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莱西农民痴迷解题苦心钻研 自编数学题写出两本书

2019-02-28 09:52:30
责任编辑:光影

\

现在是农闲,养鸡场暂时没活,崔恒照可以每天专心研究数学题。

\

崔恒照自己手写的数学解题书,翻看次数太多,纸张边角已破损不堪。

原标题:痴迷解题,65岁“数学迷”编书

远远望去,65岁的莱西农民崔恒照和其他种地的农民没有什么不同,家里种着8亩地,农忙时就在田间劳作,农闲时就去邻村养鸡场帮忙。但在村民眼中,他却是个与村里格格不入的“一股清流”,从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做数学题。不管是在田间大汗淋漓,还是在酷暑中打水泥板,或在臭气熏天的鸡棚中铲鸡粪,在崔恒照看来,这些只不过是形式上的一种操劳罢了,在他内心深处真正思考的,还是他念念不忘的数学题。

现在,他苦心钻研近40年,独自编写了两本远远超过小学提纲的小学数学解题书,里面写满了各种独创的解题方法,现在却因出不起3万元的出版费而搁置。

从小就被称为“数学天才”

崔恒照是莱西市沽河街道沈家庄村村民,从小就痴迷数学题,有时即使不干活也要编上一道数学题,因此他也时常被村民乃至自己的老伴称为“不务正业”的人。

5岁那年,崔恒照的父亲给上小学四年级的姐姐出了一道“超纲”的数学题,姐姐不会做,本来是在旁边看“热闹”的崔恒照却三下五除二,毫不费力地就将题解了出来,这让旁边的父亲不禁大吃一惊,并把崔恒照好好地夸奖了一番。

能够得到大人的肯定,对于小孩是再也开心不过的事情。“从那以后,我就隐隐约约喜欢上了数学,也时常看姐姐的数学书解题”,崔恒照告诉记者,同村别的小孩喜欢在一起玩游戏,自己偏爱独自一人拿着小石子在地上给自己出数学题,就连平时吃饭时,也会摆弄筷子,自己算数。

“小时候只是觉得好玩,脑子里并没有系统的数学概念,在别人眼里,我做数学题看起来是努力学习,我觉得那是孩子出于本能的玩,和同龄人摔跤、打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兴趣不同而已”,崔恒照说。

6岁时,一个五年级的学生给崔恒照出了几道数学题,他立马解了出来。之后崔恒照给学生编了一道题,学生却被难住了。学生带着崔恒照去见自己的数学老师,老师大吃一惊,“长这么大,头一次见一个还没上学的孩子能够解出这种题,还会自己讲出来,真是个‘数学天才’”。

崔恒照告诉半岛记者,自己在学生生涯似乎就展现出了超乎同龄人的数学天分。小学,他指出老师讲题的差错;初中,他替数学老师讲课;高中,他提出的一个问题全校无一老师答得出,拿到市教育局,教研员得知他是个学生后,大赞他是“天才”。他高中同班同学褚广锐说,以前老师在黑板上讲题,题还没讲完,崔恒照倒先算了出来;一道题,多数同学不会做,崔恒照却能给出多种解法;自习课,崔恒照桌边常围一圈请他讲题的同学。小学到高中,崔恒照数学从没考过第二,高中以前次次满分,总成绩也始终名列前茅。“只可惜,高中毕业时是1974年,没有高考,3年后高考恢复,我也因家庭原因没能参加”,崔恒照说。

精编两本书却无钱出版

1974年,崔恒照先是当了两年兵,退役后在村里的小学做起了数学老师。但时运不济,做了一年数学老师后,崔恒照因一场误会被迫辞职。

离开学校后,崔恒照过上了奔波忙碌的打工生活。种地、打混凝土、捆啤酒、养鸡场除粪,几乎都是一些重体力活。“一般大家在辛苦劳作一天后,都会选择聚在一起聊聊天,打打牌,看个电视,睡个懒觉,对于我来说,最好的休息、最放松的方式就是构思数学题、解数学题,”崔恒照告诉记者。

时间一天天过去,崔恒照对于数学的痴迷程度有增无减,他不再简单地满足于自我出题解题,他还想将自己的研究成果撰写成书,将自己独特的解题方法分享给其他人。近40年来,崔恒照看遍了几乎市面上能够找到的所有的小学数学参考书,写了十几麻袋的演算纸,定了六七版稿,找了多位一线小学教师指导帮忙,最终手写成了《数学参考书甲本》和《数学参考书乙本》。

“这里面的试题虽然是在小学范围内,但大多数的解题方法都是老师没教过的,题本身也比较有挑战性,更像是课本上的思考题、附加题”。与课堂上老师教的方程算法不一样,崔恒照在手写的书中发明了独创的“算术法”,学会之后,一道题可以写出很多不同解法,快捷且方便。

在记者采访时,崔恒照现场出一道简单的鸡兔同笼数学题。“虽然用两组简单的方程式就能解出这道题,但是用我自创的‘砍腿法’‘算式法’‘比例法’都能快速解出来”,崔恒照说,自己手写的书中归纳了很多类似的方法,且难度也比这大很多。

2018年11月,对自己手写的算术题满怀信心的崔恒照来到青岛市一家出版社试图出版,但被告知自己不具备公费出版资格,需要额外付3万元的出版费,因拿不起出版费用,崔恒照只好回家,不再提及此事。

青岛某小学的一位数学老师告诉记者,崔恒照所出的数学题类似于奥数题,对于开发孩子智力有一定的帮助,但对一般孩子而言难度过大,如果想出版,可对题目类别进一步细化分类。

■心声 希望自己的特长 能够帮助孩子们

对于自己精心编写的数学题无法出版一事,崔恒照还是有点难以释怀。他像个小学生似的端坐着,两腿并拢,双手放在腿上,嘴里喃喃地念着:“我只是想让人知道题还可以这么解,这280道题都是我自己想的,有些题在其他参考书上并没有解法”。

虽然崔恒照一直研究小学数学,他对初中以及高中数学的研究也从未停止过。甚至在十几天前,他还给一个初中辅导班讲过数学课,但课只讲了一节,因为不会说普通话,他就离开了。从那之后,崔恒照也没有去其他辅导班带过课。“辅导班的老师让我说普通话,我说不好,就干脆不教了”,崔恒照说。

现在的崔恒照,照样会给村里的小学至初中的孩子辅导数学题且分文不取,尽管缺钱,但他认为给孩子带去实实在在的帮助更重要。

对于丈夫的经历和做法,妻子张凤花开始特别反对。“我总说他命不好,再会做数学题也赚不了钱,出的题别人也不认可,就是瞎忙活”。慢慢地,张凤花也理解了丈夫的坚持和热爱,现在,她尽量会把家里的杂活自己干完,给崔恒照留下做数学题的时间。

“我可以不出书,不赚钱,但是我不能放弃,梦想不一定要实现,但不能没有”,崔恒照斩钉截铁地说。现在,崔恒照年龄越来越大,找他讲数学题的人也越来也少。但他仍然希望自己的“特长”能够帮助别人,他告诉记者,不管以后如何,现在的他都将会继续自己的“数学之旅”,从中找寻快乐。

文/图 半岛记者 齐娟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