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20 11/26 07:58
· 来源 ·
半岛都市报
· 责编 ·
三人目
阅读量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爱打游戏的“坏小孩”长大了 青岛电竞酒店“火出圈”

原标题:一起来“开黑” !电竞酒店“火出圈” 青岛今年以来已开12家

\

五人“开黑”房,让你重回大学时代。

文/图 半岛全媒体见习记者 谭风敏

“Nice!”坐在电竞椅上,盯着屏幕,一行五人随着游戏的战局激烈交流着,在队友精彩操作时爆发激烈欢呼。11月25日,如此酣畅淋漓的“组团开黑”场景发生在位于青岛市市北区连云港路上的SOLO电竞酒店的五人开黑房中。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2020年电竞用户规模突破5.2亿。青岛的酒店从业者们纷纷拥入电竞酒店这一电竞产业新业态,顺势抓住了电竞“火出圈”的机遇,站在了电竞生态发展的风口上。

可玩可住,双人间是标配

“2020年,是青岛电竞主题酒店的井喷元年。”位于市北区辽阳西路16号的青岛枫叶电竞酒店的创始人徐进磊表示,“2018年以前,青岛市区内只有一家,2019年也只有三家,今年涌现出十几家。”

青岛枫叶电竞酒店是大学刚毕业的徐进磊创立的电竞酒店品牌,于2020年10月份开始试营业,试营业期间平均入住率达90%的成绩让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倍受鼓舞,即使在11月份,美团平台上枫叶电竞酒店的房间预订页面,也时常是“已满房”的状态。

记者步入电竞酒店的客房走廊,入眼的是描绘着游戏人物的炫酷相片墙,机械风的装修风格将人的精神瞬间带入激烈的游戏世界。房间以双人间为主,配有特色五人间,单人间寥寥无几。走进电竞酒店特有的五人开黑房,电竞设备或排成一排,或圆圈排布,给予玩家最真实的赛事体验。供客人睡觉的床采用了双层设计,最大限度利用空间的同时,带玩家回到大学时同吃同住的激情岁月。

“我们目前在青岛有六家连锁电竞酒店,从2020年7月到现在新开了三家,目前潍坊有两家正在洽谈,威海也有一家,计划在青岛再开三到四家。”SOLO电竞酒店的创始人兼COO葛麟向记者透露深耕青岛的计划。

记者通过旅游平台了解到,目前青岛全市一共有20家电竞主题酒店,其中有12家诞生于2020年。

没有旺季和淡季之分

疫情期间,在普通酒店被迫进入“半停工停摆”状态时,电竞主题酒店的工作人员却格外忙碌。“我们从酒店化身为娱乐场所,最忙的时候,即使提前准备了三倍量的床单被罩等用品,依然换洗不过来,很多时候我也亲自上手帮忙。”正是这段首席运营官被迫做保洁员的岁月,让葛麟看到了青岛电竞酒店的爆发点。

葛麟表示,2020年青岛电竞酒店迎来爆发式增长,一方面是因为疫情期间网吧、电竞馆等电子娱乐场所关闭,酒店却是正常营业的状态,于是兼具娱乐、社交、居住和私密性保护功能的电竞酒店吸引了大批消费者的目光,实现疫情期间营业额的逆势上扬,以酒店业“黑马”的姿态闯入酒店从业者的视线;另一方面是电子竞技大环境的改变,中国电竞战队夺得世界冠军、电子竞技被纳入体育项目等,让人们开始认可电竞产业,被各方投资者和创业者看好。

酒店服务业往往依附于所在城市的旅游业,有旺季和淡季之分,但是这个“紧箍咒”在电竞主题酒店面前,似乎失去了效力。“2019年刚开始做电竞酒店时,酒店业的前辈告诉我们,11月的青岛会进入旅游淡季,所有的酒店都会亏损,只是亏多亏少的不同,但我们却实现了持续盈利。”Teamwork电竞酒店的李梦迪无不自豪地说。

电竞酒店≠酒店+网吧

“价格又高、押金还贵,不就是酒店加了台电脑?”针对电竞酒店的此类质疑甚嚣尘上。面对外界的质疑,李梦迪表示,价格高也是无奈之举,为了保证顾客的游戏流畅体验,他专门接入了网吧专用线,酒店需要承担数万元的光纤接入施工费,以及高达4万元左右的年租。

此外,电竞酒店还有一项特殊的成本就是安保成本。“设备配件一个就高达千元,而酒店客房是私密空间不能安装摄像头,所以一旦有客人贪便宜偷换显卡内存条等配件,酒店损失巨大,所以押金会高一些。”李梦迪说。为此,他还特地高额引入了电竞酒店专门的管理系统——“选住系统”,可以实时监测设备的情况。

“相比较普通酒店而言,我们的客户黏性更大。”李梦迪分析,“突出的表现就是长住客户的增多,住得最久的是一位全职游戏主播,在我这住了半年的时间,还有一支来这里集中训练的职业战队,住了40天。”而像这样的长住客户,在电竞酒店中并不少见。

“电竞酒店是酒店和网咖之间跨界经营的新型产物。”SOLO电竞酒店CEO郝云畅向记者深刻剖析了电竞酒店优势所在。他认为,电竞酒店的形式精准弥补了经常为消费者所诟病的网咖的缺陷。“传统网吧的三大‘槽点’:吸烟、不舒适和被人看。”郝云畅总结道。相比较网吧来说,电竞酒店还是能锁住对环境和服务要求比较高的客户群体。

推动电竞酒店行业协会建立

随着电竞酒店的热度扩大,越来越多的酒店从业者加入,行业乱象也在滋生。“一些个体创业者往往追求低投入高回报,以为摆张床再加台电脑,就可以拿着电竞的噱头吸引初接触电竞酒店的消费者,让很多消费者对电竞酒店产生了很深的误解。”郝云畅说,“目前关于电竞酒店的监管归属还是不明朗,我们也很担心部分投机取巧的酒店砸了电竞酒店的招牌和口碑,因此我们也在积极参与并推动业内监管。”

除了监管归属问题,电竞酒店针对未成年人顾客的限制仍有法律空白,“法律规定网吧不得接待未成年人,电竞酒店虽归属于酒店业但同样需要警惕未成年人入内,目前主要是通过业内自律。”郝云畅告诉记者。

“目前我们已经加入了全国性的电竞协会,但还欠缺专属于电竞酒店的行业协会,所以我们正在积极推动电竞酒店行业协会的建立,希望通过集体的力量进行内部约束。”郝云畅表示。他认为电竞酒店缺乏规范的评级定价机制,容易造成以次充好或者内部间的恶意竞争,行业协会可以有效地在同业内建立联系,互相监督,共同促进青岛电竞产业的发展。

那么,伴着误解和质疑而井喷式增长的青岛电竞酒店产业,究竟是“哪吒降世”还是昙花一现?“在青岛,电竞酒店作为新兴业态落地晚但是成长快,目前是以2.0模式为主流、1.0模式面临淘汰、3.0模式冉冉升起的态势。”郝云畅表示,“只有避开同质化走向3.0模式的电竞酒店,才能在青岛电竞酒店蓝海变成红海的过程中,得以留存。”

郝云畅还分析说:“通过对河南郑州、湖北武汉、四川成都这三个城市的实地考察,我们发现它们的电竞酒店已经过百家,处于饱和的态势,现在它们之间的竞争只有降价竞争,这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电竞酒店2.0模式价值竞争力远高于1.0模式,但是成本同样高出很多,一旦青岛地区市场饱和,也会陷入降价竞争的恶性循环。”

创业人物>>> 爱打游戏的“坏小孩”长大了

1988年出生的葛麟喜欢打游戏,从DOTA到LOL,甚至加入职业战队打了几年比赛,从线上到线下,也拿到过全国性的奖项,但是家人仍然很不理解,那时的他,是家长老师心中的“坏小孩”。就是这个不务正业的“坏小孩”,开办了青岛第一家电竞民宿——YK电竞民宿。

“在做电竞民宿之前,我在做普通民宿,有相关的经验,游戏方面也打过几年的比赛,比较懂游戏也懂设备,2017年了解到电竞民宿的概念,就开始筹办了,九月份正式开业。”葛麟回忆。

可是,怀着一腔对电竞的热忱开办电竞民宿的葛麟,在第一个月就狠狠吃了瘪。“一个人也没有,”葛麟无奈地说,“那时候人们听都没听说过电竞酒店,人们会觉得,就加了一台电脑,卖这么高的价,不值当去住。”那时候,去葛麟店里捧场的只有自己的好友,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感觉是在赚朋友的钱。

没想到,挺过了前几个月冷清的YK电竞民宿,突然火爆了起来,“我的朋友圈子里喜欢电竞的很多,他们住了之后感觉不错,口口相传又邀请他们的朋友来体验,后来就火起来了。”

“我的客单价一度高过了全季酒店,依然卖得很火,不到一年就实现了净盈利。”葛麟自豪地说,“因为全青岛就我一家,所以他们想住电竞酒店只能来找我。”

这时,同样盯上了青岛电竞酒店业的90后创业者郝云畅前来拜访了葛麟,他很欣赏这个拥有独到商业眼光,并创造出酒店如此之短的投资回报周期纪录的民宿老板。而郝云畅的到来,让葛麟意识到了电竞酒店未来的竞争危机,两人深入交流之后一拍即合,决定联合做品牌电竞酒店,将青岛的电竞酒店由2.0直接推向了3.0,并创造性提出打造青岛的电竞生态圈。目前,SOLO电竞酒店成为当之无愧的青岛电竞酒店业的领头羊,成为青岛最具影响力的原创电竞酒店品牌。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三人目]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