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别立福生前战友:来世我还愿做您手下的兵

2019-01-25 08:31:16
来源:青岛日报
责任编辑:亚麦

原标题:来世还愿做您手下的兵

\

2014年春天,黄岛区北京路派出所来了一名中年男人,点名问当时在所里开车的小张,你愿不愿意去做反扒?小张回忆起那时的场景:“我一看这个人笑呵呵的,挺随和,就说愿意。”

这是小张第一次见到别立福。

“他是我的师父。”

2015年4月,反扒中队正式挂牌。小张来中队报到时,别立福正巧出任务去了,过了几天才回来。回来后,别立福没休息,立刻着手对新来的同事展开了训练,辨认扒手、使用警械、教授反扒动作……面对零基础的新人,老别手把手地教,从没不耐烦过。

别立福自己整理了一份名单,包含辖区内外的扒手照片、特征等基本信息。一次,别立福开车带着新同事去巡逻,经过附近车站的一瞬间,别立福突然说:“这个人是扒手。”并准确地说出了这名扒手的名字,在小张和同事还没反应过来时,老别已经将嫌疑人控制住了。“真的服了。”从此,小张就成了老别的“铁杆粉丝”。

“虽然这么多年一直叫他别哥,但在我们心中他就是父亲一样的存在。”说到老别的牺牲,小张红了眼。“有什么坏毛病或者生活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都愿意和他说。好像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怕了。” 老别牺牲的第二天,小张在朋友圈发了条动态:“您教导我的话我一生都不会忘,来世我还愿做您手下的兵。”老别一走,就好像把队里的主心骨抽走了,小张有些茫然,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们是别哥一手带出来的,现在他牺牲了,我们要将反扒精神代代相传,这才对得起他一辈子守护的土地。”

老别很“抠”,宁可自己受点累也不愿为自己多花一分钱。“上次我们一起去杭州,老别身上带着公款。当时下大雨,三个人淋得像落汤鸡一样,老别硬是不去买把伞,说钱是公家的,不能动。”小张觉得老别又固执又可爱。“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刻都不能破了规矩。”但对工作和同事,老别又是出了名的大方。“老别带着反扒中队开坏了三辆车,最多的一次开了两万公里没时间保养,泊里、王台、松园……这些人多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买一次机油四五天就用完了,老别还自己掏钱买。”说起老别,小张有说不完的话。“自己觉得什么好,就带给我们一份,像个自家的长辈。”

老别很 “牛”。“老别的身手一直是队里数一数二的,我们年轻人都比不上。”小张笑着说,“平常训练,经常是老别在前面跑,我们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一次在路上,老别碰到一个逃犯,逃犯也认出了老别。“当时别哥就在附近,两个人搏斗过程中,嫌疑人拼命地反抗,用各种工具反击,那样的情况下,别哥都没有怕,最终将嫌疑人制服了。”

老别还有点“倔”。为了一个承诺,老别带着队员在路口蹲守了整整30天。有一次,三个扒手在开发区大集上偷了一位老人近两千块钱救命钱,老别难受得说不出话,将自己仅剩的200块钱全给了老人,还承诺“一定要把钱追回来”。那天起,从早上5点到晚上8点,老别一直带着队员在路口监控嫌疑人,终于在第30天时发现了嫌疑人的车辆。老别开着车将嫌疑人堵住,在嫌疑人开门的一瞬间,老别一手抓住嫌疑人,另一只手已经亮出了手铐。

18日上午,小张和老别一起出门执行任务,两个人还开着玩笑,任务完成后,老别扒了两口饭,就又骑着他的旧摩托车出门反扒。

这是小张最后一次见到别立福。

老别有记日记的习惯,在他的桌上,摆放着最近的一本,扉页上工工整整地写着“第八本”。里面记录着每天的工作情况。“上午9:00到晚上9:00在国道边上执勤,中午回来守候嫌疑人。”这是1月17日,他牺牲的前一天写下的最后一条日记。“2015年老别写日记,一整天能写满满一页,抓到的每一个扒手都记录在案,到了2019年,日记上经常写的是‘未果’。这些年,我们这里的治安好了不少。”小张说。

记者驱车来到了王台镇,派出所贾所长带我们来到案发地点。这是一片沟壑纵横的坡地,距公路不足十米。当时,老别带着组员冲在最前面,却被隐匿在黑暗中的犯罪嫌疑人一刀刺进胸口。芦苇萋萋,落叶凋零。在老别倒下的那棵树下,斑斑血迹仍然清晰可见。“老别到最后也没留下一句话。”贾所长的语气沉重,不愿多说。

小张从坡上下来后,一直站在一旁,似乎是不忍再听。但当我们离开时,远远看见他在那棵树旁蹲了下来,盯着落叶看了很久。

临走前,小张捡了一片叶子带走,他说:“别人都说死人的东西忌讳,但我觉得英雄的东西要珍惜。”

[来源:青岛日报 编辑:亚麦]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更多 >>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