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2015 02/26 09:07
· 来源 ·
信网
· 作者 ·
王学义
· 责编 ·
洛克
扫描到手机
用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二维码应用拍下左侧二维码,可以在手机继续阅读。

青岛不仅浪漫也霸气 王子平击败美日高手

广东路1号是青岛国术馆旧址 这里出了很多抗日英雄

青岛广东路1号在如今的路人眼中只是一座普通的民居,然而,在此处住了30多年的袁阿姨清楚记得这里的历史。近日,她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这就是青岛国术馆的旧址,以前是栋三层老楼,木地板,可惜三十来年前,拆掉盖了新楼。”消失的是老的建筑,但青岛国术馆的历史不会被遗忘。这里曾是全国最完备的专业国术馆,更走出了一批顶天立地的英雄儿女。他们学武绝不仅是强身健体,更是保家卫国,他们用所学的武艺奋勇杀敌,用热血写就了震撼人心的篇章。

青岛40万人,一万人练武

据《青岛市志·体育志》记载,1933年,时任青岛市长、国术馆馆长的沈鸿烈,主持筹建青岛国术馆新馆,馆址位于广东路1号。建设经费由市政府出面集资,向社会募捐。建主楼(三层)一座,平房三座,占地3000多平方米,楼四周均有大小不同的空地。楼后操场近2000平方米,场内备有沙坑、单双杠、拉力带、石锁、石担等训练辅助器材。1934年11月,国术馆建成,1934年12月23日,正式举行落成典礼。青岛的武术界名手杨明斋、高凤岭、常秉毅、秘道生、尹玉章、纪炎昌、韩冠英等均在此任教。

岛城著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政府还在全市设立武术传习所(传授站)173个,还在平原路、禹城路设了两处女子传习所。还在近40万人口的青岛,有一万多人常年练习武术,这是何等兴盛!

鲁海先生说:“1937年时我正5岁,也在武术传习所练武,先学拳,再学棍,只是记不清是第几个传习所了。”文史专家鲁勇是鲁海先生之子,他清楚记得家中曾有一张照片,那是父亲在传习所的结业照。“剃着光头,穿对襟的衣服。”鲁勇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可惜的是这张照片后来遗失了。”

这一时期,青岛的武术在全国更为突出。1933年7月,在青岛举办的第十七届华北运动会中的8个国术比赛项目中,青岛队获6项第一名。1933年10月,在南京举行的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青岛队获国术四项冠军。在南京举行的第二届国术国考中,由18人组成的青岛队,获得了国考总分第一名。1934年10月,在华北第十八届运动会上,青岛队获国术五项冠军。当时的青岛女子武术名家栾秀云一人获杂项器械冠军和剑术亚军,可谓是“名冠群雄”。

这里也应该说一说栾秀云。她是杨明斋的女弟子,练武极为用功,拳法剑术尽皆精通。据说,她还曾击败日本武士,有青岛第一女剑客之称。在华北运动会上夺魁之后,各地报纸纷纷刊登她的照片,盛赞其“武艺精湛,华北第一女剑客”。她也曾在平度路新新大舞台(永安戏院)表演剑术,当时的市长观她剑术之后,亲自接见她,并授予奖品。

鲁海先生说,1934年,著名作家郁达夫来青岛,专门去青岛国术馆看栾秀云舞剑,并赠诗一首:“堂堂国士盈朝野,不及栾家一女郎。舞到剑飞人隐处,月明满地滚青霜。”

不过,栾秀云后来的去向缺乏文字记载。有一种说法是她去了北京,改名栾素贞,但是否属实已不可考。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还有不少女子习武,其中姜爱兰和钟爱兰就与栾秀云并称“青岛武坛三女杰”。

国术馆学员炸毁不少日本工厂

鲁海先生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当时武术迅猛发展有特殊的历史背景,1922年日本虽向中国政府交还了青岛主权,但仍然在实质上保有特权。当时中国政府不能在青岛派驻军队,仅靠警察维持秩序。大批日本浪人横行霸道,强买强卖,甚至走私军火,气焰极其嚣张。

在这种环境下,先是老百姓自发习武,在强身健体的同时增加自卫能力,后来政府予以支持,由市长担任国术馆馆长,并定期从市财政里给国术馆拨出经费。在这一支持之下,武术渐渐渗透到岛城各个领域,形成一种可以与日本浪人对抗的民间力量。随着刀剑并举,青岛市民的民族意识也越来越强烈,反日精神深入人心。而日本人也对青岛国术馆恨之入骨。

高作霖是杨明斋的弟子,也曾任青岛国术馆教习,在他自述的文章中讲述了一起围绕青岛国术馆所发生的“青岛事件”。当时日本人在青岛开办有一家大康纱厂,用老工人的话,一个月要付十七八元工资,而招新工人则只付七八元就够了。于是,日本资本家就经常解雇老工人。1936年,青岛工人举行罢工,遭到日本人的镇压。一天早上,青岛国术馆的学员小刘去大康纱厂上班,在厂门口被日本门卫拦住。小刘再三争辩,门卫就是不让进,还说:“你的走开,已换新人。”小刘很生气,就和门卫撕打起来,把门卫摔了两个跟头。这时六七个日本人闻讯赶来,要抓小刘,小刘施展拳脚功夫,把他们全部打倒在地,重的已经不能动弹。小刘知道闯了祸,从此远走他乡,没有再回青岛国术馆。

高作霖在自述中称,厂方将此事报告日本驻青岛领事馆,领事馆马上派人向沈鸿烈提出交涉,要求严惩凶手,解散青岛国术馆。沈鸿烈的回答则是:“国术馆是中央办的,我管不了。”日本领事馆碰了钉子,恼羞成怒,就给日本政府发电。日本政府调集军舰和海军陆战队包围青岛港,以武力相威胁。后来更是在青岛登陆,包围市政府和国术馆。高作霖说:“当时我正在国术馆对面房子里睡觉,听到嘈杂的人声,知道出事了,从窗口望去,看到有一百多个日本兵荷枪实弹地围在国术馆门前,我住的门前也站满了日本兵,一会儿又看到十几个日本兵押走了杨明斋老师。”

这一次,日本兵抓了人,还捣毁了国术馆。国术馆学员们四处想办法营救杨明斋等人,沈鸿烈也出面与日本人交涉。杨明斋所带的两千多名学生和社会各界也积极呼吁,日本人查无证据,又怕事态闹大,被迫放人。杨明斋获释后,继续办武馆,修复门窗,挂起“青岛市国术馆”的牌子,直至“七七”事变。

于利生、管仁利等曾经撰文称,1936年日军在青岛登陆,派兵包围国术馆,抓走多名职员,施以重刑,企图逼出口供,寻机消灭武术队伍。抗日战争爆发后,广东路1号的青岛国术馆则被日寇侵占,在官方动员下,国术馆学员们凭借着浑身武艺履险如夷,于1937年12月18日炸毁了日本在青岛的很多大工厂。

抗日游击战,杨明斋壮烈牺牲

鲁海先生说,在抗战时期,青岛国术馆的学员成为一支抗日生力军。杨明斋就撤出青岛,在鲁南一带手持武器抗击日寇,于1942年壮烈牺牲。

还有一部分青岛国术馆的学员进入崂山,打起游击战。1942年,李先良以青岛代理市长的身份进崂山,成立青岛保安总队,他本人兼任总队长,高芳先任副总队长。在这支队伍中,很多队员都曾练习武术。高芳先本人就是杨明斋的学生,练就一身好武艺。他也曾参加炸毁日本工厂的爆破队,因作战勇敢而被破格提拔为中队长,此后得到李先良赏识。这支队伍成为敌后奇兵,有力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这一时期,青岛市区内的公开练武行为归于沉寂,但私下传授活动并未停止。1940年,日伪当局为笼络人心而公开恢复武术活动,并在太平路天后宫建立了“健民社”,由伪市长姚作宾兼任社长。但留在市区内的很多武林高手们拒绝出山,有的则离开青岛。

鲁海先生说,抗战胜利之后,青岛国术馆重新建立。时任青岛市长的李先良任国术馆馆长,高芳先任副馆长,武术运动得以恢复。1946年,青岛市教育局规定,全市中小学以上一律恢复增加国术科目。为培养师资,青岛国术馆举办师范训练班,直接为全市的国民中小学培训国术教师。随着国术馆的恢复,群众武术活动有所回升。

但是,历经八年日本占领之后,青岛的武术运动水平明显下降,1948年5月,在上海举行的第七届运动会上,只有秘道生一人获器械第二名,拳术第三名。从1929年建立到1949年6月青岛解放,这是青岛国术馆所走过的一段光辉历程。它在弘扬民族精神的同时,也将尚武的精神深深烙入了这个城市的肌理。

鲁勇对城市信报/信网记者说:“青岛国术馆对青岛人的影响非常大,在青岛喜欢练武的人很多,我就是其中之一。”鲁勇先生1950年出生,他从小就跟随焦中良先生练习八卦掌,而焦中良先生曾经得到王子平的指点。

“我叫焦中良先生‘焦大爷’,我们两家是世交。他出身中医世家,王子平在中医方面卓有建树,他父亲和王子平有深交。所以焦大爷跟王子平学过拳,后来王子平又介绍他跟着济南的陈济生学习太极拳和八卦掌。这位陈济生先生功夫也很高,焦大爷曾亲眼看过他把一把小米握在手中,松开手后,小米在‘气’的冲击下,跳跃起来。焦大爷得到陈济生真传,但他并非以武术为业,而是考入南京药学院,是当时稀有的药学专业大学生。”鲁勇先生说。

有一场比武让鲁勇先生印象深刻,那是上世纪60年代,一位从国家拳击队回青的运动员想和焦大爷切磋一下。那场比武就在城阳路附近进行,一番寒暄后,焦大爷让拳击手先出拳,自己只是闪避,后来一肘顶在拳击手的肋骨处。拳击手继续进击,焦大爷又一掌斩在拳击手的后颈。拳击手便停下来,表示认输。“这两招焦大爷都手下留情了,拳击手也感觉到了,知道根本没法打。”

鲁勇先生记得,当时在栈桥附近,有很多练武的人,有练刀剑的,有耍链子鞭的,很是热闹。而他本人也很着迷,当年在青州下乡时,有人向他挑战,无法拒绝后,他一出手便将对方击倒。鲁勇先生一边说,一边练了一套八卦掌,招式纯熟。城市信报/信网记者上前试了试,感觉力道十足,无法招架。“武术也是咱们中国的传统,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来传承。”鲁勇先生感慨地说。

城市信报/信网记者 王学义

 

[来源:信网 编辑:洛克]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精彩美图 更多 >>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信网手机版

信网小程序

青岛网上辟谣平台

信法网

Copyright © 2014-2021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1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增值电信:鲁B2-2018006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