,郝建生和另一位“车友”要去20多公里外的车管所参加“三力测试”。在此之前,对于啥是“三力”,别说是他,就连一同前去的驾校校长王勇,也是一头雾水。

新政来了

10月22日,星期四,岛城的天空艳阳高照,偶尔有一朵云彩飘过。对于71岁的郝建生来说,比这好天气更让他高兴的,是一个令他期盼已久的消息。这天,公安部发布新规,自11月20日起,放宽小型汽车驾驶证申请年龄,取消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轻便摩托车驾驶证70周岁的年龄上限。

“也就是说70周岁以上的老人,也可以学车考驾照了。”郝建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身旁的老伴。

“你都71周岁了,还学什么驾照?”老伴显得很冷静。

“国家有新政,我怎么就不能学?”

消息的发布和老伴的冷淡让郝建生辗转难眠。第二天,他早早从报箱取来自家订阅的报纸,找到了这一消息。他逐字逐句读给老伴听,老伴仍不为所动。在老伴看来,儿子已经有了驾照,71周岁的郝建生没有必要再去为考证奔忙和冒险。

可是,郝建生不这么想。与共和国同龄的郝建生,从计划经济时代走来。生于青岛、长于青岛的他,因姐姐前往内蒙古“上山下乡”,才有机会留在青岛上完了高中。参加工作后,看着工厂司机驾车时那洒脱的样子,他也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驾驶员。

可是,“计划经济时代,在工厂学开车,不是你想学就学的”。用郝建生的话说,“当时只有单位花钱派你去学车,你才有资格;不派你学车,连想都甭想”。

无奈的郝建生只好花钱买了一台胶片相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自己就能做主的爱好,渐渐冲抵了不能学车的遗憾。

转眼到了退休的年龄,郝建生在市北区一个大型农贸市场租了个小店做起了生意。等数年之后关掉生意真正休息时,他才发觉自己已步入古稀之年。

年届七旬,为工作和家庭操劳了大半生,本以为这辈子与驾照、驾车无缘了。没想到,新政悄然而至。郝建生埋在心里几十年的梦想,重新升腾起来。

闭门羹

在郝建生看来,尽管新政没有对年龄上限做出限制,但消息从发布到真正落地实施,可能要经历一段时间。

一周之后,他等不及了,要在家附近寻找一所驾校,看看驾校收不收他这个“老学员”。

出了家门左转,前行1.5公里,再左转直行半公里,就是一家大型驾校。尽管多年怀揣驾照梦,但真正走进驾校,对郝建生来说,还是第一次。

“你们这里收不收老年学员,国家报考驾照的新政策出来了。”刚进驾校报名办公室,还没等工作人员跟他打招呼,郝建生就先开口了。

工作人员笑了:“新政策我们知道,是你要报名吗?你多大年龄?”

“我想报名,我今年71岁了,周岁。”郝建生特意强调了自己的年龄。可工作人员告诉他,驾校还没有接到接收老年学员的通知,不过他可以问问。

郝建生坐在报名办公室里,双手插进红色棉衣的口袋,使劲捏着带来的身份证。

10分钟后,到门外打电话的工作人员回来了:驾校还没有接收老年学员的准备,哪怕将来接收老年学员,也会加收学费,毕竟老年人学驾照的经济成本比年轻人高。

“加收学费可以接受。”面对工作人员的答复,郝建生说,只要接收他,其他事情可以商量着来。可即便这样,直到他离开驾校,人家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记。

郝建生不得不重新思考报名的可行性。“难道像我这个年龄段的老人没有人学车?是不是所有的驾校,眼前都不收老年人?”

带着这些疑虑,郝建生回到家里,将“出师不利”的情况告诉了老伴,老伴仍是笑了笑。

郝建生不服气。他不抽烟、不酗酒,身体健康,国家都允许了,为什么不能报名?此刻,他那股倔强劲上来了:既然看准了,就要挑战一番,哪怕输了,也要输得心甘情愿。

这家不收,他就接着找。第二天,郝建生又出门了。公交车载着他驶出七八站,透过车窗他看到了一处驾校的训练场。训练场很大,集中了多家驾校。

揣着身份证拿着智能手机,郝建生走进了一家驾校的教练办公室。那天气温骤降,办公室里生着炉子,炉子旁围坐着驾校的年轻新学员。郝建生站在那里,显得挺特别。

面对他的到来,教练笑了笑,说驾校还没有接到接收70周岁以上老人报名学车的通知,不过可以留下电话,日后时机成熟再联系。

这里的教练不收,郝建生出门向训练场的另一个驾校走去。然而,这里的教练竟然不知道国家有这个新规定。

“三力”是啥

屡战屡败的郝建生回到家,听到的又是老伴的规劝:“都71周岁了,就别考这个驾照了。”可是,郝建生想得到这个最亲近的身边人的支持,“现在咱们都退休了,等我考出驾照来,拉着你到处看看风景”。果不其然,听到这儿,老伴高兴起来。

再一次,怀着满满的不确定的郝建生出了门。这次他找到的驾校位于沈阳路,不出意外,报名大厅的工作人员同样告诉他,暂时还不接受报名。不过,和先前多家驾校不一样的是,接待他的工作人员看了他的身份证,并认真登记了他的姓名、年龄、申报驾照的车型、联系电话。工作人员同时告诉他,能不能在这所驾校学考驾照,驾校都会回复。但申报的前提是,接到通知后,他需要前往交警指定场所进行记忆力、判断力和反应力等能力测试。

5天之后,回复来了。驾校工作人员告诉他,3天之后,也就是11月24日,将带着他前往交警指定的位于城阳区的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进行“三力”测试。

终于来了。接到这个电话,郝建生有些激动和兴奋。可他问对方“三力”测试测什么,工作人员却称,“由于是新规定,驾校也不知道测什么”。

“三力”测试具体有哪些内容?郝建生本人不知道,驾校不知道,已经申请并考出驾照的儿子也不知道。3天的时间里,郝建生在家里苦思冥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11月24日,周二,新政实施后的第5天。这天早上,专门换了一个新口罩的郝建生早早出了家门坐上了公交车。按照约定,他要在8点30分前赶到驾校。

他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10分钟。过了一会儿,一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他面前,同样是一位老人。工作人员告诉郝建生,眼前的这个“老伙计”叫李连法,比他大2岁,也要去参加“三力”测试。

郝建生想不到还有同伴。不过当天测试什么类型的题目,李连法同样不知情。

希望崩塌

上午9点,两人被引导着向驾校安排的专车走去。上车时,驾校工作人员试图搀扶郝建生,郝建生婉拒说:“上个车还需要搀的话,我就不来学车了。”

一句话,把大家逗乐了。

同行的车上,除了郝建生和李连法,还有驾校的校长王勇。王勇不仅是校长,还是青岛驾培联合会秘书长、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驾培分会副会长。

两位老人前往20多公里外的车管所进行“三力”测试,校长为什么亲自陪同?在王勇看来,新规实施后,作为特殊群体的老人来驾校申请驾照,是对驾校的信任,驾校对老人加倍呵护是社会责任的担当;同时,对于“三力”测试的程序,他这个校长也需要到现场学习。

一个小时后,专车抵达车管所。王勇带着两人去了“业务导办厅”。手续办完后,测试民警来到两位老人面前,向他们宣布了考场纪律。

第一个步入测试考场的是郝建生。郝建生因此也成为新政实施来,青岛市第一个进行“三力”测试的老人。

可直到迈入考场,郝建生也不知道他这次的“三力”测试,具体有哪些题目。

“我一坐在电脑前就蒙了。”从没接触过电脑的郝建生,甚至连鼠标都不会用。

“不会用电脑也没有关系,我们现在教你。”交警边说边将郝建生的手放在了鼠标上,并告诉他鼠标的两个按键如何使用。耐心的交警接着告诉他,桌子上的是显示器,所有测试题都在显示器上显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看准显示器中的题目,在题目下方寻找四项答案中的一项,之后用鼠标选中正确答案。

等交警讲完,显示屏上出现试题之后,电脑就开始计时了。

尽管交警教得很详细,可郝建生觉得,他手里握着的这个鼠标异常陌生,不听使唤。现场情况是,郝建生的第一道题答对了,第二、三道题答错了,第四、五道题答对了。当进行到第六道题,他刚点击了答案,旁边的交警就告诉他已经答错3道题了。20道题中、3道题答错,意味着考试不合格。显然,郝建生已经没必要再继续答题了。

第一次上考场,第一次用电脑,被交警面对面盯着,71岁的郝建生觉得整个过程紧张异常。郝建生从电脑前站起,交警告诉他将来还有两次测试机会,回家后可以熟悉一下电脑和鼠标,日后再测。

满怀希望走进考场的他,当时觉得“希望崩塌了”,带着满脸失落,他走出了考场。跟郝建生一样,比郝建生大2岁的李连法也没有通过测试。当同样带着一脸失落的李连法走出考场时,两个“老伙计”相视一笑:“还有两次机会呢”。

被“摁住”的梦想

郝建生首战失利,并没有影响其他人的热情。他报名的驾校几乎每天都有七旬以上的老人前来咨询驾考事宜。短短一周至少又有5人报名。这5位报名者,也被驾校的专车拉到了车管所,参加“三力”测试。遗憾的是,5人同样因种种原因,全都没有通过。

“两次全员落榜”让驾校警觉起来。“到底是老人反应力迟钝还是不会用电脑等原因导致‘落榜’?”数天里,王勇一边询问老人,一边寻找答案和应对策略。最终,驾校决定,根源还得从失败者身上寻找。

12月9日,一场现场交流会在驾校举办,来者是七旬以上需要进行“三力”测试的老人。这十余名七旬老人中,有先前测试的失败者,也有从没参加过测试正计划前往者。当天的经验交流会郝建生也受邀到了现场。

会上的经验分享之外,老人们普遍关心的是老伴、孩子对自己学车考驾照的态度。

郝建生想考驾照,他的老伴和孩子都不反对。还有的老人,为了征得孩子的同意,用上了“各个击破”。他先是给老伴做了思想工作,然后让老伴去做孩子的思想工作。两人一起“对付”孩子,对孩子说他们退休了,在家憋得慌,想学个驾照哪怕买个10万元内的小车,在青岛周边转转散散心也好……孩子最终也就同意了。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能如愿以偿。

李沧区的孙立真老人今年75周岁,早年间开了一个小型模具厂,家境殷实。后来他将模具厂交给儿子经营,自己退居二线带孙子。新政出台后,孙立真也想学车,结果却遭到了家人的坚决反对。

“75岁了,反应能力与年轻人相比,会迟钝。”孙立真的老伴想的是,与其让他去冒险,还不如老老实实安享晚年。这个年龄已经没有冒险的资本了,身体健康大于理想。结果,孙立真的梦想被老伴“摁”住了。

喜欢穿皮衣、戴鸭舌帽的李汉银是城阳区夏庄居民,今年74岁,他也想去报名,女儿不是很反对,儿子的态度却截然相反。

“父亲马上75周岁了,考证至少一年半载,要是76岁拿到驾照,我怎么能放心让一个快八十的老人独自驾车?他只要1分钟驾车在路上,我就为他担心1分钟!”儿子认为,学驾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人一生没接触过电脑,“三力”测试、科目一和科目四对他而言步步是难关,科目二、三很多年轻人要考好几次,何况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

因家人担心安全而放弃报名的还有73岁的李连法。首次“三力”测试失败后,他也在家人的劝说下放弃了。

屡败屡战

第一次考试失败,郝建生3个月之内还可以免费测试2次。他将自己的失利归结为“不会用电脑”、“测试现场心态不稳”和“对题型比较陌生”。

“有一道题是,在一个大方框内有很多颜色各异的小球体没有规则地转动,突然间一个红色的小球体消失了。这道题让你判断红色小球体是从哪个位置消失的。如果不仔细看球体的运动,可能就答错了。”

郝建生努力回想着当时答题的内容。还有一道题是几只牛羊在一个圈子里,让考生判断牛和羊的数量是否相等。

题目都很简单,郝建生认为,老年考生过关的法宝就是放松心态,聚精会神地去看,静心点击答案。

与此同时,驾校也在复盘考试流程。

“考试分两种题型,判断题和选择题,共20题,90分合格,最多只能错两道题,错三道题就不合格了。打个比方,有道题可能随机出几组数字,切换画面之后,可能会问你刚才随机的那一组数字,打比方里边有几个8,这个数字的顺序、倒序是多少,考验的是记忆力和判断力。大家好好熟悉电脑,平心静气,不要紧张。”12月9日的交流会上,王勇帮着大家熟悉题型,分享心得,总结教训。

想明白了这些,首战失利的郝建生回到家后,专门让儿子打开了电脑,手把手教自己如何用鼠标在电脑页面上点击答案、如何上网。这是郝建生71年来第二次与电脑面对面。

为了能过关,郝建生天天都在电脑面前按鼠标、点网页并模拟答题。每天在电脑面前至少坐两小时,有时3个小时。枯燥的训练带来了效果。郝建生不但学会了鼠标的熟练运用和答案的精准点击,还让儿子在他的智能手机上下载了驾考软件,并提前开始了科目一和科目四的练习。

对于二次“三力”测试,他已胸有成竹,时刻等待着驾校召唤再去测试。

一雪前耻

新测试定在12月11日。前一天,驾校分别给老人们打电话,除郝建生外,接到电话的还有74岁的阎如昆、72岁的唐永钢、74岁的宋维绍和73岁的马德山等。

12日上午8点半前,6位老人都到齐了,驾校将参与测试的老人集合到一起,为他们鼓劲,提醒他们在测试过程中不要慌张,看准了答案再去动鼠标。除了这些必要的提醒之外,工作人员还为老人在手机上下载了驾考模拟题APP,教他们如何看题,如何答题。

上午9点,班车载着老人们奔向城阳。时间安排得很紧凑,老人们在车管所业务大厅等了仅5分钟,值班考官就为老人排起了队,并检验起身份证。

第一个进考场的是阎如昆,他是第一次来测试。15分钟后,阎如昆推门走出了考场,门外等候的老人齐刷刷看向了他。阎如昆笑了笑:“没有通过,答了85分……”

“第一次测试就85分,已经很高了。”王勇给阎如昆鼓劲。

“第二个,郝建生。”

郝建生拿着身份证跟考官进了考场。十多分钟之后,考场的门打开了。郝建生走出门,口罩挡不住他脸上的笑意。左手拿着一张纸,他的步子很大很稳健,挥着手喊道,“考了100分,过了……”

瞬间,所有人将他围拢起来。郝建生难掩心中的激动,将手里的测试成绩表递到数名“老伙计”面前,考试成绩栏填着:100分。上面有公章和监考人签名,还有郝建生的签名。

众人羡慕了再羡慕,王勇适时送上祝福:“祝贺郝老师,祝贺,祝贺!”

“郝建生现在是‘好建生’了。”现场一老人兴奋起来:“‘郝’,是好人的‘好’。”

随后进考场的是唐永钢、宋维绍、马德山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人。

马德山是首次参加“三力”测试,个子不高、穿着时尚的他进考场不久就走了出来。和别人不同的是,这个戴着眼镜进考场的老人,出考场时手里不仅拿着一份成绩单,还拿着一个掉了腿的眼镜。

“90分,刚通过。”73岁的老人边笑边说,“考试过于激动,眼眶上的眼镜跌落到了地上,眼镜腿掉了。”他的话引来一阵笑声。

“过了就好,过了就可以体检了。”6人测试,5人过关。与先前两次零过关率相比,大家内心都很激动。此时,有人提议到大厅门口拍张合影,这意味着新政实施以来,第一批“三力”测试合格的老人出现了。

“我想拉着老伴出去郊游”“我想接送孙子上学放学”“如果能够考取驾照,出门用车也不必麻烦子女”……老人们高兴地描绘着未来。

体检拦路

“三力”测试“通关”,对于5位老人来说,只能算迈出了长征第一步。接下来的体检,成了驾考路上的第二只“拦路虎”。

12月14日,5位老人走进了市车管所体检中心。这次,郝建生又过关了。与他一起过关的,还有马德山和另一位老人。可是,另外两位老人没有过关,因为视力不达标。

驾考中心对老年人的体检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视力:要达到标准值,不能有色盲;另一方面还会看一下手有没有畸形。唐永钢在体检时被淘汰了,主要原因就是视力不达标,因为他有轻微白内障。但他不想放弃。

12月18日上午,唐永钢去了趟医院,近日会进行白内障手术,一旦手术后恢复,他会继续体检。“我已经将白内障手术的计划告诉驾校了。驾校也同意我再去体检。”

“三力”过关、体检过关,郝建生与马德山没有兴奋,他们知道背后还有更艰难的挑战:从科目一到科目四,毕竟他们已经不再年轻。

“不知道老人考驾照的通过率怎么样,邻居女儿科目三考了两次才通过,岁数大的估计更困难了,不过什么事都是一回生二回熟。”郝建生笑着说。

他去驾校交了学费,数日来一直在家中模拟科目一,等待下次进考场。郝建生曾以为老人学车费用会更多,但实际上驾校不但没有多收取其费用,还少收了300元。

郝建生还没想好将来买什么车,能否考到驾照还不确定,等驾照拿到之后,他会带上老伴到车行认真选择一番。“年纪大了,以家庭实用车型为主,也要考虑车的性能和安全系数。”

体检通过的马德山也在家忙着科目一的模拟考试。他的家里有车,想着如果真能拿到驾照,自己的生活可能会发生新的改变。

为情怀护航

经过数轮测试再加上体检,仅仅两步,10余人坚持到科目一的只有3人,对此驾校早有思想准备。

“这很正常,驾考就是优中选优,选出适合开车上路的人。新政给了高龄老年人学驾照机会,同时又提出了严格要求,不能光凭一腔热情,还要看个人的身体条件,只有通过一系列考核的老人,才能开车上路,这既是对老年人和其家人的安全负责,也是对社会公共交通安全负责,对开车在路上的其他人的安全负责。”

事实上,这几天王勇不但开始为老人甄选教练、在驾校成立老年人学车专班,还为老人专门在训练场设置了休息室,休息室内除了热水、书报、棋台外,还配备了按摩椅、跑步机和体能器等。

在王勇看来,到目前还没有一个针对老年人学车的详尽服务标准,所以连日来他安排工作人员为老人制定一套“服务手册”,其中特别提到了“注意语态和语气”、“多使用鼓励的词语、树立学员自信心”等。

王勇不否认,和年轻人相比,驾校在老人身上要付出更多的精力与耐心,为此驾校还专门设立了“单人、单车、单教练”的实训模式,同时学习费用暂时适当优惠。

相比王勇的热情,有的驾校认为,老年人学驾照的周期会更长,驾校付出的经济成本会更高,未来会否提高价格,这要“摸着石头过河”、“边走边看”。还有的驾校表示,他们当前不接收老年学员报名。毕竟,老年人在驾车中的反应能力与操控体力,与年轻人相比会慢,一旦出现交通事故倒查起来,驾校怕担责。

但是王勇觉得,老人用火热的情怀来学车,驾校有义务为他们的情怀保驾护航。高龄群体,来不得半点马虎。”

“信息时代,不会用电脑,这才真正体会到自己老了。人不能不服老,但哪怕是老了,当应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对于郝建生来说,老人学车,不光是老有所学。学技术,背后实际上是情怀的支撑,同时也是对新生活方式的向往。“我就希望自己拿到驾照,拉着老伴带着相机到处走走看看,这不是情怀和向往是什么!”

情怀之战,他们忙得正酣。

有一天,我们也会老去

尽管老人学驾照的阻力远超年轻人,但这条路不乏尝鲜者。他们说服最关心他们的家人,战胜自己最不熟悉的电脑,迈出第一步之后,前面的关隘仍然望不到头。

假如体检合格,等着他们的还有科一到科四的考试,要全通关才能拿到那本他们这一生因为种种原因错过、退休了无又法考取的驾驶证,重拾驾驶梦。

网友对高龄老人学车的讨论也很热烈。有媒体在做了一个投票调查,共10191名网友参与:1214人投票“人性化举措,支持!”4548人投票“老人反应慢,学车危险!”4245人投票“老人可以学车,但要严格考核。”184人投票“其他看法。”支持的声音只稍胜一筹。

这并不能阻挡老人们的热情,一个月以来,从古稀到耄耋,老人纷纷出现在青岛驾校报名现场。每位老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份深藏许久的情怀。为了这份情怀,他们既要让自己保持向前冲的勇气,又要在家人的担忧与关爱中找到平衡。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54亿人,占我国总人口的18.1%,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为1.76亿人,占我国总人口的12.6%。放眼全国,随着驾管新政的实施,老年人学车需求会逐步释放,可以预见的是,尽管驾考对他们困难重重,但开车上路的老年人会逐年增多。

如果将来,你在路上遇到老年司机,请给予他们多一点耐心。坐在车里的,或许是老夫老妻结伴出游,减少你无法陪伴他们的愧疚;或许是爷爷奶奶去接孙子孙女,让你可以安心上班;或许是开车去购物,你到家就有热乎饭。或许以上都不是,但请记住,我们每一个人,终将老去。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