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女子16岁时跟了丈夫 怀二胎时却被打到难上厕所

2019-04-16 14:47:14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格若

原标题:二宝就快出生,她竟被丈夫打到上不了厕所!之后想“离婚”,却发现……

3月26日下午,浙江萧山河上派出所接到一起特殊的报警,民警应天甲赶到现场:“一眼看去,心里很酸。”

三个男孩,分别是17岁、12岁、9岁,茫然无措坐在一张床上,已经是晚饭时间,简陋的屋子里一点吃的都没有。

明显营养不良,瘦弱不堪的三兄弟眼巴巴看着民警:“警察叔叔,你能帮我们把妈妈找回来吗?”

特殊家庭的恩怨纠葛

时间回到3月25号上午7点,3个孩子的母亲黄女士(化姓)刚打开宿舍门准备去上班,没想到迎面碰到丈夫吴某(化姓)堵在门口。

不等其反映过来,就被浑身酒气的吴某揪住头发拖进房间一顿拳打脚踢。

黄女士的两个小儿子冲上前抱住父亲,央求父亲不要打妈妈,结果连他们也被打。

黄女士的工友报了警,萧山河上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现场阻止了吴某的暴行。

吴某被带回派出所后,民警给予他警告,还给了他一份禁止家庭暴力告知书,吴某签字保证。

没想到的是,吴某前脚刚出派出所,下午又在宿舍和黄女士闹了起来,工友再次报警,民警将两人都带回派出所。

两人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黄女士和吴某都是贵州人,黄女士称自己16岁就跟了吴某,两人陆续有了3个孩子,然而这段“婚姻”并不幸福。

结婚没多久,黄女士就发现丈夫爱喝酒,且喝醉酒就像变了一个人,对她多有拳脚相向。

“我怀二儿子的时候,还差一个月就要生了。他喝醉酒了就开始打我,把我打得一个星期不能起来上厕所。”

“去年5月份的一天,他喝多了,那次打得特别凶,把我的腰打断了,在杭州的医院住院了两个月不能去上班。”

其实,黄女士所说的“结婚”并没有法律效应,因为去年6月,她到法院起诉,希望能和丈夫断绝关系,但是却拿不出结婚证,因为两人“没扯过证。”

后经法院调解,两人达成协议,孩子跟女方,男方需按时支付抚养费。

从此两人各奔东西,黄女士在萧山打工,吴某辗转去了江苏,会不定期的打点生活费给大儿子。

最近,两人因为孩子的抚养问题再次引发矛盾,黄女士独自带3个孩子倍感压力,希望等大儿子成年,两个小儿子自己和吴某各带一个。

但吴某不同意,还埋怨黄女士“出尔反尔”,特地从江苏跑来找黄女士理论。

重压之下差点铸成大错

在派出所,无论民警如何规劝调解,奈何双方互不相让,最终无功而返,民警只好让双方先回去,各自冷静,改日再协商解决。

走之前,黄女士说:“他打我也不是一两次了,以后再打我怎么办?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这句话令民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没想到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第二天黄女士早早离开宿舍,一直到傍晚时分还没有回来,工友见状不妙,赶忙报警求助。

出警民警应天甲赶到后,先打黄女士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又联系孩子父亲,没想到对方态度十分冷淡,“我现在人在江苏,不可能过来了……之前我们已经在法院调解过了,我出钱,孩子是归女方的,你们不用找我了。”

父亲不管,母亲失踪,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怎么办?

应天甲一边安抚孩子们,一边向河上派出所汇报,派出所立即组织力量,经过多方查找,终于在萧山戴村的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了黄女士。

今年40岁的黄女士人很干瘦,面色不好,头发散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沧桑不少。被带回宿舍后,她忍不住趴在床上痛哭起来。

母子四人

母子4人住在20多平的厂房宿舍里,工资几乎月光,3个孩子只能在附近学校借读,这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

黄女士告诉民警,自己压力实在太大了,已经处于崩溃边缘,走投无路下,只想着能逃避一会。

及时援手温暖人心

说话间,大儿子做了晚饭,水煮挂面配咸菜,他已经可以帮助妈妈张罗家务照顾弟弟们。

他安慰妈妈:“妈妈,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我读完这学期就不读了,出去打工养弟弟吧。”

黄女士神情木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此时,公司人事经理也带了慰问品过来探望,应天甲跟他沟通,希望公司能尽量帮忙。

人事经理表示,等黄女士重新上班,会相应给她减少一点工作量,还会帮忙申请一些厂里的补助。

临走前,应天甲叫来黄女士大儿子,加了他的微信后给他转了1000元,孩子一再推脱,应天甲说这些钱是让他们暂时度过难关,等到将来情况好转了再还给警察叔叔。

应警官还把自己的号码留下来,“以后遇到艰难,就来找我,河上派出所的叔叔阿姨都会帮你们!”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编辑:格若]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