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教培行业反垄断落地!芝麻街英语中国代理商被罚94万

原标题:教培行业反垄断落地!芝麻街英语中国代理商被罚94万

今天(8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正式施行!

而就在几天前,教培行业的一起反垄断执法案例——芝麻街英语中国代理商因涉嫌“价格垄断”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处罚94.24万元,让不少业内人士感到“有些突然!”

不过,法治网研究院注意到,去年12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曾发布《北京市培育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其中提到,将重点围绕医药、公用事业、建材、生活消费品、教育培训等领域,加大反垄断监督执法力度。

7月2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执法一司发布公告称,因与加盟商达成固定课程价格的垄断协议,芝麻街英语中国代理商——北京凯瑞联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凯瑞联盟)被罚94.24万元,系2020年销售额3%的罚款。

 (来源: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执法一司官网截图)

具体的处罚理由为,凯瑞联盟2014年至2021年在全国范围内(不含福建省和台湾地区,下同)与其交易相对人达成并实施固定课程价格的垄断协议,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天眼查显示,凯瑞联盟成立于2012年12月,主要从事校外儿童英语培训特许经营活动,于2014年引进芝麻街英语,系芝麻街英语中国代理商(除福建及台湾),代理日期至2028年12月31日。

公告显示,芝麻街英语主要通过加盟商销售至终端消费者。凯瑞联盟向加盟商收取许可使用费、履约保证金、管理费等费用,授权加盟商转售其课程资源开展培训活动,为加盟商提供管理咨询、教学材料、人员培训等支持服务。2014年运营至今,凯瑞联盟累计签约455家加盟商。截至2018年年底,芝麻街英语直营店仅有8家。

该行政处罚决定书称,经调查发现,在加盟协议中,凯瑞联盟明文规定“乙方不得调整甲方规定的由乙方向学生收取的各类费用价格。未经甲方允许,乙方不得对各类收费有任何形式的涨价、打折、优惠等行为。”此外,制定并发布多项规章制度保障价格管控,通过邮件将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课程定价发给加盟商。还规定了统一客服答复方式,将“校区价格都是由总部制定”“校区无法私自更改价格”信息传达给消费者。

协议中还规定,如若加盟商未经总部允许调价,不仅要支付二十万元违约金,还被要求停业整顿、停止产品供应以及管理平台使用等,直至凯瑞联盟单方面解除协议,同时加盟商还需要支付五十万元违约金,且不予退还加盟商支付的任何费用。

2016年至2019年,凯瑞联盟因“线下收费与当地其他加盟商不一致”“未经总部批准打折优惠”“私自调整收费标准”等原因,对多地加盟商作出限期停业整顿、罚款、全国通报批评等不同形式的处罚。

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上述行为属于“凯瑞联盟与其交易相对人达成并实施固定课程价格的垄断协议”。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处罚决定书中载明,“凯瑞联盟与加盟商构成纵向上下游关系。而上述行为剥夺了加盟商作为独立经营主体的自主定价权,限制了品牌内的价格竞争,并使得加盟商无法根据经营环境和竞争对手情况及时调整竞争策略,无法通过价格调整这一重要手段与同行业其他品牌经营者开展充分竞争,使消费者失去了通过价格竞争获取相对低价且优质服务的机会,属于典型的固定转售价格行为。该行为排除、限制竞争,损害消费者利益。”

看到这则处罚,有网友不禁发问,“那这和品牌统一定价有何区别呢?”“麦当劳基本上属于统一定价,是不是也要罚?”

对此,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中国区董事会副主任、盈科中国区股权合伙人、盈科全国公益委主任王明芝介绍说,垄断协议是反垄断法予以规制的垄断行为中的一种。法律规制纵向垄断协议主要包括禁止“固定转售价”“限定转售最低价”,基本是为了防止经营者对商品最低价进行限制,从而剥夺消费者可能通过市场竞争获得更低价格的利益。那么品牌限制市场最低价或者统一价格的行为并不一定会构成垄断协议。其核心还是要判断该品牌统一定价或者限定最低价的行为是否产生“排除、限制竞争效果”。如果价格限制行为并不足以引起排除、限制竞争效果,或者能够产生的正向作用足以抵消限制竞争的副作用,则不会被认定为垄断协议。

比如麦当劳的统一定价行为并无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首先,麦当劳其所处的快餐市场竞争非常充分,麦当劳仅是各式中西餐饮的众多经营者之一。其次,麦当劳看似市场地位非常强大,但实际上麦当劳在中国汉堡快餐市场的份额并不算非常高,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德克士、华莱士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基本均等,且部分品牌在中国地区的门店数量还要高于麦当劳。因此,麦当劳的统一定价并不会限制市场竞争,反而产生了一些促进竞争的效果。所以,麦当劳目前在中国尚未构成纵向垄断。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裴轶表示,判断品牌限制市场最低价的行为是否构成纵向垄断协议,首先要看法律禁止的“转售行为”是否存在,也就是“限价令”对谁发出。比如在芝麻街英语案件中,北京市监局首先认定许可人与加盟商之间存在转售关系,加盟商的课程销售价格被视为“转售价格”。而麦当劳的经营模式属于直营,并不涉及“向第三方转售”情形,其固定价格的行为本质上是企业内部的自主定价,只要不违反价格监管部门的指导性定价,法律是不需要干涉的。

法治网研究院还注意到,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在第十八条第三款新增规定,针对纵向垄断协议,“经营者能够证明其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低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标准,并符合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其他条件的,不予禁止。”这在学界被称为垄断协议的“安全港规则”。

那么,垄断协议安全港规则意味着什么?如果芝麻街英语一案发生在8月1日之后,是否可能适用该条从而获得豁免?

据裴轶介绍,安全港规则背后的原理是,如果当事人市场力量过小,则其行为即便对竞争活动产生限制,也不足以破坏竞争性市场结构,因此不必再进行详细审查。从政策导向的角度来说,安全港规则的补充也也体现了国家为中小微企业发展提供的一种支持。

至于如果芝麻街英语一案发生在8月1日之后,安全港规则能否适用于芝麻街英语一案,裴轶表示,“不无可能”。如果芝麻街英语能够证明自己的市场份额低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标准,那么将存在一定的可能性被认定为不属于纵向垄断协议,从而免于高额行政处罚。对此,王明芝持相同观点。

裴轶同时提醒,适用安全港规则时,对当事人市场力量的考察应该是一个整体考察。如果若干生产商同时采用转售价格维持限制,每个生产商的市场份额都不大,但其实合起来是很大的,此时直接套用安全港规则认定其合法,则可能会使众多垄断行为逃脱管辖。

截至新法生效前(7月31日),法治网研究院搜索相关执法案件情况发现,近期认定的反垄断案不在少数。比如2022年7月22日,海南伊顺药业就被通报,因为构成“限定最低转售价格”的垄断协议,被海南市监局处以20万元的罚款。此前公牛集团、扬子江药业集团、盖思特利商贸(北京)有限公司等也先后因为构成纵向价格垄断协议受到相应处罚。

王明芝表示,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实施以后,对于垄断行为的处罚力度会更大。比如此前规定对达成垄断协议但尚未实施的,处以五十万以下罚款。新法中调整为,“可以处以三百万以下罚款”。其次,新增规定,对于已经达成并实施协议的,即使上一年没有销售额,也可以处以五百万以下罚款。再者,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还规定了“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惩罚性罚款”。此外,还新增了“双罚制”,即除了追究企业责任外,新法还要追究企业负责人的责任。

[来源:法治网 编辑:陈晓宇]
精彩美图 更多 >>
2022 08/01 17:47
· 来源 ·
法治网
· 责编 ·
陈晓宇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2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