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琅琊音乐节开启暑期音乐演出序幕 青岛团队成中坚力量

原标题:音乐节热潮:琅琊音乐节开启暑期音乐演出序幕 山东盛况 青岛团队成为演出行业中坚力量 青岛内功

全国音乐节看山东。

从2020年起,这句话响彻音乐演出界。那一年山东举办了12场音乐节,其中最为人乐道的当属淄博麦田音乐节,5万歌迷的阵容,使得头部音乐节厂牌开始聚焦三四线城市市场。

2021年,国内音乐节的井喷仍然出现在山东,20档音乐节集中官宣,即墨麦田音乐节吸引了全国202座城市的年轻乐迷,创造了“46000张门票2分钟售罄”的纪录……

2022年,全国大型户外音乐节复苏第一炮不出意外再次出现在山东。6月18日-19日, 临沂琅琊音乐节举行,两天时间吸引了近4万歌迷入场,业内人士估计,其将对临沂GDP产生上亿元规模的拉动,尤其音乐节举办地沂州古城更是一炮而红,成为新兴网红打卡景点。

琅琊音乐节让2022年山东演出市场进入音乐节模式,暑期档瞬间升温。6月18日,潍坊新青年音乐节早鸟票5分钟售罄;6月21日,潍坊青燥音乐节宣布定档;7月22日的枣庄青鱼音乐节、7月30日的烟台仙海音乐节纷纷成为下一波抢票热点……据业内消息,山东已经有近10档音乐节抢跑暑期,另有一档超大型国民级音乐节IP即将于9月份落地海阳,以四座舞台的形式与乐迷见面。

这其中,从音乐节申办、运营、现场执行、协调到IP开发等各个环节,青岛音乐人、音乐器材商和乐队均深度参与。对于音乐产业来说,如何维持已有的优势音乐节品牌,如何把原创音乐优势、产业先发优势、商业经验优势、自然环境优势相结合,青岛音乐人正在不断探索,并持续向省内各个城市音乐节乃至全国性音乐节输出青岛资源。

每城一个音乐节

疫情影响下,音乐节主办方原本敲定的演出阵容开始“重整”。

青燥音乐节首日阵容以摇滚、民谣歌手为主打,而第二天的阵容则以说唱歌手喻言、王以太等为主打,业内人士分析,这种风格多样化一方面是因为艺人档期调整造成的,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反而可以吸引不同类型的年轻人入场。

相应的,也有音乐节坚持主打统一的艺术风格,像即将于7月底举行的烟台“仙海”音乐节以万能青年旅店、逃跑计划、橘子海等艺术摇滚风格路线的乐队为主打,尤其逃跑计划、橘子海两支青岛走出的乐队,前者有《夜空中最亮的星》等国民歌曲,新专辑《回到海洋》也热度不减,后者的《夏日漱石》等代表单曲备受年轻乐迷追捧。音乐节主理人王斐东介绍,“仙海音乐节比较有文艺范儿,第一天万能青年旅店压轴,海龟乐队等主打乐队也是艺术摇滚风格,第二天橘子海、逃跑计划同样偏文艺风格,没有太多重型的音乐,算是一个气质路线的音乐节。”

粗略统计,暑期档将有近10场音乐节落户山东。省内音乐节市场为什么这么热?

作为音乐节策划人同时也是乐队主唱,王斐东对行业冷暖深有感触,“从2020年就有说法:山东是全国音乐节的龙头了。我感觉首先山东防疫措施比较到位,而且山东各个城市喜欢互相看齐。青岛举办了大型音乐节,济南也紧跟着落地了;枣庄新开了音乐节项目,烟台等兄弟城市也不甘寂寞。”

近三年来,山东各城市音乐节如雨后春笋,济南“耳立”、滕州“热浪”、菏泽“海报”、枣庄“青鱼”、烟台“仙海”……今年潍坊更是要在两周之内办两场音乐节:7月16日“青燥”音乐节,7月30日“新青年”音乐节。

青岛音乐人孙浩在西海岸担任“雀跃之地”livehouse的主理人,此次担任琅琊音乐节副舞台导演,各城市对音乐人的接受度,他有着深入认识:“山东非常特别的一点在于,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品牌音乐节,而且对音乐文化的支持度、开放度比较高。放到其他省份,知名音乐人的巡演大多只在省会城市设一站,而到了山东,往往能在济南、青岛、淄博、潍坊等城市安排三四站行程。”密集的音乐节演出,加上各城市林立的livehouse,知名音乐人在山东可以完成多站巡演,这里自然成为音乐人钟爱的热土。

经济拉动之下的反思

枣庄热浪音乐节期间,歌迷大批量购买枣庄辣子鸡,让这个美食品牌搭上了音乐节的快车。

即墨麦田音乐节期间,有歌迷3天吃了5顿海鲜,顺便体验了海水温泉的魅力。

琅琊音乐节期间,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涌入明清风情的沂州古城,实现了“一场音乐节捧红一座古城”。

青岛音乐人、弄潮文化创始人胡楠也是“青鱼”音乐节的主理人,近年来他主理了多档音乐节演出,熟悉各个城市音乐节的运作思路,“一座旅游城市,非常需要游客驻足带动消费。一档音乐节如果让数万歌迷早来一天、晚走一天,饮食住宿加航路费门票和周边旅游,两三千元是基本消费。”

胡楠的估算也符合“秀动”App总经理李琳的统计数据:参加头部音乐节的歌迷两三天的酒店费用加上餐饮、出行,保守估计会有3000元的消费支出。

琅琊音乐节成为业内第一炮,既有主办方三次延期后放手一搏的“天时”,也有乐迷对音乐节趋之若鹜的“人和”,更占据了山东音乐节市场的“地利”。从票房到口碑,琅琊音乐节都有不俗的反响,现场还吸引了其他城市音乐节主办方、北京音乐厂牌高层观摩学习。

有了琅琊音乐节的成功示范,其他城市音乐节也迅速跟上。王斐东认为,随着音乐节的高频次举行,同质化的问题也逐渐显露,“大约百分之七八十的音乐节都会邀请痛仰、二手玫瑰,然而年轻乐迷很难在半个月内连续看同一个乐队的两场演出,铁粉也会感觉疲劳。音乐节正在迅速分化为民谣、说唱、电子等不同类型,对歌迷群体精准定位,而音乐节市场也是检验歌手号召力的最佳平台,一些歌手尽管在流量数据上比较成功,但在音乐节舞台上会很直观地呈现人气热度。”

另一方面,场地也是限制音乐节的主要因素。青岛市区很难主办音乐节,业内人士分析,国信体育场、天泰体育场、弘诚体育场、世博园等场地虽然具有交通优势,然而主办方要考虑是否扰民、场地费用是否太贵、会不会影响后续体育比赛等因素。近年来演出商比较关注高新区、即墨、西海岸等区域的大型户外场地,尝试找到能够承接音乐节的理想场所。

从“青岛经验”到“青岛机会”

对于城市来说,一方面要看到音乐节对举办地的强力拉动,另一方面也要看到音乐节对主办方的专业度提出的要求。细节小到主办场地的形状、饮食摊位和卫生间的设计、垃圾车的营运频率、无线网络的速度和容量、地面是草皮还是水泥场地,都会影响到乐迷对音乐节的体验。

在省内众多音乐节里,青岛音乐人的身影频频出现。“雀跃之地”技术总监周嵬表示,经验对于音乐节来说颇为重要,青岛恰恰有丰富的超大型活动主办经验,比如西海岸新区在啤酒节期间有100多万入场人次,也让城市在应对食宿、交通大流量压力方面有了充足的预案和成熟的应对体系。即墨麦田音乐节在1小时之内完成2万多歌迷的安全离场,主办方迅速协调了交通、消防、安保等30多个部门的力量妥善完成。

省内众多音乐节项目,也让青岛音乐主理人大展身手。“仙海”音乐节策划人王斐东在青岛有自己的音乐节项目,“从青岛走出去的团队在省内一些音乐节项目中,从策划思路到运作案例、执行经验,从音乐节现场动线、商业运作、周边产品开发到艺人接待管理,都有专业的执行标准,这也是团队的核心竞争力。”

胡楠既是“青鱼”音乐节策划者也是业内知名演出器材商,“青岛举办过多个重量级演出和国际会议,硬件设备已经跟北京、上海接轨。我们需要的是音乐节的平台,歌迷可以真正放飞自我,现场氛围热烈。”对于本土音乐人来说,在青岛办一场音乐节也是一大心愿,琅琊音乐节副舞台导演孙浩也应邀参与多个外地音乐节的运作,“青岛的音乐人很成熟,完全有主理中小型音乐节的能力,希望有机会做一个本地音乐人主导的青岛音乐节。”

青岛音乐团队也是各个城市音乐节的中坚力量。逃跑计划、橘子海两支乐队都受邀参加了烟台仙海音乐节,王斐东表示,橘子海在年轻乐迷里黏性非常高,“橘子海属于小众乐队,不是纯商业乐团,它的号召力很强,到哪里都有铁粉,而且橘子海在livehouse的演出更是场场爆满,它的音乐风格太特别,年轻人对这种潮湿感的、英文打底的音乐特别喜欢。”

青岛新兴乐团里,大壮、马陆的明明、雅过敏、大音希声等都登上了城市音乐节的舞台,胡楠表示,青岛音乐人参与策划的音乐节,会尽量推送青岛的高水准音乐人参与,在舞台上锤炼,同时进入音乐节厂牌的视野,获得更多演出机会。从去年开始,以麦田、迷笛、草莓为代表的众多头部音乐节纷纷看好青岛,音乐节运营商巨头更是积累了4万多支原创乐队的资料,对国内乐迷进行大数据画像。在音乐节产业领域,青岛不仅是票仓、音乐人富矿,更应该蓄力发展,力争进入行业上游。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首席记者 米荆玉

[来源:青岛日报 编辑:椰子]
精彩美图 更多 >>
2022 06/27 08:55
· 来源 ·
青岛日报
· 责编 ·
椰子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2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