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刷量买排名 红人主播月入三万只是“普普通通”

2020-01-11 10:10:06
责任编辑:三人目

原标题:买流量排名就能靠前,红人主播月入三万只是“普普通通”

直播带货热从2019年“烧”到了今年的年货市场,“刷着视频种着草,看着直播秒年货”成了不少人的日常。半岛记者调查发现,依托短视频、直播平台,签约打造红人IP、带货变现,青岛有直播机构一天卖货千余万元,带货主播也成了不少年轻人的目标职业。不过,火热的市场背后,“流量至上”的规则之下,有业内人士坦言“即便是优质内容,也逃不出要花钱买流量的结局”。与此同时,正处于红利期的直播带货乱象频出,直播间违法违规销售行为屡禁不止。有法律人士指出,直播带货缺乏准入门槛的规定,而部分平台审查存在不到位现象,导致从源头就容易出现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情况发生。

5个红人主播单日成交1600万

“直播电商2019年彻底爆发。”从2016年就开始接触网红直播电商业务的李先生告诉半岛记者,目前除了直播带货,还有短视频带货,是电商的重要转化方式,“双十一、双十二,以及现在的年货节,都是各家网红最忙的时候。像去年我们五个红人主播在线销售一款美妆产品,创下了单日成交额1600万的销售纪录。”他坦言,行业的火爆吸引了不少资本和公司涌入,在提升行业正规化、专业化的同时,竞争也越发激烈。

资深短视频业内人士阿偶说,在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上,昙花一现的热门账号并不鲜见,最终或关号停业,或沦为黑粉吐槽的对象。究其原因,关键是难以持续输出优质内容,无法形成真正的商业价值。而要保证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烧钱”是少不了的,“虽然最终呈现出来的只是一个短视频,红人也只有一个,但在背后支持这个体系持续成长的却是一个团队。包括编剧、策划、脚本、分镜、摄影、摄像、剪辑等。更重要的是源源不断的创意。”她坦言,2019年被很多业内人士称作是“直播电商元年”,但行业内却有不少公司因为资金链难以为继,而倒在“黎明之前”,“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能够不亏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流量至上”,刷量“买排名”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直播机构来说,有了红人IP只是个开始,带货变现还受到流量成本、产业生态链等因素的影响。

“在青岛地区,以我们的感受来说,除了极少数的头部主播,一般的红人主播想要取得比较不错的销售成绩,对于带货单品的挑选必须非常谨慎。”短视频职业编剧李先生告诉记者,比较受欢迎的直播带货单品价格多在200元以下,以美妆、美食、服饰等热门品类为主。而选品的相对集中,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流量支持,更高的经营成本,“买了流量,排名就靠前,就先被推荐。优质内容也在互相竞争,所以也逃不出要花钱买流量的结局。”事实上,流量推广是各大短视频的业务之一,“我觉得平台卖排名比抽成要赚的多”。

另一方面,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官方的流量推广业务,一些刷量公司依然活跃。在以咨询者身份搜索添加了多个自称经营“流量推广”业务的微信、QQ账号后,对方都给记者发来了收费明细,抖音、快手等热门短视频平台的刷量业务被“明码标价”。其中一份“抖音单个作品套餐”显示,“点赞1万+150万播放量+400真人评论+300转发+400粉丝=868元”,对方还提示“量大问我拿优惠价”。为了证明刷量效果,对方还发来一个1.2万播放量的短视频带货作品链接,称“全是刷的”。而另一个推广卖家则表示,“相同质量全网最低,看到更便宜的可截图给我,按它价格打九折”。

不过,在杭州梦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少炎看来,随着直播电商模式的爆发,视频直播行业也迎来了流量红利期。“你可以看到,现在各大平台都在推出扶持自己的直播电商项目,同时也会按照自己的规则给予免费的流量分配,直播机构和创作者应该好好利用。”他认为,“人圈货,货养人”是直播带货业发展比较理想的状态,而要达到这个状态,相对于短期流量,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更为重要。

红人主播月入三万

智联招聘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直播平均薪酬为9423元/月,短视频为7454元/月。采访中,不少从事短视频、直播的主播告诉记者,时间相对自由、收入可观是他们入行的主要原因。

1994年出生的小宇从欧洲留学回国后,放弃了设计专业,目前是直播公司的一名新人,“我是看朋友在做主播,所以就应聘试试看。目前主要是积累期,还没有开始带货。”小宇表示,自己进入公司两个多月,会有专业的团队为他量身打造人设、剧本,他的工作则是根据设定的人设和故事主线进行拍摄,目前他的个人短视频账号上已经吸引了数十万粉丝。而对于主播的收入构成,小宇告诉半岛记者,包括底薪和提成,“底薪每个公司不同,五六千到上万元的都有。”

而在河北一家直播公司做主播的小丽,入行两年已经完成了给妈妈买房的“小目标”。小丽说,做主播除了保底工资,真正拉开收入档次的,还是要靠粉丝打赏以及带货提成,“我的平均月收入是三万左右。”对于这一数字,小丽用“普普通通”来形容,“还有比较厉害的月入十几万、几十万的也有。”

“这行表面上看比较风光轻松。背后的辛苦也是很多的。我们这个行业没有节假日,没有时间点,有的时候你的努力跟回报也不是成正比的。”小丽坦言,“现在是攒点钱,准备转型做别的事业。”

聚焦

直播带货公然售假,凸显监管难题

有研究报告显示,预计2019年直播电商GMV(成交总额)已达4000亿规模,市场正处于爆发增长期。而随着直播电商的兴起,短视频、直播带货虚假宣传、售假等问题屡见不鲜。通过黑猫投诉输入“直播”、“虚假宣传”等关键词,随即出现数百个匹配结果。

1月5日,在一款短视频APP的同城页面,半岛记者随机点开一个账号,主播称其正在“青岛本地最大的中高端包包供货商仓库内”。而其身后,各种知名品牌“同款”皮包堆满了货架。“香奶奶经典款纯羊皮,黑色粉色咖色酒红色,130元。LV枕头包50元包邮,迪奥经典款60元,专柜同步经典款流浪包60元。”主播在推介过程中多次表示,包包为“最高版本,专柜看也是这么个东西”。

记者注意到,该号直播过程中,粉丝无法通过跳转第三方或在短视频平台内嵌的电商平台内进行拍货付款,而需截图跟客服私聊,确认商品并付款,而直播结束后也无法在主播作品列表内找到回放。当日直播期间,该账号动态排名显示已经进入青岛前一百名。

而在另一个“凡酱×××”的账号内,作品列表页的置顶短视频页面上打出“商场撤柜 百分百正品”的字幕,以及“鸭宝宝”“艾莱依”“波司登”等品牌字样,主播留言“每晚直播间看直播喵大pai”。直播过程中,主播上身试穿、口播品牌和价格,粉丝看中后拍万能链接付款,而链接详情页里没有任何商品具体信息。有粉丝在直播过程中留言“羽绒服收到了,吊牌商标都没有”。

其实,近年来监管部门一直在对网络市场的违法行为进行打击。去年6~11月,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开展2019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要求落实《电子商务法》《网络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价格法》《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等相关规定,畅通消费投诉举报渠道,保护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加大对不正当价格行为、不公平格式条款、不依法履行七日无理由退货义务等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的打击力度。

对此,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洁律师认为,对于短视频直播带货这种形式,目前实务中存在监管或维权难点,主要包括“维权的对象主体不明,比如有的利用社交平台进行直播带货,维权时难以确定销售主体,电商平台相对还比较好一点。其次,消费者经常没有消费凭证等证据,如果要证明直播的夸大宣传,就需要证明购买行为,以及被直播所误导,而直播内容如果被删除,就难以证明这一点。再有,因为网上销售的跨地域特点,特别是有些直播平台或社交平台,经常难以确定销售者的所在地,由哪里的市场监管部门监管就成为难题。”他坦言,因为这种情况涉及的金额往往不高,而维权成本过高,也容易给最终维权带来障碍。“总之,目前对直播带货缺乏准入门槛的规定,而部分平台审查存在不到位的现象,导致从源头就容易出现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情况发生。”

文/图 半岛记者 王好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三人目]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20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