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盼了30年盼来整体拆迁 郑州路片区征收工作重启

2019-01-01 11:16:52
责任编辑:光影

原标题:盼了30年终于盼来了!郑州路片区征收工作重启

12月28日,青岛迎来了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雪花翻飞,寒风刺骨。但市北区郑州路片区香里村村民的心里却像这冬日里烧得发红的炉火一样,暖阳阳的。在盼了30年后,他们终于盼来了村里整体拆迁,即将告别夏天闷热难耐、冬季四壁漏风的平房,住上梦寐以求的新楼房。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位村民,看看他们在这2018年岁末,在这场声势浩荡的“拆迁洪流”中的几处掠影。

外来打工者

这里是打工中的一个落脚地

\

黄艳民正在搬离香里出租屋。

当天见到黄艳民时,他正忙着将最后的几个塞满铁铲、刷子、砌刀等装修工具的白色塑料桶装车,这是他吃饭某生的家什,他将带着这些工具,告别租住了近2年的地方,另觅他处。

而这个住了近2年的地方,与其说是住所,不如说只是一个落脚的地方。在这间七八平米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个小桌子,一堵薄墙将屋子割出卧室和厨房,斑驳的墙体能看到里面的红色砖头,墙上的窗户用挂历纸糊了起来,其中一扇窗户直接空着连挂历纸也没有。

环顾房间,漆黑的屋子内,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桌子、床边都落满了灰尘,地上也洒满尘土,细细的水龙头流出的水已经结成了冰凌。为了保暖,北窗用透明塑料纸糊上了,伴着呼啸的北风,塑料纸忽闪忽闪吹着。

“我就是在周围做装修零工,晚上回来睡觉,平时都在外面干活。” 黄艳民说,这里没有暖气,一年中最难熬的就是冬天,四处漏风,他只能用电热毯取暖。采访当天,虽然记者羽绒服、棉手套已全副武装,但采访了不到半小时,记者手脚已冻得发麻。

\

一个小院住了5户人家。

黄艳民住的房子,是一个农村住户大院中的一间,黄艳民住在北间,算是比较大的一间,一年300元,其他房间包括院子里的厢房也都租了出去。黄艳民说,这一个小院共租给5户人家,租户都是和他一样的装修工人,有单人,也有夫妻两人,最久的有在这里租了10年。其他户已经搬走,只剩黄艳民一户。

在香里村,和黄艳民一样的打工者还有很多。据了解,由于居住条件差,香里村600余户村民中的大部分已经将房租外租给打工者,一般一个大院出租给4到5户人家,每户每个月的租金在200至300元不等,而房屋主人,则到相对繁华地段租房或买房,一年收取万元左右的租金。

搬出去住的村民

等了30年终于盼来了

\

毕桂英和她住了半个多世纪的老房子。

今年70岁的毕桂英则是外出买房村民中的一员。当天,她正回来查看租户的搬离情况。

“我这个房子算上院子一共122平,租给了4户人家,现在还有2户没搬走,政策说,1月23号前要腾房,所以他们那个时候之前必须搬走。”毕桂英说。

上世纪50年代,毕桂英从北宅嫁到这里,当时她现在的房子这里,还是一大片地瓜地,她和老公以及公婆住在村北的老房子里,后来分家后,她和老公就在这里盖了新房,开始了在这里半个多世纪的生活。但艰苦的生活环境,还是改变了毕桂英安土重迁的思想。8年前,毕桂英的儿子成家,在李沧买了新房,毕桂英也就从这搬离,去和儿子一起住了,而这里,则开始出租给一波又一波的外来打工者。

“在这里住了半辈子,哪舍得搬,但你看这环境,太差了,没暖气、没煤气,冬天四处漏风,我这么大岁数根本住不了。” 毕桂英说,这还是她在几年前将房子翻新后的结果,以前条件更差。记者发现,毕桂英的房子,在香里村来说,条件数中上层,大门口还贴了瓷砖,屋内也重新粉刷过,亮堂了很多,但离舒适居住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30年前,就听说这里要拆迁,我们是一天天盼、一年年盼,今年终于有了信,前段时间由于村民房屋所有的问题,中断了一段时间征收,12月24日又重新启动签约了。” 毕桂英说,上世纪80年代,这周边开始盖起了高楼,自己也憧憬着有一天能搬离这里,住上高楼。虽然中间有波折,但2018年年底能顺利签约,她还是相当高兴,“有生之年能看到房子被征收,心里还是很高兴。” 毕桂英说,她的房子共分三户,自己和老伴一户,女儿一户,儿子一户。女儿由于没有房子,所以补偿方面女儿要了房,自己和老伴以及儿子都要了货币补贴。

“算上我们三户每户补贴10平,再加20多平的公摊补贴,我们一共能有430万左右的补助。” 毕桂英说,女儿选了李沧区中南熙悦项目110平的房子,等房子盖好后,新房按照14000元一平的价格再从这430万中扣除。

“元旦前,可算了了一桩心事了。” 毕桂英说。[来源:半岛客户端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许可证号:37120180021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