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6/03 08:11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亚麦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币圈惊魂:90后小伙还没搞清规则 3天成为“新韭菜”

原标题:90后小伙3天成了币圈新韭菜,区块链工程师俩月从身家亿万赔到倾家荡产

半岛全媒体记者 吕华

“那些妄想着一夜暴富的人,最后都成了韭菜。”

币圈又一次爆雷之后,半岛全媒体·风口财经记者采访了几位“炒币人”。在这些被币圈洪流裹挟的人群之中,有因幻想财富自由,匆匆入场被割韭菜的“币圈小白”;也有不惜搭上全部身家拼了个“血本无归”的“激进派”;还有经历了数个周期,看透币圈本质的“资深老韭菜”……对于炒币人来说,从亿万富豪,到倾家荡产,可能仅仅需要两个月时间。

跌涨浮沉,周期来去,唯有经验与教训不可篡改。

规则还没弄懂

入场即被割韭菜

杨涛所在的币圈交流群最近冷清了不少,157位群友已经陆陆续续退了近一半,偶尔也会有几位挖矿的群友在群里推荐矿机,提醒着留下的人们该群存在的最后意义。

从今年5月初进群以来,杨涛眼见币圈形势从一骑绝尘到急转直下,犹如过山车般的波折体验使他明白:一夜暴富,终究不过是梦一场。

杨涛是一位来自二线城市的普通职员,本科毕业第一年,每月固定工资5000元。收入虽稳定,但身为家中独子,杨涛左手是买车买房的压力,右手又是养老结婚生娃的负担,拿这点工资委实寒酸了些。对此,杨涛坦言,“很多人不懂‘90后’的压力,我们必须要更快、更多地赚钱。”

今年4月,杨涛身边的一位朋友通过炒狗狗币,3天时间赚了1万元,该朋友声称,区区1万元算不了什么,在币圈,一夜之间翻几倍都是常态。

来自熟人的诱惑几乎让杨涛失去了最起码的理智判断,本着“他是我朋友,他不能骗我”的认知,杨涛当即取出了手头的5万元存款,咬咬牙投上了15000元。

在朋友的步步引导下,杨涛没几天就赚回了本,尝到甜头后,他又开始尝试加仓,把投入加码到了3万元。

可惜这一次好景不长,5月9日晚,马斯克在美国节目《周六夜现场》中承认狗狗币是个骗局,寥寥几句话,害惨了杨涛一众炒币者,狗狗币应声下跌。

3天时间,杨涛眼看着自己一路血亏,最后账面的钱只剩下7000元。“现在回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可笑,我甚至连规则都还没弄明白,就赶着下场当了被割的韭菜。”

其实那段时间,杨涛也曾在午夜梦回时提醒过自己:不要贪,小赚一笔就赶紧收手。可是每当再次面对那些跳跃的数字时,满眼的红色又会让他瞬间“杀”红了眼,杨涛惭愧道:“赚了一笔还想再赚下一笔,这玩意儿比吸毒还上瘾,想要抵挡住诱惑实在太难。”

两个月钢丝起舞

从身家亿万到倾家荡产

孟超一脚踏入币圈的那年,恰逢币圈熊市。那一年,身为区块链工程师的孟超与几个朋友一起参与了一个新币种的项目,并承包了西北地区的权限,成为西北地区大代理。

“在我看来,只有三种人炒币能赚钱,一是天赋型人才,二是技术型人才,三是有信息优势的人。”孟超认为,币圈对技术型人才相当友好,拥有专业技术的加持,他的整个团队从一开始就自命不凡。孟超回忆,当年他们在各国宣讲,前后只用了3个月时间,就在海内外募资近4亿元。

“我当时手里大大小小的虚拟货币加起来差不多有50多种,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大概能达到1.2亿市值。”一夜暴富的神话落在了自己头上,直到如今孟超还会发出感叹:“币圈就是一个容易让人沉迷的地方。”

其实,这话他还有下半句没说完:币圈也是一个让人分分钟怀疑人生的地方。

就在当年他喜提500万元宾利后第二个月,币圈迎来了可以载人史册的“2018大暴跌”,两个月不到,孟超手里的1.2亿元就只剩了1000万元。

“这个圈子,玩的就是一种赌徒心理。”作为一个标准的“激进派”,从小就喜欢刺激冒险的孟超不甘心,又将剩下的1000万元全部购买了合约。

在币圈,相较于现货交易,合约则来得更加刺激。开75倍,涨1%,就相当于涨了75%,每天动辄几十倍的涨幅,会时刻刺激着人的肾上腺素。

然而遗憾的是,在孟超这里,刺激他的不是涨幅,而是跌幅。在几十倍杠杆的作用下,几天不到的时间,最后的1000万元也荡然无存。两个月,从亿万富翁到倾家荡产。

“钢丝上起舞,玩的就是心跳。”这句话对像孟超这样的币圈玩家而言,正是真实写照。

朋友炒币获刑

他从此只敢“挖矿”

“有命挣没命花的钱我不赚。”说这话的张章正经营着三家“矿场”,分别位于四川雅安、陕西西安和山东济南,总共4300个“矿机”,挖的全是主流虚拟币。“主流币风险小,我们就想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资风险。”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个“只挖币不炒币”的老板有些不够魄力,但只有张章自己清楚,他的这个决定来得多么残忍又沉重。

2017年7月的一天,远在西安的朋友向彼时还在做ICO的张章推荐了一款新型虚拟货币,朋友声称,拉人头发展下线会有1%的回报,并且该币还只涨不跌。

“朋友当时讲得很神,但是拉人头得分红的方式听着很不靠谱。”于是张章开始尝试用专业知识提醒朋友:比特币等数字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而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计算产生。而由某个机构发行,并且每新拉一个人加入就能收到部分奖励的货币很像“传销币”。“我国针对这一块定性准确,超过两层就认定是传销,量刑很重,并且没有假释。”

好话重话都说了一通,张章还是没能劝动这位被洗脑的朋友,那一次的谈话不欢而散。然而,张章没有想到,那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争吵。

不久后,朋友因为“非法集资,协助网络诈骗”被判刑两年,同案中,刑罚最高者被判无期徒刑。

“今天还约在一起吃饭,明天就找不到人了。”朋友的遭遇对张章打击很深,币圈就像是一个巨型赌场,身陷其中后没有几人能做到全身而退,最好的办法或许是从一开始就别去碰它。

此后几年,张章在老家专心搞起了“矿场”,挖的币种也都是一些小成本、低风险的主流币,“挖多少我就卖多少,涨得高我多赚点,涨得少我少赚点。”

本着在“矿场”躺平的原则,张章成了这次币圈崩盘事件中少有的幸存者之一,但他仍然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的运气。他说:“这一行靠的是运气,玩的是人心。”

币圈大跌庄家乐山寨币坐庄成常态?

“币圈的本质就是‘割韭菜’,一旦入局,操盘者有一千种方式收割你。”一入币圈深似海,时至今日,张楠终于明白。

在币圈,炒家走的每一步都是操盘者的套路。庄家坐庄操控币价、手机挖矿疑似传销骗局……虚假繁荣被轮番炮制,暴涨暴跌早司空见惯。

“币圈大跌,某些‘庄家’该高兴了。”经历了“大屠杀”的至暗时刻,币圈处处哀嚎,资深炒家张楠却表达了截然相反的态度。拥有10年炒币经历的他,已来来回回与“死神”擦肩了好几回,对币圈的暴涨暴跌早已见怪不怪。

“如果你被币价的涨跌带了节奏,说明你还不够了解‘虚拟货币’和‘庄家’的本质。”在张楠的认知里,市面上的虚拟货币可大致分为三类:主流币、山寨币和传销币。除了大众熟知的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和以诈骗为主的传销币以外,市场很大一部分被山寨币所占据着。“大家都认可的主流币一共不超过10个,价值是被大众所认同,一般体量非常庞大,不易操控,而山寨币种类杂多,体量小且易操控。”

张楠通过举例进一步说明两币之间的体量差距,“现在挖出来的比特币数量能达到1800万,以单枚价格6万美元计算,那么它的规模已达到万亿美元,而山寨币的体量却在几百万到几千万之间。”张楠表示,这就直接导致了一种结局:种类杂、体量小、易操控的山寨币成了“庄家坐庄”的好选择。

张楠透露,利用山寨币“坐庄”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先找人做一个数字代币系统,将代码简单一改就是一种山寨币,然后再找一些客户捧场,这个‘局’基本就做成了。”

至于后期如何交易,张楠表示,很多“庄家”会自掏腰包先让币价来一波上涨,然后再在适当时机控制价格下跌,“我们就曾花7000万购买过自己的币种,筹码都在我们手上,想涨多少就涨多少,想跌多少就跌多少。”这一涨一跌之间,那些耐不住性子追涨杀跌的人自然也就成了“韭菜”。“无论是基金、股票还是虚拟货币,都是同样的道理。”

5月19日以来,虚拟货币市场持续暴跌,据币coin数据显示,19日当天最大爆仓单发生在Huobi-BTC,价值4.3亿元。

币圈“血流成河”,但张楠却表现淡定,“不排除有操盘方利用这次政策面的打压刻意制造暴跌的可能,毕竟如果山寨币都跌了,主流币又怎能幸免呢?”按照张楠的逻辑,操盘方真正的“猎物”是主流币,“这是币圈的老套路了,通过操控山寨币收割主流币,马斯克发明狗狗币就是用的这套路。”

日活用户2000万 手机“挖矿”似传销?

“每天点一点,手机就能挖矿,拉的人头越多,挖到的币越多,不花一分钱,不占内存、不耗流量,头三天每天挖3枚,三天后每天可挖5到6枚。”最近沉迷于挖派币的赖浩成告诉记者,在他所发展的“派币交流群”里,一周之内新加入的“矿友”已经超过百人。

据赖浩成介绍,Pi来自斯坦福大学顶尖区块链专家团队,是首个可以在手机上获取的数字资产,目前有200多个国家超1000万人参与,2021年将进入第三阶段(区块链主网,独立公链),如今日活“矿工”已快接近2000万。用赖浩成的话说,这是一份0元投资就可以日进斗金的“财富密码”。

为了提高算力、增加挖币数量,赖浩成让记者多邀请朋友加入挖币。“每邀请一人,你就增加了0.05算力,挖的币就更多。”派币APP的注册页面也赫然写着:成为贡献者并建立安全圈能以更高的速率赚取Pi。

那么问题来了,用手机真的能“挖矿”吗?

对此,区块链专家刘栋表示,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视算力为核心竞争力,加密货币“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算力,占用大量存储。为了“挖矿”,许多区块链项目开始搭建超级计算机,“很多主流币的代码动辄超过几百万行,都是靠超大算力的矿机维持,就算是用手机能‘挖矿’,那这个项目的算法底层也是比较简单的。”

刘栋进一步否认了派币的应用价值,“挖一枚比特币需要消耗很大电力,至少要付出电力成本,而派币声称不耗电、不耗流量、不占内存,付出的成本几乎忽略不计,那注定它的市场价值是极低的。”

在与赖浩成的对话中,当记者进一步追问派币何时交易、如何交易时,得到的回答却是“不清楚”“不知道”。也就是说,如今日活接近2000万的派币,实则还处于“画饼”阶段。

“每天‘挖矿’就是在给项目方贡献流量,后期等时机成熟,项目方就可以将流量变现了。”矿老板许飞跟记者分析,“目前来看,派币项目方唯一的获利就是流量,而这笔流量一定需要变现,具体怎么变现?无非就是‘硬着陆’(获得融资后跑路)和‘软着陆’(交易割韭菜)两种方式。”

许飞表示,如果派币将来能够上主网后正常交易,那也就无异于币圈的其他币种,“只不过多加了手机一个环节,稍微换了点花样,但套路还是那些套路。”

尽管派币项目方最终的套路还未尘埃落定,但在许多币圈人士看来,派币“拉人头”扩张的模式却和传销类似。对此,北京元甲律所律师李孟阳表示,要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属于传销行为,通常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牟取非法利益和发展超过两层的上下级关系。“目前来看,由于派币还未涉及到利益关系,所以还不能算作传销。”

显卡硬盘都被炒成稀罕物

想知道显卡是什么价格,关注以太币的币价走势就行。”经营电脑装机店17年之久的郭勇表示,受“挖矿”热潮影响,币价走势已经间接成为了显卡生意的晴雨表。“每一次虚拟货币的涨跌都会反馈到显卡、硬盘等相关配置的价格上来,显卡市场已经被那群‘挖矿’的‘矿主’们所控制。”

为了“挖矿”,大量“矿主”跑到市场上疯狂抢购硬件配置,造成了显卡、硬盘等的供不应求。官方定价5499元的RTX3080显卡最高涨至18000多元,官方定价300多元的500G固态硬盘也涨到了近600元。

“从去年11月份开始,显卡出现陆续缺货,而从今年4月份开始,硬盘又开始紧张了。”在青岛颐高数码广场,记者随机走访的四个商家均如此表示。

去年年底,币圈走势迎来一波大高涨,平常被用来玩游戏、搞设计的显卡却在某些虚拟币种领域发挥出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华硕装机店老板张先生解释:“比特币需要用专业的矿机去挖,而某些币种,像以太币,只要用普通电脑加显卡就可以挖到,奇亚币也只需硬盘就能挖到。”这样一来,那些原本用来办公或者家用的显卡和硬盘,很大一部分都会流入“矿主”手中。

“由于全球芯片短缺,显卡的产能本身就不高,现在又加上成倍增加的购买量,缺货是很正常的事情。”张先生记得,他的店里最后一次摆放RTX30系列显卡,还是在今年春节之前,“厂家生产出的产品只要一到总代理手里就被人高价抢走,我们根本见不着货。”

在某种程度上,显卡已经成为了一种理财产品。记者从多个显卡商家了解到,目前能提到货的RTX30系列显卡价格普遍在5500元至18000元。“今年春节期间我曾经卖出过一张RTX3080系列的显卡,当时是以9800元的价格卖出的,紧接着过完年后这个系列就涨到了14000元。”那次与财富的擦肩而过,郭勇至今意难平,他向记者调侃,“如果当时我把那张显卡多留在手里几天,估计能多卖不少钱。”

眼见显卡炒得火热,很多人动起了发一笔横财的心思,纷纷通过各种渠道倒腾显卡。记者在咸鱼平台了解到,黄牛党普遍以12000元的价格收购RTX3080系列显卡,转手又以1500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各大显卡厂家向中国内地供货的50万张30系列显卡只有8%流入市场,另外46万张都被投机者半路截胡。“很多显卡和硬盘,出厂后根本到不了市场,直接流向了我们内部的圈子。”经营着三家“矿场”的业内人士张章向记者透露。

“不只是中国市场,现在全球都在倒腾硬件。”张章进一步透露,eBay、StockX、亚马逊等国际化电商平台,都是黄牛党玩转得风生水起的地方。有数据统计,仅在eBay和StockX这两个平台上,RTX 30系列显卡的倒卖就给黄牛党们带来了6150万美元的收入,利润大概率是15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亿元。“这已经不是发一笔横财了这么简单了,这简直相当于一夜暴富。”张章评价道。

“最新一批3060锁算力的显卡本周都会陆续到货。”最近,在郭勇所在的商家内部群里,流传着这样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

为避免显卡市场被“矿主”垄断,保证普通游戏玩家和办公人员都能购买到正常价格的显卡,显卡巨头英伟达为最新批次的30系列显卡更换了核心GPU,在其余性能不变的情况下,取消了新版显卡的“挖矿”功能。至此,苦苦等待显卡降价的“等等党”们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看到了希望,但我还可以再等等。”资深游戏玩家王杰表示,不管怎样,对于市场和机友们来说,这都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消息,“显卡市场是时候回归理性了,玩家们也应该买到真正物有所值的产品。”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