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抗美援朝青岛捐战斗机32架 青大教授曾是汽车兵

2017-01-10 09:34:26
来源:城市信报
作者:宫岩
责任编辑:光影
抗美援朝青岛捐战斗机32架上甘岭与青岛也有段缘分

最近,一条旧闻刷爆微信朋友圈。中国台湾作家龙应台在香港的一场演讲中问起启蒙歌曲,在场的一位香港人士说,他想到的是《我的祖国》。随后,听众席上大家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优美的旋律回荡在港大礼堂。

《我的祖国》是1956年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堪称爱国主义的经典歌曲。其实,上甘岭与青岛也有一段缘分,这还要从海军博物馆陈列的那根枯树干说起。

陈列在博物馆的枯树干

在青岛莱阳路8号海军博物馆陈列着一根由上甘岭阵地上保存下来的树干,长度仅38厘米,却嵌着35块弹片。这是朝鲜人民军代表团赠送给东海舰队的礼品 ,是上甘岭阵地上仅存的几棵树干之一,树枝已被炮火削得荡然无存。看到这根千疮百孔、弹痕累累的树干,使人自然会联想到上甘岭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联想到在硝烟和炮火中英勇无畏的战士……

据《新中国成就档案》记载:“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美国立即实行武装干涉,并派遣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8月27日起,美军飞机不断侵入中国领空,进行侦察并对我国境内目标进行轰炸和扫射,造成财产损失、人员伤亡。10月7日,美军越过三八线,向朝鲜北方大举进犯,并迅速向朝中边境推进。应朝鲜劳动党和政府的请求,中共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决策。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奉命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最著名的战役莫过于上甘岭战役了。军史专家姜廷玉主编的《解读抗美援朝战争》,详细介绍了这场战役:

上甘岭位于五圣山主峰东南4公里处,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门户和战略要地,在志愿军正面防御中处于至关重要的地位。1952年10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了扭转战场上的被动局面,谋求在谈判中的有利地位,片面宣布停战谈判无限期休会,并于14日发起“金化攻势”,图谋夺取上甘岭,尔后进攻五圣山,在志愿军的正面防线中央打开缺口。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兵力火力之密集,反复争夺之频繁,战斗之残酷激烈,为世界战争史上所罕见。

“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在不足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投入进攻兵力6万余人,另有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志愿军投入的兵力有4万余人,出动山、野、榴炮114门,火箭炮24门,高射炮47门。他们攻击志愿军一个连扼守的山头阵地,一次就投入四五个营的兵力,一次进攻不成,就再次进攻,以至连续进攻达数十次。“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在整个上甘岭阵地所倾泻的炮弹达190多万发,平均每天2.4万发,每秒钟6发,每平方米土地达76枚,最多时一昼夜竟达30余万发。山上的树木所剩无几,山头几乎被削低了2米,山上的石土被轰击成为1米多厚的粉末。然而,志愿军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以伤亡1.15万余人的代价,抗击着敌人的猛烈进攻,歼敌2.5万余人,守住了阵地。

青大教授曾是汽车兵

这根千疮百孔的树干是上甘岭战役的历史见证,而青岛大学教授、原自动化系系主任张经博1952年也奔赴朝鲜战场,历经九死一生。他做过汽车兵、排弹手,曾顶着敌机的轰炸运送炮弹,也曾先后排除200多枚子母弹,荣获个人三等功。他的故事被写入《青大教授抗美援朝时曾是汽车兵空袭下送炮弹》一文中。

1950年,张经博17岁,正在青岛一中读高二,为了保家卫国毅然报名参军。张经博并没有马上赴朝,而是先被分配到上海解放军第三汽车学校学习汽车调度,1952年10月毕业后被分配到志愿军汽车一团。汽车兵的战场就是公路,敌人就是炸弹、机枪、火箭炮,还有凝固汽油弹。而且凝固汽油弹落地后引起一片大火,在石头及水上都能燃烧,汽车被击中后几乎没有逃生的机会。战争是残酷的,今天活着,但明天是否还能活着,谁也不知道,大家想的最多的就是多拉快跑,排除万难去完成任务。

张经博回忆说,有一次夜行军发生堵车,敌机已临空。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有一辆汽车掉头并开了车前大灯,将敌机引到支路上去了,其他上百辆堵住的车辆才得救,这位英勇的汽车司机最终凭着高超的技术也平安脱险。

还有一次,敌机投下了子母弹,张经博用冲锋枪射击没有结果,走近一看原来这种炸弹有一对“蝴蝶翅膀”,上面有筷子粗细的小孔。张经博急中生智,将一条长绳的一端绑上铁钩,然后拿着铁钩向蝶形翅膀上的小孔慢慢靠近,他退到安全距离后一拉绳子成功引爆了炸弹。

战场的残酷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生死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劳累早已不是问题,站在雨中可以睡着、躺在水坑里也能睡着……。

抗美援朝青岛捐32架战斗机

张经博完成了自己的使命,1955年平安回到了青岛,可他的好多战友人永远地留在了朝鲜。

1951年1月,青岛各学校首批被批准参军参干的505名同学和126名青年工人集结出发,张经博是他们中的一员。同年6月,青岛第二批参军参干的461名同学集结出发。据统计,全市包括郊区在内报名参军参干达万人以上,并向部队和军事干校输送2000余人。1951年3月1日至9月26日,全市先后派出三批志愿赴朝医疗队赶赴前线。三批志愿者共84人,是从近千人中选拔出来的。与此同时,青岛铁路、公路职工也组成了志愿赴朝运输队。然而,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长眠在朝鲜三千里江山。

要么上战场,要么捐钱买飞机,这就是那个时候的青岛。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推行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烈军属的号召》后,青岛市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发表联合声明,坚决响应抗美援朝总会的号召,开展捐款购买飞机大炮运动,支援前线。当时,为各界人民认捐方便,抗美援朝总会对各项武器的折价做了具体规定:一架战斗机折合人民币15亿元(旧币 ,1万元折合新币1元),一辆坦克折合人民币20亿元,一门大炮折合人民币9亿元。

据当时的文件记载,捐献运动中,青岛市妇联联合全市姐妹捐“青岛妇女号”战斗机一架,市文联组织文艺义演捐“鲁迅号”战斗机一架,崂山全体农民捐“崂山号”战斗机一架,华新纱厂捐“青岛华新号”战斗机一架。从1951年6月1日到12月23日,全市捐款三百九十六亿四千九百三十八万零四十元。比原定25架飞机、两门大炮的计划超出三亿四千万元。到12月26日,青岛市工商界再捐5架飞机的款项,全市共完成捐献32架飞机款项,在华东乃至全国都名列前茅。

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当年也曾参与到捐款运动中。据鲁海回忆,1951年下半年参加工作后,他从每月工资中拿出一笔钱作为捐献飞机大炮的款项 ,“这笔捐款已经占了工资收入的10%以上,而且捐献行动一直持续到1952年。”

枯树干,上甘岭战役的历史见证

像青岛一样,全国各阶层人民踊跃参军参战,捐献飞机大炮,订立爱国公约 ,开展增产节约运动,有力地支援了前方作战。1951年7月,朝鲜战争进入“边打边谈”阶段。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历时3年的朝鲜战争终告结束。当时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克拉克,后来在回忆录里说:“在执行我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个不值得羡慕的荣誉: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的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与李奇微一定深有同感。”

上甘岭战役结束了、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为了记住这段残酷的历史,朝鲜人民军队代表团赠送给东海舰队一根上甘岭阵地上残存的树干。这根千疮百孔的树干,是这场激烈、残酷的战役的历史见证;是广大志愿军战士坚不可摧、顽强不屈,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抗击凶恶残暴敌人的见证。

关于这根树干,青岛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写的《青岛文物与名胜保护纪实》一书中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1995年3月22日,在上甘岭战役结束43年后,美国军舰邦克山号访问青岛,美第五航空母舰大队司令伯尼·史密斯海军少将带领十几名舰艇军官参观海军博物馆。当参观到礼品展厅时,史密斯少将看到这根树干感到很奇怪,便向讲解员询问,于是讲解员讲了这根树干的来历。美国军官听了讲解后,都发出惊叹声。史密斯少将凝视着这根树干,半天未语,最后他说:“战争是非常残酷的,人类需要和平,希望今后世界上不再发生这样的战争。”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链接 抗美援朝

战争爆发: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25日抗美援朝战争开始。

第一阶段:从1950年10月25日—1951年6月10日。这个阶段,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以运动战为主,连续进行了五次战略性战役。

第二阶段:从1951年6月11日—1953年7月27日。这个阶段,中朝人民军队以阵地战为主要作战形式,进行持久的积极防御作战。

战争结束: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至此,历时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宣告结束。

胜利回国:1958年,志愿军全部撤回中国。10月25日为抗美援朝纪念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