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教练吃拿卡要挂靠未绝迹 考驾照成“风险投资”?

2017-07-25 08:26:25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

教练吃拿卡要挂靠未绝迹 考驾照成"风险投资"?

在当今社会,会开车早已成了都市人的一项基本生存技能。随着学车人数的增多,驾校行业也在蓬勃发展,据了解,目前青岛市登记在册的驾校近70家。每每谈到自己学车的经历,很多人都用“不堪回首”来形容,如果遇到不靠谱的驾校,那就更是一种敢怒不敢言的苦。记者调查了解到,除了学车费用上涨、考驾照越来越难以外,作为与学员日常接触最多的驾校教练,也成为频繁被吐槽的对象。而在市运管局每年接到的驾校投诉案件中,“教练素质差、不负责、变相收费”等屡见不鲜。在这其中,就有不少是被“挂靠教练”坑苦的学员,收了钱不好好教,拖上一年多不给报名考试,甚至有的学员稀里糊涂跟着教练报了名,考试还没通过教练先跑了。经过近几年的治理和驾培行业新国标的出台,挂靠教练在大规模的驾校已经越来越少,但在一些小驾校却依然存在。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涉及到“挂靠教练”和驾校的官司也屡见不鲜。

\

市民应选择在正规驾校练车。(资料图片)

■案例 还没通过考试,156名学员被教练“甩”了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查询挂靠经营合同纠纷,发现青岛两级法院近四年审理的涉及驾校与挂靠教练之间的纠纷有数十起。

张某是一名驾校教练,2013年他与青岛洁达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洁达驾校)签订车辆承包协议,将其出资购买的车辆,以洁达驾校名义办理相关手续,用于培训学员。双方签订了车辆承包协议,约定张某向洁达驾校交纳车辆承包费74000元,洁达驾校负责办理教练车手续,张某应当保证每月至少招收4名学员,每年每辆教练车上的学员人数不少于48人。如果张某在承包期间,连续两个月该辆教练车上的学员达不到约定人数,洁达驾校有权收回车辆,终止合同,并且不退回押金。张某必须保证每期学员考试合格率达85%以上,如果考试合格率达不到约定,则要支付10%的违约金。双方约定,由张某以洁达驾校名义招收学员、收取学费,学费由驾校管理,驾校从张某收取的每名学员的学费中扣除1890元(外地学员每名扣除1990元)作为教练车的管理、场地、设施等使用费,剩余部分在原告培训的学员科目三成绩揭晓后十日内,由被告向原告一次性付清。

张某向法院诉称洁达驾校长期违反约定,经张某多次催要,拒绝支付培训费。因此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洁达驾校支付张某培训费人民币10万余元。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的车辆承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成立并有效,双方均应恪守约定,全面履行。2016年,法院一审判决被告青岛洁达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张某培训费人民币10万余元。

如果你在学车的时候不慎选择了挂靠教练,那就有可能在还没考试通过的情况下就被“甩”了。在王林(化名)和青岛金麟机动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麟公司)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教练王某和金麟公司之间存在的纠纷,导致156名学员还没有考试通过就面临被教练“甩”了的风险。

据了解,王林和金麟公司2010年签订培训学员合同,约定两辆教练车产权归王林所有,王林在驾校挂靠期间场地使用费每辆车每年6500元。王林所招的学员每人向金麟公司交纳300元管理费。

王林表示,合同履行情况和约定有出入,2012年王林自行出资将吉利牌轿车更新为桑塔纳牌。金麟公司按照每辆车每年9000元的标准收取场地使用费。2013年4月、2013年6月,金麟公司分别向王林收取每车5000元、6000元场地维修费。金麟公司维护、增添设施的费用均要求王林分摊,还经常以各种罚款理由扣发提成。总之,金麟公司擅自增加收费项目与标准,导致他长期亏损,所以王林在2013年8月通知金麟公司终止合作。要求金麟公司协助办理汽车过户,但金麟公司拒不履行。

法院审理后认为,王某与金麟公司之间的挂靠经营合同合法有效,对合同双方具有法律拘束力,法院依法确认桑塔纳车为王林所有;同时王林负有完成对招收学员的驾驶技能培训义务,其未履行完毕上述合同义务,视为车辆转让过户条件未成就,因此,王林要求金麟公司协助办理汽车过户手续的诉请,无法律和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记者调查

教练素质参差不齐

从上述两个案例中记者了解到,挂靠制对于学员的风险是非常高的,如果不慎选择了一名挂靠教练就很有可能车没学完就掉进空里。近日,媒体刊登了《几十名学员找不到“顾教练”!网络报名学车“陷阱”多》的记者调查,披露了有关驾校教练将学员学车费用席卷一空后“失踪”,涉嫌诈骗行径后,经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调查核实,“顾教练”携款逃逸,至今失联,警方现已立案。目前受害学员有11名,部分已被安排到有关驾校继续受训学车。

不仅如此,教练态度不好,乱收费和要求学员送礼请客吃饭的情况频繁见诸媒体。

2016年9月,市民孙女士向媒体反映,她跟随挂靠在青岛某驾校的崔教练学驾照,但每次都被要求请吃饭,不请客就不让其好好练车,导致她科目二考试至今没有通过。对此,崔教练称,请客是其自愿,对待学员均一视同仁,并不存在故意刁难一说,至于未通过考试,也是孙女士自己没学好。该驾校表示如有问题,孙女士可直接向驾校办公室反映。

而今年4月份,有市民举报称,其在青岛某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考摩托车驾驶证E证时,教练李先生公然表示“要不就给500元至1000元,要不就给一条中华烟”。该市民表示,由于担心教练在背后使绊子,他通过微信向其转账600元。对此,该驾校回应媒体表示,虽然李教练未承认此事,但未对转账记录给出合理解释,已将该教练辞退。

“我们在学车过程中最怕遇到态度恶劣的教练,本来交了一大笔钱就够心疼,学得慢被批评几句可以理解,但如果骂人的话就接受不了。”市民张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根据《道路运输从业人员管理规定》,无论是理论教练员还是操作教练员,“取得相应的机动车驾驶证,具有多年安全驾驶经历并具有汽车及相关专业中专或者高中以上学历”,是这一行业的基本要求。而多数驾校在招聘时候只要求有“教练资格证和驾照”,对于学历和工作经历等均没有过多的要求。

挂靠教练并未绝迹

对于一些教练的吃拿卡要的行为,部分驾校表示可以进行投诉,但也有学员反映称尽管进行了投诉,驾校也没有做任何的改进。据了解,这其中不少教练就属于“挂靠教练”。这些教练往往名义上属于某家驾校,但实际上只向驾校交纳一定数量的“管理费”,拥有招生权,日常培训基本不受驾校管理。

网友“echozn”在众悦学车网学车曝光台反映称,青岛某驾校“挂靠教练出任何问题,驾校不管,如果挂靠教练中途不满意也不能换”。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个别挂靠教练为了节省成本,开着教练车,带着学员到处找地方练车。近日,记者在吉林路和泰山路交会处一个工地的空地上就发现有青岛某驾校的教练车在训练,这里的场地都是泥土地,尘土飞扬不说,地上也没有标志标线,仅用石灰粉画出了几条线,根本就不符合练车的要求。而这块空地的旁边就是建筑工地工人居住的简易工棚,旁边还有不少建筑垃圾,一名学员在车上训练倒库,其他学员就站在旁边看,十分危险。无独有偶,7月20日,记者在云岭路附近采访时也看到一辆黄色的教练车,在云岭路旁边的山坡上训练。

“挂靠教练和驾校是一种合同关系,并不是雇佣关系,所以即使教练跑路了,驾校也无计可施,但是由于驾校和教练之间的合作关系,如果教练跑路,学员还是需要驾校来安排。”驾校教练臧先生告诉记者,“挂靠教练”为了招生,价格往往比驾校的招生价格低,但为了保证收入,一般靠减少学时,增加车上的学员数量来挣钱。更甚者通过“吃拿卡要”向学员收取各种巧立名目的费用,有些学员为了快速拿到驾照,就和教练合伙进行学时造假、考试作弊,从而催生了不少“马路杀手”。

2015年8月,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公布青岛市驾培企业第一批落实两项国家标准查验达标单位的通告》,以及《关于公布第一批省专家组对我市大型车辆培训资格查验会审结果的通知》。经过验收,45所小型车辆驾校和5所大型车辆驾校达到了新国标。

记者采访了解到,随着新的交通法规的出台以及行业规范进一步推进,“挂靠教练”已逐渐被取缔,但从网上投诉和记者了解到的2016年以来法院受理的相关挂靠合同纠纷来看,在一些小规模的驾校,“挂靠教练”仍未绝迹。

驾校对挂靠教练难监管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驾校的教练主要有三种:驾校自聘的教练;承包驾校教练车的教练;挂靠驾校的合作经营者。

由于驾校的开办、经营对资金、办公、训练场地等要求高,而有些教练又不想给驾校打工,每个月领“死工资”,因此一些有经验和有一定资金基础的教练就自己买车通过驾校挂牌,希望在招生和收入方面能有更大的自由,所以就催生了这种挂靠制。除了第三种“纯粹”挂靠外,第二类“承包”也可算作一种变相挂靠。即先由驾校买好车辆、上好教练车牌照、投保车险等后,再“转包”给个体教练。或者驾校取得教练车上牌指标后,让“承包”教练到指定售车点自购车辆,再以驾校教练车名义上牌。

据业内人士介绍,对驾校而言,挂靠教练实质是自主招生、自负盈亏的个体户,驾校只要将教练拉来的学员组织开班就行了。一方面,驾校投入不多,就能借助名下众多的“个体户”扩张经营;另一方面,驾校不仅可以收取“个体户”们承包、挂靠费,开班管理费等,还能降低自身营销、管理成本。而对“承包、挂靠”者而言,既可自任教练,也可聘请他人担任教练,除向驾校交纳一定的挂靠费、管理费外,其余皆可自由随意掌控。

\

制图/徐雪茹

■数据 驾校屡被投诉,服务亟需升级

根据2017年5月份青岛市价格举报分析,驾驶员培训收费与退费问题被列为被投诉的三大问题之一。驾驶员培训收费与退费问题5月份共受理63件,占当月受理量的5.93%,与上月相比下降4.55%。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还是学员在退学退费时,驾校办理退费手续繁琐、退费时间长。根据现行价格政策,驾驶员培训收费已实行市场调节价,由驾校经营者根据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自主确定,其培训收费标准应通过培训机构与学员签订合同予以明确。通过学员反映的情况来看,很多矛盾是由于学员在签订协议时对合同约定事项并未仔细研究,尤其是对培训费及退费相关条款关注不够,导致出现纠纷时难以维权。

学员签订书面协议后,对有关收费有异议的,可向市场监管或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部门申请调解,也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或向行业主管部门反映来解决纠纷。对在价格放开之前已和驾校签约,现在办理退学退费时产生争议的,物价部门仍予受理,将依据有关政策责令驾校经营者积极办理退费手续。

此外,“承包、挂靠”者为自身利益最大化,会“千方百计”招徕学员:如有的教练私刻驾校印章招收学员;有的以低于驾校门市价为亮点、有的在网上低价批发、团购。还有的教练为多收学生和争取差价,在多家驾校挂靠,导致学员不仅后续费用陡增,而且出现在A驾校报名却通过B驾校考试的怪事。

业内人士分析,上述“承包、挂靠”模式实质是驾校在贩卖自身资源获利,因此其对“承包、挂靠”者的管理十分脆弱,驾校和挂靠教练之间的关系非常松散;加上不少教练员,一人“承包、挂靠”多家驾校、多辆教练车,每天练车的场地也不固定,驾校很难掌握人、车的具体去向,对其基本上处于失控失管状态。

根据公安部交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新增机动车驾驶人数量3314万,2012年~2016年均增量为2450万。由于我国驾驶证取得都需要经过驾考,目前自学直考部分城市试点初起步,占比不足1/10000,且自学直考仍然会通过陪练方式变相参与培训。

从数据可以看到,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的进程,汽车驾驶人不断增加,但要求和所需要的服务也是越来越高。相关业内人士表示,传统驾校的升级改造是必然,未来必须更加规范,提高学员的体验度,这就要求驾校升级改造实现培训流程的标准化、信息化、透明化,同时提高精细化的配套服务。

半岛全媒体记者 李珍

[编辑:亚麦]
信网小程序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