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淳安失联女童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起底女租客

2019-07-12 09:17:17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可可

原标题:女孩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

孩子爸爸面对大海几度落泪,说女儿很聪明,每次回家都很黏他远在重庆的妈妈说,办离婚是早就约好的,7月10日才知道孩子出事了

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事件持续引发关注,搜救也一直在进行。

遗憾的是,截至昨晚11点,章子欣依然下落不明。

孩子爸爸章军几度落泪,他说:“我希望能找到人,我想要结果,找不到人的话我这辈子都有事要做了……”

昨天傍晚6点半,章军走出象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一脸疲惫地坐在路边绿化带边上。他说,警方现在还在开展各项调查,没有什么大的进展。“毕竟现在还是有各种可能,希望孩子能平安吧。”

那一刻,章军多么希望孩子是被人拐走的。

每年回家三四次

每次回来女儿特别黏他

昨天一大早,凌晨三点才睡的章军和姐夫出现在了象山的搜救现场。

看着手机里女儿的视频,36岁的章军几度落泪。他说,7月6日,男租客发了一段女儿在网约车上睡觉的视频,配文说“认了个女儿”,视频里女儿睡得十分香甜。

但第二天,租客删了这段视频。他当时就感觉不对劲,把女儿的很多视频都保存了下来,怕真出事时有用。现在,他最怕家里的父母出事情。

面对茫茫大海,他只能默默祈祷。

章军告诉记者,因为在天津打工,他每年大概只能回家三四次。每次回家,女儿特别黏他,晚上还要抱着她睡,本来打算今年暑假回来看女儿。

“2015年、2016年,我那时候没赚什么钱,女儿全靠父母卖水果供养。这两年赚钱了,才寄钱回家。我女儿很聪明,没有上过任何培训班,也没人教她学习,今年考了年级第八。”章军说。

前天,孩子的市民卡被发现在一个叫观日亭的亭子里,那里离松兰山景区最热闹的海滩约30分钟车程。

昨天上午10点多,章军打算去附近山上找孩子。在车上,章军跟记者聊起来。针对网友的各种评论说是孩子母亲和家人策划的,他认为不可能。“孩子妈妈16岁就和我在一起了,17岁生了孩子,她没这个能力做这事”,他摆了摆手,“我不是为孩子妈妈说话,这件事不会是她妈妈做的。”

7月8日来淳安办离婚

10日才知道孩子出事了

昨天早上,钱江晚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孩子妈妈曾某,她目前在重庆老家。

电话里,27岁的曾某声音听起来非常疲惫。她说,她是7月10日通过孩子姑父才知道女儿出事了。

她告诉记者,她2009年在杭州打工时认识孩子爸爸,2010年生了孩子,2013年领的结婚证。认识孩子爸爸的时候她只有十六七岁。

一开始孩子都是她自己带,快上幼儿园的时候,夫妻俩去绍兴打工。那个时候觉得孩子爸爸脾气有些暴躁,两人时不时会争吵,感情逐渐破裂。

2015年,她去了广东,“我爸爸在广东打工,我去找他。”之后,她跟妹妹一直在广东上班。

其间,孩子父亲也曾和她有过联系,劝她回家,但她不想回去。一开始,她还给孩子爸爸买过衣服,也打过电话,再后来联系就少了。

今年一两个月之前,她重新加了孩子爸爸的微信,想商量离婚的事。一开始孩子爸爸不同意,还想和好。“后来孩子爸爸主动给我发信息,说同意离婚,不想让我难过,让我去千岛湖。”

曾某先回了重庆老家,7月7日,在舅舅的陪同下,她到了淳安。“那天下午,孩子爸爸跟我说孩子被人带走了,他要去宁波把孩子带回来。孩子爷爷奶奶非常爱这个孩子,我是知道的,我也很放心。那时候孩子爸爸这么说,我以为孩子是亲戚带出去了,没太当回事。”

“这次我也想见见孩子,但是孩子爸爸说这么长时间没见,怕孩子见了反而会恨妈妈,让我不要见了。”曾某说,7月8日上午9点多,两人办了离婚手续。手续一办完,曾某就和舅舅动身返程,7月10日回到了重庆。看到孩子姑父给她发来搜救的视频等消息,她才确认孩子出事了。

至于有网友猜测两个租客都来自广东,是否和她在广东打工有关系。她有些激动:“我就在厂里打工,去哪里认识他们两个啊!”

钱江晚报记者从淳安县民政局证实,章军夫妻7月8日上午办理离婚手续,临近中午时办完。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说,在办离婚手续过程中,两人没有交流过孩子的情况。

根据此前了解的情况,7月7日晚上,章军发现租客手机联系不上。7月8日上午,章家人报了警。

姑姑陪着爷爷奶奶

警察细致检查了租客房间

昨天上午,钱江晚报记者再次来到淳安千岛湖镇青溪村欣欣的家。

欣欣家在山顶上,只有四五栋房子,平时极少有陌生人来。但昨天,欣欣家里聚满了人,有媒体记者、亲戚,也有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人都是过来安慰欣欣爷爷奶奶的。

欣欣的姑姑在家陪着两个老人,看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就过来倒杯水。

欣欣的爷爷,没有在路边摆摊,去派出所配合调查。

这个时节的青溪村,本是丰收的时候,李子、桃子都成熟了。往年,欣欣会跟着老人到街上卖水果,帮着招呼客人。

欣欣奶奶说,家里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也没有心思摘。奶奶一直在哭,老泪纵横。

专案组的工作人员也来过了,前前后后待了个把小时,按程序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

钱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专案组询问了欣欣的亲人,又详细检查了租客的房间,包括租客使用过的厨具,甚至对租客丢弃的生活垃圾也都进行了甄别和取样。(记者 鲍亚飞 本报记者 杨一凡 孙燕 文/摄通讯员 贺恺 章飞燕)

相关链接

昨天搜救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20海里,浙江警方赴广东调查

女租客十多年没回过老家

借了40多万没还钱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太多谜团待解。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警方获悉,专案组成员已去广东调查租客二人的生活背景和轨迹。

起底:女租客十多年没回过老家,借了40多万没还钱

昨天傍晚,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女租客谢某芳老家的村干部谢先生,他正赶往配合警方调查的路上。

根据户籍信息显示,谢某芳为广东省化州平定镇平山乡人塘岸村人。

谢先生介绍,谢某芳家“条件不是太好,有五个哥哥,二哥过世了,两个哥哥在外打工。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脾气不太好,有些小气,爱发脾气”。

谢某芳有十来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很早就外出打工,一直在广州、东莞、深圳等地谋生。谢某芳曾经向她的哥哥借了40来万元,当时说是要买房子,但是后来一直没有还钱,“搞得全村人都不是很待见她”。

谢某芳最近一次回家,大概是在10年前,母亲病重的时候。“那时候她回来时还骗几个哥哥:每人出5000元,去买美国的药来给老人治病。但是,没有人给她,她就大发脾气,离开家了。”谢某芳的母亲过世时,她都没有回家。

谢先生说:“她可能结过两三次婚,我知道她没有孩子,梁某华曾经来过我们村一次。”

搜救:昨天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20海里

继7月10日全面搜寻以后,昨天上午7点多开始,象山当地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松兰山管委会、爵溪街道、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共计500余人,使用搜救犬、无人机等,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同时,出动渔政执法船、冲锋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滚动式、拉网式全面搜索,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昨天的20海里。

最新消息表示,孩子的市民卡是有人在亭子通往海滩边礁石的小路上捡到的,捡到后他放到了亭子里,以便让丢卡的人及时发现。

宁波孙茂芳救援队发现,在找到小女孩市民卡的凉亭附近,海岸边礁石夹缝很深,粗略测量后大概有两米。救援队中午时分潜水进入夹缝进行搜救,搜救半小时后没有发现。下午4点多,救援队第二次下水,还是一无所获。

针对网上反映的海上发现疑似女孩尸体一事,经核实,系一海钓爱好者于7月8日上午在松兰山海域发现一漂浮物疑似尸体,在昨天看到警方通报后,向公安机关反映了此事。象山县公安局迅速组织警力展开调查,对所反映的海域进行搜索,截至目前,未发现漂浮物,无相关情况。

象山当地有关方面表示:下一步,搜救工作仍将持续展开,并进一步完善方案,加大搜寻力度,扩大搜索范围,全力寻找失联女孩。同时,针对网上出现的各种不实信息,也希望大家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记者 肖菁 本报记者 杨一凡 孙燕)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可可]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