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5/20 07:43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亚麦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问政青岛》关注体育设施 场馆使用难问题在哪一环

原标题:《问政青岛》问政市体育局,体育设施、场馆维护使用问题须全方位审视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李晓哲

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重点聚焦营商环境,为民服务展开问政,问出干劲,问出自信,问出发展,助力改革攻坚。5月19日晚,问政青岛继续上线,问政青岛市体育局。在当晚的问政中,全民健身器械维护监管不到位、体育设施荒废或年久失修、公益球场花样收费等问题一一接受问政,并给出解决路径。

重建不重管

健身设施更新难

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发展体育尤其全民健身是重要手段。近年来青岛大力建设上万处全民健身设施,然而问政记者调查发现,全市不少健身设施带病上岗,超期服役。

锈迹斑斑,摇摇欲坠,伤痕累累,这些“老病伤残”的健身设施难以“退休”。例如在沧口公园,上千平米的健身场地里聚集了不少来锻炼的市民。但熟悉这里的市民介绍,这些健身器材都得“挑着用”。

像这种现象还有很多。在一些乡村的体育设施,被安设在了上锁的院子里,村民想碰到都难。健身器材不仅存在维护的问题,儿童健身器材的缺席也让人担忧。有些孩子就坐在漫步机上玩,留下了健康隐患,有市民反映这个设施曾把孩子的手臂伤到骨折,根本不适合孩子玩。

“这反映了我们在工作中确实是重建而不重管的问题。”青岛市体育局局长车景华说,健身设施不仅没有让市民舒心,反而让群众闹心,“这个问题我们体育部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想在重建不重管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监管体系失灵失效,通过这些问题充分说明我们监管体系失灵失效。”

对于这些问题,车景华表示,按照计划,问政后第二天他们将对这些问题进行全面排查清查,并要经过几年的努力,使得全市健身设施逐步更新到位。

线上观察员杰文津表示,之所以会出现“重装不重管”的现象,是因为“装”当中的利益,无论是对行政机关、对企业还是对所谓的经手部门,比“管”要立竿见影得多,比建立台账、长期维护等成本要更低,“是到我们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时候了。在有关部门做这些相关的工作的时候,到底是真正意义上的由人出发、以人为本,还是说由部门本位出发,以部门利益为本?”

特邀观察员陈维民表示,这个现象反映了我们城市工作长期以来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重建轻管。“一个城市要好,三分建七分管。但是在实际工作中,由于粗放式发展方式,一建了之。”他说,“管”是长期化、精细化的事情,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不光是一个全民健身器材的问题,还包括我们城市工作的很多方面。

体育场馆5年没建好

皮划艇训练要去济南

青岛市素有足球之城、田径之乡的名誉,除了这些传统项目,近年来射击、皮划艇等新兴运动快速发展,并建设了专业场馆。但有市民反映这些场馆中有的5年没建好,有的用了半年就荒废了。

四方实验小区的隔壁是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其中的射击场是青岛市射击队日常训练的场地。随着周围小区的拔地而起,训练与居民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以2018年省运会举办为契机,青岛市在即墨规划了新的射击运动中心,并在2016年开工。有居民告诉问政记者,自己从射击队了解到,2018年省运会后他们将搬去即墨,然而比赛早已结束,搬迁却没有如期到来,原因是射击运动中心没建好。

在规划的青岛市射击运动中心,问政记者看到,公开资料显示,这里占地243亩,建筑面积约4.2万平方米,可承担国内大型射击赛事。进入场馆后,记者发现里面各项设施一应俱全,但是从杂乱堆放布满灰尘的器材上不难看出,这里许久未曾使用。室外的飞碟靶场内则是杂草丛生,铺好的胶皮大面积破损脱落,让人很难想象这里在2018年曾举办过省运会射击和飞碟比赛。

而在西海岸的青岛市皮划赛艇训练基地,2018年同样承办了省运会的赛艇赛事,还开放了培训。可是短短半年后,这里就暂停使用,市民要想训练就要去胶州少海。

更有戏剧性的是,原先在这里训练的青岛市皮划艇运动队,在青岛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训练场地,转战到济南雪野湖训练了。

车景华说,这两个场地都是第24届省运会的比赛场地,造成这种状况,确实不像话,“这里面不管有什么样的原因,首先从我们体育局来讲,在责任担当上,在协调沟通、协调推动上,还存在着很多问题。”

新老场馆使用难

问题出在哪一环

新场馆用不了,老场馆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弘诚体育场内,开放的塑胶跑道坑坑洼洼,羽毛球场地面高低不平,甚至还有裂缝,处处透着衰败。这里曾经创造过不少青岛体育的辉煌,如今留下的都是唏嘘。

而在虎山体育中心,也曾是多个职业球队的训练比赛场地,如今大门紧锁,围墙墙皮大面积脱落,露出了红砖。

这两处体育场馆的改造屡屡出现在规划之中,但一直说要动、一直也没有动静。“这两块体育场确实是我做体育局长的一块心病。”车景华说,要搞好群众体育、竞技体育,没有场地保障是很难的。但是这两个场地的改造又不是一句话能够轻轻松松带过去的。他说,体育部门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但进展缓慢,“作为体育局的主要负责人,我也非常着急,非常内疚,觉得对不起我们广大的市民,特别是我们周边的市民。”

他也表示,体育场馆改造,融资有一定的困难。体育部门多次和企业洽谈,也在积极争取财政投入。但项目不能等下去,“我们会积极争取更多的重视和支持,把我们的项目能够纳入到我们全市民生项目的大盘子里面去,统筹考虑。”

新老场馆都出问题,陈维民表示,体育场馆乱象背后有多个问题需要引起我们深思,这其中也不光是指体育部门。这里面暴露的问题在于政府的行政工作太任性,这恐怕是个大问题。再一个是对人民的利益、对财政资金太麻木,这么多钱投上去了,不完工,这太说不过去了。老百姓享受不到我们的基本公共服务,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还有也反映出推卸责任,场地没法使用竟然是挡土墙没修好,不能验收,理由牵强,但工作人员的回答却理直气壮。施政为民,我们不能只要面子,不要里子,我们既要要面子,更要要里子。

公益球场开放

为何会差临门一脚

青岛素有足球之城的美誉,在持续建设之下,全市足球场总数已经突破900块,平均每万人拥有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但有市民反映部分政府投资建设的球场却出现了公益性缩水、老场地失修的问题。

位于市北区周口路的青岛市全民健身中心,是全市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群众健身休闲场所,其中4块对外开放的笼式足球场是周边居民踢球的好去处。可最近这个之前免费的场地要收费了。

据问政调查,由于安装了照明灯等设施,周一到周五下午都收费了。但有市民质疑,下午不开灯收什么费?

不仅这一处足球场地如此。在新兴体育馆配建的两块笼式足球场,作为市办实事,球场的公示牌上显示工作日上午免费开放,非免费时段收费为公益售价,价格为市场价的2/3。但在问政调查中工作人员说,这里只有周一上午的时间段是公益的免费。其他时段收费跟其他收费球场差不多。

还有市北区邮轮母港两座靠海而建的笼式足球场,作为市办实事项目,显示是在工作日上午免费开放,却有隐形门槛:个人可以免费,团体不行。至于如何界定个人和团体,工作人员说不存在什么界定,但5个人一起来玩肯定不行。

这边公益缩水,那边面临着无球可踢。胶州市民王先生是一支业余球队的队员,他所在的球队在业内小有名气,解决训练和比赛场地成为摆在球队面前的难题。过去他们都是利用学校操场进行训练,可疫情以来校园操场不再对外开放,胶州又找不到合适的场地,他们只好选择5~7人的小球场或者到40公里外的其他区市踢球,训练频次也从过去的每周三次降到一次。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国家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我们没有操作的规程,没有明确的规范,让这些体育场不知道怎么去做,所以说会出现现在这种乱象。”车景华表示,这是体育部门下一步必须要认真补齐的一个短板、一个薄弱环节。

对此,陈维民认为,这些年青岛市声誉越来越高,和我们体育事业的发展、和我们体育工作是密不可分的。但就是这临门一脚如何踢好值得我们反思,在制度设计上、在政策的制定上,我们如何能够给当前蓬勃开展的青岛群众性体育运动加一把火、添一把柴,这就是我们体育部门要做的工作了。

在总结中,车景华表示,通过此次问政,感觉到市体育局的工作还有很多问题和短板,“我们市体育局和各区市教育局会真诚对待这些批评建议,全盘接受,知耻后勇,积极整改,努力交上一份让市民满意的答卷。我们同时也真诚地希望社会各界更加关心支持体育事业的发展,让体育为我们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贡献应有的力量。”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