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苹果供给大幅减少 苹果期货价格在持续走高

2019-06-18 13:53:24
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责任编辑:格若

原标题:“蹿红”的苹果,谁才是这波涨价潮背后最大的推手

今年以来,苹果价格节节攀升,价格走势在这个春夏勾勒出了令人惊讶的轨迹。随着现货价格的升温,苹果期货价格也在持续走高。对此市场上有不少声音认为,现货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是期货炒作,正所谓“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货居奇”推高了苹果现货价格。无论是期货市场还是现货市场,造成苹果价格暴涨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期货炒作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谁是这波涨价潮中的最大受益者?接下来,苹果到底还能“红”多久?为此,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前往我国苹果主产区之一的山东省烟台市进行了走访调查。

收购价在2元/斤,出库时能达到7元/斤

今年的苹果行情百年不遇

山东烟台是全国重要的苹果种植产区,而作为烟台下面的县级市栖霞,更是因为苹果而闻名全国。6月11日上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驱车来到了烟台栖霞。

“今年苹果价格涨成这样可以说是百年不遇!”有着22年苹果种植经验的栖霞市本鹏果蔬专业合作社总经理史本鹏说,今年苹果价格高,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而“减产”是最主要的原因。“4月份苹果开花的时候来了一次‘倒春寒’,影响了坐果率,后来又遇到冰雹等极端天气,影响了苹果收成。总产量降低,价格也就高了。”

“去年合作社减产30%,往年一亩地产出果子在5000斤到8000斤,去年也就3500斤到6500斤。”史本鹏说,当地整体大形势都是如此,受减产影响,经销商从果农手中收取苹果的价格就很高,质量好一点的苹果同往年相比每斤要高出2、3元, 品相差一点的苹果收购价格上涨空间会更大一些,有的能翻一倍还多。去年80mm的苹果收购价在4.8元/斤到5.2元/斤左右,今年出库时的价格最高时达到8.5元/斤左右,而收购价在2元/斤左右的普通苹果,出库时能达到7元/斤。

对于史本鹏的说法,记者在烟台市苹果协会得到了验证。烟台市苹果协会副秘书长张鑫告诉记者,2018年清明节期间,全国大范围冻害对苹果产区造成了较大影响,其中西部苹果主产区出现大面积冻害,产量下降50%。苹果产量比上年有明显下降,冷库收购存储量明显低于往年同期。烟台苹果秋季上市时,收购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25%左右。近几年来,苹果库存果盈利不理想,2018产季苹果一出库就盈利,果商出库积极,出货快且多,到了后期库存少供应量减少。目前,烟台苹果40%左右的冷库已出现没货售空的情况,烟台苹果库存量不足两成,是往年库存量的一半,其他苹果产区苹果销售已基本进入尾声,苹果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同时,每年四、五月份都是水果供应淡季,苹果、梨、柑橘供应接近尾声,瓜、桃、杏、李等应季水果为代表的夏季水果还未大量上市,可选择的水果种类比较少,种类不丰富,可选择性小。历史上大多数年份苹果的价格都有一个翘尾的现象,今年由于苹果减产,存量少,进一步提高了苹果的价格。

“甩锅”苹果期货至少是偏颇的

根本原因是苹果供给大幅减少

记者在烟台市的几家大型超市了解到,普通红富士苹果的单价是12.8元/斤,好一点的则达到了18.9元/斤。而苹果期货的走势更是如此,从2019年初苹果价格期货就一直呈现上涨态势。而在4月20日前后,苹果期货价格则出现了第二次上涨,而这波上涨也比前一次速度更快,涨幅更高,到5月22日创出历史最高点。随着现货价格的升温,苹果期货价格也在走高。

对此市场上有不少声音认为,现货价格上涨的原因之一是期货炒作,认为所谓“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货居奇”推高了苹果现货价格。

“今年这个行情,真是百年不遇,从我开始干苹果这二十多年来从来没碰到过,难得!”初中毕业就开始跟着父亲从事苹果收购生意的宫成松告诉记者,物以稀为贵,虽然苹果期货炒作对苹果有一定影响,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今年市场上苹果太少。

据他所知,当地中小规模的冷库基本上都已经没存货了,只有极个别的大冷库还会存有一部分苹果。就拿他的冷库来说,开始时存了2000多吨,目前也就只剩不到300吨的苹果了。

“果农由于自身的文化程度及对专业知识的欠缺,做不了期货。而本地经销商也很少涉足期货市场。”史本鹏说告诉记者,除了产量减少以外,‘炒货’对苹果快速涨价也有一定的影响。那么,史本鹏所说的“炒货”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告诉记者:“苹果作为一种商品,其实每年都会有炒作现象。往年经销商相互买卖是单向买卖,而今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我库里的苹果让蓬莱的经销商拉走,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家客户又买回来放在了我的冷库里,然后再卖出去,就这样能循环几个来回。”

原来,史本鹏所谓的 “炒货”,是经销商之间现货实物交货付款后相互倒卖,而并非苹果期货交易。在这个过程中,苹果实现了其自身的第二次华丽转身,在市场上,消费者也就买到了12元/斤甚至19元/斤的高价苹果。那么,是什么让经销商们要对今年的苹果进行这么一番“折腾”呢?史本鹏认为,归其根本,还是因为减产。由于总体产量过低,市场供不应求,这样一来,苹果价格自然就上涨了。

对于外界盛传的“苹果期货是导致今年苹果市场价格过高的最主要推手”的说法,烟台泉源食品有限公司经理孙涛认为,资本炒作对苹果价格的有一定影响,但影响苹果价格最重要的还是供求关系。据了解,烟台市的郑商所苹果期货交割库就设在泉源食品有限公司。孙涛认为,苹果只能储存一年,从采收到销售必须在一年时间内完成。如果资本市场的价格炒的太高,将会对苹果动销产生影响,导致苹果价格出现非常大幅度的下跌现象。

“如果真有恶意的市场炒作行为把苹果价格抬高,苹果的动销率自然就会下降。从而导致库存量上升,势必会造成苹果价格大跌。资本市场的期货价格上涨,只是伴随着现货市场的价格上涨出现的。”

“苹果期货导致苹果价格暴涨的观点至少是偏颇的,这次苹果价格暴涨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苹果的供给大幅度减少导致,而非苹果期货导致。”张鑫也给出了同样的观点,由于苹果大面积减产,而消费端对于苹果的需求量并没有减少,因此苹果价格大涨,这是典型的供给端大幅度减少导致的一场价格变动。苹果期货只是价格发现,而非价格决定因素。因为苹果大幅度减产的因素,促使了苹果现货价格大涨,从而让苹果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表现充分。过去一段时间苹果现货、苹果期货价格反映的正是2018年苹果大幅度减产导致的价格上涨,而2019年苹果产量恢复正常后,苹果价格就将从高位回落。

“在苹果的历史上,哪怕当时没有苹果期货,苹果价格也出现过几轮大涨和回落。”张鑫说,2013年,山东苹果减产5%,2014年5月栖霞苹果出库价就大涨了53%,原因就是减产导致。国外也同样如此,2017年欧洲遭遇了极端天气,欧盟苹果减产了19%,因此欧洲的苹果价格大涨了40%,德国的苹果价格更是暴涨了115%。从国内外的情况来看,苹果价格很容易受到苹果减产影响,产量一旦下降,往往会导致苹果价格大涨。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上涨或者下跌,只是一种价格发现,而非决定因素,只是根据当前的产量、库存、需求等实际情况较为客观的反映市场价格。

行情最好的时候,苹果价格涨幅是按天算的

上午卖5块一斤,下午就能买到5块5一斤

在整个苹果生产和流通的环节里,究竟谁是最大的获利者?在这次百年不遇的苹果涨价潮中,真的就像外界所盛传的:山东很多经销商都赚了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大钱”吗?对此,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走访了栖霞多个苹果经销商及冷库主,他们纷纷表示:今年确实有不少人赚到了钱,但综合近几年的情况来看,真正赚钱的人还是很少的一部分。

史本鹏告诉记者,其实在前几年,苹果经销商所赚取的利润很低,一斤能赚个两三毛就已经很不错了,有些年份一斤苹果甚至能赔两三元。而今年,一斤能赚两三元,有的甚至每斤能赚到4元。

“像这种情况百年不遇,今年我们有点吃亏了,在5月底冷库就清完了,清货清早了。”史本鹏所经营的冷库存储量达4000吨,按往年惯例,在每年五一之前就将冷库的苹果清完了。说起今年的情况,史本鹏有些遗憾。史本鹏指着院子里的一辆价值30余万元的越野车说,去年赚钱是肯定,这辆车就是去年挣的。但要说“发了大财”,他认为利润大部分都分摊在了苹果销售的每个环节,每个人都挣了钱。要说谁赚的最多,应该是那些少数囤货量比较大的经销商和“炒货”的人。

为了证实这一说法,记者走访了多当地多家类似的合作社及冷库。

有着35年苹果种植经验的王寿光,是国家级泉源苹果专业合作示范社的负责人,全村有147户种植户每年的种植、采收、销售都通过他来统筹安排。

王寿光特意翻出了之前的交易账本,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看到,以市场通常作为标杆的直径80毫米苹果来说,2017年收获的苹果,当时刚上市时每斤的交易价格是2.4元。而2018年收获的苹果,种植户卖出的价格是每斤3元到4元。

“从栖霞有苹果以来,都没出现过苹果的价格有这么大的涨幅,一斤苹果能多卖三四块钱,从来没出现过。”在谈起去年苹果涨价的事情时,王寿光激动的告诉记者,自1984年他从事苹果收购以来,像去年苹果价格的涨幅如此之高,他从业35年以来从未遇到过。

而对于在冷库里存储大量苹果的做法,王寿光告诉记者:“果农在冷库里存苹果,10年中有两年能赚到钱就不错了,大部分都是赔钱。农民都赔怕了,存苹果的比例不是很大。同样,本地经销商受往年影响在冷库的存储量也不是很大。”所以今年要说赚的最多的应该是提前囤货的经销商以及来自北京、上海以及南方地区的期货炒作者。

据王寿光介绍,去年收购苹果的价格在4元左右,上游老板的出库价能卖到8元左右,价格翻了一番。同时,在去年苹果收获时,有一些大客商以及期货交易商到栖霞了解苹果价格情况后,拿出上千万来包下了冷库几个“洞”(一个“洞”可存60万斤苹果)的货量进行炒作,从而赚取差价获得丰厚利润,但这一影响还是有限的。

顺着王寿光的的指引,记者来到了位于栖霞市金山店子村的金盛保鲜库。据说,金盛保鲜库的宫国志去年在自己的冷库里存了大量的苹果,今年赚了不少钱。在金盛保鲜库的院子里,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见到了大量冷库里盛放苹果的空架子。而和当地其他冷库基本上都已经清空不同,金盛保鲜库仍有三个“洞”紧闭库门。显然,就算是在苹果出库价格连创历史新高的5月份,宫国志还存有大量的苹果没有出库。宫国志让工作人员打开了其中一个库门,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就算室外气温高达32度,记者仍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顺着浓郁的苹果香味,记者看到,整整一个冷库的苹果,堆放的高度接近十米。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苹果,宫国志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百年不遇!”宫国志在他的办公室接待了记者,他告诉记者,在他从事苹果行业的30多年中,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年这种情况,苹果从入库开始一直持续涨价,从去年10月开始一直到今年6月份。

“今年四五月份,苹果行情最好的时候,苹果价格涨幅是按天算的,上午卖5块一斤,下午就能买到5块5一斤,第二天就能卖到6块一斤,一天一个价格。而以前涨价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个月卖5块一斤,可能一个月之后才能涨到5块5一斤。”他至今还记得,三四年前,苹果最丰收的时候,他3块多收的苹果,最后出库卖到了一块七八。

也并不是所有人今年都赚了钱

有些客户往年赔怕了,所以去年都没存果

宫国志今年怎么会在冷库里存了那么多的苹果呢?对此,宫国志告诉记者,他们有冷库的,基本上每年都会自己存一些苹果。他也预料到今年的苹果可能会有一定的上涨,所以就多存了一些,没想到今年苹果能涨到这么高的价格。

“想到能挣钱,没想到能挣这么多。但是这和赌钱差不多,谁都无法保证自己分析的肯定对。”至于今年到底挣了多少钱,宫国志并没有具体透露,“还可以吧,今年存货的100%都赚钱,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出库早的每斤能挣5毛、1元,出库晚的每斤能挣两到三元。”但是从他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也能看出一二。

按宫国志的说法,他去年在冷库存了100多万斤的苹果。按照今年的行情,扣除运输、管理、冷藏等费用,一斤赚两元的话,他今年最少也能挣200多万。虽然今年的行情这么好,宫国志也没有勇气把苹果存到最后再出手,而是选择出售一部分储存一部分,“落袋为安,谁也没有把握行情会一直这么好。”宫国志告诉记者,现在他冷库里的苹果绝大部分都是客户的,今天刚刚出库了一车苹果,销售到了内蒙古,出库价格为7.5元每斤。但是价格相对来说和半个多月前相比,每斤还是要便宜了三四毛钱。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冷库主今年都赚到了钱。“往年基本上都是赔钱的状态,最多的年份一斤能赔两块钱。有些客户和冷库主赔钱赔怕了,所以很多人去年都没往冷库存苹果。”宫国志告诉记者。当地最早从事冷库经营的博光果品专业合作社经理刘博光就属于今年没有赚到钱的那批人。

当谈起今年苹果价格的暴涨时,这个在苹果行业摸爬滚打30多年、拥有当地最早也是最大冷库的汉子显得有些云淡风轻。“苹果这个行业,连续多少年了,也就是今年赚钱了,往年都是赔钱的。”刘博光见证了苹果价格的潮起潮落,他说,由于空库的损失很大很多,很多冷库主没有办法,不得不存点苹果。当被问到没有提前存点苹果,看到苹果价格涨的这么高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后悔时,刘博光表现的很是淡然:“我岁数也大了,主要是求稳,去年只存了几十万斤苹果。现在主要是对外提供冷库存储服务,自己只赚个冷库管理费。往年苹果供过于求的时候,大家都赔钱,我也没有赔过,这几年赔个一两百万的人有的是。”

“往年赚钱的时候,利润也就是每斤两三毛钱左右,一年能挣个二三十万。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赔钱的,我去年一斤大概赔了5毛钱,一共赔了五六十万。今年虽然行情这么好,我们也不敢把这么多苹果存到现在。”宫成松告诉记者,一般只有大客商才会把苹果存到四五月份,一些小客商还有冷库主,基本上都会选择在年前出售一部分,过了年之后再出售一部分。他每年都能收购三百多万斤苹果,一般只会留下100万斤存到冷库。

据刘博光介绍,苹果收益的分水岭在2010年。2010年以前,10年中有7年赚钱3年赔钱;而到了2010年以后,格局发生转变,呈现7年赔钱3年赚钱的态势。由于受往年亏损影响,果农存货的意愿没有很大。在今年苹果价格暴涨的特殊情况下,在刘博光的冷库内,客商的存货有所增多,大概占比三分之一左右,往年只占十分之一左右。

经销商跑到果园里抢购苹果

果农:虽然减产了,但每亩地多挣2000多

宫国志存在冷库的100多万斤苹果都是从果农手里直接收购的,据宫国志说,果农每斤苹果比以往多挣了一块多,果农心里也都挺满意。从果农手里收了35年苹果的王寿光也表示,去年苹果减产三成,在当地算是三十几年来减产较为严重的一年了,但由于收购价格比2017年上涨了,所以对于果农来说,平均每一亩地增加的收入在两三千元左右,不仅能够弥补减产所带来的损失,还能比往年多一些收益。那么,是不是真像宫国志和王寿光所说的那样,果农也比往年多挣钱了呢?

6月12日下午,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驱车来到栖霞市松山街道河南夼村,在一个池塘边的果园里,见到了正在给苹果“套袋”的王国晓夫妻俩。

听记者表明来意之后,王国晓打开了话匣子。王国晓家种了10多亩地的苹果,这在当地来说算是果农里的中上游水平。他说,今年天气有些旱,前段时间还有霜冻,不过没有去年受灾严重。去年因为天气原因,他的果树减产了10%左右。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去年并没有赔钱。王国晓说,去年行情算好的,去年直径80毫米的一二级苹果卖到了5块钱,普通苹果卖到了3块多,总体上来说比往年高了一块钱左右。虽然有减产,但是每亩地比以往多挣了差不多2000块钱。

“去年好多经销商纷纷来到果园里争相从果农手里抢购苹果,这种情况我种苹果30多年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往年都是我们到他们经销商家里去询问他们收不收苹果。”果农去年比前年一般能多盈利30%左右,但是这种情况十几年都没遇到过。

而对于近几个月苹果价格连续上涨的现象,王国晓告诉记者,大部分果农在去年10月份苹果上市时,就已经全部卖给了经销商,所以这几个月苹果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并不会让他们得到额外的收益,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把大量苹果存到冷库的经销商来说,今年算是赚了钱了。可是也只有去年把苹果存到冷库今年拿出来卖的人赚了钱,近十年来也仅有一两年会出现挣钱的情况,大部分年份把苹果存到冷库都是赔钱的。所以近年来每年都会有一部分冷库倒闭,前些年甚至还出现过,苹果入库价格3块多,最后出库价格不足两块的情况。一些冷库主因为亏损太严重而轻生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

“由于去年大部分果农和经销商没有把苹果存到冷库里,大部分冷库的储存量都不足,导致现在市场上的苹果供应量不足,也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苹果价格的大幅度上涨。”王国晓说,把苹果存到冷库放到现在拿出来的人侥幸碰到今年这种情况赚钱了,但是这种情况十年也不一定能碰到一次,这和赌博没什么区别。“经销商今年赚了不少钱,他们赚钱了我们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因为这样一来,说明苹果销路好了,也能卖个好价钱,果农都愿意经销商能够赚到钱。”

当记者询问他有没有也在冷库里存一些苹果时,王国晓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往冷库里存过苹果,但是去年出现这种减产的情况,我也预料到苹果可能会因此涨价,所以去年我也往冷库里存了一桶苹果(栖霞地区一桶苹果大概700斤左右)。去年也有一部分果农把苹果存在了冷库,但是很少,因为往年都赔怕了。100个果农最多也就只有两三个会把苹果存到冷库里。”王国晓告诉记者,他三哥每年都会把苹果存到冷库里,但是每年都赔钱,有的年份赔一半都不止。“我记得有一年市场上的苹果上市时卖到3块多一斤,但是最后他出库的价格甚至跌到1块6一斤。年年都入库,他偏偏就去年没有选择入库,没想到去年把苹果存到冷库的都赚钱了。没办法,这就是靠运气。”

王国晓夫妻俩每人忙活一天,也就能套3000个苹果袋。家里有400棵树等着他们,如果雇人的话,人工一天就要240元,两口子舍不得花这个钱。记者在当地了解到,苹果套袋的最佳时期在6月15日左右,但是当地果农都会选择在5月中旬就开始给苹果“套袋”,就是因为不舍得花钱请工人。送走了记者之后,王国晓夫妻俩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忙碌之中。

苹果还能“红”多久?

今年坐果率较高,新果下树前价格不会立刻就降下来

烟台苹果价格呈现持续上涨趋势,5月份80mm一二级苹果价格为7.5-8元/斤,环比价格增加35%。5月下旬,苹果出库价格甚至超过8元/斤。据农业农村部“全国农产品批发市场价格信息系统”监测显示,水果涨价中,富士苹果涨幅最大,自3月中旬起环同比一直呈增长趋势。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也表示,4月份以来,鲜果类当月同比涨幅都超过了10%。那么这波苹果价格的上涨是否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呢?

对于苹果价格的未来走向,史本鹏认为,由于前期苹果价格过高,并且受时间因素的影响,苹果储存期最长不能超过一年。今年的新苹果下来,再加上西瓜、樱桃等应季水果的上市,所以苹果价格肯定会有所走低。但价格不会立刻就降下来,预计在7、8月份苹果价格还会有一波涨幅。

宫国志也认为,在今年7月底、8月初,2019年的苹果上市之前,当地气调库的最后一批储存苹果出库之后,苹果市场还会迎来一次价格的小幅度浮动。而2019年的苹果上市之后,预计也是一种高开的状态。

记者在烟台市苹果协会也得到了类似的答复。张鑫认为,在今年新果下树前,从市场情况来看客商出售意向不强,有些果商受客户订单影响,即使苹果价格高也不出手,市场缺货严重,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且处于历史高位。但随着时令应季水果大量上市,苹果走量将减少,苹果价格不会出现一直上涨局面,预计将处于高位平稳运行状态。目前,从烟台产区来看,坐果率较高,今年可能是增产。全国来说,今年总体增产的可能性也较大。

[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编辑:格若]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