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柯玛 | 拔草狂欢惠 好货等你来抢 满立减买就省 | 信网
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青岛大妈脸基尼已出到第八代 它是如何走红世界的

2018-09-02 11:13:02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光影

原标题:青岛大妈脸基尼已出到第八代,它是如何走红世界的

与其大惊小怪

不如习以为常

掀起你的脸基尼

假如闻一多能够活到今天,他绝不会贸然写下“到夏季来,青岛几乎是天堂”这样的句子,天堂或许依旧,但“海边沙滩上,人像小鱼般,暴露在日光下”的场景早已不再。如今的青岛海滩,是脸基尼的天下,截至今年,这种防晒神器已经进化到了第八代,与其大惊小怪,不如习以为常。

青岛人原本是无条件爱海的。老青岛讲究“洗海澡”,标准流程是“三洗两晒”:先在大海里畅游一会儿,上岸尽情享受日光浴,然后再下去游泳,然后再上岸继续晒太阳,离开海滩前,下海冲冲身上的沙子,最后用淡水冲洗干净。一天,就这么熨帖清爽地过去了。

那时的青岛人,多半是“不白的”。“不白”则意味着“穷”,正如在海滩上头戴脸基尼的女士所说:“一个女人应该有白皙的肌肤,否则人们会认为你是一个农民。”

美白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种执着也总是笼罩着一层非理性,甚至荒诞的色彩。

从古希腊时起,女人们就纷纷用鲜奶、蜂蜜等原料制成美白面膜,力度不够就再添加白垩,混合制成粉末涂在脸上。无独有偶,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贵族女性,受到当时绘画影响,也格外偏爱油画一般惨白的厚妆。她们甚至直接把画师用来覆盖画面的材料——铅白,直接作为粉底使用。更有甚者,还会把水银涂在皮肤上,短时间内,通过水银的折射作用,使皮肤看起来细腻光滑,富有林中仙子一般银色的光泽。然而,长期使用含水银的护肤品会导致汞中毒,引发肾病等多种疾病。

白种人尚且如此,天生黄皮肤的亚洲人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红楼梦》中就曾经记载一味美容养颜的方子:“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所以单取了这茯苓的精液和了药,不知怎么弄出这怪俊的白霜儿来。说第一用人乳和着,每日早起吃一种,最补人的;第二用牛奶子;万不得,滚白水也好。”

到了今天,发达的科技让女性们意识到,阻止她们变白的罪魁祸首并不来自于出身和阶级,而是头顶的烈日。61岁的青岛人张式范是公认的“脸基尼”的发明者。尽管有争议声称,脸基尼的雏形——“脸罩”是由当时50多岁的青岛服装厂员工、冬泳爱好者袁学英发明的,但随着“小袁几年前因心脏病去世”,这项争议也没有了讨论的空间。“但是说破天,张式范也只是最早卖头套的经营者之一。”青岛汇泉湾冬泳队队长李钧磊在一次采访中说。

然而,张式范女士则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叙事,她声称,十几年前人们为了防海蜇,“许多年近七十的游泳爱好者甚至穿着秋裤在海里游泳,白色的、灰色的,秋裤吸水后很沉,而且很不雅观。因此,2004年,我设计了国内首件游泳水母衣”。后来,店里来了两个被海蜇蜇伤脖子的人,在他们的启发下,张女士用自家洗得发白的白色秋裤打版,使用莱卡布料制作了护脸头套,售价35元,卖得好的时候一天70个不成问题。

对于那些“山寨货”,张女士不以为然。“他们做的脸基尼鼻子部位只是个洞,露着鼻尖。我做的是以潜水帽和滑雪护脸为雏形的,所以能完全包住鼻子,起到保护作用。”

一个标有“脸基尼发明人店铺”的网络店铺里,最畅销的基本款脸基尼月销过千,一则好评中,用户写道:“老公钓鱼用的,戴着紧了,我游泳戴,他戴我以前的松了的合适,挺好的,一年四季游泳都戴,防晒、防海蜇,熟人还认不出来,真好!”

这段评论概括了脸基尼的主要功能和隐藏功效,显然在防晒、防海蜇外,它还为芸芸众生提供了立等可见的隐身效果。就像印度电影《厕所英雄》当中所讲,在路边方便的印度女性,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男子,只要挡住脸就不算走光一样。亚洲人民在处理让人尴尬的问题时,尤其擅长以掩耳盗铃的方式巧妙规避。

2012年7月,路透社发布了一组青岛女性戴着面罩在沙滩休息的照片。美国《时代周刊》则将这组照片评为“2012年度最令人吃惊照片”之一,彻底将脸基尼带向了国际。2014年,法国版《时尚》杂志前主编卡琳·洛菲德创办的杂志《CR Fashion Book》发布了一组时装模特佩戴“脸基尼”拍摄的夏日泳池大片,再次在境外引发“刷屏”。

脸基尼的火热程度似乎与夏天的热度程度相关,只要搜索Face-kini,每一年都会跳出相关的新闻。2017年,一名中国视频博主在洛杉矶的海滩上以29.9美元(约合人民币200元)的价格兜售脸基尼。好奇的美国人一边讨论到底是防晒霜还是脸基尼对皮肤的伤害更大,一边纷纷掏腰包试戴,很快便一抢而光。许多美国网友表示:“我真的会去买‘脸基尼’。”

更有趣的是,同一年,洛杉矶的另一片海滩——威尼斯海滩上,人们庆祝了女性获得可以赤裸上身进行日光浴的权利,而在世界的另一端,热爱防晒的中国女性正不遗余力地将全身包裹起来。几年前,人们将“脸基尼”与法国禁止穆斯林女性穿着包裹全身的“布基尼”出现在海滩的新闻联系在一起,探讨裸露的尺度。《纽约时报》采访到的一位李姓男子给出了颇值得思辨的回答:“这不是向文明迈出的一步,而是向野蛮地干涉个人事务迈出的倒退的一步。如果你允许全裸的话,你也应该允许完全遮盖起来。”

让全球防晒爱好者为之痴狂的脸基尼,其实已经在张式范的悉心经营下经历了数次迭代。在第四代和第五代产品推出时,张女士为其申请了专利。“之前觉得设计过于简单,含金量低,而且产品也要不断完善。”为此,张女士在2005年至2007年先后投入了9万元,在轮渡上轮番播放广告,还在随后的日子里,先后前往香港、日本、加拿大、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地,推广自己的产品。

为了顺应主旋律,张女士为第七代夏季版本的脸基尼取名“一带一路”,以青花瓷和京剧脸谱作为主要花纹。同年冬天,10月15日上午,张女士在山东青岛浮山山顶,发布了她制作的第七代脸基尼冬季版,整体采用毛线钩编而成,还设置了帽檐,嘴部还有黑色的“胡须”,貌似章鱼。张女士表示:“在寒冷的冬天,人的鼻子、面部和耳朵最容易受冻。钩编御寒脸基尼将人的脸严实地包裹起来了,以免受到严寒的侵害。”从第一代脸基尼发展至今,张式范平均每年能卖出4万个脸基尼。

今年,脸基尼已经迎来了第八代,第14个年头。再也没有人会拒绝承认脸基尼的合理性。试想多年前,青岛海滩上售卖脸基尼的小商贩们谨小慎微地躲避着管理者的检查,一位何姓处长是这样给出解释的,“要说人们为什么觉得不应该销售面罩,也许唯一的原因就是害怕面罩被暴徒用于抢劫银行。”

地道的青岛人,特别是青岛女人一定要拥有一件,或多件脸基尼,正如一位身着潜水服,头戴红色面罩和蓝色护目镜的青岛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我看上去像是在乎别人看法的人吗?游客们衣着暴露,但是我们当地人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皮肤。”

脸基尼的未来任重而道远。功成名就后,张女士得到过很多赞誉,但没有哪一个比得上一个外地小伙的话更让她感到安慰。他说,“离开青岛后,回想起这座城市,最先想到的是五四广场上那座红色建筑,还有海水浴场上的脸基尼。”张女士将脸基尼归功于青岛民间的一个创作、一点成绩,表示“要扎扎实实地做下去,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它,我觉得这就是有意义的东西”。

文:《中国新闻周刊》王璐

本文首发于总第867期《中国新闻周刊》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