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老赖欠款40万就是不还 支付宝资金被法院划走

2018-02-11 07:39:29
来源:青岛早报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将老赖奚某某支付宝账户内十几万元冻结用于还款

\

家住云南昆明的奚某某与在西海岸新区做生意的董某某颇多生意往来,从2010年开始,他先后拖欠董某某货款40余万元,后奚某某离开昆明不知去向,董某某电话联系他还款未果后,将他诉至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法院作出判决后,奚某某一直未自觉履行赔偿义务。近日,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利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发现奚某某的支付宝账户内有十几万元,执行法官立即赶到杭州支付宝公司,依法对奚某某支付宝账户余额进行了冻结划拨,用来偿还欠款。

欠款40万就是不还

记者昨天了解到,被执行人奚某某原在昆明做生意,从2010年起就与西海岸新区男子董某某颇多生意来往。奚某某多次以资金周转不灵为借口拖欠董某某的货款,董某某虽说心里不悦,但为了留住这个客户,也就同意了,这一来二去,奚某某就欠了董某某40余万元货款。后来,奚某某突然离开昆明,去向不明,董某某打电话联系他索要,他也一直拖着不给,问他住在哪里,他也不说。无奈之下,董某某就将其诉至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法院依法判决奚某某偿还欠款,但判决生效后,奚某某也一直没有执行。

2017年秋天,董某某向法院申请了执行,但他只是提供了一个奚某某的手机号码,再也提供不出其他可以执行的有价值的线索。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执行法官多次电话通知奚某某到法院履行义务,刚开始,奚某某拒不到庭,以各种借口称自己根本没有还款能力。后来,奚某某再接到执行法官打来的电话,干脆称电话打错了,拒不承认自己的身份。由于没有明确的执行线索,执行法官先后到奚某某的户籍地、曾经的暂住地调查他的车辆、房产、银行存款等信息均一无所获,案件执行一度陷入困局。

拒不还款上了黑榜

据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执行法官介绍,被执行人奚某某去向不明,对其财产的调查也是一无所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明确的财产线索,调查措施的针对性、有效性就会大打折扣,执行的效率和效果也不理想。

随着近几年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和执行财产网络查询等一系列执行手段的不断发展,执行法官将被执行人奚某某依法发布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他乘坐飞机、高铁,挤压其生存空间,以此倒逼被执行人奚某某主动来法院履行义务。但奚某某仍然想方设法逃避,拒不主动履行。期间,执行法官不断通过网络查控了解奚某某的财产情况,希望找到新的突破口。

支付宝账户成突破口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10月,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利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奚某某的银行存款情况再次发起查询,系统反馈奚某某的支付宝账户上存入了大额资金可作为执行款,具体数额大约有十几万元。鉴于时间的紧迫性、账户资金的不稳定性,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执行法官迅速向领导请示汇报,并于当日启程前往杭州支付宝公司,依法对被执行人奚某某的支付宝账户余额进行了冻结,对一并查到的奚某某在杭州的另外一个银行账户存款也予以划拨。

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全面推进执行信息化进程,畅通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的发现渠道,全力打造信息化执行新常态。据了解,自去年以来,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通过网络查控,收到多起案件老赖在支付宝、京东、财付通等互联网银行的账户信息,本案被执行人奚某某的支付宝账户资金十几万元,是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运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以来,查控总金额最大并成功予以执行的支付宝存款案件。

/ 相关案例 /

法官远赴杭州办理扣划手续

2017年春天,市北法院执行法官赴杭州阿里巴巴总部,顺利扣划被执行人刘某和曹某名下支付宝存款。这是该院 “总对总”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运行以来,岛城首例查询到并成功扣划被执行人支付宝存款的案件。

农业银行青岛某支行与刘某、曹某产生借款合同纠纷案,因两名被执行人未按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履行还款义务,申请执行人农行青岛某支行向市北法院申请执行。立案后,市北法院立即启动财产调查程序,利用“总对总”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财产进行全面查询。先查得被执行人在中国银行存款3.6万余元并通过查控系统进行了网上冻结,后发现互联网银行反馈的信息中被执行人还有支付宝账户,该两个账户中有存款1万余元。由于执行法院首次冻结被执行人名下支付宝账户,需要派遣两名执行法官前往阿里巴巴集团总部进行现场冻结。经向执行局局长汇报后,执行法官周桂莲和书记员刘晓东一行于次日到达杭州市阿里巴巴集团总部,对刘某、曹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进行了冻结,并顺利办理了协助扣划手续。

冻结、扣划完成后,支付宝方面又对该院两名法官身份信息进行了注册认证,留取了两人的执行工作证和协助执行公务证复印件,完成了市北法院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对接。今后,该院不需再派员到阿里巴巴集团总部办理手续,通过法院特快专递向阿里巴巴集团总部邮寄材料的方式,即可完成对当事人的支付宝账户的操作,既方便快捷又节省人力财力。

治老赖有了新办法

据黄岛(西海岸新区)法院法官介绍,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网络虚拟交易账户,虽不同于法院日常执行的普通银行账户,但账户所有权人对账户内的资金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所以网络虚拟交易账户中的资金,也是被执行人的财产,属于法院可执行的被执行人财产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支付宝账户等金融产品可视为法院可执行的“其他财产权”。人民法院有权根据不同情形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被执行人的财产,互联网金融财产应属于可执行财产之列。

执行法官表示,对支付宝账户采取冻结、扣划措施,一来可以拓展可执行财产的范围,对被执行人的支付宝账户余额予以扣划;二来在现有的曝光老赖、限制高消费等措施之外,进一步加强了对被执行人其他生活、经营空间的限制,强化了执行威慑,被执行人若不履行判决义务,将为此付出更高的经济和道德成本,受到更严格的限制,最终使执行工作达到被执行人自动履行判决与法院强制执行 “双管齐下”的目标。互联网账户的冻结并非全数冻结,仅限于执行标的。超出执行标的、多余的金额并不冻结,也不影响消费、使用。

本版撰稿 记者 赵玉勋 通讯员 赵凌志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