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最小年龄!青岛九岁少年登顶青藏高原奥太娜雪山

2020-05-11 15:57:37
来源:半岛网
责任编辑:光影

原标题:刷新最小年龄纪录 青岛九岁姜炳汛登顶青藏高原奥太娜雪山

去年一部名为《攀登者》的电影,令人看到了中国攀登者的家国使命,以及攀向世界之巅的梦想实践。在青岛也有这样一个攀登者,虽然年龄仅有9岁、就读四年级,却在五一期间,在专业团队和爸爸的带领及帮助下,登上了青藏高原东麓的奥太娜雪山,一举刷新了登顶奥太娜雪山的最小年龄纪录。

\

( 来源:半岛网)

五岁起跟着父亲走南闯北

9日上午在青岛创客大街,记者见到了9岁的姜炳汛,以及陪他登山的爸爸姜卓。倘若打眼从身材上来判断的话,并不容易将他与运动关联起来,冲锋衣下依稀可见敦实的样子。在少年古铜色的脸颊上,依稀可见登山中造成的晒伤,也说明了征服奥太娜雪山的不易。一开始简单的几句寒暄,姜炳汛就给人开朗的感觉,说起登山经历更头头是道。由于在登山中积累了广阔的见识,姜炳汛眼里有很多人不曾见过的景色,甚至是让人感到激动、刺激的经历。

对于前几日登顶奥太娜雪山,姜卓告诉记者,自打去年起,父子二人就列好了计划,从体能和装备上做起了准备,趁着疫情好转之后的五一劳动节假期,参加了岩羊户外组织的奥太娜雪山攀登活动。据公开资料显示,雪山之子奥太娜位于青藏高原东麓,主峰海拔达到5200米左右,与雪山之父奥太基、雪山之母奥太美一起,合称三奥雪山。由于交通便捷、海拔适中、线路成熟,奥太娜被认为是初入门登山者的理想选择。

姜卓本身就是一名登山爱好者,之前当兵有在高原训练的经历。他告诉记者,从姜炳汛五岁左右时候起,就一直跟着自己走南闯北,尤其是随着年龄的渐渐增大,这样的经历也就越来越多了,一有长假期基本都是在旅游中度过。在这个过程中姜卓发现,虽然身体素质不太突出,但儿子的耐力非常好,比较适应高海拔的山区环境,再加上身材也不算瘦弱,恰好适合登山这样的活动。在此次登顶奥太娜雪山前,父子二人还到过新疆的慕士塔格峰等地。他觉得,儿子在登山方面具备了能力,所以才带他进行尝试。

每天至少五小时训练筹备

“我们去年就有计划了,本来计划攀登玉珠峰,但玉珠峰要有海波5000米登顶经历。”姜炳汛告诉记者,这才退而选择了奥太娜峰。虽然提前一年准备,实际上,父子二人还进行了突击训练。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崂山区第二实验小学就读的他,一面根据统一安排线上学习,另一面则跟着爸爸来提升体能。姜卓特意帮儿子做了训练计划,每天陪着他锻炼五个小时以上。跑步、爬坡、力量提升、肺活量训练,充满了课堂后的自由时间,持续了足足大约两个月。

姜卓告诉记者,攀登雪山对体力消耗很大,由于儿子姜炳汛年纪尚小,提升体能是重中之重。在突击体能的日子里,姜炳汛每天爬坡20公里,每天3公里游泳训练,再加上哑铃等力量训练,如此高的强度即便对于成年人,也是不小的体力和耐力考验。但自从迷上高处不胜寒的风景,姜炳汛就有了咬牙坚持下去的动力。用他爸爸的话来说,是一定要“咬牙撑住不能怂”,这也成了姜炳汛成功登顶的精神支撑。

姜卓还特意丰富了锻炼形式,疫情稳定后时常带儿子爬浮山,将枯燥的体能训练变灵活。考虑到家里跑步机专业度不够,他还专程找到熟悉的澡堂子,把这里当成了突击的训练室。父子俩往往一头扎进去,直到达成每天训练目标才离开。4月30日上午,父子俩人背起行囊,从青岛飞奔成都。

面对“绝望坡”咬牙坚持

“抵达成都后先集体开会讲注意事项,次日乘坐六七个小时的车到了集结地。”对于小小年纪的姜炳汛而言,也就意味着征服之旅即将开启。姜炳汛告诉记者,在集结地短暂休整一晚后,团队开始穿越17公里的原始森林,海拔大约是2700米到3800米。他们从上午9点半左右出发,徒步在晚上6点到达了大本营。父子二人也明白,接下来从3800米向5200米冲刺,虽然只有7公里的路程,却是登顶奥太娜雪山最大的考验。

在姜炳汛的心里,对冲顶有兴奋和期待。在大本营夜宿时,他跟爸爸一样,躺在睡袋中久久不能入睡。姜卓告诉记者,此次奥太娜雪山攀登活动与以往不同,之前受天气影响,雪崩频发,大部分区域积雪厚度超过1.5米。自从今年元旦以来,还没有任何团队登顶该山。正因今年登山难度加大,很多队员提前退了下来。

5月3日凌晨5点左右,他们再次出发了。队员在冲顶的过程中,经过了雪崩后的路段,雪非常深,姜炳汛得有20多次不小心卡在雪坑。“我和其他队员像拔萝卜一样,把他从雪坑里面提溜出来。”姜卓说,当到达难度最大的“绝望坡”时,积雪厚度已经超过姜炳汛的身高,坡度太陡,基本处于采取爬行状态。姜炳汛的体力也渐渐不够用,还出现头晕、无食欲等反应。但是山顶基本就在眼前,他坚定地不想轻言放弃,一鼓作气坚持到了终点。

刷新最小年龄登顶奥太娜纪录

在此次登山活动中,有19名队员参与征服奥太娜雪山,但团队最后只有6人完成了登顶,基本均为具备运动基础的队员。其中,年龄最小的队员就是姜炳汛,将登顶时间定格在2020年5月3日13时15分。姜炳汛告诉记者,征服奥太娜雪山的一路难言轻松,一路上磕磕绊绊时常摔伤。虽然就防晒做了充分的防护,防晒霜也是涂了好几层,可是在喝水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不慎被晒伤了面部皮肤。

但当站在雪山之顶向下俯视,一切疲惫和付出也都变得值得了。“奥太基、奥太美、奥太娜三山相连,俯视下去一览众山小。”爱上登山运动的姜炳汛告诉记者,登山中最重要地就是永不服输,幸好自己始终没有放弃,才站到了雪山的顶上。他觉得,登山看到的景色很美,登得越高景色越美,下一个目标是玉珠峰。姜卓告诉记者,下山返回大本营的7公里也不容易,以前可能三四个小时就能撤回大本营,这次细算下来用了六个小时左右。这是儿子姜炳汛第一次登顶雪山,他们已经向四川省登山协会报备成绩,后续将收到一份登顶成功的证书。

更让父子俩人感到兴奋地是,据此次活动的主办方“岩羊户外”向四川省登山协会了解,姜炳汛刷新了登顶该奥太娜雪山的最小年龄纪录。如今俩人返回青岛,姜炳汛登顶视频也在朋友圈热传,成了崂山区第二实验小学的“小明星”,学校高玉速副校长为他点赞的同时说,姜炳汛在校期间就参加过很多活动,在“十个一”的关怀下不断成长。此次征服奥太娜雪山的经历,展现了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以及困难下不言放弃的毅力。

提醒:无专业经历不建议尝试高难度

如此高海拔的登山活动,并不一定适合所有孩子。有多年登山经验的姜卓说,他们提前联系了活动主办方,由主办方提前向四川登山协会报备,并提交了半年之内的体检报告。在他看来,由于自己和孩子有高海拔徒步经历,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再加上专业团队陪在身边,所以在此次登山过程中才能安心许多。他提醒广大家长,如果没有这些专业的经历,不建议参加如此高难度的活动。

其实,在决定攀登奥太娜峰之前,他们原计划向更高海拔冲击,但在与活动主办方交流后,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据悉,2018年时,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发布山峰攀登审批补充通知,对登山者和山峰协作、氧气备用等有了明确性的要求,其中明确了海拔6000米以上山峰,队员需提供5000米以上登顶或登高证书。

半岛记者 刘金震

[来源:半岛网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