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0 11/16 17:21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于晓
· 责编 ·
亚麦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七月时光“失联” 房东收房发现家具家电都没了

信网11月16日讯 本以为把房子托管给专业公司是省了事,可实际情况却让徐女士不仅损失了房租,而且连带着家具家电都没了影儿。徐女士的房屋托管合同是与青岛七月时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月时光”)签订的,合同上有公司法人代表刘先生的签名和手印。可七月时光在接手了徐女士的房屋后,又把房子转租给了另一家名为胶澳公寓的酒店,胶澳公寓把房租出租给了承租人。如今,七月时光已经变更了企业名称、法人代表以及注册经营地,原法人代表刘先生也联系不上,而胶澳公寓同样声称被七月时光和刘先生“坑了”,希望通过警方把人找到,把被拖欠的房租要回来。

房东收房发现家具家电都没了

徐女士第一次与七月时光签约是2018年12月,一年合同到期后,双方又续约了一次,到今年双方的合同就正式到期了。按照合同约定,七月时光要按季度向徐女士支付房租,并承担房屋的物业费、水电费、生活垃圾处理费等相关费用。可是今年8月份,徐女士却没有如期收到房租,“我到物业一问,才知道七月时光连之前的物业费和水费都没交,只交了电费。”

2020年9月,七月时光的法人代表刘先生给徐女士写了一张欠条,承诺在10月20日前付清所欠费用,但结果却是刘先生再度失约,而且连人也找不到了。之后,徐女士去托管的房子一看究竟,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套一的房子里有租户,但租户却不是从七月时光租的房。另一套套二的房子变成了办公室,原来房子里配的家具家电都不见了。”

\
七月时光法人写下的欠条 来源:当事人

徐女士告诉信网,租户是从胶澳公寓租的房,而胶澳公寓又是从七月时光手里拿到的房子,而另一家公司也是从胶澳公寓处租的房子当办公室。“我找过胶澳公寓,他们承认房子是七月时光接手的,也承认房子里家具家电被挪去其他的房子里了。”

房东和公寓酒店都成受害人

11月15日上午,信网跟着徐女士一起来到小区,之前她委托给七月时光的两套房子都在这个小区里。正如徐女士之前所说,套一房间里除了洗衣机其他的家具都在,而套二房间里则是光秃秃的,靠下的墙面受潮脱落,就连墙根的踢脚线都破损了。

\
\
\
来源:信网

将房子租出去的胶澳公寓就在同一小区,可当天却并没有人在。随后,信网电话联系了胶澳公寓的房女士,她证实自己确实从七月时光的刘先生处租了房子做公寓,而且刘先生现在也欠了自己的房费。“从今年10月份开始就联系不上刘先生了,我也一直在找他而且已经报警了,等警方找到人了,我们再协商后面的事。”对于徐女士所说是胶澳公寓搬走家具家电一事,房女士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表示自己与原房东没有任何关系,有问题还是得去找刘先生解决。

\
从七月时光接手房屋的胶澳公寓也在同一小区里 来源:信网

从徐女士提供的合同看,封面上确有《房屋经营租赁合同》以及“青岛七月时光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字样,合同中的受委托方写的也是七月时光的公示名称,只不过在最后的落款处只有法人代表刘先生的签名和手印,并没有加盖七月时光的公章。

\
房屋的托管合同 来源:当事人

在找不到刘先生的情况下,徐女士也曾希望找到这家七月时光公司,但现在这家公司似乎也不存在了。信网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到,七月时光在2020年8月已经更名为青岛宝鼎盛世展览服务有限公司,注册经营地和法人代表也同时进行了变更。

信网按照变更后的地址找到了这家位于西海岸新区向阳岭路143号的新公司宝鼎盛世,并见到了新的法人代表。“我是通过中介公司收的这家公司,还交了1000多元的中介费,变更之前也没听说过这家公司有什么纠纷。”虽然这位新的法人代表称自己是通过中介公司办理的公司过户,但也坦言自己与原法人代表刘先生是认识的,“但是我不能帮忙联系他,如果到时候你们起诉到法院,法院判我要承担责任,我会还钱的。”

房管部门已提醒房东提高警惕

徐女士算了一笔账,七月时光拖欠的房租和物业费、水电费等费用有两万多元,而房子里的家具家电也是为了托管而统一配备的,当初买的时候也花了两万左右,“这样算下来,七月时光一跑,我的损失少说也有四万。”

托管公寓这种形式近年来逐渐多见,是指房屋产权所有者对房屋使用权以契约形式让渡给房屋经营单位,房屋经营单位再对房屋使用权商业化的一种过程。可从今年年初开始,有关托管酒店跑路、失联的投诉就屡见不鲜。在与房东的纠纷方面,不少托管公司都以疫情为借口,要求降低付给房东的租金或者要求提前解约,甚至也出现过像七月时光这样直接“失联”。而对于从托管公司租房子的租客来说,租金给了托管公司,但托管公司却没有把租金给房东,拿不到钱的房东自然要上门收房,这样一来租户还面临着被赶出门的风险。

“有的托管公司跟房东签季付的合同,但是跟租户签年付的,这样公司就能获得付款上的时间差,一旦出现问题,托管公司自然就会拿着租户交的钱跑路了,留下烂摊子给房东和租客。”一位从事房屋中介的业内人士向信网透露,今年他们听到过的类似情况不在少数,特别是以日租房为主的托管公司因为游客人数骤减,确实会有经营上的困难。

针对部分地区接连出现长租公寓“爆雷”事件,即机构高价收购房源,低于成本出租,存在扩张规模过快、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的问题,海岸新区住房发展保障中心此前以发布了关于房屋租赁业务的风险提示,请广大市民朋友提高警惕,拒绝接受采取 “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经营模式的住房租赁机构提供服务,防止自身合法权益遭受侵害。 信网首席记者 于晓

[来源:信网 编辑:亚麦]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