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

曾是最年轻科室负责人 吸毒让男医生"一夜白头"

2019-09-11 10:13:44
来源:齐鲁晚报
责任编辑:古德

原标题:曾是最年轻的科室负责人 吸毒让男医生在拘留所"一夜白头"

“我曾经被人称作‘白衣天使’,可现在我却被毒品折断了翅膀……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和毒品沾上边,就不会有好的结果。”小辉(化名)边摇头边感慨道。小辉今年才34岁,头发却已略显斑白,备显沧桑。他说,这是在送到戒毒所之前被关在拘留所的时候“一夜白了头”。

中医世家,曾是最年轻的科室负责人

小辉出生于医学世家,太姥爷、姥爷、舅舅、姨妈都是中医医生,从小受家庭环境影响,选择学习中医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顺境中成长的他,毕业便进入某三甲医院,仅仅过去七年,便成为医院最年轻的科室负责人,成为很多人眼中的幸运儿。无论工作中还是生活中,小辉都受到追星捧月般对待,成绩斐然的小辉每天呼朋唤友,觥筹交错,在自己人生的舞台上恣意挥洒自己的得意。

似乎一切都在朝一个很好的方向发展,可接下来的婚变、父亲的去世,这接连的事件让他受到重大打击,现实将虚幻的人生击碎,迷茫、焦灼、压抑、沮丧的情绪终日包围着他。夜晚的酒吧成了他宣泄情绪的避难所,在那里,他第一次“溜冰”。

“那个朋友看我最近情绪低落,就拿出了一个冰壶,告诉我,这是解决烦恼的好东西,只要吸两口马上就会好。我在酒精的作用下猛吸了几口,当时感觉还不错,可等到酒醒后,才发现已经晚了。”

曾目睹注射毒品下肢溃烂的患者

作为医生,小辉也不是不知道毒品的可怕。在医院的工作经历也不止一次目睹毒品造成的惨剧。服用摇头丸神志不清的女孩、注射毒品过量造成死亡的年轻生命、多年注射毒品造成下肢溃烂的患者……但他从未想到过有一天他也会成为这些悲剧的主角。

“我后来和那个朋友大吵了一架,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联系。可没多久,我竟怀念起那种身心放松、忘掉烦恼的感觉,于是我又主动联系了他……”小辉苦笑道。“现在想想,有这么多解压方式,为什么会选最差的这种呢?”

吸毒的那些日子,小辉变得不像自己。白天是白衣天使,晚上是瘾君子,疯狂的时候甚至会在医院里的办公室吸两口……这样的反差让他离正常生活越来越远,他觉得自己是灰暗的、矛盾的,内心痛苦不堪。就像一只困兽,在自己铸就的笼中左冲右突,无力解脱,心力交瘁。“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吸毒,可我控制不了自己,以为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能够驾驭毒品,可到最后才发现我错了。”

成为戒毒所应急医疗小组长

小辉入所后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来到戒毒所,看到这冷酷无情的高墙铁门,我的心里有着太多的未知和悔恨。我的家人怎么办?我的工作怎么办?我的患者怎么办?我从没想过吸毒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刚入所时,小辉带着强烈的消极抵触情绪,队长们多次找他谈心,还特意请来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治疗,帮他走出毒品的阴霾。

“心事重重的我,在入所一个月后,终于病倒了。队长忙前跑后为我办理住院,甚至在中午送饭的琐碎时间,也不忘关心我,询问我的病情。从队长们暖心的话语里,关心的目光中,我体会到家一样的温暖,我明白只有安心戒治,才能对得起关心我的人,为了他们,我要努力,我没有畏缩的理由。”

如今的小辉在队长的帮助下,已经成为应急医疗小组的组长,他用专业知识帮助其他戒毒人员,给他们一个安全稳定的戒治环境。不到一年就将刑满的小辉渴望重新拥有“翅膀”。他知道,路很长也很难。但他相信,只要有坚强的翅膀,就一定能带他飞向新的希望。

[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古德]
精彩美图 更多 >>

分享到

青岛话题 更多 >>

深度报道 更多 >>

大家爱看

Copyright © 2019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 媒体资源 | 信网传播力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