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1 03/12 07:57
· 来源 ·
青岛日报
· 责编 ·
光影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东京奥运青岛健儿谁展锋芒 陈梦领军女乒再追梦

原标题:点兵点将,东京奥运青岛谁展锋芒

距离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00多天,虽因新冠疫情仍存变数,但对正在潜心备战的青岛体育健儿来说,唯一确定的就是要厉兵秣马,枕戈待旦。目前,包括陈梦、邓志伟、王大鹏在内的诸多青岛籍运动员,正分散各地跟随各自项目的国家队进行赛前的最后冲刺。他们只待在东京奥运会上展露最凌厉的锋芒。

陈梦握住“最好机会”

3月7日,中国乒乓球队在海南陵水的集训告一段落,队员们返回各地方队,备战即将于本月20日打响的全运会预赛。国乒教练组为此次比赛定下了“检验冬训成果,为WTT中国赛做准备”的目标。

尽管在国家队的计划中有三天休整时间,但陈梦没有丝毫懈怠,她从陵水直接“转场”济南与山东队会合——放下行李就拿起球拍,全运会预赛成为她“冲刺东京”的起跑线。“实际上这次比赛跟我关系不大,单打和团体已经直接进入决赛了。”陈梦说,“但还是要认真对待,毕竟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每一次实战机会都来之不易。”

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拉长了国乒参赛名额竞争的赛道,也给了陈梦弯道超车的最佳机会。在此之前,大满贯得主丁宁和世锦赛冠军刘诗雯两人被外界视为女队奥运阵容的铁定人选,而长期排名世界第一的陈梦,却一度因在世界大赛中战绩不佳背负质疑,在年轻一代孙颖莎、王曼昱快速崛起的背景下,陈梦甚至一度连“第三人”的位置都岌岌可危。但陈梦奋力奔跑提升自己,终于从曾经的追赶者变成了现在的领跑者。

主管教练李隼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评价陈梦身上所发生的变化。“陈梦这几年从技术能力和水平上都进步很大。她一直都很好,但给大家的印象一直是不太稳定,现在陈梦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特别是近一年来说,她在这方面进步很大。”

全国乒乓球锦标赛2020年10月在威海挥拍,在这个被球迷戏称为“宇宙级难度”的比赛中,陈梦在半决赛和决赛中接连战胜王曼昱、孙颖莎,拿到了自己首个全锦赛女单冠军,并与队友合作折桂女双。11月初的世界杯女单决赛,在同样的场地面对同样的对手,陈梦在先输一局的情况下连扳四局,首夺世界三大赛(世界杯、世锦赛、奥运会)金牌。11月底转战河南,她又在决赛中战胜王曼昱,成为国际乒联总决赛历史上首位“四连冠”选手——两个月里连夺三枚重量级金牌,陈梦用成绩回击了所有质疑,“国乒一姐”的称谓再无争议。

截至目前,国乒仍未宣布最终的奥运阵容,但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陈梦作为女队现阶段的领军人物入选已无悬念。出于“重点保护”的考虑,教练组并没有给她报名参加在多哈举行的WTT挑战赛(中国队最终放弃参赛),而是对标东京时间,在陵水冬训期间为她量身定制了训练计划,重点加强前三板的训练,有针对性地解决她在比赛中常常出现的慢热问题。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陈梦恰恰是那个时刻准备抓住机会的人,正如她自己所说,“能把握住这次机会,才有下次机会”,2021年东京奥运会就是陈梦最好的机会。

老将坚守奥运梦想

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诸多项目参赛资格仍待揭晓,但邓志伟早早就凭借2019年世锦赛铜牌的成绩,锁定了男子自由式摔跤125公斤级的参赛资格,这也是中国男子自由式摔跤队唯一的一张东京奥运会门票。“从疫情开始国家队就一直在北京奥体中心封闭训练,只在中间去了一趟海南,也是训练。”备战期的日子过得艰苦且寂寞,33岁的邓志伟还是逼着自己“乐在其中”,“其实也没啥,摔跤这个项目本来就挺枯燥,这么些年泡在训练馆里,早就习惯了”。

邓志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在国内已经称霸125公斤级多年,是公认的中国自由式摔跤第一人,但在国际舞台证明自己才是邓志伟的目标。2016年的里约,初登奥运赛场的邓志伟仅获得第13名.但这次不算成功的奥运之旅,却让这个不服输的小伙子下定了从头再来的决心。2018年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上,他连胜加拿大、美国和印度选手闯进决赛,只是在与格鲁吉亚名将彼得里·阿什维利的金牌争夺战中败下阵来,但这枚银牌也已经是中国自由式摔跤选手在世锦赛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东京奥运会周期,除了要克服年龄增大和伤病缠身带来的影响,邓志伟面临最棘手的问题是缺乏比赛锻炼,无法有针对性地调整训练状态。为了看护好这根“独苗”,国家队从各地方队抽调人手,组成了八人的陪练团队,专门充当邓志伟的“假想敌”。“土耳其、格鲁吉亚、伊朗的选手都很强,一年多没碰面,互相之间应该都很神秘吧。”面对即将到来的东京大考,邓志伟信心十足地说道:“这是我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中国自由式摔跤从来没在奥运会上拿过奖牌,我的目标是就是实现突破。”

在为奥运坚持的老将中,还有柔道项目的“妈妈选手”于颂。2019年10月,于颂升级当了妈妈,她给儿子取名“一一”寓意“拿第一”,东京奥运会就是她接下来想拿的另一个“第一”。去年5月,她跟随恩师徐殿平一起前往济南,跟随省队开始恢复训练。“咱们中国柔道就曾有‘妈妈选手’参加奥运会,中国柔道协会冼东妹主席就曾在当妈妈时复出,并夺得北京奥运会冠军,她就是我在柔道赛场上的目标和榜样。”于颂说道。

不过,复出之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远离赛场两年,于颂的世界积分已经被冻结,要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必须从奥运积分赛开始打起。山东队总教练徐殿平说:“于颂确实很不容易,前一阶段的训练内容主要以体能和技术为主,现在的恢复情况非常不错。我们正在通过国家体育总局与国际柔联取得联系,为她争取重返奥运积分赛场的机会。”

新人有望带来惊喜

不止老将于颂,同样在为奥运资格全力以赴的,还有青岛体育的诸多后起之秀。2021年的东京赛场上,或许会有更多新鲜的“青岛面孔”给人们带来惊喜。

射箭一直是青岛体育的拳头项目,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张娟娟在女子个人赛中冲出韩国选手的重围拿到冠军,不仅为青岛实现了奥运金牌零的突破,也拿下了中国射箭队的首枚奥运金牌。13年后,王大鹏、张梦瑶和兰璐接过了大师姐手中的旗帜,担负起为青岛射箭攻城拔寨的重任。

王大鹏在2016年横空出世,时年20岁的他作为参加奥运会最年轻的射箭运动员,在里约与队友合作取得男子射箭团体第四名,一年后的第十三届全运会上,王大鹏摘下了男子个人赛的金牌。今年只有22岁的兰璐2017年入选国家队,在2019年的全国锦标赛中,她以1373环的成绩获得女子个人全能冠军,成为中国女子射箭选手进入1370环大关的第三人。“00后”选手张梦瑶在2018年阿根廷青年奥林匹克奥运会上夺得女子反曲弓个人金牌,在2020年全国射箭锦标赛当中,曾上演两天之内狂揽4金的战绩。

通过此前三场选拔赛的层层筛选,三名青岛小将从6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进入了奥运集训队最后的大名单。结束三个月的封闭冬训后,仅余的男女各8名选手将在3月29日至4月15日前往四川进行最后一轮选拔赛,获得前三名的队员直接拿到东京入场券。目前,男子集训队中有伦敦奥运会季军戴小祥和2019年世锦赛男团冠军魏绍轩,女子集训队则云集了里约奥运会前八名选手吴佳欣、2018年世界杯亚军得主安琦轩、雅加达亚运会冠军张心妍等名将,“八进三”的竞争看似机会很大,实则异常残酷,三人想要顺利突围并不容易。

相比于“三箭客”面临的残酷竞争,22岁的男子多向飞碟枪手于海成的“抢票大战”要轻松很多,前三场选拔赛战罢,他在积分榜上遥遥领先,领先第二名的优势超过50分,最后一场选拔赛只要不出意外,奥运资格当是囊中之物。“于海成这两年进步非常快,全国锦标赛、青运会都是第一,在2019年墨西哥世界杯上拿到了铜牌,中国队这个项目的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也是这么来的。”谈起爱徒,市羽游中心射击教练蔡超满是期待,“希望他能在最后一轮选拔赛里保持稳定,最终站上奥运赛场。”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张 羽

[来源:青岛日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