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想发就发想跑就跑 预付卡发卡门槛有待提高

2019-01-18 08:43:21
责任编辑:格若

原标题:想发就发想跑就跑,咋给预付卡设个卡?

健身房、游乐场、超市、美发店、洗车店、蛋糕店等等,为了提前锁定客户,一些商户或门店利用充值返现、办卡送礼、专享折扣等手段,诱惑消费者预存资金办理会员卡、充值卡。不过,近年来,商家携预付卡余额跑路事件时有发生,让办了单用途预付卡的消费者后悔不已,不仅难以享受服务或折扣,就连卡里的余额也很难追回。

“店铺关门”“商家跑路”,可是很多消费者会员卡里的钱却没用完,按理说,商家应该退还卡里的余款,但现实中,消费者想退款并不那么容易。想发卡就发卡,想跑路就跑路,预付卡似乎变成了商家的提款机,而消费者权益却难以保障。遍布大街小巷的预付卡消费,到底应该如何规范?谁来监管?

游乐场遭合作方断电会员退款难

1月2日,市民夏女士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663报料,2018年5月,她花了1280元在瀚星文体中心里的美宝游乐场办理了为期两年的会员卡,其中包含48节早教课,但现在半年刚过,48节早教课才上了3节,美宝游乐场就因为没有暖气和电无法正常营业了,夏女士要求商家退钱,但对方不同意。

据了解,瀚星文体中心位于李沧区沔阳路2-10号,集健身中心、少儿文体培训、儿童休闲乐园为一体,场地近8000平方米。美宝游乐场位于瀚星文体中心二楼,2017年11月26日开业。2018年2月14日,李沧区金屋瑞舍儿童游乐中心法定代表人辛竹与瀚星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綦云海签订协议,合作经营儿童游乐中心,双方约定:辛竹出资购置游乐场淘气堡相关设备并占股40%,瀚星文体中心负责提供游乐场5年场地及租金并占股60%。

但在此后的合作中,双方在经营及利润分配等方面出现纠纷。先是2018年10月份,瀚星收回早教教室,导致美宝游乐场会员办卡时赠送的早教课停了。12月中旬,瀚星文体中心又以欠缴水电费为由,强行给美宝游乐场配电箱加锁断电,导致游乐场无法正常营业。不过,辛竹表示水电费已经提前支付给瀚星。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辛竹向李沧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依法判令瀚星文体赔偿损失。

\

美宝游乐场遭合作方断电无法开空调,会员只好穿着厚厚的衣服带孩子在此游玩。

“这么冷的天,不开空调,游乐场里冻手冻脚的,卫生状况难以保障,孩子根本没法进来玩。”多位会员表示。1月6日,记者来到美宝游乐场发现,由于没有电无法供暖,全场对外免费开放,前来游玩的孩子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有一位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记者在游乐场停留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觉得四周寒气袭人,手脚冰凉。

记者了解到,美宝游乐场目前有700多个会员,他们自发成立维权群,群里的接龙名单显示,年卡剩余金额一般在1000元左右。有会员就此事向沧口市场管理所投诉,工作人员到现场执法,要求美宝游乐场限期整改,在7天内给会员退卡,但最终也不了了之。记者多次拨打辛竹的电话,均无人接听。针对会员剩余的预付款,辛竹与维权代表见面协商后,给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将会员剩余金额转到别的游乐场继续消费;二是会员剩余金额扣除赠送部分之后退款,3月10日之前退40%,另外的60%五月中下旬跟瀚星打完官司之后,视情况再退。不过,许多会员觉得退款希望渺茫,选择转卡。

美宝游乐场工作人员及多位会员向记者透露,瀚星文体中心想自己经营早教及游乐场,这可能是双方发生纠纷的主要原因。会员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广告宣传页显示,瀚星文体中心也有少儿文体部,开设舞蹈基础、空手道等培训课程。不过,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发现,无论是李沧区金屋瑞舍儿童游乐中心,还是瀚星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均不包含教育培训及辅导。

健身馆半停业股东让会员去起诉

在美宝游乐场被断电的同时,瀚星健身馆也出现经营困难,拖欠多名员工数月工资,自今年元旦假期后闭馆。

\

得知这个消息,瀚星会员群立马炸开了锅,六七百名会员担心健身馆股东卷款跑路,其中有会员2018年12月刚花1600元办了张两年卡,还有会员刚买了上万元的私人教练课程。多数会员最担心的,是会员卡权益无法兑现,以后不能就近健身了,要退钱也找不到人。

\

工商信息显示,青岛瀚星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8日,注册资本150万,共有3个股东,其中大股东盖焘持股53.33%,二股东綦云海持股24.67%,三股东厉玥持股22%。该健身馆2017年11月18日开始营业,去年一周年店庆期间还大肆促销售卖会员卡。2018年12月3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綦云海变更为刘宁波。

1月4日,瀚星健身中心在健身馆门口贴出公告:“瀚星健身目前的经营确实遇到了困难,但是并没有像谣传的那样,1月8日我们将对目前的情况向大家进行说明。”1月8日晚,瀚星文体中心健身馆开放,二股东綦云海现身,三股东厉玥也到场了,但始终不肯露面。200多名会员前来讨要说法,永安路派出所警察接警后到现场维持秩序。

\

1月8日,瀚星文体中心二股东现身,称健身馆经营不下去了,建议会员去法院起诉。

綦云海称,瀚星健身馆经营确实出现了问题,3个股东内部出现分歧,自己已经3个多月不参与健身馆管理了。针对目前的问题,綦云海给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会员集合起来去法院起诉瀚星,法院清算完之后再给会员退款,二是会员众筹让健身馆继续开下去。不过,现场的会员对这两个方案都不能接受,一是打官司需要耗费太多时间和精力,二是已经在瀚星办了会员卡,不可能再往里投更多的钱。

无奈之下,有会员提出,每天定时开放健身馆,先让会员进去健身。对此,綦云海勉强答应每天16:00~21:00健身馆开门,会员可以进馆健身,但是不开空调,没法洗澡,需要会员自发维持秩序、保持卫生。一些会员只好硬着头皮穿着厚衣服去健身馆运动。

瀚星文体中心大股东盖焘始终没有出面解决问题。1月10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到盖焘,他说自己因为老父亲病重,从去年7月份就退出瀚星文体中心的管理了,对于瀚星近半年的经营状况不太了解,至于公司面临的问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之后再做打算。据之前的媒体报道,盖焘是一名爱运动的85后小伙,其合作伙伴綦云海在健身领域有10多年经验。工商信息显示,除了瀚星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綦云海还在另外两家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50%,同时担任监事。

1月11日,记者就此事咨询永安路派出所,得到的答复是此事不归他们管,建议会员去法院起诉。沧口市场监管所一位杨姓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联系不上瀚星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已经给他们发挂号信,要求3日之内到所处理,如果再联系不上,会将企业列入异常经营名录,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作出行政处罚,建议会员通过公安、法院等多种渠道维权。

超市突然关门换个地方接着发卡

临近年关,关门停业的商家远不止一两个。1月3日,市民张先生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663报料,市北区宣化路98号喜市达超市关门跑路了,自己会员卡里还有80多元余额没消费,到派出所报案没人管。有类似遭遇的人还有不少,多数是周围小区的居民,以老年人居多。

\

元旦假期,市北区喜市达超市一夜之间关门跑路,周围不少居民充值卡里的余额还没花完。

据了解,市北区喜市达超市开业后,向顾客出售充值卡,称凭此卡买东西有专享折扣。去年8月18日,张先生在这家超市办了一张VIP充值卡,并往卡里充了100元。没想到这家超市在今年元旦期间“蒸发”了,墙上贴了张通知,称喜市达超市因房屋租赁合同到期,不再经营,已办理购物卡的人员请联系王照龙,还留了一个手机号。然而,这个手机号怎么都打不通,不是关机,就是正在通话中。

\

1月6日,记者到现场采访发现,喜市达超市已经搬空,空出来的摊位正在出租。房东告诉记者,喜市达超市的店面租金是一年13万元,去年12月底到期,老板说自己经营不善,店面还差几天到期,他就搬走了。

\

1月7日,记者拨打杭州路派出所电话咨询此事,民警说已经接到几拨人报案,但与金钱、合同有关的纠纷要找工商部门,超市老板既然留下了个人电话,就不属于诈骗。随后,记者又咨询了市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四方市场监督管理所,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元旦假期就接到十几个消费者投诉,给喜市达超市的经营者打电话也没打通,找不到人也没法处理,只能将这家超市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使其营业执照无法注销。这名工作人员还透露,这家超市的老板之前在市南区江西路107号经营一家超市,宣化路超市刚开业的时候就被市南区市场监管部门找过来,因为当时有不少会员投诉充值卡里的余额没花完超市就关门了,经过协调,就在宣化路这边的新店继续消费了。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王照龙2017年7月20日在青岛市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成立市南区喜市达生鲜超市,2018年1月23日申请注销,2018年2月7日王照龙在市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成立了市北区喜市达超市,目前该超市已经被市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标记经营异常状态,原因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依法履职过程中,通过登记的经营场所及经营者住所,无法与个体工商户取得联系”。

延伸 维权成本太高,给不法商家可乘之机

近年来,商家携预付卡余额跑路的事件屡见不鲜。根据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统计,2018年上半年,生活、社会服务类投诉共44787件,主要集中体现在预付式消费较多的娱乐健身、美容美发、餐饮住宿、修理服务等服务行业。其中,部分经营者因经营不善等原因,发生关门歇业、易主、变更经营地址等情形,既不能继续按合同约定提供服务,也不采取其他善后措施也成为消费者主要投诉的问题。

想发卡就发卡,想跑路就跑路,预付卡似乎变成了商家的提款机。预付卡消费纠纷经常在各地上演,谁来监管发卡商家?

2012年9月21日,商务部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一定规模的企业发行预付卡需在发行后30日内到商务部门备案,并按预收资金的一定比例向商业银行存入存管资金,以对企业违规时形成约束。然而,上述《管理办法》仅仅是部门规章,缺乏强制力,备不备案基本靠企业自愿自律,而且对“其他企业”的发卡资金存管和业务情况上报制度并没有做出规定。也就是说,数量众多、规模较小的其他发卡企业,如个体工商户,其预收资金和业务经营情况是没有监管措施的。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表示,“预付卡监管难点在于发卡企业发了多少卡,向谁发了卡,监管者是不知道的,既然不知道,就无法监管。出台政策的部门,没有实际的执法能力,有执法能力的,又不管理这一块。”

监管真空之下,消费者要完全享受预付卡里承诺的服务,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商家的诚信经营和信守承诺。一旦商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履行办卡时的承诺,消费者想追回损失非常困难。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刘国建律师告诉记者,由于大部分“跑路”案件属于因消费办卡引起的经济纠纷、民事纠纷,派出所一般情况下不会受理,消费者只能通过消费者协会、工商行政部门或法院进行追款。

在商家携预付卡“跑路”的事件中,单个消费者金额并不多,缺乏追回损失的动力,再加上维权成本太高,不少消费者只能自认倒霉,这也让一些心存不轨的商家有了可乘之机。

专家 发卡门槛有待提高,预收金应专款专用

四方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小商户发售预付卡,目前国家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进行约束,我们多次建议市人大赶快立法。商户随意发卡,却没有抵押物,一旦卷款逃跑、联系不上,基层工商所除了请求上级将其列入异常经营名录,也没有别的办法。”

中消协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邱宝昌律师表示,要减少预付卡消费的经营活动隐患,应该提高商家发售预付卡的准入门槛。邱宝昌律师说,可以对经营者的成立期限设定一定条件,如成立三年以上的企业方可开展有关预付费消费的经营行为。同时,还应该对经营者预收的资金用途加以规制,可以参考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模式,要求消费者预付资金只能用于为消费者提供相关商品或服务,不得挪作他用。

事实上,针对预付卡消费存在的诸多问题,已经有地方尝试从立法层面解决。2018年7月27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规定》,将众多的个体工商户纳入监管范畴,例如其第十条规定称“个体工商户与协同监管服务平台信息对接的具体办法由市人民政府制定”。这一规定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有望弥补此前的监管真空。上述《管理规定》称,如经营者有因停业、歇业或者经营场所迁移等原因未对单用途卡兑付、退卡等事项作出妥善安排,未提供有效联系方式且无法联络的,应当将其列入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并通过本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标明对该严重失信行为负有责任的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和其他直接责任人的信息。

邱宝昌律师也建议,行政执法部门接到消费者投诉后应及时查处,并根据查处结果在一定范围内及时对外公示,防止其他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类似侵害。不过,在相关法律规定和监管措施落地之前,消费者应谨慎采用预付式方式进行消费。

记者 李红梅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格若]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