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国民党黄安舰在青岛起义 是人民海军的第一艘军舰

2017-11-16 09:26:32
来源:城市信报
作者:田野
责任编辑:光影
在青岛起义的国民党黄安舰是人民海军第一艘军舰

黄安舰起义人员合影

原标题:在青岛起义的国民党黄安舰是人民海军第一艘军舰

从1949年4月23日宣告成立至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已经走过了68个年头。人民海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小驱逐舰到航空母舰,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海上力量之一。谁曾想,人民海军的组建,竟是从一艘排水量只有745吨的护航驱逐舰开始的。

68年前,国民党海军“黄安”号军舰在青岛成功起义,成为了人民海军的第一艘军舰。

黄安舰究竟是一艘怎样的战舰,在青岛起义的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今天的《发现青岛》,我们就来说说黄安舰起义。

军舰前身:日本赔偿的小型军舰

以起义之日计算,黄安舰属于国民党海军的时间算起来还不到两年。

二战结束时,曾经横行太平洋的庞大的日本联合舰队覆灭了,那些“大和”、“武藏”之类的海上巨兽在战争中被击沉,但还是有131艘中小型舰艇留了下来。驻日盟军总部决定将131艘日本军舰分配给中 、美、英 、苏四大国作为战争赔偿。四大盟国用抽签分配这些军舰。中国代表抽中的是个“上上签”。这份配额共34艘军舰,包括7艘驱逐舰、17艘护航驱逐舰、2艘驱潜舰、1艘运输舰和7艘其他舰只,总吨位约3.6万吨,无论从数量、吨位及舰况来看,均优于其他三国。

黄安舰就是17艘护航驱逐舰之一。黄安舰是一艘日本护航驱逐舰,排水量810吨,舰身长67.6米,宽8.4米,最高航速16.5节,舰员编制126人。1945年刚刚下水,日本就战败投降了。中国接收时依接舰顺序编号,称其“接22”号,编入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一舰队后,正式命名黄安舰。

为了方便接收,国民党于1947年秋成立接收机构,指定上海、青岛为日本战舰的接收港口。

接收遭遇:先是日本人破坏,后成敛财手段

1947年8月30日,黄安舰驶入了青岛港。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黄安舰和其他日本赔偿军舰一起,停泊在船厂等待维修。

原来,日本投降后,对这些军舰进行了破坏,所有的武器都被拆除了。而且,不少军舰内部也有人为破坏的痕迹。34艘赔付给中国的军舰,最后只有28艘还可堪使用。

除了日本人的破坏之外,国民党海军也破坏这些已经属于自己的军舰。据2011年8月23日《北京日报》所刊《黄安舰起义》一文记载,在这些军舰进入船厂检查维修时,国民党海军各舰的负责人没几个想着如何尽快维修出航,却把军舰的维修工程当成了牟利渠道。比如当时最为紧俏的发电机,军舰上的发电机明明是完好的,却被列为损坏部件拆下来卖掉。据黄安舰轮机员张大发回忆,不少军舰进船厂不久就被拆得仅剩一个壳子,然后这些海军的负责人再组织维修,从中又大赚一笔。须知那时的国民党海军,在抗战中几乎损失了所有作战舰只,全部家底几乎就是日本赔付的这些军舰了。

国民党海军军官的行径,让其人心尽失。

不久,驻青岛国民党海军当局部署纳编,大量选调官兵,配备舰员。这也为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渗透提供了机会,一场酝酿在内部的变革蓄势而发。

起义骨干:4名地下工作者潜伏一舰

最先打入黄安舰的,是孙露山 。他是胶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下属的东海军分区联络科的工作人员。1947年秋,黄安舰调人开始不久,他就接受潜伏任务,此后成为枪炮军士长。

随后,牟平人刘增厚也上了黄安舰,他此前在“接34号”潜伏,后靠关系调入黄安舰,任少尉枪炮官。之后,刘增厚和孙露山接上头。

很快,他们就发现,有两个人怪怪的:准尉枪炮官王子良有些“不大对头”,总是试探他们对共产党的看法;舰务官鞠庆珍则十分谨慎,他的大哥因地下工作者身份暴露被枪杀。直到一次在鞠庆珍家的聚餐,大家才最终把身份搞明,原来王子良也是地下工作者,而鞠庆珍则属胶东区委统战部主管,兄弟五人全是共产党员。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在黄安舰中布下的棋子,彼此因为不了解身份差点闹出了大误会。

至此,黄安舰上的四股力量合而为一。经上级党组织研究,决定由鞠庆珍、王子良、刘增厚和孙露山4个人成立起义领导小组,统一归中共青岛市委领导,起义由鞠庆珍负责指挥。

起义筹划:最终决定南下连云港

1948年11月以后,青岛的形势日趋紧张。青岛国民党海军将成批南下,南下前黄安舰将进坞抢修,并装上两门13.5毫米的高射机枪,随队一起走,若来不及竣工,则用船拖着走,拖不走则就地炸沉。这一消息让每个人都感到形势紧迫。

1949年2月7日,鞠庆珍从黄安舰舰长刘广超处获悉:上面已批准黄安舰于2月9日离开造船厂到前海抛锚待命。

据青岛市档案馆副研究馆员张蓉在《起义,奔向光明之路》一文中称,为了抢在黄安舰南下前完成部署,起义骨干在当晚聚在一起,紧急制定起义计划。

首先是起义时间。时间定在2月12日,就是元宵节。按惯例,这天舰长刘广超会回家过节,其他家在青岛的官兵也会上岸,此时舰上官兵散乱松懈,有利于起义。

其次是起义的目的地。起义的去向,上级指示可向北到乳山口,向南去连云港。因南下路线隐蔽安全,距离较近,即选定连云港。这样,即便被敌人发觉,还可以用“南撤”的名义蒙混过去。

至于敌人发现黄安舰起义后的追击,大家倒是不太担心。黄安舰的航速比较快,倘若敌人发觉后派军舰追赶,仅备航即需四五个小时,而到连云港仅需六七个小时,不等追上 ,早就到达;若用飞机追击,则需请示南京空军总部,也需要几个小时,再者夜间海上航行,目标难以发现。

这次会议之后,王子良向上级汇报了起义计划,得到批准。刘增厚也把起义计划上报胶东军区,并请上级协调连云港方面做好接应。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元宵之夜。

起义时刻:元宵节夜晚驶离青岛

2月12日,舰长刘广超果然回家过节去了,副舰长刘振东一心陪着妻子,不少官兵也请假上岸。黄安舰一如平常,毫无异样。

随着天色渐渐变黑,海上刮起了七八级大风。据张蓉介绍,晚上7时,起义骨干在行动前最后碰头,进一步明确了分工,并分发了武器和白毛巾作为起义袖标。大家商定要尽量避免流血,只要对方不反抗就不要开枪,如果行动受挫,宁可舰毁人亡也绝不投降。

随后,鞠庆珍以舰务官的身份到甲板上巡查,顺利卸掉了两个值班士兵的枪,并命令准备起航。王子良、刘增厚则来到副舰长舱室,扣押了刘振东,控制电报房,切断黄安舰与外界的通讯联系。孙露山掌握着枪支弹药,在舰面负责安全警戒。其他起义人员也各有分工。

至此,全舰各部位完全被占领。从开始行动到控制全舰,仅用了半个多小时。晚上8点50分,在机器的轰鸣声中,黄安舰徐徐地离开了青岛港。

为了防止军港内美军的阻拦,枪炮官刘增厚命令备足了弹药,主副炮齐上膛。黄安舰从美军军舰旁驶过时,士兵们不时主动向美军打着手势,“哈罗 !哈罗 !”地问候。当黄安舰驶出竹岔岛时,值班的美军军舰发出信号,询问黄安舰驶向何处,黄安舰回答:“到前面避风!”巧妙地骗过了美舰。夜半,大醉的刘广超歪歪扭扭地想回到舰上时,黄安舰早已不知去向。吓得一身冷汗的刘广超急忙找到美军,企图追赶黄安舰。此时的黄安舰已完全关闭灯火,全速向着已经解放的连云港进发。途中,起义骨干释放了被关押人员,许多官兵不但不反抗,反而主动要求参加起义。

2月13日凌晨4时许,黄安舰满载着国民党军队为南下准备的武器弹药以及各种给养,停靠在连云港的码头上。

起义影响:解放军建军以来首艘战舰

黄安舰抵达连云港的第二天,即1949年2月14日,新海连特区(连云港当时的名称)特委书记谷牧接见了鞠庆珍、刘增厚等黄安舰起义骨干。接着,召开了隆重的欢迎大会。

2月16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拟写中央军委贺电,高度评价起义“是实行毛主席所规定之1949年争取组成一支可用的海军的首先响应者”。

随后,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签署命令,鞠庆珍升任为少校、黄安舰舰长。同时,给全体起义官兵每人晋升二级。

黄安舰起义后,国民党派出飞机,妄图炸毁黄安舰,未能得逞。

首举义旗的黄安舰,列编归第三野战军第三十二军领导,成为解放军建军以来第一艘战舰。在黄安舰起义之后半个月,国民党海军的核心主力重庆舰也举起了起义大旗。紧接着,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起义……

1949年4月23日,华东军区海军在渡江战役的炮声中宣告成立。黄安舰与在渡江战役中起义的海防第二舰队各舰等,成为人民海军第一批战舰。人民的海军由此诞生。

8月,黄安舰从连云港返回青岛,后被人民海军命名为沈阳舰。

特约撰稿 田野

[编辑:光影]
信网小程序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